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水灾调查

2016-08-21 00:00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周群峰  共有评论

    7月19日,河北省邢台市遭遇入汛以来最强降雨。7月20日凌晨,邢台七里河洪峰达到580立方米/秒。七里河决堤,大贤村等12个经济开发区的村庄被洪水吞没。洪灾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和严重经济损失。
    凌晨惊魂
    大贤村有2000多口人,位于七里河北岸,处于邢台开发区中心位置。
    这个默默无闻的村庄,因为这场洪灾迅速成为邢台乃至河北洪灾中最吸引舆论的痛点。在这场洪灾中,该村是邢台这场洪灾中受灾最严重的村子。
    7月24日,记者来到该村采访。尽管洪水已退,但是村里的主干道依然泥泞,村民多是穿着雨靴出门。因为异常炎热,在一些道路边,还能闻到一些异味,防疫人员正在进行防疫喷雾作业。
    在大贤村村西,洪水消退后的农田,玉米几乎全部倒伏,农田满是淤泥。多位村民称,今年玉米几乎绝收。
    在大贤村一处救助点,村民正在排队领取矿泉水、方便面等救助物资。一位农妇想到家里的变故,突然情绪失控,经多人安抚后才恢复平静。该村多名受访村民讲述了洪水来时的情形。
    7月20日凌晨2时左右,35岁的张建刚被浮起的垃圾筐撞击床的声音惊醒。他睁眼一看,洪水已经冲进房间。他慌忙叫醒妻子,抱起4岁的儿子,趟着深度过腰的洪水,爬上屋顶。当时天还下着雨,夫妻二人用一把伞给儿子挡雨,躲在屋顶上熬到天亮。
    在张建刚家中,记者看到,院子里满是淤泥,狼藉一片。7月24日上午,开发区火炬街道办事处进村统计村民受灾状况。“我只是把家电等重要物件的受损情况报了,锅碗瓢盆等都没报。”张建刚说。
    在大贤村以外的地方,悲剧也在发生。7月19日晚22时左右,地处山区的邢台市内丘县侯家庄乡小云大村遭遇泥石流,这场灾害带走了张玉群、苏银花夫妇两个儿子(12岁、5岁)的生命。他们的房屋也被冲塌,现在夫妻二人被安置在一个临时住所。
    “邢台发布”是邢台市委对外宣传办公室的官方微博,该微博是外界了解邢台水灾相关信息的主要渠道。
    7月24日21:46,“邢台发布”称,截至7月24日16时,邢台市因灾死亡34人,失踪13人。7月25日,“邢台发布”再次更新数字称:截至7月25日15时,全市21个县(市、区)受灾人口172.7万人,死亡34人,失踪13人。倒塌房屋28764间、严重损坏房屋8684间、一般损坏房屋17621间,因灾造成直接经济损失50.1559亿元。
    洪水从何而来?
    这些从七里河迅速蔓延进村的洪水,从何而来?
    邢台市气象专家杨永胜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称,7月18日8时至21日8时,全市平均降水204毫米,200毫米以上的降水,出现在铁路沿线附近及以西地区。中央气象站资料显示,邢台市日降水量224.3毫米,突破历史同期极值,强降雨超出河道承载量,造成七里河沿岸村民损失。
    大贤村被淹后,该村与几个水库之间的关系,成为本次洪灾形成和事件追责的主要线索。因在7月19日下午官方曾公布过朱庄水库的泄洪通知,该水库泄洪一度被认为是大贤村遭遇洪灾的主要原因。
    邢台市水务局副局长、水利专家张英林摊开一张邢台水域分布图,向记者解释了几个水库与大贤村灾情的关系。该分布图显示,大贤村所在的上游有三个主要水库,分别是位于邢台西南部的朱庄水库、位于邢台西北部的东川口水库以及野沟门水库。
    张英林否认了洪水来自上游水库泄洪的说法。他认为,共有两路洪水进入七里河,一路由东川口水库及沿河多条下游小水沟注入;另一路由邢台市市区防洪分洪道注入。
    7月19日晚,东川口水库流域降特大暴雨,最大出库时间为次日凌晨2时,水位为226.6米,蓄水445万立方米,入库与出库速度都为382立方米/秒。与此同时,区间多条小河沟同时流入七里河。
    另一路的邢台市市区防洪分洪道,承接的是邢台市西部南石门流域洪水,流域面积约50平方公里。南石门地区也是暴雨中心,7月19日8时至21日8时,累计降雨427.8毫米,形成洪水通过分洪道在玉带桥以70立方米/秒以上的速度流入七里河。
    以上两路洪水汇集在一起注入七里河,汇合后的水流速度达到580立方米/秒。七里河在107国道处形成大洪水,在大贤桥迅速收窄时,通过能力只有40立方米/秒左右,很快造成洪水漫过河堤决口,使邢台开发区的大贤村等12个村进水。
    张英林表示,东川口水库和朱庄水库分属不同的流域,两个不同流域的水不可能混入到一条河里。朱庄水库和野沟门水库属于同一流域,泄洪的话都会流到大沙河,进不了七里河。“还有就是,东川口水库的水因为具有不可调控性,也不存在‘泄洪’的说法,只能叫‘溢流’。”
    从朱庄水库到大贤村大约53公里,沿途要经过峪里村、中坚固村、伍仲村、西北留村等至少七八个村庄,才能到达大贤村。因此也有分析认为,如果真的是朱庄水库泄洪淹没大贤村,那么沿途的那些村庄也应该先一步被洪水淹没。退一步说,就算沿途那些村庄由于地势等原因不能被洪水淹没,一座水库的洪水,在经过长达53公里的奔腾后,到达大贤村还会有多少的水量?
