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火之后,官方善后有“惯例”?

2013-06-21 00:00  来源:  作者:  共有评论

    6月刚过没几天,东三省的三场大火(中储粮大火、大连石化大火、吉林禽业公司大火)让这个安全生产月的形势陡然严峻,其中吉林宝源丰禽业公司火灾遇难人数更是高达120人。举国震惊之余,相关部门也迅速展开了善后工作,在火灾发生后,政府部门的应急善后工作到底是如何进行?为何看似完善的善后程序,却未能阻止一次次灾难重复发生?本刊综合多家媒体的消息对此进行了深度报道。
    同厂夫妻阴阳相隔
    一场大火夺走120人的生命,也改变了这些家庭的命运。
    据了解,在吉林宝源丰禽业有限公司上班的员工中,夫妻同在工厂上班的不在少数,这些家庭中,很多因为这场大火变得支离破碎;同样,遇难者绝大多数是农村打工者,他们9成左右是女性。选择在家门口打工,也是地方政府大力提倡的举措之一。但宝源丰的悲剧给农村密集劳动力企业敲响警钟。
    5束鲜花摆在公司东侧的路旁,十分显眼。
    这些花是牛玉玲的亲属敬献的。截至本文发稿,牛玉玲已“失踪”了36个小时。
    事发后,于国华一直站在牛玉玲所在车间的附近张望,他说心里知道,妻子“百分之百”没了,但还是希望有奇迹出现。
    牛玉玲和于国华都是宝源丰禽业有限公司1车间的工人。牛玉玲在链条流水线上负责去鸡爪,于国华离她30多米外,在下料班组负责掏鸡肠装袋。
    6月3日6时许,于国华正在低头整理鸡肠,突然听到天花板上“砰”的一声,声音不算太大,他抬起头,看到有黑烟从天花板上渗出。周围的人开始向东门跑,他也跟着跑。
    操作台到东门近50米,快跑到门口时,于国华感觉憋得喘不过气,最后手扶着墙,憋着一口气冲了出去。随后跑出来的人,也被烟熏得弯着腰大喘气,于国华等了2分钟,也没看到牛玉玲,而车间里已经“挤”满了黑烟,进不去人了。
    跟牛玉玲同一车间的佘海红爬了出来。佘海红跑出车间后,本来被门口的水池拦住,水池上有两三米宽的木板桥,她被黑烟呛得瘫倒后,被同班组的姐妹拖了出去。“四五米深的水池掉进去很多人。平时里面是血水、污水和鸡毛,下去就上不来,有人踩着别人的头才爬上来。”佘海红说,1车间的人,基本都是从这条通道逃出来的。
    于国华没有在这条通道的逃生者中发现牛玉玲。
    “我一边喊她的名字,一边跑着找。”于国华说,从冷库到车间,近500米的距离,于国华跑了2趟。想再跑,2车间又爆炸了,二三十米高的火焰从腾起的黑烟中往外乱吐。
    消防人员到现场后,由于烟气太大,并伴有异味,需要戴防毒面具才能灭火。据多位逃生者说,听到着火后,不到3分钟,浓密的黑烟就从天花板上蹿出来,一片漆黑。
    宝源丰的厂房是一个东西向的长方形。东侧为1车间,西侧是2车间。两个车间中有链条相连,1车间主要负责挂鸡、去头、去爪、开膛、冲水、掏油;2车间负责分割鸡腿、鸡架、包装。
    逃生者们说,两个车间格局类似,平时上班,工人们从两个车间的南门进厂房,更衣室、换靴室、消毒室由南向北一字排开。中间有办公室、机修室、配电室组成的隔断,这些隔断将南部隔成迷宫一样,向南逃生的基本都没出来。
    车间和更衣室之间有一条3米多宽的消防通道,通道边放着消防器材。于国华回忆,自己到宝源丰工作3年多,厂里曾教过员工怎么使用灭火器,但他们从没有实际演练过。
    于国华说,他们1车间30岁以上的人居多,2车间20岁左右的年轻女子居多,由于2车间消防大门被锁,死伤也最严重。
    在宝源丰,“夫妻档”还有很多,事发后,有些夫妻,两个都没逃出来。
    牛玉玲曾跟于国华说,她想在这儿再干5年,攒点钱后就不干了,拿着钱找一家福利院呆着,他们都是再婚,不想老了给各自的子女增加负担。
    于国华记得,平时俩人工作台相隔30多米,收拾完鸡,俩人会到更衣室的走廊里说会儿话。俩人商量,他们是后半生在一起的,争取一起再活20年。
    说着说着,于国华站在宝源丰对面的麦地里,大哭。
    类似触动人心的场景并不鲜见,与此同时,对于火灾的善后程序似乎也已形成一定的“惯例”。
    显规则:处理火灾的“四步走”机制
    上级指令:批示级别越高应急能力越强。
    火灾之后,一旦有高层领导批示,强大的号召力和动员力迅速显现。一般来说,死亡30人以上的火灾往往会引起最高层关注,而即使死亡人数没有达到30人,如果发生地是重要城市、重要公共部位或者居民区,也会引起最高层关注。上海“11·15”火灾发生后,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有四位做出指示,时任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连夜率领工作组赶赴现场指导工作。此次吉林大火发生后,习近平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迅速作出批示,同样属于最高级指令。
    应急反应:官员急赴现场、控制相关负责人。
    领导批示后,地方应急办便成为最忙碌的部门。对于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两快两提醒”——尽快赶往事发地点,尽快通知有关部门启动相应的应急预案;提醒下级政府控制肇事单位法人、冻结肇事单位资金,提醒公安机关进行现场警戒或交通管制。而应急办的另一重要工作,是尽快通知相关职能部门领导到场,同时记录领导的所有指示,尽快传达给参与应急的工作人员。
    维稳安抚:工作做到尸体火化、家属送返。
