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泄露了官员偷情视频

2014-12-11 00:00  来源:《山海经·打拼》  作者:颜迪  共有评论

    一年前,广东省湛江市国资委原副主任冯欣带女下属开房的视频,经各大网站广泛传播后,全国哗然。令人惊奇的是,官员偷情的保密措施应当十分严谨,这段视频又究竟是怎么泄露的呢?如今,随着相关案情的调查进展,真相终于浮出水面。
    派出所长替哥们儿捉奸
    2013年10月24日傍晚,湛江市公安局赤坎分局海田派出所副所长谢革奋,回到家里刚吃完饭,接到了一个特殊的“求救”电话:“谢所长吗?我是小詹啊,刚才我妹夫又带了一个女人到金海别墅开房,麻烦你抽空赶紧过来帮忙处理一下……”
    打电话的人是湛江市金叶公司的副总经理詹宏利,谢革奋不仅认识他,交情还不错,谢革奋常叫他“詹总”。詹宏利显得十分着急,在电话中一再表示,他已经派人跟踪到他“妹夫”冯欣,发现冯欣带了个年轻女人已进到金海别墅酒店开好房,希望谢所长去现场抓嫖。
    谢革奋1974年1月出生,是湛江市赤坎区人。1996年,他从警察学校大专毕业后,进入湛江市公安局任基层派出所民警,2008年因业务突出,被提升为海田派出所副所长。他性情豪爽,交际广泛,而且很讲哥们儿义气。2013年夏,一个很好的朋友将湛江市金叶公司总经理闳顾明介绍给他认识。不久,他和闳顾明也称兄道弟起来。
    2013年10月中旬的一个周末,闳顾明带着得力手下詹宏利请谢革奋吃饭时,詹宏利向谢革奋 “咨询”,说其妹夫经常带陌生女人去酒店鬼混,问可否帮忙抓获。出于哥们儿义气,加上当时派出所正在严厉打击卖淫嫖娼,谢革奋说:“只要你有证据,这完全没有问题。”
    所以,10月24日晚,谢革奋接到詹宏利的电话后当即就同意了。他一个人开车到了金海别墅酒店门口后,发现詹宏利并没有来,而是安排了一个名叫万连全的小伙子与他碰面。万连全表示,他是詹宏利的“朋友”,前来帮忙,一路跟踪詹宏利的“妹夫”冯欣到了这家酒店,但因怕被发现,没有同时进电梯,只知道冯欣带着年轻女人上了二楼。
    谢革奋便亮明身份,要求前台配合检查,但在开房登记资料中,他没看到冯欣的名字。于是,他又通过前台要了酒店老板程裕祥的手机号码,然后打电话说:“有人举报,有人在你的酒店嫖娼,但不知道具体房间,我需要看看酒店视频。”程裕祥得知谢革奋要在酒店抓犯罪嫌疑人后,不敢怠慢,毕竟是派出所副所长亲自过来,便安排保安队长配合。谢革奋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查看了监控视频。
    查看监控录像时,谢革奋还叫来万连全辨认,很快确认了借用他人身份证入住215房的男人就是冯欣。这时,谢革奋带着万连全走到一边,开始“出谋划策”,并当起了现场指挥——他让万连全打110报警,说有人在该酒店嫖娼,然后他再“接令出警”。他之所以这样,就是想把帮朋友做的私事变成合法的“公干”,以免给自己带来麻烦。
    可谢革奋没想到,万连全报警约五六分钟后,他还没接到上级“指令”,在二楼负责跟踪的万连全却发现,冯欣和那名年轻女子离开了215房,然后快步朝酒店外走去。万连全匆忙赶到谢革奋身边,悄声问怎么办。当时谢革奋就在停车场,也看到了冯欣和女子驾车离去,便对万连全说:“既然人已经走了,你就取消报警吧。”
    两次非法调取他人视频
    谢革奋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但第二天,詹宏利又打电话给他,不断地诉苦:“谢所长,求求你,再帮下忙。我妹妹因为这事婚姻已经破裂了,我必须帮她搞到对方出轨的证据,才能争取更多财产……”
    詹宏利希望谢革奋能帮忙拷贝头晚冯欣与年轻女子开房的视频。谢革奋当时有些犹豫,不知道找什么理由再去酒店。但不一会儿,闳顾明又给他打电话,说詹宏利“妹妹”家里很富裕,搞到证据后,得到的财产可不是小数目,让他再帮忙想想办法。
