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连环杀人案:八任公安局长接力调查

2016-09-21 00:00  来源:《新京报》  作者:唐爱琳/罗婷  共有评论

    8月27日傍晚时分,白银老城的夜被密集的鞭炮声“吵醒”。“白银连环强奸杀人案”的嫌疑人高承勇在这天落网,消息很快传遍全城。1988年案发至今,白银公安局换了8任局长,案件为何迟迟难破?它给当地人生活带来了怎样的影响?最后又是如何抓获嫌疑人的?
   听说终于抓获了嫌疑人,老刑警张端(化名)掉了眼泪。出乎他的意料,高承勇完全不是自己想象中那副凶残、暴烈的样子。
    追凶28年,案子终于破了。几代白银民警生活在“连环强奸杀人案”的阴影下,有民警甚至不好意思穿警服。
    冯明强(化名)从网上看到消息,万千思绪涌出来,“终于到时候了”。老人今年85岁,等不起了。1986年到1994年,他担任白银市公安局副局长兼白银分局局长,离任时案子没破,那负担压了他好些年。
    不只是他们。案发时,白银公安系统共有民警约250人参与了此案侦查,他们都背负着阴影生活、工作。
    1988年“小白鞋”之死:多年来第一起恶性命案
    1988年5月26日的傍晚时分,白银市永丰街,白银公司23岁的女职工白杰在家中被杀。在哥哥白明(化名)眼里,这是一个老实、听话的姑娘。外人看来,她漂亮、时髦,是厂花“小白鞋”。
    白明告诉记者,那天下班后,他骑自行车回家,去看独居的妹妹,一开门,意识到不对,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妹妹的长裤被扒了,倒在床边,脖子上被砍了一刀,床上到处都是血迹。
    “我吓坏了”,白明立马跑去附近的长通厂派出所,一进大门,他就大喊着“杀人了,我妹妹被杀了”。
    接到消息,白银分局局长冯明强立刻紧张起来。因厂矿而勃兴的小城白银,太平了许多年,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这么惨烈的命案了。
    警察张端(化名)在此时接到了出警通知。一进门,他就闻到一股血腥味,白杰的喉咙被切开了,头几乎要断掉。“第一次见到这么惨的场面”,已经在刑警岗位上干过几年的他,感觉不适。
    白杰左腿内侧有一个血手印,其中右手食指的指纹很清晰,另有一处指纹在门把手处。现场显然被清理过,足迹很模糊,凶手离开得很从容。
    张端立刻走访周边居民,但没有人看到陌生人来过,也没有收获什么有价值的信息。警方判断为熟人作案。
    案情重大,甘肃省公安厅派了人来,还带了警犬队来。整个白银处于惊惶之中。
    冯明强带着干警,至少去了五次命案现场。他和同事们忙着分析案情,没白天没黑夜地加班。那时技术不发达,只能用笨办法,走访、调查、
摸排。警方将重点排查对象放在了“坏怂”——有劣迹的人身上。
    冯明强与同事们决定,先提取拘留人员的指纹进行比对,发现比对不上,提取范围逐渐扩大到白银户籍的全体男性。没有电脑,都是一枚一枚肉眼看;也没有警车,警察们整天骑着摩托、单车,穿梭在白银的巷弄之间。
    可是,通过摸排,线索却越来越模糊。
    1994年到2002年:案子破不了,局长就辞职
    6年过去了,警方依然一无所获。但相似的案件又一次发生了。
    1994年7月27日,白银供电局的单身宿舍,一名女职工被人杀害。被害人19岁,颈部被切开,上身共有刀伤36处。又是同样的手法作案,警方立即将两案并案侦查。“白银连环强奸杀人案”的专案组因此成立。
    冯明强气极了,觉得凶手完全是在挑战警方。但他没有时间了。1994年8月,他即将从白银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岗位上退休。
    没有特别的交接仪式,退休手续是在沮丧中办完的。他在任时案子没破,心里有疙瘩,脸上无光。
    白银杀人案,已经成了特大杀人案。厚厚一沓待解的资料,就躺在公安局的资料库里。
    刑警张端也难受。此前,他一向以业务能力自豪,认为整个白银市所有的“坏怂”他都知道,在他手里,没有破不了的案,最难的案子也耗时不过一周。可是这一起怎么都破不了的案子,让他感觉“丢人”。之前,他只要上班就会穿警服,觉得自豪,可自那时起,他几乎只穿便装上班。
    1998年,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这一年,凶手作案四起。有两起只隔了三天。经常是警方还在开会讨论上一个案子,新的命案又发生了。
    民警刘宗(化名)当时刚进市公安局,负责接警,曾亲历其中一起案件的全程。当时没有报警电话,只见死者家人满面惊惶,跑到公安局门口大喊,“我家里人被杀了”。
    因为该案性质太过恶劣,甘肃省公安厅决定派人督办。还请来了各地的专家,被称为“神探”的李昌钰也研究过。
    一开始,警方锁定的是有过案底和劣迹的男性,出生在1958年至1975年之间。他们总结了嫌疑人可能的7点特征,包括性变态、性格孤僻、独处一室、行动敏捷、心理素质好等。他们还发现,作案前,凶手似乎习惯先在附近厕所观察,再去行凶;而受害的女性,大多都长得漂亮。
