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林淘金客:不愿醒来的暴富梦

2013-07-01 00:00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梁为  共有评论

    6月初以来,一万多名来自中国广西上林县的淘金客,或从非洲加纳撤回国内,或继续留守等待翻本的机会。6月初,加纳政府展开大规模打击非法采金行动。截至6月5日上午,加方共抓捕124名涉嫌非法采金的中国公民。这其中绝大多数为广西上林人,而更多的上林人则开始了逃亡之旅。淘金暴富,仍然是上林淘金客不愿醒来的梦。《时代周报》记者梁为对此进行了深度报道。
    6月7日,第一批45名涉嫌非法采金者在中国驻加纳使馆帮助下撤离采矿区,准备回国。
    过去几年间,“淘金加纳”在上林县是一个让所有人都兴奋的话题。“每条生产线每天最少生产黄金300克,每克黄金最低卖200元。”巨大诱惑下,上林县掀起了全民投资加纳淘金的狂热:上万个家庭或是掏尽积蓄,或是向银行贷款甚至借高利贷,合伙在国内购买机器,组合成一条条淘金生产线发往遥远的加纳。而赚到钱后,成功者又立刻将利润投入购买更多的机器,带去更多的同乡。
    此前,在加纳淘金的上林人一度超过1.3万人,他们在加纳的达夸、阿布阿西和库玛西三个地区拥有超过2000条淘金线,每条生产线的机械设备价值200万元。但现在,他们必须丢下所有机器设备返回中国。
    家在上林县城的曾正花对记者说,一万多人回来,上林怕是要乱了。因为损失了机器设备、断了财路,赴加纳的淘金客中十有八九都是亏本的,他们回来后必然会被逼债,届时,各种纷乱或将陆续上演。
    暴富神话
    据上林当地人介绍,最早带上林人前往加纳淘金的人是苏震宇。他目前在加纳特马港开有一间名为汉瑟美林(音)的公司。
    2004年,苏震宇在加纳的澳芬河里看到两艘中国河南人拥有的淘金船,他想起了家乡上林。上林县是传统的淘金之乡,有着祖传的淘金技术。在过去,上林人的淘金足迹从黑龙江到内蒙古,遍布北中国。
    2005年春节,苏震宇从加纳回到上林,游说钟绍学等人到加纳淘金。他说,以我们上林人的技术,到那边能发大财。钟绍学向记者回忆,很多年前,苏震宇因为在广西欠下巨债,逃去加纳,他在那里摆过地摊、开过小商店,当时还比较穷。但他说能搞定当地拥有土地的族长以及政府官员,说在那边用钱能搞定一切。钟绍学相信了苏震宇。
    2005年5月,钟绍学与黄军等10名上林人办理了旅游签证,前往加纳。钟、黄和他们所聘请的8名淘金工人成为第一批前往加纳淘金的上林人。
    在加纳的库玛西,钟绍学看到了河南人、浙江人、江西人,他知道自己并不是最早到加纳淘金的中国人。但是,他说,那些河南人只懂得用船在河里淘金,是上林人教会他们怎么在陆地上淘金。
    出发前,钟绍学他们已经通过海运将在国内购买的钩机、卡车、水泵以及上林当地特有的一种淘金用的砂机发往加纳。“这种砂机出金率能达到95%以上。”钟绍学说。
    在库玛西,他们出高价向当地的族长租地,给警察局付“安保费”,聘请当地的黑人工人。由于给当地带来了投资与就业,他们受到欢迎,加纳地方政府甚至给他们的矿场配备了四名持枪的保安。
    钟绍学说:“当时,每天淘500克金子,一点都不费劲。”
    每个月,他们将淘到的金子通过苏震宇以市价卖给当地的加纳商人,然后把钱寄回中国。钟绍学因而成为了上林当地传说的亿万富翁之一。
    “其他人没挣到什么钱。”钟绍学说。在库玛西,有一条5公里长的大街,街上有韩国人开的赌场,也有中国人开的超市与夜总会。