    对伤亡家属,“部门包干、对口安抚”已成为主要应对手段。在上海“11·15”大火中,几乎是每户遇难者家属都有3至5人的工作组陪同。这次吉林大火后,官方同样对每个死者家属成立了一个工作小组,落实各项抚恤政策。工作组多由一名领导干部带领本部门人员组成,做一名家属的工作,直到签署赔付协议,尸体火化,家属送返为止。
    痛定思痛:每次灾后都要“举一反三”大检查。
    每次重大火灾后,相关部门会要求进行“举一反三”,摸底排查,以杜绝灾难。而这种运动式补救的效果却并不乐观:2009年2月央视大火后,公安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开展消防安全专项整治行动。就在整治期间,南京中环国际广场因工人引燃保温隔音板材引发火灾,此后公安部和住建部联合出台了《民用建筑外保温系统及外墙装饰防火暂行规定》。而这些努力却也并未阻止一年后上海11·15特大火灾发生。
    隐规则:政府赔偿有技巧
    在重大事故中,“紧急赶赴现场”的中央高层官员的级别往往反映了事故严重程度。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近年来在重大火灾发生后,担任公安部长的国务委员往往是出现在现场的最高级别官员。从上海“11·15”大火后孟建柱连夜赴现场,到此次吉林大火后郭声琨当日下午赶到,皆遵循此例。
    特大火灾发生后的若干天内,国务院一般会成立专项调查组。从近年来的案例来看,这里的“若干天”,快则不到一天,慢则五六天。而调查组的成员构成已经有了非常固定的组成模式。组长一般由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或副局长担任。副组长则一般会涵盖安监总局副局长、监察部副部长、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事发地省级政府副职。
    安抚家属做到“三个一点”。在安抚家属的过程中,矛盾常有发生。上海大火一位遇难者家属曾表示,他本来对政府处置十分满意,但当双方刚沟通了具体的赔偿方案后,工作人员紧接着问:“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火化遗体?”这让他勃然大怒。为此当地应急办负责人专门提到安抚工作要做到三个“一点”:要视遇难者及其家属为亲人,“在住宿上,档次适当高一点;在伙食上,标准酌情提一点;在协商上,语气注意温和一点。”
    早出殡多给奖励,亦是处理火灾等重大事故的惯常做法。《望东方周刊》曾有报道说,2010年8月16日的黑龙江伊春烟花爆炸事故发生后,当地政府规定:在18日出殡会获得政府给予的23.5万元的赔偿金,如果拖一天,则少给1万元。另外,遗体分散存放,遇难家属分散居住也是惯例,官方对此的解释是:“这一措施有效避免了家属间相互聚集、串联、攀比的情况,成功排除了外部别有用心势力的干扰与破坏。”
    处理涉事官员:多为地方干部
    火灾之后日子最不好过的,除了遇难者家属,恐怕就是当地有关部门负责人,在2010年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企业安全生产工作的通知》中,加大了重特大事故在干部考核中的权重。发生特别重大事故的,要根据情节轻重,追究地市级分管领导或主要领导的责任。此后重大火灾发生后地方官员大面积受处分的消息屡现报端。2012年河南许昌昌贸公司院内发生火灾事故3人死亡,事后11名责任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而被火灾影响到的省部级高官并非没有,但一般都是灾情特别重大,性质和影响极其恶劣的火灾才会对相关主管部门的高官“开刀”。上海“11·15”大火后,上海市副市长沈骏受到行政记大过处分;而2009年“央视大火”发生后,中央电视台台长赵化勇则受到行政降级、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而因火灾受处最严重的案例发生在1987年,大兴安岭火灾后,林业部正副部长双双被撤。
    一般来说,火灾发生后,相关主管单位官员并不会受到法律制裁,但也有例外:2010年,河南新密一矿井火灾事故致25人死亡,8名渎职官员因涉嫌构成玩忽职守罪被提起公诉。而在上海“11·15”火灾事故的后续调查过程中,静安区建交委原主任高伟忠被查出严重违纪,最终以滥用职权罪和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16年。
    被处分官员悄悄复出的新闻近年来屡见不鲜,从火灾事故中“逃出生天”的官员也屡有报道:上海“11·15”大火仅仅半年之后,受到处分的原上海市静安区委副书记、区长张仁良便被曝出调任新疆喀什地委副书记。几乎是同时,又传出消息,同样因此事受处的原上海静安区委常委、副区长徐孙庆已担任上海市申江两岸开发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
    火灾等重大事故善后过程中的另一个“惯例”是,在调查报告公布、相关人员被问责的同时,一些地方还会举行表彰大会,嘉奖“在抢险救援及善后工作中涌现出来的先进集体、立功人员和先进个人”。包头空难后,包头市市委办公厅位列22个先进集体之一;大连“7·16”火灾爆炸事故后,中石油大连石化分公司表彰了9个单位和197名个人,该公司消防支队、石油储运公司、建安总公司储备库保运车间获记集体一等功。□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