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才厚案审查决策内幕

2014-12-11 00:00  来源:《凤凰周刊》  作者:钟坚  共有评论

    徐才厚成“笼中缚虎”已数月有余。10月27日,军事检察院宣布对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件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检侦方简要地向外界透露了徐案侦办过程,之前徐案处于隐秘审查阶段,案情可谓密不透风。徐才厚案发前后,中央高层领导人拿下“军中大老虎”的决策过程,以及徐案的查抄详情,初涉案件细节等,外界均知之不详。如今,随着案情侦查的进展,《凤凰周刊》记者钟坚的文章披露了其中部分内幕。
    10月3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要求全军政治工作高级干部,“高度重视和严肃看待徐才厚案件,深刻反思教训,彻底肃清影响”。这是习近平主席第一次公开谈及徐才厚案。
    此前的10月27日,军事检察院宣布对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件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
    军事检察院侦查查明,徐才厚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晋升职务提供帮助,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利用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利,其家人收受他人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徐才厚对受贿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军方评论员“谢正平”评徐案时说,徐才厚从高级干部沦为阶下之囚,光环褪尽、荣耀尽失,怎不令人唏嘘?“谢正平”还称,作为贪腐分子的徐才厚注定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9月中上旬,记者获悉,被羁押看守中的徐才厚膀胱癌复发,病情危重。10月27日,军事检察机关负责人就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件相关问题答记者问时,确认了徐患膀胱癌的实情。据军事检察机关负责人介绍,徐才厚于2013年2月确诊患膀胱癌,已经多个周期治疗。今年6月,军事检察机关对徐才厚立案侦查后,本着既严格依法办案、又体现人道关怀的精神,协调医院对其进行了积极治疗和医护保障。
    徐才厚是中共建政以来查办的级别最高的军中将领,习近平主席亲督力办铲除军中腐败势力大后台,海内外舆论好评如潮,军中正义之士也额手相庆。退役少将罗援在《解放军报》法人微博发文,力挺查办谷俊山、徐才厚案件的有功人士、总后勤部政委刘源上将。他说,正是刘源的坚持和担当,特别是对党的一片赤诚,才推动了军内这场反腐。“如果不是刘源和刘源们,特别是中央的支持,这件事的结果会怎么样?很难想象!”
    “徐贪婪、滥权和腐化的行径超乎想象,根本不敢相信系位高权重的军委领导人所为。”多位接近解放军高层的知情人士对记者说,徐才厚被查惊雷犹在耳,但之后军界波澜不惊,并未迎来人们预想中的倾盆大雨。对照近期中纪委查办周永康等党政大员贪腐案的特点来看,似徐才厚这等副国级高官,与其关联的贪腐案件和涉案人数应不在少数,但或许是徐案案情复杂和军队查办贪腐案的特殊性,与徐案相关的案件至今人们依然少有听闻。
    10月30日,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在例行记者会上公开表态,对徐才厚及其家人涉嫌受贿犯罪的,根据查明的事实证据,将依法进行处理。对于其他涉案人员,坚决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徐案后续查处仍待披露
    在6月30日官媒对徐才厚案件首次正式通报中,就徐的违法犯罪事实,通稿将其归为两类:即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晋升职务提供帮助,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贿赂;利用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利,其家人收受他人财物,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受贿犯罪,“情节严重,影响恶劣”。在10月28日官媒发布的徐移送审查起诉的消息中,在这两类违法犯罪事实后面,都加了“数额特别巨大”的表述。
    从官方表述看,徐才厚罪状的第一条就是在军队中买官卖官。大权在握的徐才厚掌管着数百万解放军和武警部队中高级领导干部的人事任免调配权,在长达十多年的时间内,全军中高级军官们的政治前途和职务升迁,徐一句话可定乾坤。总部机关、各大军区、军兵种的将校想要“进步”,善于钻营者都想傍上这棵大树。