    于是,10月25日傍晚,谢革奋先打电话给程裕祥,说因办案需要,得复制一下昨晚的监控视频。征得程裕祥的同意后,他转告詹宏利可以去酒店复制视频。当晚8点,他带着詹宏利安排过来的万连全,去了酒店监控室,让保安队长将视频调出来,然后复制到U盘中。
    拷贝完后,谢革奋叮嘱万连全一定要将U盘亲自交到詹宏利手中。他和万连全分开几分钟后,正准备离开酒店,詹宏利开车赶了过来,高兴地告诉他,U盘拿到了,十分感谢,并将一个装有5000元的信封丢在他车上,说:“这几天真是麻烦你了,一点小心意。”谢革奋正要推辞,但詹宏利已开车走了,当时他还真以为自己帮朋友做了件“好事”。
    其实,万连全根本不是詹宏利的亲戚,而是詹宏利雇来跟踪冯欣的马仔。万连全在谢革奋的帮助下,拷贝完视频资料后,得到了詹宏利给的400元报酬。由于视频是压缩了的,詹宏利不太懂电脑,便让万连全第二天解压后,再传到他电脑上。但第二天,万连全竟发现U盘无法打开了,便着急地告诉詹宏利:“詹总,肯定是没拷贝上啊!”
    “你真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狠狠地责备了万连全一顿后,詹宏利并没有死心,缓了3天后,10月28日,他再次联系谢革奋,说前几天复制的视频打不开,希望能帮忙用摄像机去拍摄一下。谢革奋都有些生气了,但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他只好帮忙帮到底。
    10月28日晚,谢革奋打电话给程裕祥,称前几天复制的视频资料不清晰,需要重新调取拍摄。征得同意后,他没再亲自去酒店,而是告诉詹宏利直接派万连全去就行了,因为酒店老总和保安队长已认识万连全。有了谢革奋的“指示”,而且程裕祥和保安队长都以为几次随谢革奋前来“办案”的万连全是便衣警察,所以万连全当晚一个人来到酒店后,很轻易就用DV摄像机直接从监控视频上摄录了那段视频。
    万连全拍摄视频后,将视频编辑存放在一个U盘里,詹宏利让他当晚速回雷州(湛江下辖县级市),并给了他200元。11月3日,詹宏利让万连全把编辑好的那段视频拿到雷州市雷城镇给他,说还会有报酬。
    其实万连全也不知道詹宏利拿视频干什么,更加不知道视频中的男子是谁,他只想挣点零花钱。就连谢革奋、金海别墅酒店的老总和保安队长,也都不知情。谢革奋以为冯欣真是詹宏利的“妹夫”,而金海别墅酒店的老总和保安队长,又以为谢革奋真是在“执行公务”,所以对他多次带人查看调取监控视频却毫无法律文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视频曝光,官员下台民警获刑
    只有詹宏利和闳顾明才十分清楚,视频中那个戴着白色鸭舌帽、扮成普通商人、有些大腹便便、用假身份证带女下属开房的中年男子,就是湛江市国资委副主任冯欣。因为他们与冯主任实在太熟悉了……
    原来,闳顾明和詹宏利所经营的湛江市金叶公司,主要从事烟草等贸易,是相关国有企业的下属公司,而冯欣作为上级领导,经常给金叶公司出难题,大大影响了公司的利益。久而久之,闳顾明和詹宏利对冯欣有意见,做梦都想摆脱冯欣的束缚,可是迟迟没有找到机会。
    2013年夏,詹宏利发现冯欣经常与不同的年轻女子外出,有好几次都是在赤坎区海田路的金海别墅酒店开房。闳顾明听说后,就指挥詹宏利去跟踪。但闳顾明知道,仅靠一般的跟踪是很难搞到有力证据的。于是,他通过各种关系,与海田派出所副所长谢革奋交上了朋友。
    10月17日晚,詹宏利雇来万连全,两人一起跟踪冯欣,发现其与一名年轻女子去了金海别墅酒店开房。但由于没有带设备,并未拍摄到任何东西。第二天,詹宏利向闳顾明汇报了此事,闳顾明就指示他找谢革奋帮忙。因担心谢革奋拒绝,詹宏利决定编个故事,说是自己一个女性朋友的老公出轨了,闳顾明就指点他:“不行,你就说是你妹夫在外嫖娼!这样才有说服力,哥哥为妹妹出气,天经地义嘛!”
