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风病恐惧,催生海南官民冲突

2014-12-11 00:00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王梅  共有评论

    认为在建的麻风病康复医院会污染环境影响生活,11月18日,海南海口市三江镇民众与执法人员发生冲突,8人受伤,10余台执法车被掀翻。目前该项目停工,海口市政府称在与群众未达成共识前不开工。调查发现,拒建麻风病院事件从去年8月持续发酵。当地民众普遍存在的谈麻风病色变的恐惧,加上项目地块涉及的土地权属争议,让冲突最终升级。《京华时报》记者王梅对此进行了深入的调查报道。
    11月18日早6点多,在自家大门口,三江镇集贸市场的水产养殖户王贺(化名)看到一群戴白头盔穿黑制服的人走过。“大约300来人”,王贺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但知道他们为何而来:头天下午,镇上有人号召当地民众到建麻风病院的工地抗议。
    聚集人群与这些黑衣人很快发生冲突。之后人群转移到位于南桃村旁的项目工地,拆除部分围墙,并与工地员工、在场维持秩序的公务人员发生争执。言语冲突很快上升为肢体冲突,警方施放催泪弹,村民则手持木棍、砖头打砸警车,多辆执法车被掀翻,还有人点起了火。事后海南官方通报,此事造成8人受伤,10多辆执法车被掀翻。
    因为这家在建的麻风病康复医院,村民和官方发生冲突,已不是第一次。
    得知医院选址在南桃村对面,去年8月21日,南桃村村民曾全村出动阻止施工,7名村民被打伤。南桃村多名村民称,数月来村民多次抗议要求停建医院。11月14日,南桃村村民再次阻止施工,又被打走。直到11月18日,冲突闹大,举国皆知。
    恐惧:当地民众谈麻风色变
    当地村民所称的在建麻风病医院,官方的称谓为康乐花园项目。
    事发后当地政府介绍,该项目是海南省重点民生项目,由中央和海南省财政共同投资建设,项目包括海南省皮肤性病防治中心等3家职业病防治医院。村民所称的麻风病医院,其实是一家麻风病康复医院,计划收治少量已经治愈康复的麻风病人,这些人因年老已丧失劳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但完全不具备传染性质。
    该项目选址位于海文高速公路东侧的三江镇境内,离南桃村直线距离约300米,离三江镇区1.5公里,距海口市20公里,距海文高速公路三江出口3公里,其西面是规划的工业园,北面是琼文公路,南面为基本农田,东面为农林用地,规划总用地面积4.7万平方米,2013年计划投资9000万元。
    康乐花园地块西北侧布置8米绿化带、9米小区道路及最少6米建筑退线,与规划的工业园服务用地间距最少23米,用地南端设有专门的污水处理设施,以确保污水达标排放,除了临琼文公路一侧外,其他三面均设有专门的防护隔离绿化带。
    事发后海南当地官方的通报称,考虑到这些医疗机构的特殊性,在康乐花园项目内设有专用污水处理系统,对污水、排泄物等将专门集中处理,确保达标排放,不会对周边居民正常的生产生活和身体健康产生影响。
    当地官方通报称,该项目修建性详细规划方案已编制完成并通过专家评审,由海南省皮肤性病防治中心、海口市皮肤性病防治中心、海口市结核病防治所合建。
    根据规划,康乐花园将有门诊区和住院区两个功能。门诊区承担三江镇周边普通病人的就医,住院区为特殊病人的疗养院,承担特殊病人的就医,并采取封闭管理的医治模式。
    官方认为这对提高当地医疗条件可以说是一大利好,但当地居民却避之唯恐不及。
    “即使是麻风康复医院,只要跟麻风沾边,我们都不能接受。”三江镇居民认为:“你说你做的防护好,不会传染,可是掏心窝讲,谁都希望这个东西离自己远一点。”
    记者采访了当地多名村民,他们没有一人接触过麻风病患者,但对麻风病有自己的“认识”。
    南桃村一名不到30岁的村民称,村里老人讲过,“麻风患者的排泄物有毒有细菌,很厉害,患者烂手烂脚”。
    多数村民认为,自古以来,麻风病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不治之症,“华佗再世也治不了,现在医学发达了,也只能控制。”村民担心一旦医院建成,传染势不可挡。排泄的污水污染水源、地下水,顺着溪流流到大海里,“那水里的海鲜也完了,细菌到了海里,谁还敢下水捞鱼捞蟹?”
