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萌惊人:互联网“表情”的中国式创业

2016-09-01 00:00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呼涛/金沅佳  共有评论

    当一个高中女孩在微博上晒出头顶小草的圆滚滚的白团子时,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明明可以靠萌吃饭,却固执地偏偏要靠梦想”的动漫形象累积使用量会超过150亿次。女孩于是边上学边做起了签约画手。在这个互联网传奇里,“萌表情”让情感含蓄而内敛的中国人寻到了突破口,也探索出了新的商业机会。
    无论是“爱你在心口难开”的脉脉温情,还是收到微信红包时跪地叩首的“谢谢老板”,表情发过去当即产生了一切尽在不言中的默契。在排山倒海般涌来的萌表情中,“长草颜团子”以其又萌又暖且偶尔“贱贱地”的形象赢得了众多“团子粉”。
    “长草颜团子”形象的背后,是一支由十几人组成的运营团队。“80后”创业者加上“90后”内容创作者的新鲜组合共同缔造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一项惊人纪录:发布首月即下载超过3000万的“国民表情”。
    “中国从来不缺乏好的动漫创作者,也不缺乏灵动的创意。我们推出能触动心底最柔软最温暖部分的萌表情,希望让这些中国动漫创意在互联网时代赢得更大价值。”一手捧红 “长草颜团子”“小僵尸”“制冷少女”等互联网动漫形象的十二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人王彪说。
    “头顶草”是怎么长出来的?
    头顶上有棵草的动漫形象或许曾在很多人的记忆里闪现过,但真正能被人记住并且活跃在手机聊天记录里的恐怕非“长草颜团子”莫属。在王彪看来,“它不仅是萌表情,而且是带着成长和陪伴的记忆。‘怀揣梦想的年轻人,让我们—起长大吧’,它和我们创业的初衷非常契合。”
    留学归国不久的王彪在2011年初接触到自媒体。当时正是微博最火之时,他经常和一些国内的动漫原创画手交流,有时会给这些画手一些建议,偶尔也互相帮忙带转,“开始就是单纯地觉得有些形象画真好,特别有趣。”
    直到2013年,他发现了一个当时只有2000位粉丝的微博账号总是在发一个只有半张脸、头顶长棵草的动漫形象。但是,他也注意到这个尚在酝酿之中的形象已经“在小范围内被粉丝狂追”。
    “当时看到,就有一种莫名的萌感。恰好,它又契合互联网发展的要点——足够的简单多变,就像大白和小黄人一样,所有形象都可以和它结合或者Cosplay(模仿);头上长棵草,白白的,足够符号化,有活力!”王彪说。
    迅速行动——王彪的公司与 “长草颜团子”的创作者签约,并且组建专业团队帮助其完善动漫形象并在网上推广 “颜团子”——刚开始是半张脸的形象,后来发展成一张完整的脸,再到有上半身但没胳膊。“经过很多次尝试,最终变成现在大家喜欢的这个样子。比如为了确定白团子的身体比例,我们试过按照人的比例来,但那个不萌,反而有些贱贱地。后来设计成1:1的比例,特别萌特别可爱的感觉立刻出来了!”
    王彪说,对于全部由“80后”和“90后”组成的十二栋文化队,这个软软糯糯的“白团子”形象意味着童真、成长、简单可爱。小草意味着成长中的希望与梦想,白团子是孩子般的纯洁与天真,整体形象传达给大众的是复杂社会里对简单可爱的向往。
    “长草颜团子”的形象陆续在微博上推出,当即就有万人转发,粉丝量很快破10万,如今已经是百万级别。2015年8月,当它的第一个微信表情包上线,头顶长棵草的形象跨越互联网平台引发网民“狂欢”,甚至引发海外媒体对“中国人流行头上顶棵草”这个热门话题的关注。
    “萌表情”契合数字化时代表达需求
    头顶长棵草的白团子并非是 “长草界第一人”,在它之前也有过一些动画形象的头上有棵草,可为何偏偏是它成为了“国民表情”呢?“设计的最初魅力来自于很萌的原作者,她具有这种功力把笔下形象刻画得特别萌。之所以这个顶着草的形象在众多网络形象中火了,是因为我们的包装和推广团队把它概念化地深挖下去,让大众通过一个表情、一张图、一句话就能领会到它萌的特质。”十二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徐英说。
    “萌”原意为植物发芽,事物的发生。“萌文化”真正流行起来是源于日系漫画,现在人们日常所说的“萌”通常是指非常可爱。
    “我们感受到了普罗大众心底对‘萌’的珍视,而每个人心灵都有这样一个角落,只缺—个代言人,所以我们赋予白团子喜怒哀乐的表情,再用最简练的流行文字传递出来!”徐英说,每个人好像都可以从它纯净的脸上看到自己的模样,可以“怀揣梦想,—起长大”,心底里像白团子一样萌萌的。
    在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新媒体艺术设计系教师韩帅看来,表情的功能就是让谈话氛围更自然轻松,让书写者更好地传达当下的情绪,让文字的意义得以扩展,沟通变得更有趣。因此,萌化表情恰好契合了中国人的表达需求。
    他注意到,在互联网时代,聊天讲话多通过各种聊天工具用文字传达。同时,文字交流有个缺点就是脱离面对面的交流环境,也就失去了很多语气、表情甚至语言所包含的一些意思和韵味,单凭“你懂的”很难有效传达。
    韩帅说:“而从本质上讲,萌是人发自内心的喜好,无论年龄和性别,人们内心深处都有柔软的地方或者童心未泯。”
    在动漫表情满天飞的互联网世界里,“资深表情包用户”的日常就是聊着聊着“一言不合就开始斗表情”。北京“白领”女孩李小雪就是其中的一位,在她看来,大家在现实生活中被规则或者环境约束得太多了,聊天时用表情符号也算是无伤大雅的“放飞自我”。
    对于有些男性和中老年用户来说,使用表情包纯粹是因为懒得打字,因为有些表情能帮助他们更自然地传递内心情绪,甚至还可以通过一些超出了他们日常行为的夸张言语来间接地表达一些只可意会的微妙意思。
    “表情包”的春天得益于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它能结合贴近大家生活的文字创造—种外国表情符号难以达到的效果,可以更接地气、更快速地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进而拥有顽强的生命力。
    在全世界,“表情”已经成为网络交流的重要元素,它在无形中拉近着“屏幕”两端的聊天者。在中国,互联网表情形象设计产业也并非新生事物,早几年出现的一些经典动漫形象也曾经深入人心,但很多没有得到与其最初影响力相应的充分开发,更没有紧紧跟上智能手机发展和应用的脚步,因此它们也与越来越多新用户和成长起来的老用户的需求之间存在差距。
    与互联网表情的创作和市场反应的 “火爆”形成强烈反差,国产漫画业似乎仍显得相对“冷清”。越来越多人开始期待,包括“表情包”在内的原创互联网设计行业能够给动漫产业带来活力,让原创动漫作品和“颜团子”表情分享“互联网的盛宴”。
    “中国文化信心走强,民众也比较倾向于粉国内电影和动画。我们玩表情是为了以此为入口‘曲线救漫画’。而且目前看来成效不错,公司也即将进行A轮融资,未来有更多的可能。”王彪说。
    “根据我这些年在行业里对大势的判断,互联网动漫的大时代才刚刚开启,但它终将扑面而来。”王彪如是断言。
    (摘自《国际先驱导报》呼涛、金沅佳)□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