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宁惨案背后:谁酿下的民怨

2014-11-11 00:00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韩永  共有评论

    10月14日,昆明市晋宁县晋城泛亚工业品市场项目施工过程中,发生企业施工人员与富有村部分村民冲突事件。据昆明市政府新闻办通报,事件共造成8人死亡(其中:企业施工方6人,村民2人),18人受伤(其中重伤1人,轻伤7人,轻微伤10人)。
    因征地引起的冲突在全国比比皆是,然而,晋宁征地冲突的惨烈程度实属罕见,所造成的重大伤亡可用“惨案”定义。引爆“惨案”的导火索,是当地政府在征地上的做法,以及失地农民现实的生活窘境。本刊综合《北京青年报》记者倪家宁和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韩永的文章对此进行了深度报道。
    10月21日,云南昆明市晋宁县富有村10月14日爆发的大规模暴力事件已过去7天,在昆明市一级领导到场调解下,村子终于恢复了暂时的平静,但两年半以来围绕着征地产生的一连串问题仍待解决。
    失地村民成为“站工”
    10月21日,清晨5点半,天刚蒙蒙亮,52岁的阿正荣便收拾好了农具,出家门时,没有惊醒身体不好的老伴。他扛着锄头走出村口,随后向西,沿着土路一直来到213国道,此时这里已经聚集了20多人。人们站在路边的一处土坡上,阿正荣也加入了进去。他们都在等,等每天可能出现的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
    自2012年3月被征地后,此处便成为了富有村村民找工作的地方。他们每天一早聚集在这里,需要劳力的雇主会来挑人,工作内容是砂石厂搬运石料、清理牲口窝棚等各种杂活。
    在富有村,来国道旁等待出卖劳力被称为“站工”。每天早晨7点开始,偶尔会有雇主上门,如果等到上午9点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便意味着这一天不会有收入了。“对我来说:‘站工’能找到最好的工作是干农活。”阿正荣说:“有时候会有其他村承包菜地的来这里找人帮忙收地里的菜或是架大棚,我们之前都是种菜的,这种活儿特别熟,只是不好找。大家都等着接农活,去晚了就肯定轮不到你。”
    在富有村每天一早出门“站工”的村民中,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拥有耕种以外的手艺。“这里木工跟电工比较吃香,会这两门手艺的话,只要你不挑活,基本来了就会有工作。”阿正荣说。然而,随着富有村与泛亚工业品市场间的征地矛盾愈演愈烈,直至演化到大打出手后,村民们“站工”也变得更加艰难。
    “现在好多人一问是富有村的人,立刻就不要你来了。”村民惠天运告诉记者,自今年6月3日富有村村民与泛亚工业品市场施工方人员间爆发大规模械斗后,他就再没能找到一份零工。
    而5公里外的晋城镇劳动力市场更让富有村村民望而却步。“镇里‘出力气’的活儿都是招30岁以下的,而有文化水平要求的工作我们也做不了,都没读过几天书。”村民李二芬说,像她一样年近40岁的村民在拥有土地的时候都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一旦失去土地才发现,走出农田根本就没有稳定的工作机会,家庭收入也几乎断绝。
    耕地补偿款用来翻新房屋富有村临近昆明市,紧靠滇池,气候宜人,一直以出产优质蔬菜而闻名。据富有村书记李云祥称,曾经本地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就在富有村,菜商与村民谈好价钱后直接从地里摘菜,在村口装车运走。临近昆明的地理位置也让村民们推车外出零售蔬菜能卖出好价钱,但征地之后,这种好价钱却成了富有村失地村民们的难题。
    “种地的时候我们从来不买菜的,种的菜自己都吃不完,日常在吃饭上的开销就是一个月买100斤大米,买点肉。地被征了之后,越来越觉得连菜都快吃不起了。”村民李二芬说,她一家三口人,失地这几年对比之前,每年仅吃菜一项就要多支出七八千元,“村里多数人家不只三口人,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年光买菜吃就要差不多15000元。家里40多岁的人都找不到工作,这是坐吃山空啊。”
    “之前种地的时候每家大都有些积蓄,老人看病、小孩上学、全年吃穿都在地里,即便地少的人家,仅靠卖菜,一年到头还能攒下些钱。现在地没了,就什么都没了。”阿正荣说,征地之前他承包着7亩菜地,靠着这7亩地,他为自己的父母养老送终,供大女儿读到高中,为身体不好的老伴治病,从来没有感觉到压力。而失地仅两年半,他已很难为读中专的小女儿凑出学费。“找亲戚借人家都不肯借你,都知道你家被征地了,借给你钱你也还不起。”
    在高昂的生活开销和谋生无门的双重压力下,富有村很多村民却做了件让外人觉得不可理解的事——他们用每人4.3万元的征地补偿款翻修了自家的房屋,单这一笔开销就是以十万元计的。
    如今的富有村,街道两旁家家户户已很难见到破旧房屋,采访中不少村民告诉记者,他们翻新房屋的钱基本都来自征地补偿款。对于为何生计无着却大笔花钱修房子的问题,富有村村民说出了自己的理由:“如果不趁着手里还有一点钱的时候把房子翻新,等到以后儿子长大了,住着破房子,连媳妇都说不着。”富有村几位村民表示,村中很多家庭子女已接近婚嫁年龄,“讨个媳妇”才是逼到眼前的问题。
    村民称被强制接受分配方案
