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教育悲剧:村校校长之死

2014-12-21 00: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谢洋/唐祥菊  共有评论

    11月26日一早,广西北流市新荣镇扶中小学校长陈岩的家人像往常一样起床做饭,却不见他的踪影,当家人推开家中储藏室的房门,眼前的一幕让大家惊呆了:陈岩竟在楼梯拐角处上吊身亡。之前,他没有留下遗书,也没有任何反常的表现。这位村校校长在死前,究竟经历了什么?外界关于校长死因的诸多传闻是否属实?带着疑问,《中国青年报》记者谢洋、唐祥菊去当地进行了调查报道,暴露了基层教育存在的现实问题。
    42岁,正是事业的黄金年龄,谁也没有想到,广西北流市新荣镇扶中小学校长陈岩会在这样的年龄,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人世。
    年轻校长离奇死亡的消息在这个不大的乡镇迅速传播开来,而一则名为《广西一小学校长家中上吊自杀 此前有学生溺亡》的媒体报道则更是让人将校长的死与前不久扶中小学宏育分校发生的学生溺水事件联系在一起。
    校长死因成谜
    对于家人和亲友来说,陈岩走得实在太突然了!
    11月26日,家人发现陈岩上吊后立即报警,法医现场鉴定认为这是一起自杀事件。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怎么能上吊呢?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人绝对不会做蠢事!”陈岩去世的噩耗传来,他的生前好友黄恩标在悲痛之余,也感到难以理解。作为一个在村里有着良好声誉、事业正处于上升期的年轻校长来说,似乎找不到任何理由,能让他选择轻生。
    11月25日下午,和往常一样,陈岩组织全校教师召开会议学习文件、布置工作,直到5点多才散会。扶中小学一名数学教师告诉记者,大家在开会时没有发现陈岩有任何情绪上的异常。下班回家后,村里还有人看到他在自家田里浇地,忙到晚上九十点钟才回家。
    “如果老爸要离开我们的话,怎么会不写遗书、一句话也不留。”陈岩16岁的大儿子陈星霖质疑道。
    作为家中的顶梁柱,陈岩平时有什么难处都憋在心里,很少跟家里人吐露。自从今年9月发生学生溺水事件后,陈岩变得更加沉默寡言。往常,陈星霖周末从市里回家,父亲都会主动问他在学校的情况,但最近这段时间,他发现父亲的话变少了,有时候主动跟父亲交流,父亲也不怎么回答他。
    10月下旬和11月上旬,有两次,陈星霖和母亲周小兰发现陈岩平时驾驶摩托车的两个反光镜破了,头盔也烂了,他们问发生了什么,陈岩也不说,只有一次隐约提起被人打了,但没有透露具体怎么回事。
    今年9月19日,该校一名五年级男生中午回家吃完午饭后,在水塘边捉青蛙,发生了溺水事故。附近的村民表示,事情发生后,家长确实到学校闹过,他们怪学校没有及时开校门,才导致学生在外玩耍出现意外。至于学生家长拦路打校长的传闻,大家只是听说,并没有人亲眼见过。
    11月29日,记者来到新荣镇扶中小学宏育分校。北流市新荣镇中心学校负责人告诉记者,扶中小学宏育分校发生学生溺水事件后,校领导马上向中心学校进行了汇报,中心学校也马上报告到北流市教育局和当地党委政府。经检查学校安全教育已经做到位,依据教育部出台的《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这起发生在校外的溺水事件是家长的监护责任,学校行为并无不当,学校不承担事故责任。“当时家长因为孩子不在了,有些冲动,言语过激,这些都可以理解。后经过多次调解协商,学校与家长签订了协议书,妥善解决了这件事,之后,学校没有反映过家属再到学校闹事,也没有听说过陈岩校长被打,主管部门也没有因为这事对学校进行过任何问责和处理。”这位负责人说。
