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9”台湾游览车火灾事故追踪

2016-08-11 00:00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林曦  共有评论

    7月19日中午,台湾桃园机场联络道,一辆游览车撞向护栏后起火,导致24名大陆游客及司机、导游共26人罹难。国台办已启动涉台突发事件应急处理机制。
    没有终点的旅途
    7月19日上午11点25分,1978年出生的高秀满发出了一条微信朋友圈。在排开9张风光明媚的台湾风景照片后,她“略带炫耀”地说:“台湾的美要亲身感受呀!”7天之前的7月12日,这个开朗外向的大连女子和丈夫带着13岁的女儿一起到台湾旅游,同行的还有她的父母,与共和国同龄的老人高日昌与王金英。7天时间里,喜欢旅游也酷爱刷朋友圈的高秀满晒出了不少风景照,让大连的其他亲属们“很眼馋”。
    “老婶你们啥时候回来啊?”高秀满的侄女在看到了这条朋友圈后评论说,但高秀满再也无法对侄女作出回应。1小时32分钟后的19日中午12时57分,高秀满一家5口乘坐的旅游大巴车在台湾桃园机场联络道发生严重车祸,车身起火燃烧,全车26人无一逃出。经过确认,大巴车上的26人中,24人系从大连出境的游客,其中21人户籍所在地为大连。
    53岁的密桂香则是和3位朋友一起踏上了这次旅程。她的儿子钟凯说,去台湾观光是母亲一直以来的梦想。钟凯平时和密桂香交流挺多。他说妈妈曾经答应他,要从台湾带槟榔回来给他吃。“嚼得满嘴血红血红。”当天中午钟凯还接到了妈妈的电话,说他们将乘坐下午16时30分的航班飞回大连。钟凯计算着,如果一切顺利,18时45分飞机就将降落在大连周水子国际机场,母亲应该可以在家吃上晚饭。在他和父亲商量着给一周未见的亲人准备什么接风菜的时候,噩耗来了。
    大连市沙河口区第九幼儿园的园长于香和丈夫阮树开也在同一辆大巴车上。到事发5小时后的19日傍晚6点,于香的妹妹仍然不相信已经传遍网络的悲剧消息。“是不是同名同姓?”她拿出姐姐抵达台湾后给她发的报平安微信:“当时我还祝他们玩得开心,她给我回了个笑脸,说台湾风光可漂亮了,台湾小吃可美味了……”亲人们都相信这是一场美妙的旅途,他们不肯相信的是:这场旅行竟然没有终点。
    很多人在这场没有终点的旅行中失去了多位亲人和朋友。事发后6小时,一位叫林军强的男子给大连当地一家媒体打去了热线电话。他说自己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想有个人能安慰一下我”,事后我们得知,他在这起悲剧中失去了妻子、女儿、姐姐、嫂子。她们的名字是:王辉、林治彬、林彩珠和郭惠。
    10岁的“小豆豆”也失去了妈妈——1979年出生的曲伟伟。与其他游客不同,曲伟伟是这个大连赴台游团队的领队。她的丈夫郑鹏说,曲伟伟是个很有经验的出境游领队。“她干了挺多年,一直带台湾和韩国线路。”事发4小时后,郑鹏说自己脑子很乱,他很后悔这次妻子出发前没有给她 送行。“我以为这只是很多次出境中的很普通一次。”他还在担心女儿。“孩子这么小,她能接受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妈妈再也回不来了吗……”在如同割肤切骨的痛苦之外,钟凯、郑鹏、林军强们唯一保留的幻想是:亲人们的最后时刻并没有那么痛苦。
    但我们无从得知19日12时57分,桃园机场联络道上那辆炼狱般的大巴车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我们知道,当台湾消防员把烧熔变形的车门打开时,“七八具烧焦的遗体,集聚在后门附近”。我们还知道,这辆旅游大巴车本来有两个应急逃生门,但在车辆因车头起火而撞上护栏后,两个逃生门均未打开。
    事发7小时后,大连市发布了成立应急小组,帮助家属赴台善后的官方消息。与此同时,这座海滨城市的上空阴云密布,风起青萍。一场暴风雨即将来袭,或为哀悼,或为逝者指引回家的路。于香的妹妹还在一遍遍拨打姐姐和姐夫的电话。她说,事发之后,姐姐的手机无法接通了,但姐夫的电话还能打通,只是没人接。这让她心存最后一线希望:“是不是搞错了?或者说他们只是受了伤已经获救了?”事发后8小时后,她终于放弃了最后的努力,因为姐夫的手机已经关机了。一切都在不甘中戛然而止,正如这场注定令很多人悲伤终生的,没有终点的旅途。
    据媒体最新报道,经桃园检方查验,出事车辆的司机座位后方和下层行李厢内,竟分别存有2瓶和3瓶汽油,其中驾驶座旁盛有汽油的宝特瓶(矿泉水瓶)倾倒,且前门地毯验出汽油反应。检方连日调阅司机和导游通联记录,并赴殡仪馆采集2人衣物和皮肤检体,不排除人为因素酿祸!
