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合一”选举后的台湾政局

2014-12-21 00:00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陈斌华  共有评论

    11月29日出炉的台湾首次地方公职人员(“九合一”)选举结果,是国民党近年来最惨重的一次挫败,民进党则成功突破“北蓝南绿”的地方政治版图,将其势力范围从中部的浊水溪上推至北部的大安溪甚至淡水河。这一大出外界意料的结果,迅即引发岛内政局剧变,不仅蓝绿地方政治版图翻盘,而且国民党和行政当局也被迫展开了一系列高层人事调整,其中包括马英九辞去国民党主席之职。国民党究竟为何输得这么惨?“九合一”选举后的台湾政局又会走向何方?《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陈斌华对此进行了特别报道。
    12月3日,在台湾国民党中常会凝重的氛围下,国民党主席马英九正式宣布辞去党主席职务。
    马英九在辞职谈话中说,在刚刚结束的“九合一”地方选举中,国民党遭遇前所未有的挫败,身为党主席,他要向所有的支持者道歉,他有负于创党的先烈先贤,他很惭愧,他让大家失望了。他必须深刻反躬自省,也责无旁贷,必须为败选负起最大责任。
    民进党与国民党攻守易位
    台湾地区22个县市的县(市)长中,国民党原本拥有15席(其中“六都”占有4席),民进党原本拥有6席(“六都”占有2席),另外一席为无党籍的傅岷萁。但“九合一”选举落幕后,国民党只保住6席,民进党则赢得13席,此外无党籍获得3席。民进党加上属于其支持的无党籍台北市长当选人柯文哲,与国民党加上原属于亲民党的无党籍花莲县长傅岷萁、金门县长当选人陈福海,形成了泛绿对泛蓝14比8的新格局,不仅席次此消彼长,而且所掌握的执政资源发生重大翻转。
    选前,国民党拥有15个执政县市,人口数达1588万余人,掌控的预算数有7100多亿元新台币(1元人民币约合5.068元新台币);民进党执政6县市的人口数仅为720万余人,总预算数3000多亿元新台币。在12月25日新旧任县(市)长交接后,国民党仅剩6个执政县市,人口数缩减至581万多人,掌控的预算数仅为2488亿元;民进党所执政的13个县市所辖人口数达1444万多人,占总人口超过六成,总预算数也增至5877亿元新台币。
    更值得注意的是,国民党在此次选举中不只是减少席次,而是出现崩盘般的溃败。一是在台北、新北、台中、台南、高雄、桃园这关键“六都”中,国民党只保住新北市长一席,而且寻求连任的朱立伦仅小赢民进党候选人游锡约25000票。
    二是在县市长得票率部分,国民党仅获得40.7%,相较于2009年县市长选举、2010年“直辖市长”选举的47.9%与44.5%,大幅下滑,说明国民党的民意支持度在一路走低。
    三是在县市议员席次上,国民党的总席次(390席)虽然仍多于民进党的总席次(291席),但在“六都”中却是民进党以167席超过国民党的153席。例如在新北市,朱立伦虽然保住市长宝座,但却将面临一个“绿大于蓝”的市议会。
    四是国民党的基本盘和传统优势板块在松动。台北市选民结构向来“蓝大于绿”,但此次选举连胜文却大输柯文哲24万票。
    此外,国民党原本长期执政且施政做得还不错的台中市、桃园县、嘉义市、彰化县等县市此次均告失手。相比之下,民进党候选人在原本执政县市均获胜,高雄市长陈菊、台南市长赖清德更是创下最高票纪录。
    选后,民进党在地方政治版图上对国民党形成压倒性优势,与国民党在政权争夺战中已攻守易位。
    国民党为什么输得这么惨
    国民党惨败,原因诸多。
    马英九当局施政不佳,民众不满情绪蔓延。这是国民党在此次选举中始终被动挨打的根本原因。近年来,马英九当局推出油电双涨、砍掉军公教人员年终慰问金等错误决策,造成物价上涨,社会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加上食品安全事故层出不穷,两岸和平红利未被多数人享受到,导致民怨沸腾,选民决定用选票“教训”国民党。朱立伦等原本政绩不错、形象很好的执政党候选人,此次或赢得困难,或中箭落马,都是因为受到国民党当局整体施政不佳的拖累。
    “选举的结果,显示政府的施政未能获得民众的满意。而民众的声音,也透过选票清楚地表达出来。”台“行政院长”江宜桦11月29日晚宣布辞职时坦承“做得不好”是“选得不好”的主因。身为国民党主席,马英九12月3日下午宣布请辞时也反思说:这次败选告诉我们,我们的改革还不够快,我们还不能符合人民的期待。
    其次,国民党选战策略出现重大差错。一方面,在许多县市提名了不合适的候选人,从出发点上就埋下败选的隐患。另一方面,选战策略操作屡屡出错。此次选举,国民党还在使用扫街拜票、造势晚会、打做竞选广告等传统套路来操作选战,在网络时代远远落后现实,结果难以争取到年轻选票。
    近年来,台湾经济发展减速,贫富差距扩大,年轻选民增多,使台湾民意结构发生深刻的变化。阶级矛盾的上升、世代差距的扩大,使得民意结构中“求改变”超越“求稳定”,重视个人权益超越社会整体利益,省籍情结、统独矛盾有所淡化,更加重视社会公平、族群和谐。因此,国民党在此次选举中大打“经济牌”、“统独牌”基本失效。
    此外,国民党得不到年轻选民的认同,也是其输掉选战的另一重要因素。台湾年轻人相对剥夺感很强,这样的情绪在“反服贸学运”等一系列社会运动中已经显现。但国民党在此次选举中,没有就年轻人关心的就业、经济发展、社会公平等问题,提出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但此次选举最受到瞩目的现象,就是年轻选民热烈参与,并通过网络的积极动员站出来投票,甚至产生“父母听孩子”的新投票行为模式,打破了以往台湾年轻人“勇于表态、懒得投票”的冷漠现象。
    11月29日晚上,“九合一”选举的选票还没有全部开出来,台“行政院长”江宜桦、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曾永权就提出辞职,台湾当局领导人马英九马上批准。但党政两大主管的辞职,并未起到“止血疗伤”的作用。
    在这种局面下,马英九12月2日下午先在党内高层会议“中山会报”上请辞党主席职务,3日下午又在国民党中常会上正式辞职。国民党中常会随后依据党章,通过由现任第一副主席吴敦义担任代理主席,由副主席洪秀柱代理中央委员会秘书长。
    当天傍晚,台湾当局领导人幕僚机构又宣布,马英九提名现任“行政院副院长”毛治国为新任“行政院长”,将对“行政院”进行全面改组。
    马英九在选后“快刀斩乱麻”所采取的这些大动作,虽然有助于疏解民怨,暂时稳定政局,但面对咄咄逼人的民进党,重整旗鼓后的国民党当局今后施政将面临更加艰困的局面。而如果马英九不能在剩下的一年多任期内大刀阔斧改革,让国民党重新获得民意支持,那么“九合一”选举所产生的骨牌效应将大于钟摆效应,国民党在2016年台湾“大选”将再度面临苦战。□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