    1998年左右,白银开始大规模采集指纹和DNA。但囿于当时技术落后,DNA只能保存血样、检验血型,甚至连比对指纹都是靠刑警拿着放大镜看。
    那段日子里,为了摸排白银的男性,张端几乎跑遍了整个甘肃。
    他们都崩溃了,晚上睡不着。那时,舆论也频频质疑警方是“吃干饭的”。重压之下,时任白银市公安局局长的张学民曾发誓说,三个月不破案,他就辞职。但三个月眼看就到,案子还是没破,遇上认为可能有关联的案件,他急得亲自上阵去抓捕。
    刘宗记得,当时局里还开了个宣誓大会,就在小礼堂,上百号人,喊了口号。
    当年的年轻警察们,都觉得 “这个人好抓”——这个人应该就在附近生活,犯罪现场又留下了那么多的指纹,等到录到指纹,一比对就能抓到。
    没想到这一等,又是十多年。
    2002年后:不能放过一个人
    十多年后,刑警队已经换了一拨又一拨的人。八起命案还压着,2002年,又一起案件发生了。这一年的2月9日,年关前后,白银区陶乐春宾馆的三楼长包房客户朱某被害。
    案子还没破,一位参与专案侦破的民警觉得自己“已经丢人丢到家了”。
    破案需要的足迹、痕迹、指纹、DNA,要什么有什么,但就是破不了案。“想不通啊,可还是顶着老百姓的骂继续工作。”这位民警对记者说。
    此时的白银,整个城市人心惶惶,草木皆兵。高中生不再上晚自习,女孩子们不敢穿漂亮的衣服。白银几乎调动所有警察、武警、治安警甚至社区大妈,三班倒值班,24小时不间断巡逻所有大街小巷。
    不仅全市所有城市户籍的男性,连进城做建筑工的农民工、车站来往的乘客,全部都打了指纹。时任刑警队长的刘海平反复强调,不能放过一个人,不能出现任何遗漏。
    此后,凶手停止了作案,淹没在人海之中。
    刘宗觉得,高承勇停止作案的原因,并不能用良心发现来解释。他的收手,或许跟警方开始大规模排查、录指纹、重金悬赏相关。“他就是慌了。”
    2004年,公安部正式将此案命名为“8·05专案”。
    在等待那枚指纹的日子里,该案的第一任经办负责人刘海平因心脏病突发去世,第二任负责人张国孝因患癌症去世。第三、四任负责人已经调离,他们带着刑警们奋战多年。当年年轻的办案民警,如今已经白发苍苍。但他们都没忘了这个案子。
    今年,白银警方开始建立Y-STR数据库,这是一种DNA检测技术。记者了解到,高承勇一位远房堂叔的DNA,因行贿被录入数据库中,警方将它与当年命案现场留下的生物痕迹进行了比对。比对发现,“8·05专案”凶手可能是高氏家族的成员。高承勇由此进入警方视线。
    新技术锁定嫌犯家族姓氏
    隐匿了28年的高承勇,可能永远想不到,警察最终找到他,是因为远房堂叔“行贿”。
    据接近警方的人士透露,高承勇的落网,首先是与其同姓氏的远房堂叔因行贿被监视居住,警方因此采到了此人的血样。经Y-DNA检验分析后,此人遗传数据输入到违法犯罪人员Y-DNA数据库中。初步对比,结果与“8·05”大案嫌犯的Y-DNA信息相符合。这一初步检测的结果表明,案犯与此人有相同的Y染色体遗传,是同一家族的男性成员,所以嫌犯应姓高。
    为了进一步确认,样本又送到甘肃省公安厅鉴定中心,做Y-DNA复核检验,结果符合,从而进一步确定案犯应为高姓。此后,警方询查了该家族所有的男性成员,经筛排分析,确认其侄儿高承勇具备作案条件,为“8·05”大案的嫌犯。高承勇归案后,其本人指纹和DNA与案发现场指纹和DNA检验对比,确认来自同一个体。经审讯,案犯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根据公安部刑侦局的通告,警方此次“确定了利用新科技手段对原有生物物证再利用的主攻方向……很快取得了重大突破。”
    甘肃省公安厅的披露则更加详尽,“通过Y-DNA染色体检验,初步确定了犯罪嫌疑人,经过指纹比对和DNA进一步比对,最终确定犯罪嫌疑人”。
    什么是“Y-DNA染色体检验”,什么是“新科技手段”?
    记者了解到,Y-DNA染色体检验也被称为Y-STR检测技术,它是DNA检测的一种。
    “女性的染色体是XX,男性的染色体是XY,Y染色体在男性父子及父系之间单向传承。在同一父系的所有男性个体中,包括兄弟、父子、叔侄、堂兄弟和祖孙等都具有同源的Y染色体。”一位在公安系统从事DNA检测工作的民警介绍。
    这位民警介绍,近年来,基因技术已经广泛运用于刑侦破案。但此前的技术运用,有一个限制性前提——要提取到疑犯本人的基因数据,才能作出个人比对。
    如果凶犯犯案后再无生事,从未被警方控制过,数据库没有他的信息,那么,基因对比就起不到作用。就像“白银案”的疑犯高承勇,如果没有“新科技手段”检验,是很难被精准查出来的。
    而现在Y-STR方法的最大特点是,由于同父系亲属的相同性,只要有其父系亲属的亲缘材料检定为相同,就可以认定嫌疑人为其本人或亲属。锁定了一个家族,再结合其他信息,就能很快摸排到具体的嫌疑人,通过抓捕和直接检测,最终确定嫌犯身份。(摘自《新京报》唐爱琳、罗婷)□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