    不过徐宅非等闲人士可进,即使军内外一般显赫官员来见,也得大笔财物奉上。京城有传言,徐才厚在位期间,外人想见到徐才厚本人,因为要通过秘书等关卡,请托送礼至少在百万元以上。
    徐才厚把持军队政工、人事大权十多年,其间卖官鬻爵,经他之手违规提拔的不知有多少,而徐才厚靠“批发”官帽敛得多少财物,如不系统、认真查究,已不可竟数。
    众多行贿人中,谷俊山是大方买单者之一,也是令徐才厚这只“大老虎”浮出水面的诱因。知情人士透露,在此前全军高级干部小范围通报中,初步查实,徐才厚的案情是收受4000多万元的贿金和4套房产。但徐才厚绝不仅有谷俊山一个行贿者,更多的人潜在水下,仍未暴露。
    在徐才厚被开除党籍、查办不久,四川省军区一位正军职少将官员被抓。知情人士称,该名少将官员的落马系送礼引发。办案人员在查抄徐宅地下室的贿金和赃物时,发现一箱装在茅台年份酒包装箱里尚未开封的现金,内有该官员要求“进步”的简历。办案人员顺藤摸瓜,该官员很快招供了“为求进步”向徐才厚行贿的事实。
    有香港媒体报道,军中数名少将涉及贪腐正接受或协助调查。但与地方查办和周永康案有关联官员大刀阔斧的力度相比,军队查处徐才厚这只“大老虎”相关的涉案人事,显得异常低调。
    按照军队干部任免规则,正师以上军官需要军委领导批准,以徐才厚过往资历地位,他的身边人、与其有权钱交易的人,职务至少应在正师级、副军级甚至正军级以上。
    徐案进展从目前迹象来看,大多围绕与谷案关联的细节而展开,与徐才厚有交集的其他案件并无牵扯暴露出来。
    而徐才厚案的最终涉案数值也还没有最后落实,但估计全部摊开或比谷俊山还大。官方评述,对羁押中重病的徐才厚,官方仍予人道关怀,积极救治。但客观上,因晚期癌症复发,命悬一线的徐才厚,即使已被起诉,最终能否以戴罪之身服刑完毕,难以预料。
    与多位老领导决裂
    徐才厚从中共十五大起就担任中央委员,2002年又从总政治部副主任、中央军委纪委书记提升为总政治部主任,之后就任中央书记处书记,然后又当上中央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前后在军队经营近20年,可谓树大根深,盘根错节,难以撼动。
    所幸是,军中还是有正义力量在顽强地与腐败分子作斗争。总后政委刘源上将当初对垒谷俊山时说:“我不仅要把你挖出来,还要把你背后的土壤挖出来,我官不当,命不要,也要跟你们干到底!”
    “实践证明,刘没说假的,谷俊山、徐才厚就是有这么大问题。”北京知情人士说。
    徐才厚被抓后,一位自称“军中资深媒体人”撰写的文章在海外网络上流传。该文称:“徐才厚身为军委副主席,他把军队搞成了宗派山头主义的‘徐家庄’,把原本正常的一条为党和人民建功立业的升迁轨道给扳转过来,通向他的私家领地。培养了大群穷奢极欲、见风使舵、谄媚逢迎、投机钻营的恶人,他们充斥在全军各个层面,把持话语权、晋升权,把党委变成为他们赚取利益的机构,演绎出一幕幕剧作家都编不出来的政治丑剧!”
    自称谙熟徐才厚腐败轨迹的“军中资深媒体人”称,“‘徐军副’在这八年中,以谷俊山为首的鬼魅越聚越多,在他身边建立起一道邪恶的屏障,屏蔽掉一切正能量,一切正直的人。他们肆无忌惮地瓜分利益,破坏了我军健康的干部生长土壤,使军中吏治进入到前所未有的腐败时期。他彻底背离了从军之初的信仰和理想,失掉了共产党员准则,丢弃了马列主义信条。”
    记者了解到,对徐才厚贪腐问题,军队许多老领导、老干部,早就非常有意见,知他问题成堆,但检举乏力。总政系统一位退职少将称,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几届总政主任比较,总政系统对徐评价甚低,而贪腐敛财却无人能出其右。
    一些耿直的老领导在听闻徐才厚各种腐败传闻之后,曾对其敲打、劝诫。但徐才厚已不愿回头,与老领导们陆续决裂。
    有知情者透露,其中一位老领导听说徐才厚与京城某些恶俗之人走得近乎,便在徐来家中看望时当面批评。“几榔头”砸过去,徐才厚已无法忍受逆耳忠言,便很快与其疏远。
    徐才厚的另一老领导也曾多次批评、敲打、提醒过他。该老领导在一次在京体检时训诫徐才厚,历数其负面传闻,怒从中来,拍了桌子。两人不欢而散。
    这类事情成了徐与一干老领导决裂的分水岭,从此与老上级们不相往来,表明他在贪腐路上去意已决。
    “十年!二十年!整整两代军中栋梁被废出局,人民军队培养多年积累下来的优秀人才被葬送,人才断层无法挽回,致使新军事变革停滞不前,白白浪费了军队发展的最佳机遇期,更严重毁坏了党的声誉。”该人士称:“这么多年来,徐才厚的权力没有监管和制约,腐败登峰造极。”
    退休少将罗援也颇为担忧:“吏治腐败非常可怕,它会伤筋动骨,它会挫伤一大批人的积极性。长此以往,部队还能不能打仗?很难说!”他表示,反腐旨在重拾民心,重振士气,捍卫红色政权。
    “徐才厚、谷俊山的腐败问题才露出冰山一角,军队的事情短期内可能还没完。”接受记者采访的北京知情人士也称,过去的十年,是国家对军队投入最大和发展最快的十年,徐才厚把持军政人事十余年,以权谋私,贪污腐败,搞坏了部队的政治生态和风气,耽误了军队发展重要时机,给中国军队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徐才厚的罪行不可饶恕。□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