炼狱中的中国游泳公信力

2014-12-23 11:07  来源:新民周刊  作者:伟伦  共有评论

    12月13日,本该是奥运冠军孙杨飞往澳大利亚开始新周期冬训“以赛代练”的日子,然而,由于禁药风波,他却遭遇到澳大利亚泳协的“禁赛”,其冬训计划因此彻底被打乱了。而作为中国体坛标杆式的运动员,在陷入禁药丑闻的那一刻,整个中国泳坛和游协再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丑闻频出,泳协公信力丧失

    孙杨自成名以来,一直都是毁誉参半。

    前不久,他好不容易在亚运会上重塑阳光形象,无论是成绩还是人气都再次让他成为年度最佳男运动员最有力的争夺者。试想一个会闯祸的大男孩,一个敢嚣张的真男人,一个从失去教练、身体肥胖、训练荒废、身陷囹圄的低谷里重返巅峰的泳坛天王,如果能成功当选年度中国体坛最有价值男运动员,是不是更励志、更温情、更感人肺腑?然而,出人意料的是,由于禁药丑闻,孙杨再一次落选CCTV体坛风云人物年度评选大名单,再次成为千夫所指的对象!

    由于国家游泳中心及泳协的包庇,孙杨服用违禁药物的爆炸性新闻居然成为一条不折不扣的“旧闻”。上月底,新华社体育部发布了这条令世界体坛震惊的消息:“中国游泳体育明星孙杨在5月17日的一次尿检中被查出使用了违禁物质曲美他嗪,遭禁赛三个月处罚,时间从5月17日至8月16日。同时,孙杨在全国游泳冠军赛上的1500米冠军头衔被取消,罚款5000元。”

    对此,新华社体育部主任许基仁表示:孙杨误服兴奋剂遭禁赛被隐瞒了半年公布,舆论大哗。这一事件,因为管理部门危机公关处置不当,造成了较大的负面影响。显然,孙杨事件暴露出国内体育界兴奋剂管理上的漏洞,同时更加暴露出中国泳协的失职和愚蠢。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把万爽力中含有的曲美他嗪从今年1月1日起列为违禁成分,但总局科教司下发的药物使用指南中到3月仍标明为可用药品,这显然对运动队造成了误导。据比较靠谱的消息说,反兴奋剂中心曾给各运动队下发过一个关于从今年元旦起禁用曲美他嗪的文件,但孙杨团队为何没有看到?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显然,在此事上总局科教司和游泳中心以及浙江游泳队都或多或少负有责任。

    本来,中国游泳的公信力就不高。在伦敦奥运会上,中国16岁小将叶诗文在400米混合泳比赛中以打破世界纪录的成绩夺得金牌,最后50米的冲刺速度甚至快于美国男子游泳名将罗切特。随后,叶又以破奥运会纪录的成绩摘得200米混合泳金牌。她的“逆天”表现遭到以英媒为首的一众外媒强烈质疑,甚至有记者直接在发布会上质疑小叶是否服用禁药。无独有偶,在奥运会上大放异彩的孙杨同样也遭遇到澳大利亚记者的质疑。当时,早有思想准备的孙杨立刻反击:“你说你来自澳大利亚,我就只想问你,如果你们国家的选手被人质疑,你的感受会是怎么样?”随后,又有记者提问“中国游泳取得如此好成绩靠的是什么”?孙杨斩钉截铁地说,“当然是靠苦练,比如之前我在澳大利亚集训,那边正是冬天,气候差异且不说,每天4点半起床训练的滋味一般人就不知道。这一次中国游泳队成绩这么好,很多人都想到了兴奋剂,但其实我们靠的绝对都是真实实力,我希望大家能够正视这一点。”

    在那一刻,无数网友为孙杨点赞:“中国太阳”已经不是孩子了,如今已成长为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物。面对外媒质疑,他能义正词严为队友、为中国游泳捍卫尊严,大长中国运动员的骨气。