    调查人员表示,司机座位旁放置助燃品并不寻常。目前,尚未寻获烟蒂或打火机等火源。驾驶座后方的保险丝盒总成,有部分疑因超载而烧熔,目前仍无法证明是电线超载短路起火,还是其他火源造成电器异常。车头起火原因究竟为何,仍待消防报告确认。
    台争论“一条龙旅游”利弊
    台湾调查大陆团火烧车导致26人死亡事故,初步判定与车辆质量和维护有密切关系。与此同时,旅行社、游览车和购物店为同一关系企业的“一条龙”经营形式,被认为是造成旅游质量低劣和安全下降的元凶。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观光局承认,旅游市场确实出现购物店过度串联、抽取佣金补足团费等问题,不排除修法检讨。所谓“一条龙”模式,指的是旅行社串联饭店、餐厅和游览车等进行操作,就连购物行程的特产店、精品店都配合抽佣,借以压低价格,垄断市场。
    岛内有眼尖网民发现,出事的辽宁团行程表中的9个购物点,除了宝得利珠宝外,有两家是宝得利旗下公司,还有一家特产店的老板是宝得利的私募应募人,等于有4家店跟宝得利有直接或间接关系,而且这9个购物站,全部是宝得利董事长张雅璃主导成立的“中华观光精品产业协会”成员。《中时电子报》称,发生意外的游览车公司红珊瑚运通与巨龙旅行社,被网友爆料登记地址相同,都是在台北市中山区南京东路一段,而且负责人都姓薄。旅行社业者进一步透露,巨龙董事长薄文甫是宝得利的股东,他还有一家公司叫柏达旅行社,红珊瑚车队负责人薄定宸则是巨龙董事,“巨龙、红珊瑚与宝得利的合作经营模式可谓陆客一条龙”。
    《旺报》这样形容一条龙的产生背景:整个生态链中最下游的购物店是唯一天天收现金的,但购物店怕导游不将客人带进店,于是就用低利方式放款,借钱给游览车业者、餐厅业者甚至旅行社周转。这种贷款有的变成“债转股”,到最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旅游业也承认,饭店、餐厅、购物店的投资额都不小,“一条龙”可以最大程度确保客源,降低成本。《自由时报》称,根据旅行业管理规则,旅行社是专营事业,依法不能经营游览车、购物店等其他业务,但如果旅行社负责人另外登记成立游览车公司或购物店、饭店等,则无法可管。目前旅行社跨业经营游览车、购物店等的“一条龙现象”的确很普遍。
    辽宁团的“台湾环岛八日之旅”团费仅2800元人民币左右,只能不停赶购物行程,但这样的购物并没有保障。《中时电子报》称,该团安排的购物点之一“原力特产店”先前曾传出与旅行社签约拆账、将低价鹿茸以30倍价差派给陆客的事情,另一处“宝时钟表”也曾被台北市议员王鸿薇点名是“山寨免税店”。
    那么,针对陆客的“一条龙”模式到底肥了谁呢?联合新闻网称,陆资通过港资、外资投资台湾的旅游市场,结果会呈现陆客在当地旅行社报名之后,从搭乘的飞机,到餐饮、交通及购物站的行程安排,都由具港资和陆资背景的业者垄断,且陆客使用银联卡消费,也是在台湾刷卡、对岸付钱,台湾业者几乎只能接业务,却赚不到钱,导致出现“有人潮,没钱潮”的畸形现象。报道称,陆客团的涌入虽让阿里山和日月潭等观光胜地几乎没有淡季,但有业者表示,旅行社将陆客团绑死,只带陆客到固定的店家,大部分商家并没有受惠。
