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走法国,舆论漩涡里的“麻将国手”

2013-07-01 00:00  来源:《都市时报》  作者:  共有评论

    这是一个看起来比较荒诞的故事。5月下旬,中国麻将代表队在国际比赛中竟然落后法国队。消息传出,这些临时聚在一起的“麻坛国手”们被卷入漩涡之中。争议背后,是民间麻将比赛近年来的风起云涌,其间有经济利益的驱动,也有文化认可的需求。然而,在官方态度尚不明朗之时,为麻将正名,或许还是一条漫长的路。《都市时报》刊文对此进行了深入报道。
    “洋麻将”逆袭惊了中国麻迷
    5月27日,载有13名中国麻将选手的飞机从法国抵达北京。
    63岁的西安退休老干部王桂英刚开机,短信和未接来电的提示便涌了进来,“叮叮”地响个不停,短信主题出奇一致地关心战绩,有人甚至问:“你们怎么搞的?!”“法国人有没有作弊?”
    此前几天,一则新闻在国内受到关注:有108名选手参加的2013年法国麻将锦标赛中,中国选手无缘前三甲。这样的成绩让国人有些接受不了,“奇耻大辱”,类似感慨在网络中比比皆是。
    王桂英对此并不意外。几天前,选手们在巴黎游玩时,导游已经收到了类似短信。
    “给大家念念”,导游看完短信就笑了。王桂英听到了“奇耻大辱”的字样,但她也只是跟着笑了笑,“我们心态平和得很”。
    而在北京市西四环的一栋酒店式办公楼里,这几天,世界麻将组织的电话也成了热线,来自全国各地媒体的采访提纲被打印出来,放在秘书长江选旗的桌上——组织队员赴法参加比赛的,正是这家成立于2005年的机构。
    “我不怕骂,挨骂也是好事,说明受到关注了”,5月29日,65岁的江选旗戴着眼镜,又一次观看工作人员拍摄的法国锦标赛现场视频,他将画面定格在一面 “东”字白色锦旗书法作品上,“你看,这是于光远先生(世界麻将组织主席)的题字,这是法国方面提出要挂在会场的,表示对中国队的尊重”。
    他介绍,此次受邀赴法参赛的13名选手,并非国内竞技水平最好的,“主要考虑牌品,要展现改革开放后中国人的精神面貌”,如代表团中的陕西西安队,入选原因是他们曾在去年的第三届世界麻将锦标赛中,获得精神文明奖。
    法国方面的肯定让江选旗觉得很欣慰。5月29日,第三届法国麻将锦标赛承办者发来邮件,向中国代表队表示感谢,江选旗还了解到,国外媒体对这次比赛中国队的表现评价也好高,“说这次比赛展现了我们的友谊”。
    野路子遇上练家子
    虽然没有取得前三名,西安队领队王桂英对此次法国麻将比赛之行还是很满意。
    兴奋从今年4月份就开始了。接到世界麻将组织通知入选的电话后,王桂英马上给西安的牌友们打了一圈电话,通报这个好消息。去年10月,她带领团队获得过第三届世界麻将锦标赛精神文明奖,没想到,好运气还能延续。
    不过,这支以老年人为主的团队仍需要提高技巧,相比平时国人玩的休闲麻将,144张牌的竞技麻将规则更加复杂,技巧性更强。王桂英增加了训练的次数,从此前的每周一次变成每周两次——尽管世界麻将组织秘书长江选旗反复强调,重在参与,比赛结果并不重要,但她还是觉得,得打个好成绩回来。
    准备工作进行得很顺利。队里有老人听说法国人都是直接喝自来水,担心凉水喝了拉肚子,还专门带上了热水壶,“大伙儿都特别高兴”。
    5月16日,这支9人的队伍抵达北京,与来自安徽、浙江等地的选手会合。当地时间17日上午10点左右,代表团抵达法国戴高乐机场。“机场还没有北京的大,不过人真多”,王桂英记得,机场外面天气阴冷,很多队员都穿上了外套,虽然经历了10小时40分钟的飞行,但队员们并没有困意。
    机场出口处挤满了接机的人,王桂英远远看到,有人举着三张四开白纸,写着 “中”、“发”、“白”字样。代表队马上炸开了锅,“肯定是接我们的”、“法国人真幽默”。
    他们很快转机抵达图卢兹。18日,第三届法国麻将锦标赛在老城区的蓝蛙俱乐部进行,这是一栋宽敞的一层建筑,白墙上挂有五颜六色的各个俱乐部标识,半空还悬挂有中文“东”字的旗。
    王桂英与三个法国人开始打第一局,他们比划着手势,让王先抽东西南北挑座位。“法国人真热情”,老人还记得,比赛区一侧有自助饮料,外国人过去都是自取,而中国老人出现时,总有人主动上前帮忙。
    在牌桌上,法国人很快展现出幽默热情之外的另一面:严谨。
    王桂英从1990年起接触竞技麻将,曾赴世界各地参加比赛,她感慨,中国人玩麻将,娱乐意识比较强,“有时候积分都会算错”,而法国人更像运动员,严格遵守比赛规范,也讲究策略和协作,“他们很懂‘舍得’,被下家吃好几张牌都不在乎,而中国人打牌,总是‘盯住上家看住下家’”,她笑着总结,“三个中国人和一个外国人打牌,说不定赢的就是外国人”。
    语言沟通在赛场上并不是大问题。根据世界麻将组织编写的《麻将竞赛规则》,打牌过程中,“吃、碰、杠、花、和”必须用中文表述。
    “他们说话声音很小,只有牌桌上的几个人能听到”,王桂英回想到,在国内参加比赛时,有人总是稍有争议就吼叫对手和裁判,相比之下,法国人更讲规矩。
    比赛持续了两天, 曾与王桂英同桌竞技的一位法国人最后夺得全场积分冠军,他领到一只由比赛场地俱乐部提供的毛绒玩具作为奖品。
    王桂英的西安队拿到了团队第七,“状态不好”,她事后感慨。不过,这成绩并没有太影响队员的心情,19日比赛结束后,他们就开始了法国游玩。
    为麻将“正名”