    7月23日,在邢台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新闻发布会上,邢台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副指挥长、市政府副市长邱文双称,开发区受灾属自然原因,非人为泄洪所致。他表示,七里河上游仅有一座不可调控的东川口小型水库,没有节制闸,不存在人为调度泄洪问题。
    预警为何失效?
    记者查阅邢台水利局官方网站发现,邢台副市长邱文双在这次洪灾前不久,曾多次召开过防汛会议。
    6月30日下午,邱文双到邢台县检查防汛工作时强调,做好防汛抗旱工作,事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要牢牢把握防汛工作的主动权,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救大灾,从早、从严、从实做好防汛各项准备工作。
    一周后的7月6日,邢台市召开防汛工作推进会暨驻军防汛工作会议,对防汛工作进行动员部署,邱文双出席会议并讲话。他指出,马上要进入主汛期,全市各级各部门要在思想和行动上都进入临战状态,扎扎实实地做好各项防灾减灾工作,全力夺取今年防汛抗旱工作的胜利。
    但13天后,邢台市还是发生了洪灾,造成了重大损失。当地的很多民众说,政府的防汛预警机制还是没有做好。
    1963年和1996年,邢台曾发生过两次洪灾。大贤村80岁的石玉海老汉亲历过上两次洪灾,他告诉记者,那两次水也非常大,水深也能过人腰。但是那时提前一两天就有人通知,大家都有心理准备,没什么伤亡。
   对于村民们质疑的防汛预警预报问题,7月23日,在邢台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新闻发布会上,副市长邱文双解释说,7月18日,根据市气象台预测,19~20日该市将出现入汛以来最强降水,该市迅速下发了通知,要求全市做好各项防范工作。
    邱文双说,降雨期间,邢台市气象台每两个小时发布一次雨情信息,自19日22时至20日8时,根据降雨情况将雨情通报调整为每小时发布一次降雨信息,通过市电视台、微信、微博、网站、街上大屏幕等信息传播渠道对社会公众进行广泛传播。
    针对有调控能力的水库下游村庄,邱文双说,该市提前也有预警,并事先进行了全面安排。由于突发短时间强降雨,开发区在7月20日凌晨1:40接到通知,随后进入大贤村组织转移群众,当时,水已开始漫坝进村。
    关于村民反映的没有接到通知的说法,邢台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赵雪峰称:“我们有救灾预案。提前通知了。当时我们采取电视上,还有手机上,两小时一播天气预报。包括给各级政府下通知,往下转达,那两天一直在做这个工作。”
    “当天晚上镇干部入户砸门,因为当天晚上停电了,喇叭不能广播了,都去敲门通知大家,往外转移。”赵雪峰说。
    针对这种说法,高志恩等多位村民告诉记者,水过来后,过了一两个小时才停电。“凌晨三四点后停的,当时喇叭有电。也确实没有听到镇干部到村里挨家挨户敲门的声音。”高志恩说。
    追责启动
    洪水冲击了邢台的村庄,也冲击了当地的官场。
    邢台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7月22日上午八九点钟,他在当地出租车司机微信群里看到一条消息:大贤村很多村民把107国道与326省道邢台段堵住了,造成交通瘫痪。下午4点多钟,该司机带着一个乘客去邢台东站,发现村民还堵在那儿。
    事情发生的缘由是,7月20日下午6时左右,邢台市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王清飞在接受河北经济电视台采访时说:“这次水灾,我们正在转移(群众)的时候,洪峰就来了。没有人员伤亡。”
    “村里死了那么多人,他居然说没有人员伤亡?他连调查都不调查,就说零死亡。”村民高志恩说,王清飞的这句“没有人员伤亡”的说法,点起了很多大贤村村民的怒火,要求政府给个说法。
    一天后,邢台市长董晓宇公开道歉。7月23日晚,在邢台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新闻发布会上,董晓宇“向全社会诚恳道歉”,董晓宇等现场7位邢台市领导现场鞠躬。
    董晓宇称,这次七里河洪水教训十分深刻:对这次短时强降雨强度之大,来势之猛,预判不足;由于多年来未发生大的洪灾,各级干部抗大洪、抢大险、救大灾的应急能力不足;灾情统计、核实、上报不及时、不准确。“无论面对多么大的天灾,作为一级党委、政府,没能保护好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深感自责和内疚。”
    董晓宇称,将根据审核情况,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该接受什么处理,就接受什么处理,该处理什么人,就处理什么人。“市委、市纪委已启动责任追究程序,对这次抗洪中执行不力的责任人,先停职、后调查。”
    7月24日,经河北省委研究决定,对此次防汛抗洪抢险救灾中工作不力的邢台市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段小勇,邢台市经济开发区东汪镇党委书记张国伟,石家庄市交通运输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何占魁,井陉县副县长贾彦廷,作出停职检查决定,进行调查,分清责任,依法追责。
    目前,邢台已经加大了防汛调研力度。邢台市水务局副局长张英林告诉记者,现在很多相关人员都在参与调度,在紧张的时候2个小时调度一次。“专家们都很少休息,到现在,我已经连续三天两夜没怎么休息了。”
    7月25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七里河大贤庙段,看到大量工程车辆正在开展清理工作。
    (摘自《中国新闻周刊》周群峰)□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