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战略导弹部队首任司令员向守志

2016-10-01 00:00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史铭  共有评论

    当听说向守志要当全军第一所导弹技术院校的校长时,原部队、老首长都舍不得他放弃升任大军区副职的机会而就任这个平调的校长职位。但这位刚刚从抗美援朝战场上走下来的将军,目睹了战场上我军受困于落后装备限制而付出的重大牺牲后,他选择了职务上的平调,闯进一个陌生的领域……
    “底牌都交给你,自己拿主意!”
    1960年5月,即将完成南京高等军事学院学业的陆军第15军(后改编为空降军第15军)军长向守芝(后改名向守志),从同班学友、军委炮兵司令员邱创成那里听到一个消息:经叶剑英元帅推荐,周恩来总理亲自圈定点将,让他出任西安炮兵高级专科学校校长。
    3个月后,向守芝怀揣苦读3载得之不易的毕业证书登车南下,来到被称作“九省通衢”的武汉三镇,准备辞别军区首长,回老部队携妻儿举家北上,到骊山脚下的中国首座战略导弹高等学府走马上任。
    当晚,龟山脚下的军区大院,向守芝的老首长、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上将设宴为他接风。操一口湖北红安口音、性情豪放的陈再道得知手下爱将要去当校长,连连摇头说:“你是带兵打仗的,怎么让你领导教师爷呢?我给总理打电话汇报,军区对你的工作安排另有考虑。”
    军区第二政委谭甫仁也舍不得放走向守芝,他说军区党委已酝酿过,拟建议军委提升他出任军区参谋长。
    “底牌都交给你,自己拿主意!只给你三天时间!”陈再道毫不掩饰地做“最后通牒”。
    一边是老首长盛情挽留和职务晋升,一边是平职调动和军队建设急需。何去何从?当夜,向守芝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思绪的潮水放纵奔涌……一帧帧画面走马灯般从脑海里掠过,最后定格在令他刻骨铭心的朝鲜战场上。
    1952年春,志愿军第15军44师师长向守芝,受命接防三八线以北约30公里的西方山阵地。西方山与左侧的五圣山互为唇齿,如壁似垒连绵一线,扼朝鲜南北交通之咽喉,鸟瞰美军控制的金化、铁原地区,为我中部战略防御的重要支撑。特别是西方山西侧与金化、铁原互为三角的平康谷地,犹如连绵山区豁出一条宽阔走廊,汉城(今首尔)至海港重镇元山的铁路公路贯穿其间,十分便于敌坦克机械化部队快速机动。美第8集团军司令官范弗里特认定平康是中共军队的生命线,发誓要把这个“铁三角”拿下来。志愿军第15军军长秦基伟也语重心长叮嘱向守芝,对平康这个口子要确保万无一失,并特意把一个步兵团、8个炮兵营作为重筹码,配属44师坚守战略咽喉。
    历时9个月的西方山阵地防御作战,向守芝率部歼敌1.89万余人,击落敌机52架,摧毁敌坦克53辆。特别是五圣山方向震惊中外的上甘岭战役打响后,他调集主力反复争夺,交替攻守,最终牢牢控制住被美军视为性命攸关的391高地,极大改善了平康地区防御态势,迫使对手不得不剜肉补疮般抽出重兵加强西方山正面防御,有效牵制了敌人,保证了上甘岭战役的胜利。部队涌现出舍生忘死怀抱炸药包与敌同归于尽的特等功臣、二级英雄李文彦;被敌燃烧弹打中后严守潜伏纪律,至死纹丝不动的特等功臣、一级英雄邱少云等惊天地泣鬼神的钢铁勇士。
    在由衷感到自豪的同时,向守芝也生出诸多酸楚和遗憾:中华英雄儿女与现代化兵器武装到牙齿的美军鏖战厮杀,牺牲了多少鲜活宝贵的生命!我们要有效抵御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的侵略,必须掌握先进的武器装备,建设起强大的国防!