    然而,两年后谁能想到孙杨会与兴奋剂沾边?甚至连中国泳坛新星宁泽涛也未能幸免,中国游泳公信力几乎在一夜之间完全丧失……如果翻看中国游泳近二十年沉浮史,我们就可以发现,中国游泳的耻辱和丑闻似乎从来就没有间断过。

    18年前,中国泳协聘请了一名东德人担任主教练。这位名叫克劳斯·鲁道夫的东德医生,不仅带来了先进的训练体系,同时也带来一样令东德体育最终声名狼藉的东西:兴奋剂。当年的东德奉行国家利益至上,为了金牌不择手段,运动员集体依赖兴奋剂提高成绩。中国游泳在克劳斯的影响下,开始沾染兴奋剂。6年后,巴塞罗那奥运会,以庄泳、钱红、林莉、杨文意、王晓红“五朵金花”为代表的中国游泳队横空出世,在奥运会赛场上斩获四金五银,举世震惊。然而,在那一刻观众发现了奇怪的现象,中国游泳女队员身体强壮、肌肉夸张,声带很粗、喉结突出,有的嘴角还长出黑黑的胡子。在两年后的游泳世锦赛上,中国游泳成绩更加突出,女子项目16块金牌有12块被中国女将收入囊中。尤其是名将乐靖宜,她参加的四个项目打破四项世界纪录,成为“四冠王”。一个月后,1994年广岛亚运,中国得到23块游泳金牌,而昔日的亚洲泳坛霸主日本只得到了7块。日本泳协向国际泳联上诉,要求对中国队进行飞行药检并提供了证据录像带。原来,有人在中国运动员居住的房间内偷偷安置了***,中国运动员在房间内注射吃药以及随意丢弃的针头,都成为服用兴奋剂的铁证。

    最终中国游泳队有7人被查出服用违禁药物合成类固醇(包括4名在世锦赛上夺金的女选手)。最后中国队被剥夺12枚金牌,这些金牌全被计入日本队名下。欧美国家借此宣称“这是现代运动史上最大的药物丑闻”。从此,“禁药丑闻”让中国游泳从峰顶跌落谷底。在1996年美国亚特兰大奥运会上,当中国代表团入场时,美国解说脱口而出:“看,一支吃饱兴奋剂的队伍向我们走来了。”虽然中国代表团进行了小规模的抗议,但由于前科历历在目,我们底气自然不足。

    中国游泳的丑闻并没有就此终结,在随后的世锦赛上,中国游泳名将原媛携带生长激素被当场查出,再次成为轰动国际的丑闻,中国游泳乃至整个中国体育颜面扫地。为了重树中国体育形象,再加上申办奥运会的需要,中国相关方面开始严查兴奋剂,成立了专门的反兴奋剂机构。中国游泳形象也一步步开始得到了改善……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当今中国游泳队最有影响力的两大男神孙杨、宁泽涛竟然先后都陷入了禁药风波,再加上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仰泳王欧阳鲲鹏因瘦肉精超标被终身禁赛,伦敦奥运之前曾经在世锦赛帮助中国女子接力队破世界纪录的李哲思被证实服用了促红细胞生成素EPO,这一系列的丑闻再次让中国泳协公信力丧失。对此,有评论者尖锐指出,相关部门在孙杨禁药门自始至终采取藏着掖着、鬼鬼祟祟的消极态度,先是践踏公众知情权引发国内舆情不满,接着操作程序违规,遭到欧美媒体口诛笔伐,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表态不排除动用协会的独立权力向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诉——一名运动员、一个队医或者一个团队的丑闻,瞬间变成了一个国家的丑闻,中国泳协真可谓是“功”不可没。其实,欧美媒体很容易找到中国泳协的破绽:既然孙杨一直在吃万爽力治疗心肌缺血,为何心脏有病这么重要的信息,对外从未披露,等东窗事发才声明?孙杨尿检阳性为什么半年之后才公之于众?是否及时、详细地上报给了国际泳联?孙杨队医巴震玩忽职守遭禁赛,又怎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仁川亚运会赛场?中国是不是在进行“保护式处罚”?休赛期秘密禁赛三个月,等国际泳联过问此事,可以搪塞说,“不劳您动手,已经处罚过了”……