    对于赛后的舆论风波,代表团团长江选旗已有心理准备。事实上,这并非他首次陷入其中。
    2012年10月,世界麻将组织举办的第三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同样招致了非议。选拔赛中,北大清华学子组成联队出现,让重庆黔江的决赛成为焦点。
    然而,很快有亲赴现场的记者采访发现,出现在赛场的4名大学生实际已经毕业,“高校联队”有名不副实之嫌。
    “其实只是临时换了一些选手”,江选旗回忆,选拔赛引发舆论关注后,有些在校大学生感受到压力,担心因此影响学业,还有部分学生选手要忙于毕业论文和实习,无法赶到重庆参加决赛。
    不过,这样的争议让江选旗觉得很欣喜,“竞技麻将需要得到关注”。
    他想为麻将正名。“很多人把麻将和赌博联系在一起”,这位曾经服役于八一游泳队,先后在北京体育学院、国家体委(现为国家体育总局)任职的前运动员,经常把一句话挂在嘴边:“赌是人的问题,不是牌的问题”——正是经济学家于光远2002年对江选旗说的这句话,让他开始研究竞技麻将比赛。
    他集结资源,先后在海南、香港、北京举办了三届麻将国际公开赛。
    首届比赛定在2003年博鳌亚洲论坛后举行,然而,在准备阶段,就不断有得知消息的人向当地政府举报,称这是聚众赌博,应该马上叫停。
    到2005年第三届比赛时,来自法国、德国、丹麦、荷兰等国的代表开始讨论,应该成立一个世界级的麻将组织机构。
    提议被一致通过,新机构取名“世界麻将组织”,考虑到中国是麻将发源地,经济学家于光远又长期主张推动竞技麻将,他被全票通过当选为主席,江选旗有多年竞赛经验,被选为秘书长,机构以“世界麻将组织竞赛中心”的名义,在香港注册。
    此后几年,世界麻将组织连续筹备比赛,参与人数逐年增加,其在美洲、欧洲、亚洲等国家的成员协会也扩至24个。
    麻将生意链条扩展到国外
    世界麻将组织成长的背后,是麻将比赛在民间的深受追捧,在中国,麻将的受欢迎程度不容置疑。
    据《中国日报》报道,2012年8月,成都举办了一场四川麻将比赛,吸引30万人参加海选。地方麻将协会负责人也指出,许多地方政府都在争着举办各种赛事。
    麻将比赛背后,蕴藏着巨大的商机。在承办了第三届世界麻将锦标赛的重庆黔江区,区长吴忠表示,他支持比赛是出于促进旅游业的考量,“这是一个好的机遇、好平台推广营销黔江”。
    “以前有几个人知道黔江?我们的比赛一搞,他们也有名气了”,江选旗对这种双赢模式很满意。
    比赛的获益者还有很多。在第三届世界麻将锦标赛中,黔江当地一家房地产商和国内一家麻将产品制造商提供了赞助,他们的展板得以摆设在赛场周边,比赛带来的数百名选手、表演者和工作人员,都入住了当地最昂贵的一家大酒店,酒店为比赛提供了场地。
    麻将生意链条甚至扩展到了国外。江选旗透露,随着中外麻将交流的增多,现在很多外国人找来,希望通过世界麻将组织,买到质优价廉的麻将产品。
    不过,对于推动者而言,“麻将文化”始终是关键词。
    让江选旗有些担忧的是,相比国人,外国麻将爱好者对麻将内涵更感兴趣,“他们有机会就会问,‘中发白’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竞技麻将是144张牌?”这次在法国,年龄最小的参赛选手是一名14岁戴眼镜的法国小女孩,她向江选旗请教了问题,“为什么‘发’的牌面是绿色的?”
    “‘发’代表大地,绿色有生长的含义”,江选旗为她介绍了一种解释。
    社科院顾问、世界麻将组织主席于光远也多次强调,要保护麻将文化,不要让麻将成为武术那样一个纯粹的体育项目,内涵被忽视了。
    转型竞技比赛长路漫漫
    然而,相比民间的热闹,国家体育总局对麻将大赛的态度并不明朗。很多竞技人士期待,政府层面对麻将比赛能提供更多的支持和管理。
    1998年冬天,广州天河体育馆摆上了40张全自动麻将桌,由国家体委举办的这场“丽景湾杯首届健康麻将邀请赛”,曾被认为是中国麻将史上的历史一刻。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或许能推动麻将成为国家竞技体育项目。
    王桂英对那段时光记忆深刻,当时,全国各地都有正规的竞技麻将参赛队伍,仅陕西省就举办过四届麻将大赛,王本人成为陕西省首批接受培训的裁判,“感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了”。但这股风潮却很快不了了之,此后,再无国家层面的麻将大赛。
    “竞技麻将其实是倡导健康的,需要动脑,不吵不闹,应该推广”,王桂英时常想起2012年去日本千叶县麻将博物馆参观的场景,那里存放着不少中国古代的麻将牌和麻将桌,“第一反应是,中国人的东西,怎么都在日本人手里?”但她又转念一想,这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了中国传统文化,也是好事。
    她更希望看到麻将文化在中国的健康发展,“我们想把麻将推向奥运”,她略微停顿了一下,随后补充道:“当然,任何一项竞技体育都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推向奥运。”
    对于竞技麻将,这条路尤为漫长。□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