    2008年,当第一批到加纳淘金的上林人回到家乡时,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许多人争着跟随他们前往传说中的财富胜地加纳。
    淘金风潮
    钟绍学说,开始时,一些上林人先到加纳给老乡打工,熟悉情况后,便自己购买机器聘请工人,开辟新的矿场。经过层层介绍,到加纳淘金的上林人便越来越多。“没有人甘愿只给别人打工。没有钱,他们便向银行贷款,甚至借高利贷。”他说。
    淘金热催生了上林县狂热的民间借贷。“投资加纳”成为2008年之后上林最火爆也最让人兴奋的话题,从农民到教师、商贩、政府人员,或亲自前往加纳,或参股投资生产线,或参与放贷,上林几乎每一个家庭都不甘落后,都希望能从遥远非洲的淘金生意中分一杯羹。
    上林县明亮镇堂马村的曾林见证和参与了这种狂热。2010年,曾林向银行借了10万元,加上找私人借贷的10万元,以及自身的存款5万元,一共筹得25万元。然后,他用这25万元与另外7人合伙,购买了总价值210万元的机器设备前往加纳。
    曾林说,这7名合伙人其实都是他的亲戚朋友,他们也是东拼西凑才弄到210万元。这是一场赌博。
    明亮镇文明路的蓝文宏所参股的淘金线则有24名合伙人,每人出资10万元。他说,上林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但是,再穷的家庭也必须拿钱出来投资加纳。
    明亮镇一名副科级干部钟光明(化名)也在今年年初以15万元入股了一条淘金线。他说:“现在,一名建筑工人每天能挣200元;而我,一个副科级干部每月才2400元。想来想去,所以我还是投了。”
    6月9日,上林县城农业银行大门处挂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副科级以上干部可一次性贷款5万-50万元”。
    而据上林县公安局统计,2008年至今,上林县居民国际出入境人数为17400人,其中前往加纳的约13000人。
    钟绍学说,上林人对加纳淘金的狂热,就像传销一样。
    赌输者众
    2011年8月,加纳特马港,当蓝文宏通过苏震宇的汉瑟美林公司提取他从中国发来的机器设备时,苏告诉他,必须加入自己的公司,只有这样才能给予他保护。加盟费为每月7000塞地(加纳货币,1塞地约合3.2元人民币)。
    蓝文宏没有选择,因为,办理劳工证、租地、与当地人交涉等,他还有很多事情要“麻烦”苏震宇。
    曾林说,苏震宇在加纳很有能量,上林人赴加纳的工作证都是通过他签发的,包括采金的、纺织的以及酒店行业的等,各行各业都有。从交给苏震宇第一笔加盟费后,曾林发现,要在加纳淘金,需要交给不同人不同部门的费用实在太多了。一切算下来,他发现自己几乎挣不到钱。
    曾林向记者算了一笔账:首先是向当地的族长租地,25英亩的土地,租金一共10万塞地;然后进场费5万塞地;一次性的20年农作物赔偿费每英亩5000塞地;此外,还有按月交付的工地费、环境费以及交给当地警察部门的治安费等。除了这些费用外,每天他还要把所采获金子的20%交给当地的族长。
    蓝文宏则补充说:“除此,还有电费、汽油费、黑人员工的工资……如果每天所采的金子少于100克,我们就要赔本。”蓝文宏的工地一共请了6名黑人,每人每天的工资是15塞地。这在当地算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
    蓝文宏认为,如果没有发生意外,再有半年时间,他们还是能挣一些钱的。但是,今年4月12日晚,他的工棚受到当地劫匪的袭击,他的一名上林老乡被打死,另有三人受重伤。在和另外一名合伙人商议后,蓝文宏把生产线卖给了同乡,选择回国,因而避开了6月1日之后加纳政府对中国淘金工人的抓捕。