    由此可见,长期以来的迂腐、官僚、短视、落后正在扼杀中国游泳。队员集体闹肚子了,领导说:“谁还没拉过肚子”;记者采访遭拒了,领导说:“想采访找市长”;说好的新闻发布会说取消就取,而且不给出任何理由;叶诗文被欧美攻击了,领导说“所有质疑都滚蛋”;孙杨药检阳性曝光了,领导说:“有问题找中央”。看看吧,这就是典型的中国体育管理部门危机公关的方法和态度——傲慢不失弱智。谁能指望这样的官员能帮助中国游泳队重树形象,赢回全世界的良好口碑、赢回全世界的信任和尊重呢?

    一哥难当,公共形象打折扣

    中国泳协压根就不懂得该如何打造巨星。亚运会上人气飙升、大放异彩的“新男神”宁泽涛本来是赛会最佳运动员大热门,可是由于泳协失职也使他深陷兴奋剂风波。退一步讲,就算宁曾经真的通过瘦肉精提高成绩,也可以大大方方承认,给人一个洗心革面、迷途知返的正面形象,但泳协却选择了噤声,仿佛里面的确有道不尽的黑幕。而孙杨风波更是如此,本来一直都是中国体坛最佳男运动员最佳人选的他,却总是一次次陷入是非的漩涡之中。

    在某种程度上,当孙杨禁药丑闻以一种极为特别的方式被公开后,其一哥形象早已大打折扣了。即使误服,可是从此以后总是会让外界对他取得的成绩浮想联翩。在伦敦奥运会上,孙杨两次夺冠后都曾进行了严格药检,均证明没有问题,是完完全全“清白”的。然而,如今质疑者却并不这么看:“现在没被查出来有问题,不代表就没有服药,因为新型兴奋剂的发明速度很快,检测手段跟不上。美国前著名选手马里昂·琼斯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没查出来之前有难以置信的成绩,最后发现还是靠服药。”

    更为严重的是,孙杨本来就问题多多,现在又与兴奋剂沾上了边,对其运动生涯和商业价值的影响可谓是空前的。在训练方面,澳大利亚方面率先“发难”。日前,在孙杨即将开启澳大利亚冬训之旅的“节骨眼”上,澳大利亚泳协突然发表声明宣布:禁止有涉药经历的运动员前往澳大利亚训练,孙杨自然在禁止之列。这一消息传来,立即引起各方反响。众所周知,中国游泳水平的提高与澳大利亚外教的帮助密不可分。以往,孙杨每年都要去澳大利亚在丹尼斯手下严格训练几个月;如今,禁止孙杨赴澳对其影响非常大,说得严重一些甚至会影响到孙杨在里约奥运会的夺金前景。更为可笑的是,在遭遇到澳大利亚方面的“禁赛”后,孙杨和浙江队方面都表示不知情,中国泳协更是大言不惭地表示丹尼斯的俱乐部属于私人性质,澳泳协无权禁止孙杨赴澳接受他的训练。然而,丹尼斯很快确认了澳大利亚“禁赛”事实。丹尼斯证实,自己的迈阿密游泳俱乐部今年加入了澳泳协的“领奖台中心项目”。该项目的核心是由澳泳协选择高水平游泳俱乐部签署训练协议,并向其提供训练资金,而俱乐部则有义务将这些资金用于培养本土的优秀游泳运动员。澳方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在两三年内重振澳大利亚游泳水平,争取在奥运会和世锦赛上有所作为。对丹尼斯和他的迈阿密俱乐部而言,加入“领奖台中心项目”便意味着成为澳泳协的雇员,不再是一家纯粹的私人游泳俱乐部。因此,除非他打算退出该项目,不再接受澳泳协的训练资金,否则便不能违背澳泳协的相关要求。