    村民认为,该项目除了会影响周边居民健康以外,还会影响周边居民的利益:以后没人敢来买三江出产的海鲜、瓜果、花卉,也没人敢来三江经商。村民甚至担忧,已进驻的项目也可能因此撤出三江,“那么以后的三江就一片死气沉沉了。”
    三江镇位于海口市东部,境内有三条溪(美敏溪、红化溪、罗牛溪)分别从南、北、中自西向东北横穿境内而流入东寨港,故名为三江。三江镇海岸线长11公里,红树林约2000亩,滩涂4710亩,风景秀美,有很大的旅游开发价值。
    三江居民认为,麻风康复医院建成,美好的一切都将会终结。“再说,即使我们能理解,别人如果不理解,觉得你这里有麻风病,以后三江就毁了。”
    对于南桃村村民而言,他们抗拒这个项目,除了对麻风病的恐惧,还有另一重原因:土地权属争议。
    按照当地政府的说法,康乐花园项目使用土地为政府储备地,但南桃村村民认为该片土地是南桃村集体所有。自1995年来,南桃村一直与此前使用该地块的三江镇热作场存在土地权属争议。
    南桃村两名村委委员介绍,1958年,镇政府将镇上企业农场迁至此地,跟村里借地畜牧。1993年左右,时任三江镇书记的冯裕鹤打算出售土地,双方发生争议。
    1995年,原海南省琼山市人民政府以琼山府【1995】84号文件对纠纷作出处理决定,称三江镇热作场长期使用争议土地超过30年,该地块由该农场继续管理使用。
    对此南桃村村民一直不服,“这块地从祖上就是我们村的,解放以后是我们村集体所有,最后变更到现在成了政府储备地了,我们都不能接受。”为此,南桃村村民委派代表一直上访,但诉求未得到当地政府答复。
    “我们觉得他们占地在先,这是我们比镇里其他村民多出的抗议建康乐花园的原因。”南桃村村民称。
    纠结:专家宣讲屡遭抵触
    “这个项目放在任何地方都会引起一些抵抗,这个不难理解。”海南省一名不愿具名的卫生部门官员和海南省皮肤性病防治中心防治科科长许玉军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海南省卫生厅疾病控制处处长曾昭长介绍,海口市政府如今要征用麻风病康复医院原址土地,所以才另行选址,将原来的院区搬迁。“2007年就立项,是国家级项目,但这么多年来,村民反反复复,一直建不了。”
    有部分三江居民证实此说法,麻风康复医院本来要移到当地的演丰镇和红旗镇,但都遭到了当地居民反对。
    曾昭长称,目前麻风病康复医院周边都是高档小区,周边居民也知道这家麻风病院的存在,“但是他们也活得挺好,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对于三江镇民众来说,可能心理上有误解,需要疏导,但“疏导这个误解很难,目前我们搞不清楚要怎么做”。
    许玉军回忆,去年12月以来,海南省皮肤性病防治中心至少有四五次的专门宣传,“包括我们自己组织的、联合组织和乡镇政府组织的。”这些宣传针对与项目所在地最近的南桃村村民。
    这几次宣传许玉军基本都有参与。三江镇镇政府组织了南桃村村民代表,对疾病专业方面的问题和土地征用方面的问题进行答疑。相关专家在现场跟村民代表交流,介绍麻风康复者的状态和疾病方面的基本知识,中心也特别印制了一些宣传品,在南桃村里设点宣传。
    “但是那次交流很被动,村民很抵触”,许玉军说,专家讲解疾病相关知识时,有的村民闭目而坐,双手抱在胸前,许玉军读出了这些肢体语言背后的含义,“他们觉得我们讲的跟他们没有关系。”
    “我们讲得再多再明了,都没用,无论是不是科学的,是不是合理的,这些都不重要了,他们都听不进去”,许玉军觉得,从这几次的宣传现场来看,南桃村村民没有一点接纳的态度。
    几名参加了宣传活动的村民称,当时专家“说这个医院没有问题,不会传染,是封闭的”,村民大多参加了,可是大家闹腾腾,不想听宣传,“麻风病不传染,你说谁信呢?”村民说,专家的话,他们因此根本就听不进去。
    “资料该发都发了,没有用。后来我们就把他们请到医院亲自看一下。”考虑到医院跟村民将来是长期邻居,不希望双方关系闹僵,去年春节前,官方组织了三批共五六十名南桃村村民代表到即将搬迁的麻风病康复医院内参观。
    许玉军称,当时村民跟院内的麻风病康复老人聊天,“看起来并没有抵触的情绪”。但他的观感遭到了村民的无情回击。
    参与了这次实地探访的村民陈丽(化名)觉得这是一次不舒服的经历,“虽然跟敬老院没什么两样,都是老人,可是其中有的人长得真的很可怕”,陈丽用手比划着,她说自己当时完全没有和任何老人聊天,只想赶紧离开。
    上述不愿具名的海南省卫生部门官员认为,麻风病已有3000多年历史,到1980年代才解除封闭性管理,开放门诊治疗,3000多年造成的观念在民众的脑海根深蒂固。
    “这次可恨的是,村民不光拿麻风病说事,他们还说会建火葬场和艾滋病医院,其实这些都没有。出现这些情况,说明政府之前的宣传没有到位。”该官员称,有时候医院到村里宣传,没有政府主导,村民一看到就开始赶人,“还没进村就把我们撵走,工作都做不了。”该官员认为,这种根深蒂固的成见要扭转过来需要时间和大量的宣传工作。“有麻风病院以来,每个地方要建麻风病院都要经过一番斗争。”
