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龙卷风:突袭之后的救灾体系

2016-07-11 00: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王海平  共有评论

    一切慢慢归于平静。在国家和地方越来越成熟的抢险救灾体系下,6月23日下午发生在江苏盐城市阜宁县、射阳县一带的特大龙卷风、暴雨、冰雹极端恶劣天气袭击事件引发的灾情和民众的担忧已渐渐缓解。
    据记者了解,至6月24日傍晚18时许,近百辆各式特种抢险救灾的车辆正处于 “收兵阶段”,从现场撤下的消防队员光着膀子用毛巾擦汗,负责在现场外围维持治安和交通管控的警察正在吃盒饭、喝水,各地志愿者身着标志明显的服装,正堆积带来的食品。“按照国务院和省委、市委的指示,我们采取了包村制度,逐户走访,确保不遗漏一个伤者,不惜一切代价救援”,盐城市一位参与抢险的官员在电话中对记者表示。
    驱车从高速下来赶往受灾较为严重的镇村,来往车辆频繁,一路交通缓慢但有序,随处可见挖掘机等特种设备正在作业,拆除受损严重的建筑。同行的当地引路人老蔡对记者说,“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大家都有个提前的约定,凡是各地赶来的志愿者,车都打上双跳灯,或挂上明显的标志”。
    6月24日晚19时40分许,受中央指派,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杨晶抵达阜宁协鑫大道附近,指导应急救援和善后处置工作。
    龙卷风突袭
    盐城市政府的通报显示,6月23日下午14时30分左右,阜宁、射阳的部分乡镇在短时间内出现了强雷电、短时强降雨、冰雹等强对流天气,形成了特大的龙卷风,快速移动并造成严重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阜宁县有7个镇街、22个村,射阳县有一个办事处、一个乡镇共7个村遭受袭击。截至6月24日上午8时,灾害已造成98人遇难,医院收治伤员846人,并有大量的房屋和基础设施被破坏。6月24日晚17时,地方政府指定的新闻发言人在电话中表示,“通讯、电力等已基本恢复,救灾点已设置完毕,各方力量都在抢救伤者、安抚家属”,他坦言,“强有力的一致行动,得益于快速的反应和成熟的救灾体系。”
    此前记者了解到,本次特大龙卷风于6月23日中午时分在和阜宁、射阳临近的江苏淮安涟水县一带形成,后快速向东移动。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教授、气象重大灾害研究者智协飞对记者表示,龙卷风的发生跟当地的地形、地貌以及所处的气候带有一定关系。
    江苏地理以平原居多,苏北地区地势低洼平坦、江河湖泊水网交织,处于亚热带和暖温带的气候过渡地带,大气易积聚不稳定能量,有利于强对流天气的生成,易出现雷雨大风、龙卷风、冰雹等天气。
    智协飞通过对当天的气象数据研究后认为,6月23日黄淮地区温度高,湿度大,对流潜势好,而盐城地区高空有冷涡配合低槽东移南下,中低层有低涡切变东移,地面有气旋,后部有冷空气。低层西南急流,中高层西北急流,存在强的风切变,在地面有强的风向风速辐合,从而产生了强对流天气,最终形成了可怕且破坏力极强的龙卷风。
    由于龙卷风内部的低气压,因此被扫过的地方会形成“吸泵”,卷起所触及的水和沙尘、树木等,形成高大的柱体。当龙卷风扫过建筑物顶部或车辆时,内部的低气压会造成建筑物或车辆内外强烈的气压差,倾刻间就会使建筑物或交通车辆发生“爆炸”。因此,在通常的情况下,龙卷风经过的居民点上空,会飞舞着砖瓦、断木等碎物,风速很大也能使人、畜伤亡。
    在当地安置民众最多的硕集中心小学,一位中年男性伤者告诉记者,他是外出时突然遭遇到龙卷风袭击的,“瞬间地心引力没了作用,人就被风卷起,飘了起来”。情急之下,他抽下牛皮裤带将自己与一棵树固定,双手死死抓住皮带,最终逃过一劫。不过,背后扎了数十个玻璃渣子,“而我当时没感觉到疼。”
    有数十位心理干预者正陪老人或伤者聊天,“恐惧自身死亡、家人死亡或担心财产丢失是最担心的”,一位心理干预者说。多位伤者回忆,2016年雨水特别多,天气变化异常,但无法想象会遇到如此严重的龙卷风灾害。
    综合救灾体系
    龙卷风袭击,房屋倒塌,在800多名的伤者中,骨折者居多。在应急机制的实践中,抢救伤者列第一。
    在统一指挥下,伤情严重者被送往条件更好的盐城市第一、第三人民医院抢救,轻伤者则在就近安置点就医,稍重者则被运送到县级医院救治。“所有的医护人员全部到位,包括具备医生资质的干部,以及卫校的力量”,在硕集小学指挥救治的一位卫生局官员说。
    在过去的几十小时内,医护人员在统一安排下赶赴各个村,按伤者情况大致在现场进行分类,送往不同的医院救治。据了解,除去统一安排的急救车辆外,附近居民的拖拉机、摩托车、电瓶车等齐上阵。
    与之同时进行的是发掘被房屋等建筑可能压住的人员,抢救黄金72小时。
    武警盐城支队150余官兵是第一时间赶至现场抢险救援的队伍,在4个多小时的紧张救援中,共搜救出受困群众40余人,疏散受灾群众200余人。“我们一路人马带警犬进现场,一路人马快速抢救交通主干道,主要是树木和电线杆”,一位消防队员对记者说:“树木直接切割,然后用特种设备将断木和电线杆快速调至路边。”
    除盐城的力量外,江苏省消防总队调集南通、徐州、淮安、扬州、连云港、南京以及南京士官学校的500多名消防官兵和士官前往救援,其中包含2个重型地震救援队、4个轻型地震救援队、1个搜救犬队。
    统一的指挥和协调发挥出强大的生命力。盐城市政府在6月24日中午新闻发布会上通报,在本次灾害处理中,明确1个处级干部驻点1个受灾村、两名机关干部包干1户受灾户,实施24小时在岗在位开展工作。
    此外,包括卫生防疫、民政等多部门都根据重大自然灾害的预警机制启动响应,各司其职。在阜宁高速出口,即有政府部门和单位设立的“救援服务提示点”,提供各种工具、口罩、消毒水等服务。江苏省财政厅为此拨款2000万用于受灾群众的安置。
    不可预测的龙卷风
    江苏省气象局6月24日晚通报表示,针对这次特殊的龙卷风天气,气象部门已经邀请北京大学、南京大学等高校组成专家组赴现场对该次强对流天气进行深入调查分析,并将提供详尽的报告。
    智协飞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目前龙卷风预报仍然是比较困难的,主要原因有二:强对流天气的监测网络还不完备;龙卷风预报的数学模型不完善。
    江苏省气象局也表示,中国对极端天气的监测预报能力还不足,目前尚无法对龙卷风进行准确监测和预报。其原因是,由于龙卷风时空尺度很小,在现有观测网密度下很难精确发现,因此对龙卷风最大风力及其影响程度的判断多数是通过灾后调查确定的。尽管如此,智协飞认为,加强对龙卷风的预警仍有许多可以努力的地方,如,加强极端天气的监测,建设好基于多普勒雷达的监测网络;加强强对流天气及其预报的研究,构建更好的数学模型等。同时,加强强对流天气短临集合预报的技术研发,以及加强气象预报技术的科研成果向业务应用的转化等。
    (摘自《21世纪经济报道》王海平)□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