    詹宏利觉得有道理,便照做了。没想到谢革奋真够哥们儿三番五次地帮忙。其间,詹宏利也曾担心,如果谢革奋知道了冯欣的真实身份,不但不帮忙,反而阻止,怎么办?闳顾明说:“你以为那个姓冯的是谁啊?他只不过是一个副主任,从未在媒体露过面,没几个人会认识他!更何况他经常干这种事,一向低调……”
    闳顾明就是想让冯欣出丑,最好能把他搞下台。所以11月3日上午,詹宏利告诉闳顾明,万连全已编辑好视频。闳顾明看了后表示很满意,并指示詹宏利雇了一个名叫“杰仔”的无业游民,把视频传到网络上散播。当天下午,“杰仔”以网名“纯蓝一片天”,通过新浪微博连发3条微博,举报冯欣,并爆出其与一女人开房的视频。
    在闳顾明和詹宏利的指示下,“纯蓝一片天”在网帖中称:作为国资委党委委员、副主任的冯欣,借助分管财务工作之便,许诺给予好处,带女下属到酒店等地方开房消费,让女下属献身;他不仅长期与多名女性发生性关系,而且经常用公车接送情妇,他在金海别墅酒店一直是用外人身份证开房,已有几年时间,每周开钟点房二至三次,一般先放5000元押金,扣完之后再结算,住房费用全由企业报销……
    11月4日,冯欣带女下属开房的视频,经各大网站广泛传播后,震惊全国。11月5日下午,广东省湛江市纪委对外发布消息称,经查,冯欣带未婚女青年在酒店开房属实,该女子系国资委办公室文员卢燕。
    看到新闻后,谢革奋知道自己摊上大事了,额头直冒冷汗,他万万没有想到,视频中的男子是一名官员,而且会被闳顾明和詹宏利搞到网上去。他十分后悔,却无力改变。金海别墅酒店的老总和保安队长也又惊又慌,而万连全这时才知道自己捅了大娄子。11月8日,万连全还收到了詹宏利叫人给的酬劳800元,意思是要他三缄其口。
    随着网络的推波助澜,闹剧愈演愈烈。除了冯欣的丑闻外,网友还关心视频的来源,这也是有关部门想弄清楚的事情。2013年11月19日,湛江市纪委约谈闳顾明和詹宏利,他们在谈话过程中陈述了谢革奋滥用职权及受贿的情况。11月21日,谢革奋被湛江市纪委约谈时,忐忑了半个月的他,也如实陈述了自己滥用职权及受贿的事实。11月24日,谢革奋被刑事拘留,12月6日,他被正式逮捕。
    尽管那段视频让冯欣下了台,但闳顾明和詹宏利都没想到,还会将自己送进监狱,而且把谢革奋也拉下了水。2014年5月22日,广东省湛江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谢革奋一案,法院认为,谢革奋超越职权调取监控视频给他人,致使该视频在网络上散播,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同时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非法利益,收受贿赂5000元,分别构成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谢革奋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本应依法从轻处罚,但由于其滥用职权的行为,导致不良视频在全国范围内皆造成恶劣影响,故酌情从重处罚。法院一审判决谢革奋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两年六个月。2014年8月,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谢革奋一案,令冯欣带女下属开房的视频来源终于“真相大白”,也再次引爆了社会舆论。有人认为,谢革奋随意为他人调取监控视频,虽然违法,但揭露了高级官员通奸等违纪行为,反腐有功,应从轻处理。也有人认为,谢革奋作为警察,却不出示任何手续而为之,可谓知法犯法,理应重判。其实,此案更深层的意义在于告诉我们: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都没有超越法律的特权,无论是谁,出于何种目的,不管地位有多高,权力有多大,违反了法律都须付出代价!
    (梁衍军荐自《山海经·打拼》,作者颜迪)□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