    “我必须遵守他们的政策规定,因此在执教孙杨的问题上也必须接受他们的指示。我被告知,我不再被允许指导孙杨,很遗憾我不得不通知中国泳协这个决定。”丹尼斯表示,他对孙杨的禁药风波感到很失望,但相信这事不是他的错,“仅就媒体报道出来的情况而言,我认为他被抛弃了。”不过出于客气他仍称,不排除将来继续与孙杨合作的可能。澳泳协官员接受采访时表示,任何有禁药经历的选手将不被批准参加“领奖台中心项目”签约俱乐部的训练,赴澳训练的运动员也必须随时接受澳反兴奋剂机构的检测。按照这种说法,孙杨将不是中国泳军唯一的受害者,另一位中国选手宁泽涛也可能失去赴澳资格,后者曾因“误服”瘦肉精被禁赛一年。如果澳泳协的政策未来不发生改变,此举对中国游泳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

    与此同时,中国游泳的禁药事件,还极大地波及中国游泳队及孙杨的体育产业资源开发。

    两年前,当孙杨打破中国男子游泳28年的宿命,夺得400米自由泳奥运金牌,其含金量堪比刘翔2004年的金牌,以及李娜的法网冠军,甚至超过了所有乒羽奥运会金牌。数年内他的身价将超过刘翔,成为中国体坛新一哥接班人。以刘翔为例,2004年雅典奥运会时年21岁的刘翔摘金后,至北京奥运会前的4年间,刘翔所代言的品牌广告达到14个,年收入一度超过1亿元。而在刘翔夺金前,2004年耐克仅花费30万元就签下刘翔,之后刘翔代言费迅速上涨至千万元……

    然而,如今整整两年半过去了,孙杨身价却出现了严重低估,不仅完败于林丹,甚至还有被队友宁泽涛赶超之势。在孙杨刚成名之时,曾有业内人士建议孙应尽快学会适应身份的转变,“他是温室里的孩子,体育市场化产业化,商家广告如雪片般地飞来,他自己也招架不住而略显无奈。面对这样高强度的关注,孙杨的压力很大,加上没有专业的公关团队,所以才会造成混乱、无序局面”。

    纵观世界体坛,很多队伍和明星都有自己的专业团队,拥有自己的新闻官和相关工作人员。以美国游泳队为例,每次世界大赛前,菲尔普斯都会单独开一场新闻发布会,然后全队明星一起开发布会,秩序井然。一般情况下,总会有新闻官陪同运动员进出,出面安排或是婉拒媒体的采访要求,因此媒体不会在泳池外围追堵截菲鱼和其他明星,也不会期待在比赛期间进行独家采访。澳大利亚、法国等许多游泳队都有陪同运动员的新闻官,帮助维持现场秩序,并且全程进行录音或摄像。只有中国游泳队没有陪同的新闻协调人员,运动员只能独自面对众多媒体的提问,根本没有缓冲、思考和拒绝的机会。当手握伦敦奥运会2金1银1铜骄人成绩的孙杨,已经火线蹿升为和刘翔、姚明比肩的超级明星,这给省队、国家队和体育总局等管理部门提出了新的课题:必须摈弃以往的粗放式的管理模式,把工作做得再精细一些——在赛事组织方和运动员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确定新闻发布会的时间,既要保证孙杨的正常训练、比赛和休息,又能满足媒体的报道需求。

    然而,直到现在,孙杨仍然没有一个类似 “姚之队”和“娜之队”这样的专业、高效的经纪团队。前世界冠军大杨扬说:孙杨应该像姚明那样成立自己的经纪团队,问题是有关方面没有批准他聘请自己的经纪团队。孙杨在成名后遭遇的种种尴尬,折射出体育明星背后支撑团队的缺失。如果孙杨早早拥有自己专业团队,在这次出现禁药丑闻之后,他们一定会及时策划、全面应对,成功完成危机公关,而不是像泳协那样“业余”,一味拖延包庇、遮遮掩掩,结果害了中国游泳队,更是害了孙杨。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