    富有村村民们之所以认为征地补偿款不合理,最主要的指向是每人4.3万元的分配方法,以及用这些钱买断他们后半生生活来源的方式。
    晋宁县政府此前向媒体出示的一份2012年2月15日发文的富有村土地征收补偿分配方案称,在征得大多数人同意的前提下,征地款将在全村11个组中按人均分配。但这里的“征得大多数人同意”却成为富有村村民与官方争执的焦点。
    10月20日,富有村书记李云祥对记者解释,征地当初曾经有过几个分配方案,其中包括按亩数每亩补偿11.5万元的方式,也包括每人补偿4.3万元的方式。他表示,每人4.3万元的分配方式多数村民同意,所以才被最后确定。
    “我不知道大多数人同意是怎么来的,之前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我是被强制通知的,而且我根本就不同意。”阿正荣说,他家承包的7亩土地如果按照每亩11.5万元的补偿方式,他一家应该获得80.5万元,而按照人均4.3万元,最终阿正荣一家4口仅获得17.2万元,这让他无法接受。
    富有村众多村民表示,当初每人4.3万元的补偿方式是强加到他们头上的,这也是后来直接导致他们走上对抗之路的原因。村民们提及,从2012年2月开始,富有村所有在昆明市辖区各地公职机关单位工作的人全部被要求回村 “动员”家属,做好征地工作。
    今年55岁的李智强亲身经历过那场 “动员”,他是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的一名森林公安。李智强回忆,2012年2月,一位自称是晋城镇副镇长的人给自己打电话,要自己回富有村劝说自己的父母同意征收自家耕地。“我那时候已经离开村子很多年,早在这边(文山)安家了,当时那人说这是政治任务,如果不完成就罢我的官,我当时就骂了回去。”李智强说。
    从10月17日开始,昆明市方面牵头解决富有村征地矛盾,当天昆明市市长李文荣走进富有村,并留下工作组解决问题,涉嫌强制推行每人4.3万补偿款的问题也成了近几天来富有村村民持续向工作组反映的焦点问题之一。
    除此以外,征地补偿款本身数额是否足额发放也成为村民们质疑的问题。
    纪委调查补偿款发放差额问题
    按照晋宁县县长岳为民对媒体的表述,泛亚工业品市场项目的规划用地涉及富有村1787.3105亩,项目征地经过市、县人民政府和国土部门审批,并根据省、市政府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和区片综合地价补偿标准,结合实际,确定该项目征地补偿标准为每亩11.5万元。以此数据计算,富有村在该项目中共得到征地补偿款20554.07075万元,按照官方表述,该笔征地补偿款全部足额发放给了富有村村民。富有村书记李云祥向记者确认,富有村统计共有人口4070人。按照每人4.3万元的分配方式,分配到村民手中总计17501万元,而这与征地补偿款总额相差3053.07075万元。
    对于这笔超过3000万元差额的去向,李云祥表示,除每人4.3万元以外,实际承包土地者还获得了每亩3000元的青苗和地上附着物的补偿。但这笔补偿在全部征地面积下总共也只有536.19315万元,将其算入实际补偿数额,仍与征地补偿款总额相差2516.8776万元。
    这笔钱去哪儿了?李云祥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但10月14日的惨案发生后,村委会已经按照晋城镇和晋宁县政府的要求封存并上交了村委会账目。
    在富有村的昆明市纪委工作人员也向记者确认,他们已经得知村民举报的征地补偿款与实际发放之间存在巨大差额的问题,目前正在进一步调查,最终结果会向富有村所有村民公布。
    累积的民怨需付出更高的成本
    富有村在昆明市近郊,处于昆明“一湖四城”南城中心地带。此次泛亚征地前,这个村已经经历过7次征地。
    一些不同意征地的农民,还招来了威胁。村内的一些游手好闲的人被组织起来,专门用来对付那些不肯就范的人。村民们给这些人起了个名字,叫“护卫队”。
    富有村东北方向1公里处,有一个面积很大的土堆,最高处有20米高,上面长满了荒草。村民说,此处原是几家村办砖厂,砖厂被推倒后,开始有人在此处堆土,一直堆到现在的高度。村民起初不解其意,咨询后方得知,这可能是为以后的征地做准备——有这样一个山一样的土堆堆在这里,申报土地性质时就可以将这块地申报为荒山,而不是耕地。
    从2008年开始的这些征地经历,慢慢地改变了富有村的社会生态。其中最显著的变化,是村民与镇村干部之间的关系,两者间的信任感逐步被猜疑与对抗代替。村民倾向于认为,在征地过程中与开发商互动较多的镇村干部,在这一过程中获利颇丰,官商一个鼻孔出气,导致了一系列侵犯农民权利的事情发生。村民间广泛流传的一个段子是:一个开发商给村干部送礼,却误送到邻居家里,邻居打开一看,箱子里装的竟然是钞票。
    “10·14事件”发生后,昆明市委书记、市长和纪委书记曾经到访富有村。在座谈会上,村民均提到了村官的腐败问题。在富有村村委会大门南侧,贴着一张A4纸大小的告示,标题是“严惩三个大贪官”。文中提到的三个人,分别是该村前两任支部书记李成林、李吉章和现任支部书记李云祥。这则告示看起来已经贴了很长时间。
    村民的不满与责难不断累积,他们对此次泛亚征地的每一道程序,都表现出了不信任:不信任其征地的手续完备;不信任其补偿方案;不信任县、镇和村里干部的表态和许诺。甚至对昆明市委书记和市长到访后说的话,有的村民也持怀疑态度。他们认为,这可能是一种应景式的表态。“为什么他们以前不来!”
    官民间信任消解的结果,是让政府在接下来的施政过程中,不得不支付更高的成本。□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