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EC蓝”,调侃背后的期待

2014-12-01 00:00  来源:《法制文萃报》  作者:雨田  共有评论

    前不久,在微博、微信朋友圈冒出一个新词:APEC蓝。谁也没料到,这个出身“草根”的词汇,居然华丽跻身国际盛会。在11月10日晚举行的 APEC欢迎宴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谈及北京天气时提到了“APEC蓝”。他表示:“有人说,现在北京的蓝天是APEC蓝,美好而短暂,过了这一阵就没了,我希望并相信通过不懈的努力,APEC蓝能够保持下去。”《法制文萃报》刊雨田的文章对此进行了深入报道。
    “APEC蓝”是怎样炼成的
    “中国进入举世瞩目的APEC时间,风起云涌的政治议题还在酝酿,头顶上的蓝天就已抢占头条。”11月7日,《人民日报》刊发题为《让“APEC蓝”永驻天空》的评论文章,指出“连日来,北京等6省市区采取的一系列措施逐渐显效,北京空气质量明显好转。晴天一碧、晴空万里、云卷云舒,互联网上、朋友圈里,‘APEC蓝’迅速成热词。”
    有人可能会问,何为“APEC蓝”?除了新闻图片带来的视觉感受,我们不妨在数据中细细品味。据报道,APEC会议期间,北京市空气质量达到良好水平。“11月3日上午8点,北京城六区PM2.5浓度为每立方米37微克,接近一级优水平”;“11月4日,空气污染指数88,入肺颗粒物66,可吸入颗粒物116,二氧化硫4,二氧化氮60”……而数天前的媒体报道则是:“10月9日7时,北京实时空气质量指数(AQI)为349,属于严重污染。当天,石景山区鲁谷大街能见度不足150米。北京市政府建议老年人、病人留在室内,停止体力消耗,一般人群避免户外活动。”
    同一片天空下,前后间隔不足一个月的景色,却有着天差地别。久违了的蓝天把深陷雾霾之苦的人们解救出来,碧空如洗,天高云淡,怎一个“爽”字了得?
    “人世间有一种蓝,不是天蓝海蓝,也不是普鲁士蓝蒂凡尼蓝,更不是什么法兰西自由蓝,而是几年前叫‘奥运蓝’,如今叫‘APEC蓝’。”社交网络上,人们用华丽的文字记载着此时的好心情,不少人疾呼“‘APEC蓝’,请别走”!
    网友“hbzyz”说:APEC为我们创造了一个享受蓝天的机会,但也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有能力、有办法保证“APEC蓝”,关键看决心;网友 “yjr”说:此前多地政府提出不要带血的GDP,借着这个机会,是不是也可以说“不要带污染的GDP”呢?
    不难看出,“APEC蓝”之所以爆红,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触碰到了公众心中的 “痛处”——蓝天、白云、朝霞、夕阳,这些本来就是自然界最美丽也最原始的景象,只是因为长期以来的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才使得“十面霾伏”成为公众无法摆脱的“呼吸之痛”,以至于要仰仗于奥运会、APEC会议等“特殊节点”,才能让蓝天重新回到我们的视野。
    毋庸讳言,“APEC蓝”本意是表达“转瞬即逝的美好”,其中不乏吐槽与调侃。就此而言,“APEC蓝”的背后饱含了苦涩和无奈。不过换个角度来看,“APEC蓝”也为“拨霾见日”指明了方向:“等风来”并不是治污减霾的唯一出路。只要采取科学、合理的减排控制措施,风清气朗并非遥不可及。
    事实上,这次“APEC蓝”,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政府部门之间、区域之间的联动。就像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所说:“老百姓说,过去要赶走雾霾,就得靠大风吹。但这次风没来,依靠北京、河北等多省市大范围的提前、紧急减排,同样留住了蓝天。”