    “其实没有多少人是挣钱的。”蓝文宏说,2011年去加纳淘金的都是亏的。而更早去的人,挣到钱后,又投资买新的生产线,所以也没有剩下的钱。而现在,所有人都不得不将机器丢在加纳回国了。他说:“在这场前往加纳的赌博中,我认识的人中,十有八九都是亏的。”
    只有曾林,说自己去加纳较早,赚到了一点钱。
    形势突变
    5月22日,在库玛西地区一个矿场边的工棚里,上林人杨光妨问一名黑人电视里播的是什么,黑人说加纳政府将在6月1日之后出动军警抓捕“非法”采矿的中国人。
    其实,早在几天前,杨光妨就参加了中国驻加纳大使馆召开的一个会议。参加会议的有许多在加纳各地淘金的中国矿主。杨光妨说,中国文化参赞在会上解释说,根据加纳2006年3月制定的703号法令,小规模采矿许可证不得颁发给加纳公民以外的任何人,也不得雇佣外籍劳工。“参赞说我们不能在加纳淘金,当老板还是雇工都不能。”杨说。
    听了黑人的话后,杨光妨立刻找到老板陈岸,建议他让工地马上停工,并将机械搬到库玛西去。
    陈岸听从了杨光妨的建议,将一台钩机搬下山,放在了库玛西市区内三一重工公司驻地里。但其他的机器还没来得及搬,加纳军警就开始封路了。
    6月2日,身在库玛西的杨光妨通过手机与同乡联系,得知加纳军警已经抓捕了许多中国人。
    杨光妨说:“还有当地的土匪,把我们的工地洗劫一空,甚至打死了很多人。我心里害怕,让老板送我回国,他答应了,并给我买了机票。”
    6月5日,陈岸送杨光妨和另一名上林人到加纳首府阿克拉坐飞机。在机场的候机楼里,一群军警围住了这三名中国人。
    杨光妨回忆,陈岸拿出一个证件,军警们看了,便退了。陈在加纳开工厂已经超过15年了,他有特别的证件。然后他打了个电话,就有两个人过来专门为他们办理了登机手续。
    而上林人覃家接的回国历程则要复杂得多。6月2日,他拿到机票后,便和几个河南人住在库玛西的一家酒店内。几天里,他们不敢大声说话,不敢走近阳台,吃东西也让服务员送到房间。
    6月6日,覃家接独自出门,从库玛西坐大巴到阿克拉以搭乘回国的飞机。那辆大巴上有印度人,有黑人,也有白人。覃家接十分害怕,他听许多同乡说,很多人在去机场的路上被抓了,然后被没收了钱财与机票。所以,一路上他都蹲在车厢后面的角落里,双手抱头,把头埋在双腿间。
    “在机场过安检时,我身上的美元与加纳货币都被没收了,只剩下人民币,我很害怕,直到上了飞机,心里才稍稍安定。”他说。
    等待崩盘
    如今,家在上林县城的曾正花整天忧心忡忡。她的丈夫韦振平还在加纳,和许多上林老乡一起躲在库玛西地区的一片可可树林里。她说丈夫并不想回国,因为回来后就必须面对近60万元的高利贷。
    她说:“只有留在那里,才有一线希望,希望加纳政府再给我们半年时间,让我们可以回本。”
    钟丽丽和曾正花有着同样的处境,她有一个集装箱的机器设备停靠在加纳的特马港,但她的丈夫现在也只能躲在加纳库玛西的山上。她说,那艘货轮已经停靠在特马港港口,船上的几十个集装箱都是上林人发过去的。集装箱一般通过苏震宇的汉瑟美林公司提货,但现在,苏震宇也无能为力。
    钟光明说,如果上林人在加纳的3000条每条价值200万元的淘金生产线被丢弃了,那么90%以上的入股者都将亏本,这将引起上林县信贷的崩盘。
    钟绍学,这个传说成了亿万富豪的上林人说:“上林人很轻率、很可悲,我一早就说,加纳淘金是一场危险的赌博,随时会输得一无所有,但没有人愿意听我的。”这个最早在加纳淘金的人,也可能是最早从加纳抽身而退的人,在2008年8月后便断绝了与加纳的联系。□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