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材改革的“前世今生”

2016-06-21 00:00  来源:《法制晚报》/《大河文摘报》  作者:  共有评论

    近年来,每次中小学语文教材内容的变动,都成为广受社会关注的焦点话题之一。稍远的有“鲁迅的进出”“金庸武侠的入选”“周杰伦歌词的入编”,稍近的有“民国语文读本热销”“外国题材选文是否太多”等,不胜枚举。这些热议的背后,反映的是社会时代的变迁,以及人们对语文学科的不同理解与多样化诉求。
    今年秋季,全国部分省区市将有400多万中小学生开始使用语文出版社新修订的语文教材。新版教材进行了较大调整,大幅增加了反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课文比重,同时根据时代变化,替换了40%左右的课文。其中尤其引人关注的,是“南京大屠杀题材课文被撤换”的虚假消息。
    5月23日晚8时许,语文出版社刊发声明称:“在修订过程中,我们将温书林所写的《南京大屠杀》一文换成张纯如所写的《南京大屠杀》一书的节选,课文题目为《死里逃生》。”
    记者梳理发现,在近几十年的语文课本改革中,有经典古诗从课本中被删减的;有将流行歌曲编入教材的;有将鲁迅作品大幅拿出的。此外还有将文章中个别语句予以删除的。每一次调整,都会被外界质疑。对此,多数解释是“要符合时代标准”。
    类型越来越宽
    随着1978年教学大纲的出台,语文教育逐渐回归正轨,大纲要求对学生进行严格的读写训练,并分别为初、高中制定了不同的读写目标。这一时期代表性的语文教材有1978年出版并分别于1982、1987年进行两次修订的人教社“合编本”语文教材。
    “文革”结束后,空了十年的人教社紧急从全国调来了多名教育部及直属单位下放的知识分子,不但能拖家带口,还给解决北京户口。重新组建的人教社,头一年即被统一拉到香山饭店闭关编写教材。对业务已然生疏的编选者面对的是精神家园同样荒废十年、年龄大小不等的中学生们。邓小平亲自下达指示:“合格的学生,合格的老师,中等偏上水平,把先进科学知识吸收进来。”文革之前被弃之不用的叶圣陶主编的教材重新启用,经典文章恢复了三分之二。
    1991年语文课本再次修订,是80后上中学前最后一次。此后十年教材没有再出现大变化,它最终成就了80后一代人的集体回忆。进入新世纪,人教社已从中南海对门搬到了中关村,周围高校林立。虽然“思想内容好、语言文字好、适合教学”仍然是编辑课本的核心标准,但编辑们已经开始着重考虑文质兼美,酝酿部分删除内容的逐步恢复。
    原来,考虑到有些内容不适合在课堂上讲,入选课本的文章都经过了一定的删改。比如《荷塘月色》中雪藏多年的“如出浴的美人”这一句,重新回到了文章当中。时代在变,当年的禁忌已经成为常识。能够选入课本的文章类型也越来越宽。90后的课本里已经能看到金庸的 《雪山飞狐》(2007年北京版教材推荐阅读作品),知道普利策获奖作品《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2004年人教版高一课本),还有马丁·路德·金的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想》。
    2004年新课改之后,各地陆续开始编撰更符合当地教学水平和特色的语文教材,目前全国中小学语文教材版本大概有:人教版、语文版、湘教版、长春版、苏教版、教科版、冀教版、西师大版、沪教版、鲁教版、北师大版、浙教版等十几种,北京地区使用的教材主要是人教版、苏教版、语文版和北师大版。对于90后的学生们来说,关于课本的“集体记忆”时代已经渐渐远去了。
    流行歌曲进入语文教材
    2005年4月,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大学语文》收入了罗大佑歌曲《现象七十二变》。此教材的主编、教育部中文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南开大学教授陈洪认为,从诗歌历史看,很长一段时间内,诗就是歌,歌就是诗。中国早期的“诗三百”都是有曲调、可以吟唱的。诗不能吟唱,是最近一百年的事。从这个角度看,现代的流行歌曲,就是传统意义上的乐府诗。
    无独有偶,2014年6月,语文版新版教材小学一、二年级和初中一、二年级已经通过教育部验收。其中,歌曲《天路》以诗歌形式入选教材;三年级的延伸阅读中,暂时还收录了台湾歌手周杰伦的歌曲《蜗牛》。
    对此,语文出版社社长、语文版课本修订版主编王旭明认为,周杰伦其人其事其词完全应该进入教材,且可讲深讲透。但是,语文版教材毕竟不是一个人的教材,这套教材还要受许多因素制约。由于该单元有一篇同题课文,因此周杰伦的 《蜗牛》作为对该课文的辅助。
    经典古诗在书中消失
    2014年9月,开学后有人发现“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这句诗在上海小学一年级新教材中消失了,同时被删的还有《登鹳雀楼》《夜宿山寺》《江雪》等7首经典诗作。
    据公开报道,近年来至少有43篇经典课文消失在小学到高中的课本中,其中22篇为经典古文、古诗词。取代过去经典课文的,则是周杰伦的《蜗牛》《飞向太空的航程》这类新面孔。与此同时,浙江的一所百年名校则在新编语文必修教材中收录了一向被认为是“僵化”“迂腐”代表的八股文。
    当时便有专家觉得删掉实在可惜。像《登鹳雀楼》《江雪》这类诗词几乎人人儿时都曾学过,通俗易懂,如今也都会吟诵,删掉堪称经典中的经典诗歌并不难,但是要想取得人们的完全理解很困难。
    2007年,部分高中语文课本删除了《廉颇蔺相如列传》《伶官传序》《病梅馆记》等多篇古文名作。
    对于经典课文一一被删,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办公室工作人员曾表示反对,把这类经典古诗词删去,会让青少年离过去的历史越来越远。
    重新回归优秀传统文化
    据了解,此次修订后的教材增加了古诗文比重,注重传统文化的熏陶。比如,一至六年级相关课文约占全部课文的30%,每册最后一个单元集中安排反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课文;七至九年级教材在篇目减少的情况下,仍然保持每册两个古文单元,古文单元占比基本保持在40%左右。
    此外,新修订教材还特别注意通过课后练习、口语交际、习作、综合性学习等内容设计,渗透优秀传统文化教育,使学生潜移默化地受到优秀传统文化的熏陶。比如一至六年级《百花园》中的“读读背背”栏目,安排的内容都是古诗文;全套教材在《百花园》中安排读背古诗文82篇,比此前教材增加了40%。
    那么,本次语文出版社更换中小学生语文教材,业内专家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孙绍振:中小学语文教材要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能单纯地“贴标签”,选一些思想性、政治性很强的文章,这样容易背离语文。语文版修订教材的课文,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导向性有机结合于语文的人文性、语言文字的丰富性之中,潜移默化地让学生得到情感和审美的熏陶。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博士生导师倪文锦:听说读写是语文学习中必不可少的内容,如何综合利用有限的教材容量,做到阅读、写作、口语交际、综合性学习有机结合且整体推进,一直是教材编写的难题。语文版修订教材在这方面的安排比较合理,每一单元的写作、口语交际以及综合性学习,既和单元文体有联系,又体现了话题的丰富性。 (摘自《法制晚报》《大河文摘报》)□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