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百分百成功的幕后秘密

2013-07-01 00:00  来源:《看天下》  作者:于伟  共有评论

    从1999年的“神舟一号”,到2003年的“神舟五号”,再到今年发射的“神舟十号”,短短十四年,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的神速发展,震惊了世界。这背后有多少鲜为人知的秘密?中国航天人为成功又付出了多少汗水?
    邓小平的未了之事
    “1991年春节,时任二炮副参谋长粟前明转交给邓小平一封信。
    “上不上载人航天,是政治决策,不是纯科技问题,不是科技工作者决定的。”在这封《关于开展载人飞船工程研制的请示》中,起草者航空航天部写道:“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领导创建的、得来不易的(中国)航天国际地位存在得而复失的危险。恳请中央尽快决策。”
    20世纪80年代,中国发射了一系列的返回式卫星,十几年前关于载人飞船的构想又被重新提起。但是,当时的国家经济条件下,上这一项目是否有必要?
    “我们组织了一个庞大的论证组讨论要不要搞载人。多数人的意见认为中国应当搞,当然也有个别人认为时机不成熟。”时任航空航天工业部副部长刘纪原回忆说:“历来任何一个国家的航天大工程都是高层领导决策的,所以我就想是不是通过我们最高领导,能不能让小平同志知道这个事情,提出意见。”
    事情的结果如何,人们不得而知。但随后不久,载人航天工程就被提到了有决策大权的中央专委会的会议桌上——很久之后,有人向刘纪原转述了邓小平的一句话:“平生未了之事有两件,一个是三峡工程,一个是载人航天。”
    1992年1月的一天,刘纪原接到了一个不寻常的电话。从这天,中国航天的命运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张爱萍同志给我打电话,说明天政治局常委开会,让我和林高棠参加。问什么事,他说是关于载人飞船的事,总书记主持。”刘纪原回忆说:“谈完以后,常委们表态,一致同意,特别是有的常委讲,宁肯不搞奥运会也要搞载人飞船。有位当时的中央领导说,实在不行就动用国库里作为战略储备的金子。”
    1992年9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十三届常委会正式批准实施我国载人航天工程,并命名为“921工程”。
    多灾多难下的百分百成功
    中国航天人为梦想迸发出来的能量是惊人的。仅仅用了7年时间,载人航天计划中第一艘无人实验飞船“神舟一号”,就已经矗立到酒泉发射场,而再过6年,中国已经成了世界第三个拥有将多名航天员送上太空能力的国家。
    但是,神速迈过美国和苏联几十年 “无人飞船——单人飞船——多人飞船”发展历程,中国航天人走过的,是一条多灾多难、与天地争斗的荆棘路。
    不顺,几乎成了“神舟”飞船发射前的惯例。1999年10月,“神舟一号”预定发射日前一个月,因为在合拢火箭大底时压断了一根信号线,飞船被紧急“开膛破肚”检修,发射推迟10天。却未曾想,指挥部刚刚确定的新发射日,又遭遇狮子座“流星雨”,被迫再次推迟两天。直到11月20日凌晨6时30分,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才迎来了第一次飞行实验。
    然而,就在2000年12月31日,20世纪的最后一天,一个几乎是灾难性的打击又突然降临到“神舟二号”飞船身上。
    由于基地发射站的一个战士操作失误,已经处于垂直对接状态的火箭,被活动发射平台给撞了!
    经检测,火箭一共被碰伤了18处,而此时,距原定发射日期仅有4天。
    “那是20世纪最黑暗的一天。”时任火箭系统总指挥黄春平说。
    万幸的是,经过对事故及处理措施的分析评审,13位权威专家一致认为:碰撞产生的力量小于火箭的设计承受力量,火箭已恢复原状。“神舟二号”这才得以推迟6天后成功发射。
    经历过“神舟二号”的惊心动魄,当“神舟三号”遭遇部件故障、“神舟四号”遭遇超低温天气时,载人航天工程指挥部应对从容了许多:“神舟三号”推迟三个月发射;“神舟四号”穿上了包括200条棉被在内的“防寒服”。
    但是在2003年10月15日成功发射之前,“神舟五号”遭遇到的困难,还是超乎了指挥部的想象。“神舟五号”进场前最后一轮地面试验时,工作人员突然发现,返回舱座椅缓冲机构不能完全满足安全设计要求。为了确保航天员的绝对安全,工程总指挥决定研制改进型座椅缓冲机构,“神舟五号”启程计划暂缓。
    研制试验工作者们夜以继日连续奋战,仅用不到一个半月的时间,就圆满完成正常需要半年时间的任务。一场惊险变成了惊喜。
    同样的超常规速度,在为“神舟七号”宇航员研制航天服时,再次出现。
    随着中国载人航天工程不断成功,中央领导也对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中国航天员应该穿中国自己的舱外航天服出舱,真正突破和掌握出舱活动技术”。
    尽管为确保成功,中央决定把原定为 2007年发射“神舟七号”的计划,调整到2008年进行,但是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受命研制任务时,距“神舟七号”发射只剩下不到4年时间,而正常研制舱外航天服所需时间,是8到10年。
    “没有权利生病。”成了研制人员们嘴里最常说的话。
    总装备部前部长常万全后来回忆说,当时有位设计师脚骨折了,坚持每天在爱人搀扶下一瘸一拐来到办公室;为了验证舱外服手套的冷热防护性能,设计师冒着手被烫伤和冻伤的危险,在正负120摄氏度的设备中进行试验;舱外航天服的安全性检查,也都是由设计师直接充当实验员。
    也正是在这种拼命而又负责的状态下,中国航天人用47个月的时间,创造了速度神话。
    把俄罗斯教练练垮的航天员
    同样拼命的还有中国航天员们。
    从1996年起,我国开始在空军飞行员中选拔航天员,在1506名飞行员中精心选拔出14人,成为第一批预备航天员。
    199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航天员大队正式成立,到2003年10月,14名预备航天员全部通过了所有训练课目的考试,获得三级航天员资格。
    中国航天员训练有8大类58个专业,航天员们笑称其为登天的“58个阶梯”,只是这阶梯的攀登难度,偏高了些。“对我们来说,几乎是达到智力和身体极限的考验和挑战。”中国首位宇航员杨利伟回忆说。
    “(失重训练时)俄罗斯教练怕中国航天员呕吐不能承受,提出训练的次数少一些,而我国航天员提出要按标准次数训练。”《国际太空》杂志执行主编庞之浩说:“训练后,我国航天员没事,反而是俄罗斯的教练吐得厉害。”
    随着中国载人航天快速发展,“神舟七号”时,航天员多了太空出舱任务,而预备航天员们也因此增加了极具危险性的高强度模拟训练。
    尽管他们有着优于常人的体质,但在低压舱训练中,他们要承受相当于海拔7000米高度的气压;在水槽训练中,水下负重240公斤,心率达到150-160,累得连吃饭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是平常事。在太空飞行中,开启飞船通往太空的轨道舱门,需要完成多个动作,在穿着舱外航天服的情况下,每做一个动作都要耗费很大的体力。但是45种出舱状态故障模拟训练、48种飞行状态故障模拟训练,每一种预备航天员们都要训练上百次,毫无怨言。
    牺牲、无畏、奉献……或许正是依靠这些,才有了中国人的飞天梦圆。(摘自《看天下》于伟)□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