    其实,早在11月6日,新华社就预测“通过一些临时措施,APEC会议期间的北京及周边省份空气质量应该是有一定保障的。如此一来,不仅与会各国嘉宾能放心参会,整个北方经常受雾霾侵扰的普通民众,也有更多机会享受到蓝天白云和新鲜干净的空气”。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相关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据报道,按照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部署,北京、天津、河北、山东四省市分区域、分时段实施应急减排:11月3日起,北京市及河北省的廊坊、保定、石家庄、邢台、邯郸等“太行山一线”城市实施最高一级重污染应急减排措施;11月6日起,除上述城市继续采取措施,天津市,河北省的唐山、衡水、沧州,山东省的济南、淄博、东营、德州、聊城、滨州,实施最高一级空气重污染应急减排措施,尽可能采取限、停产措施。据报道,仅河北一省,从11月1日开始就有2000多家企业停产、1900多家企业限产、1700多处工地停工,北京也有140多家企业停工、停产。除此之外,北京、河北、天津等地采取了汽车单双号限行政策,机关单位的公车封存70%,北京市民放假6天……
    这是一次成功的 “实验”,种种措施最终证明:高污染的工厂停工、扬尘工地停工、汽车停驶、增加公共交通出行,雾霾便可以减轻。
    “非常规”也可以“复制”
    不过,这些“非常规”的举措,也让民众在惊喜之余,多了一分担忧。诚如网友所说:从北京及周边地区采取的限产、限行、禁烧等措施的严厉程度来看,其中包含的许多非常规手段客观上确实难以持续,留住“APEC蓝”殊为不易。如何避免沦为“转瞬即逝的美好”,成了我们必须思考的问题。
    必须承认,环境问题的压力由来已久,污染治理被提上议事日程也早有共识,也不乏相关的理论探索和政策实践。然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环境问题的解决被视为一个“长期而艰难”的过程,涉及历史欠账、眼下发展和未来空间的矛盾。很多时候,“碧水蓝天”被视为未来远景,很少被视作今天就可以享受到的美好感受。从这个意义上说,“APEC蓝”是一个契机。
    那么,如何才能挽留住“APEC蓝”?
    首先必须厘清,留住“APEC蓝”单靠一个地方“使劲”肯定不行。这不是一城一地之事,也非小范围的区域联动就可实现,而需要大范围的区域协作。此次多省市协调联动,便是“APEC蓝”出现的重要原因。那么,如何强化跨区域治理机制,协调不同地区的利益诉求,将临时性的治霾政策组合转化成能够长期坚持的政策组合,急需明晰。
    其次,留住蓝天还需要跨系统治理。雾霾的形成机制复杂,机动车尾气排放、企业燃煤烟气硫硝含量过高、农畜牧业排放、生物质燃烧都是成因,甚至土壤、江河污染丧失了自然净化功能也可能是成因。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雾霾不是单方面原因造成的。这也就意味着,需要形成跨系统治理的方案,协调治理。
    再次,事实已经证明,政府的环保能耐其实很大,有时超乎想象。这样的环保能耐被激活,还需要议程设置的调整,就是把整治雾霾变成社会的“头等大事”。“APEC蓝”要延续下去,就意味着日常生活之中,政府联手治污的行动力、内在动力,可以与兴办一个大项目、招商引资比肩,甚至超越。在严峻的污染形势面前,只要下足力气,人为的干预手段确实能取得显著的效果。这无疑打破了人们对雾霾治理坐等“风吹雨浇”的固有观念,治污成果让人颇感振奋。
    实践证明,“APEC蓝”是政府、企业和个人共同努力的结果。其中,个人的路权、企业的生产权甚至一些日常生活习惯都受到了影响。显然,单纯依靠行政命令,无法让这种系统性的共同努力长期化,因此有必要引入市场调节。比如,像企业燃煤烟气脱硫脱硝有政府补贴一样,对于机动车排放等个体或单位的减排行为,也应通过价格杠杆适时引导。
    “APEC蓝”给我们带来一份信心:改善环境不能靠天帮忙,而是要靠人努力;只要工夫下够、用足,水就能变绿,天就能变蓝。□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