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谍”:台海“可以说的秘密”

2015-12-21 00:00  来源:《老年日报》  作者:李玉  共有评论

    11月30日,台湾“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委婉地透露两岸刚刚进行被俘情报员的交换工作,获释者以直接搭机方式返回,其中台谍朱恭训与徐章国从广西直飞台湾,而所谓“共谍”李志豪则从台湾飞往香港。
    按照台湾岛内媒体的说法,这是60多年来首次释放台湾高级情报员,颇具历史与政治的破冰意义。不过,大陆国台办在同一天的回应是,朱恭训、徐章国(此人出事时,外界报为“许昌国”)二人对大陆从事间谍活动,被相关司法机关依法严惩。截至2015年10月,朱恭训、徐章国已服刑多年,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关于假释的有关条件,相关司法机关依法对朱、徐二人实施假释。至于台湾当局“假释”李志豪,则属于台湾有关方面的工作事务,与大陆无关。
    自1949年后,隔海进行的情报战时有起伏,尤其是台湾针对大陆的谍报活动从未停息,这是两岸“不能说的秘密”。据不完全统计,从1949年算起,迄今已有数千名台谍或送命或把牢底坐穿。
    一去不回的“公干”
    台湾《中国时报》撰文和原台湾“军情局”高官庞家均《情报札记》一书披露,朱、徐二人原系大名鼎鼎的“军情局”高级军官,系2006年5月25日赴越南“公干”,实际是会晤在大陆发展的“聘干”(“约聘干部”的简称,即在大陆发展的情报下线)。
    据台湾“军情局”高层人士透露,朱恭训出生于1959年,2003年开始担任“军情局”四处副处长,主要工作是在东南亚吸收华侨进入大陆搜集情报,因此掌握着“军情局”在大陆的部分谍报人员的分布及联络情况。不过,更让“军情局”担忧的是,由于朱恭训的妻子担任“军情局”五处副处长,因此朱恭训极有可能对“军情局”吸收台商参加间谍组织的业务也了如指掌。
    尽管两岸之间炮火相向的对峙,已于1970年代末宣告结束,但台湾针对大陆进行的各种情报战从未停息过。潜入大陆的台谍一般由台湾“军情局”负责派遣,其前身是国民党“军统局”。
    1949-1988年是台谍在大陆活动最频繁的时期,共有千余名台谍毙命,绝大多数是20-40岁的年轻人,许多人甚至连名字也没留下。
    真正引起世人关注的台谍案件,大多发生在1992年大陆加快改革开放之后。在此期间,负责收集大陆情报的台湾 “军情局”等机构持续派遣间谍或收买赴大陆经商的岛内人员,并千方百计渗透策反意志不坚定的大陆人士。
    台湾最重视的是大陆军事情报,特别是涉及可能针对台湾岛的军事部署。为搞到大陆机密情报,台湾不惜血本。自称“熟悉内情”的一名台商在接受岛内电视台采访时说,台商为李登辉、陈水扁当局收集情报的价码一般从5万元新台币起跳,最高可拿到数千万元之多。
    阿扁“害死三军”
    2003年11月30日,陈水扁在高雄搞竞选造势时,突然渲染大陆在东南沿海部署的近程导弹数量,数字甚至精确到个位数。此言一出,岛内舆论哗然,因为像这样具体透露台湾掌握的大陆导弹数字尚属首次。岛内媒体认为陈水扁试图通过释放此类信息激起民粹,争取选票,但他绝没想到这番话,几乎在一夜之间葬送了台湾在大陆布设多年的间谍网。
    2003年12月22日,香港特区《明报》在头版以醒目标题报道称,大陆安全部门根据陈水扁讲话“提供”的线索,在福建、山东、广东、浙江等省统一采取“大收网”行动,迅速逮捕36名涉案间谍,其中台谍21名,不少人以台商身份在大陆活动。
    报道一出,旋即在台湾岛内掀起波澜,台湾有关部门矢口否认,指责《明报》是为大陆心理战服务,但随着台谍案情曝光,台湾再也无法强词夺理了。在很长一段时间,岛内泛蓝民意代表一再要求追究陈水扁“内乱外患罪”,指责其大嘴一张,“害死三军”。
    追查台谍行动
    陈水扁“大嘴害谍”事件爆发后,大陆破获台谍网的效率和成果进一步提高,台湾“国安局”坦承,大陆逮捕“下线人员”的动作之快,令其按照传统“单点垂直”方法布设的间谍网“存活期往往不到一年”。
    随着台湾岛内意识形态多元化,特别是民进党的“台独”主张导致台湾情报机构产生“效忠对象混乱”、相关机构内斗激烈等严重问题,台军情系统士气涣散,再加上大陆经济实力提升,港澳台乃至海外华人的向心力增强,台湾完全进入军情工作瘫痪的阶段。香港和澳门回归后,台湾安插在大陆“家门口”的两颗“情报钉子”无形中也被拔除,台高级涉密人员“反水”投奔大陆的情况也日益频繁。2000年,台湾“国安局”少将潘希贤首开投奔大陆的先河。2002年,台陆军“飞弹指挥部”中尉辅导长王宜宏偕家人飞到泰国,辗转投奔大陆,害得台“军情局长”薛石民隔空喊话,希望与大陆“作交易”,力图拿“某些筹码”换回王宜宏,但最终未能如愿。
    2006年5月30日,台湾“军情局”第4处副处长朱恭训上校、第4处组长徐章国上校抱着侥幸心理绕道越南进入广西,结果“伸手便被抓”。台湾哀叹,朱、徐二人被捕,就等于把台湾在东南亚的所有情报网全部交给大陆。
    从“威胁情报”转向 “机会情报”
    2008年国民党重新上台后,两岸关系在“九二共识”的基础上迈入和平发展阶段。在新的历史背景下,台湾对大陆谍报战也随之发生了一些变化。最明显的变化是情报搜索从偏重军事转移重心到政治、经济和社会,从搜集“威胁情报”转向“机会情报”。
    台湾的情报部门除了继续关注大陆可能带来的“威胁”之外,也会关注大陆发展趋势,并从中找出对台湾最为有利的契机,这就是所谓的“机会情报”。
    经费曾是台湾对大陆谍战的优势,但是,随着大陆生活水准的提高,这反而成为了台湾情报协调的软肋。
    有情报高层人士透露,台湾过去用较低的价格就可以买到大陆内部情报。尤其是在改革开放初期,大陆穷台湾富,台湾情报部门敢于花大价钱腐蚀大陆内部的一些见钱眼开之徒,一批情报动辄花费数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于是有人禁不住诱惑,铤而走险卖情报。
    随着大陆经济崛起,综合国力大幅提升,国际地位显著提高。反观台湾,经济一路下滑,情报经费受到限制。从某种程度上讲,台湾情报部门对大陆情报战的经济优势不再。而且台湾对大陆各种重要设施进行卫星拍照这样的情报搜集,要花大价钱从美国购买。
    随着两岸交流热络,台湾对大陆持续数十年来的谍报战由热变冷,一方面反映了两岸关系发展的新趋势,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台湾在谍战中丧失优势,是两岸实力此消彼长的一个结果。
    (摘自《老年日报》李玉)□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