    如此看来,将陈校长的死与学生安全事故的责任压力联系在一起,似乎有些解释不通。那压垮陈校长的最后一根稻草到底是什么呢?各种猜测和传言在这个地处偏远的小镇不断发酵蔓延,甚至有人认为陈岩不是死于自杀,而是他杀。
    据了解,为了进一步弄清陈校长的死因,家属目前要求对陈岩的遗体进行尸检,而当地公安部门也应家属要求对此展开调查。
    没想到校长家会这么困难
    在新荣镇大同村一众乡邻的小楼中,陈岩的家显得格外寒酸,一座面积不大的平房分作3间,旁边用红砖搭了两间瓦房作为储藏室和厨房。进入陈岩屋内,除了一张床、一张书桌和一个小小的衣柜,没有别的家具。很多衣服和杂物都用纸箱和塑料袋码放在床边。
    “陈岩两岁就没有了爸爸,从小帮家里人干活儿,生活非常贫苦。”陈岩的舅舅梁云叹息道。
    从1990年参加工作,陈岩一直以代课教师的身份在大同小学任教,直到2007年12月通过考试才被聘为公办教师。任代课教师的十几年,他的工资从100多元涨到几百元,直到转正后,收入才有所增加。他的妻子在北流市一家玩具厂打工,一个月只有1000多元薪水。
    上有80多岁的母亲,下有两个正在念书的儿子,这个家的日子一直都过得不宽裕。
    “这是我爸两年前去北流买的清仓货。10多块钱一件的衬衫,一直放家里舍不得穿。”说这话时,陈岩的大儿子陈星霖眼圈发红,他给记者出示了父亲生前留下的衣物,那是一件崭新的衣服,还挂着吊牌,但包装袋已被揉皱。“网上有些传言说我老爸是贪污畏罪自杀,我想为父亲澄清一下。”他说。
    16岁的陈星霖在北流市明瑞中学高二八班就读,班长小李和几名同学在11月29日这天也特意赶到大同村前来吊唁。今年9月学校开家长会时,小李曾见过陈岩一面,当时陈岩穿着一件很旧的黑色外套,鞋子上还破了一个洞,“看到那身打扮,我都不相信他爸爸是当校长的。”小李说。
    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位好老师、好校长
    尽管家境贫寒,但在朋友和乡邻的印象中,陈岩一直是一个乐观向上的人。
    在大同小学任教时,陈岩留给同事黄恩标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认真负责,别的老师下午4点放学后就回家了,但陈岩却经常加班加点,忙到天黑了才回去。
    “后来教育局给学校配了电脑,为了学会操作,他就在放学后自己学、自己练,他批改作业、备课也很认真,班里的教学成绩一直都很好。”黄恩标说,正是因为工作中的出色表现,陈岩很快就被任命为副教导主任、教导主任、副校长,今年年初,还被调到了规模更大的扶中小学担任校长。
    课余时间,陈岩喜欢唱歌、打篮球,乡邻们经常在村里组织的文艺演出和篮球比赛上看到他的身影。
    “他唱歌非常好,我们村组织文艺队,我拉二胡,他独唱,我们参加比赛还经常得奖。”黄恩标说。
    “忠诚、老实、尊老爱幼。”提起陈岩,大同村的老支书也颇为赞赏,他说每年春节村里组织篮球比赛,都是陈岩出面张罗的,他从不赌博,也没见他跟兄弟乡邻红过脸、吵过架。
    “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一位好老师、一位好校长……依然记得,小学三年级就教我们,后来因事不能继续教我们的时候,班上不少人都哭了,包括班上某些调皮捣蛋的男生……依然记得,六年级时,我排队晕倒了,他抱我去医务室……依然记得,每天清晨,球场上的篮球声……依然记得,每年过年村里的篮球赛场上他矫健的身姿……”得知陈岩的死讯后,一名他当年教过的学生在网上发表文章悼念,并遗憾地表示,几个月前曾在陈岩校长家的路边碰见,叫了老师一声,没停车,何曾想到,这竟是永别。
    在悼文最后,这名学生写道:老师,也许你真的累了,既然你选择放下这一切,那就安心走吧,相信,天堂一定是你的归宿……来世,还做我们的好老师吗?□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