    先期抵达台湾处理善后工作的大陆海旅会秘书长刘克智7月21日上午前往中坜殡仪馆为罹难者上香表达哀悼,向台湾方面表达强烈不满。他说,台湾多次发生大陆游客旅游安全重大事故,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大陆多次向台湾有关方面提出要求高度重视,采取确实可行的措施,确保大陆游客的安全,然而前天又出现如此重大的人员伤亡事故。对此,台“交通部次长”范植谷表示,可以充分理解刘克智的不满,政府会更彻底地检讨、努力改进缺失。
    台湾“交通部长”贺陈旦7月21日到“立法院”报告陆客团火烧车事件处理及检讨时强调,立即启动全面稽查游览车,且不能有暗锁。据台湾联合新闻网报道,贺陈旦表示,这件事件让他“从不可思议到惭愧”,必须沉痛地加以改进。
    台湾“民视”新闻7月报道称,“行政院长”林全表示:“游览车本身管理的问题,包含驾驶是不是有过劳的问题,甚至于我们整个旅游的质量,是不是有恶性竞争,造成的一些‘一条龙’,或者是其他的弊病等等,我们都要全面来检讨。”
    光明与阴暗两面
    由于蔡英文拒绝承认“九二共识”,两岸间的沟通机制并没有恢复。台湾《联合报》报道说,陆客辽宁团遭遇火烧车重大事故,大陆海协会长陈德铭以“个人名义”表达十分震惊和痛惜,淡化海协会的角色;北京赴台工作组的国台办和海协会官员皆挂上海旅会的头衔,淡化官方色彩,显示两岸沟通从海基海协“大两会”降到台旅海旅的“小两会”。
    同样展现人道光辉的还有岛内各界。有岛内资深媒体人告诉记者,岛内对于罹难的同胞的歉疚与哀悼,是非常真诚与温馨的,这不只是表现在金钱赔偿方面,也表现在事件发生后,所有台湾舆论与各个阶层民众的反响与同声哀悼的真情。
    事故后,岛内的慈济基金会在桃园紧急成立关怀中心,可随时提供必要协助。有民众听到消息后相当难过,自掏腰包请纸扎业者做了一架纸扎飞机,并贴上航班讯息,希望将来一同火化,让罹难者灵魂可以返回家乡安息。
    不过仍然有政客将此惨案视为“打破两岸沟通的良机”。蓝营前“立委”邱毅表示,当局竟有官员认为,此不幸事件打破两岸官方联系中断的僵局,逼迫大陆不得不派出官员协商,恰足以规避掉蔡英文必须回应“九二共识”的难题。这种消费死者,只图政治操作盘算的政客,令人不齿痛恨。
    面对如此重大不幸,岛内也有杂音,网络上,尤其是PTT网站,呈现不少幸灾乐祸,辱骂“支那猪”“支那贱畜”的文字,有个别人在网上借机讽刺、戏谑。按照邱毅说法,这些人,从太阳花被绿营鼓动以后,就从阴暗角落走了出来。岛内插画家马克7月20日在个人脸谱贴了一张画,并刊发了一组文字:“对于26条生命枉死,我很遗憾。对于那些说风凉话的同胞,我更遗憾。”“对大陆游客,以前是何日君再来,现在好胆你就来”,台湾“中华电视台”评论说,有些人就这样大喇喇赶客人走。 (摘自《环球时报》林曦)□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