    反思:宣传范围尚不到位
    许玉军分析,三江事件之所以后来演变成群体事件,是因为群体对象有变化,“当初宣传时把重心放在了与项目邻近的南桃村,整个镇并没有铺开宣传,当时南桃村的村民到了院中参观和老人有交流,他们心理的恐惧其实是可控的。”但冲突发生时,大量的民众不是来自南桃村,而是三江镇。“我们当时想的是只有邻近村庄关注这个事,做好邻近村庄的工作,并没有想到要花精力在整个镇宣传。”许玉军说,后来有这么多人参与抵制,除整个三江镇,还有邻近周围村镇的人,这在之前是没有料到的。
    王贺和当地很多居民的说法印证了上述分析。对于康乐花园具体建什么,王贺和当地很多居民都是事发后从新闻中才有所了解,更多的居民目前仍对项目规划不太清楚。
    记者采访时发现,无论是南桃村村民抑或是三江镇居民,大部分人对康乐花园项目规划的说法五花八门,包括麻风病医院、皮肤病医院、肺结核医院、艾滋病医院、污水处理厂和火葬场,“所有的看起来都那么可怕”。
    事发后,美兰区政府回应,项目经过严格的环保评估,符合三江镇的总体规划。建成后污水处理能力达到国家规定排放标准。
    但包括王贺在内的多名镇上居民称,这些相关规划及评估报告,当地并没有提前公示。多名居民称,在项目动工之前到抗议的整个过程中,也没有人在大街上做宣传解释工作。“事情发生以后,才说这个所谓的麻风病院其实计划收住少量已经治愈康复的麻风病人,这些人因年老已丧失劳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但完全不具备传染性质。”居民认为,在对项目规划上政府部门当时没有解释清楚。
    王贺认为,像他这样40多岁的中年人会上网、看报纸,能得到一些消息,但大部分当地上了年纪的民众不会上网,也不看报纸,农村里更谈不上,“他们获得的消息都是传来传去得来的,传来传去,最后很可能好事情就变成了坏事情。”
    隐忧:疾病认识提高极难
    “有这么深的成见,说不好听是因为愚昧,健康教育、疾病防治知识、传播工作的缺失。”上述海南卫生部门官员认为,在这样的背景下,谁也不愿意把一个麻风病院搬在自家门口。
    截至2013年底,海南省累计发现麻风病人7389例,现有麻风病现症病人75例需要治疗,其中2013年全省共发现新病例十几例。“900万人口,十几例新增发病者,发病率很低”。许玉军介绍,目前海南有900多名麻风病康复者需要持续关照,这些人中部分已经回家居住,其余的分布在14家麻风康复医院中。
    许玉军说,医院曾告诉南桃村村民:即将要建设的康乐花园项目,医务人员的值班区域和诊疗区域是没有隔绝的,生活区和医疗区也没有任何屏障,“我们是想借此说明,目前这个疾病、这些康复者传染风险是很低很低的,没有那么危险。如果有危险,在设置上我们不会不顾及医务人员的风险。”许玉军称,这个道理他怎么跟村民讲也讲不清楚。
    许玉军介绍,麻风病肯定是传染病,但在秀英康复病区居住的老人都是几十年前病情就已达到判愈水平的康复者,即临床症状消失,细菌检查消失,临床损害消失,达到临床治愈的标准。“排泄物传染更不可能,生物学上没有特殊防护要求。”许玉军认为,这些人就是正常的人,一个健康的老人而已。
    许玉军介绍,麻风病有几千年的历史,目前没有有效的疫苗,所以还会出现,“但只是零星出现。”关于麻风病防治知识普及,卫生部门一直都在做,主要面对农村群众。
    据介绍,该病用了联合化疗的药物后,患者体内的细菌几天就会没有生物传播活性。而麻风病的感染率虽然较高,但发病率很低,是否发病跟一个人先天有没有一种酶缺陷有关,一百个人感染大概只有一个人发病,“这都是我们宣传了的东西。”
    许玉军介绍,在康复病区,有的患者生病了,妻子照顾,“几十年了也没有说传染的。”这些和他们也讲过,但效果还是不好。
    许玉军认为,恐惧有传承,麻风病早期不治疗可能会造成残疾、毁容,看起来非常恐怖,会让人觉得这个疾病需要躲避。“这个观念是几千年的沉淀,并不是一朝一夕形成,所以一朝一夕也不能改变。”
    一名村民称,政府在打算修建麻风康复医院时,才进村宣传,“这样效果肯定不好,村民一下子接受不了是必然的。”
    “仅仅靠宣传教育想把这个事情解决,我是不抱希望的。我很悲观。”许玉军说。
    目前,康乐花园项目施工现场,围墙被拆,断壁残垣围住一堆土石,施工队早已撤离。海口市政府表态,项目立即停工,在与群众没有达成共识之前不得开工。
    海南省卫生厅相关部门和海南省皮肤性病防治中心正在等待海口市政府协调。“即使选别的地方,可能也不会安全落地,我们只能等。”
    在南桃村,村民在得到政府不施工的口头承诺后,要求政府给出白纸黑字的公示,承诺麻风病院一定不会建在自己家园附近。□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