    向守芝突然眼前一亮,胸中豁然开朗。只恨手中剑不长,矢志强军当校长!为告慰长眠在异国他乡的战友,为使军队早日长剑在握,将军毅然把目光投向三秦大地,谢辞老首长盛情挽留,赴西安炮兵高级专科学校任职。
    他将自己的名字“向守芝”改成“向守志”,以表达砺剑灞上矢志不移,为加快我军现代化建设奋斗终生的坚定信念。
    向守志到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遵照毛泽东主席关于领导干部应当“变外行为内行”的要求,虚心向专家和教员学习导弹高科技知识。通过请诸位教官单独辅导“开小灶”,向守志一步步跨进神秘深邃的导弹核武器知识王国,熟悉了导弹专业课程设置和教学程序,日积月累中实现着从野战军军长到尖端高技术军事院校校长的角色转换。
    弹指间半个多世纪过去,熟知这段历史的同志,只要提及火箭军工程大学的早期创业历程,总会情不自禁把向守志当年刻苦学习钻研导弹专业技术的感人往事,作为一个领导者治校治教的重要参照。
    构建培育高精尖导弹技术人才摇篮的梦想,在向守志这一代曾手握大刀长矛的老红军老八路的不懈奋斗中,一天天变成现实。
    “穷不瘦骨头,饿不扁腰杆”
    三年国民经济严重困难时期,包括向守志在内的许多同志,都因缺乏营养得了浮肿病,小腿一按就是一个坑。向守志把激励教职员工自力更生、发愤图强视为当务之急,要求各级深入细致做好凝聚军心、鼓舞斗志的思想政治工作,增强大家同舟共济战胜困难的信心和决心。他亲自发起62名将校军官组成合唱团,高唱 《东方红》《社会主义好》《我是一个兵》等革命歌曲;让政治部组织成立业余演出队和管弦乐队,1961年春节在全校举办有着828人参加总计400多个节目的文艺大会演。他还专门写下一首朴素的打油诗,在校内广为流传:“饿要饿得新鲜,穷要穷得干净;行要行得磊落,干要干得光明。穷不瘦骨头,饿不扁腰杆,蔑视一切困难,这就是共产党员的性格……”
    与此同时,向守志带头扛起锄头镐头,领着教员学员四处寻觅,在本校220余亩闲置土地上种粮种菜。靠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几千名教职员工迅速走出饥饿的阴影……
    为办好全军第一所导弹技术院校,向守志殚精竭虑无暇他顾,就连从金戈铁马战争年代走到一起结为伉俪的患难妻子、刚解放大西南就担任中共四川宜宾市委书记的张玲患直肠癌动手术,他都只是看望几次便匆匆告辞。向守志有许多生死与共的老战友,建国后分别在中央、省市和军队重要领导岗位任职。只要有利于教学科研和发展生产,他从不吝惜自己的面子。学校开垦荒地渴望拥有劳动生产率高的农业机械,他找老战友求援要来一台当时极为珍贵的“东方红”拖拉机。测地教学急需经纬仪,他又找老战友“化缘”从省测绘局购得一台进口经纬仪。教官随军家属越来越多,子女入托入学问题日趋凸显,学院想建一所幼儿园和子弟小学,但必须经中共陕西省委特批才能列编。得知团中央第一书记胡耀邦同志调任陕西省委第一书记,他立刻找上门来。胡耀邦紧握他的手说:“向院长放心,你们是特殊单位,我们特事特办!”很快,学校幼儿园和子弟小学编制、师资、经费等问题迎刃而解。
    向守志在抓教学实践中深切感到,高层次教学人才匮乏,是制约办学水平层次提升的突出瓶颈和短板。他以富有创造性的头脑,悉心思考并寻找着解决这一难题的途径和机遇。1963年1月,西安炮兵高级专科学校改为炮兵技术学院。4月,总参谋长罗瑞卿大将陪同朝鲜国防部长金光侠大将前来观看导弹操作,官兵们快捷精准无可挑剔的表现,赢得罗瑞卿和金光侠的热烈掌声。临行前,罗瑞卿亲切地问学院有什么困难,向守志坦言:“教学人才匮乏,一直是我们一块心病。最近学院拟制了一个‘拔青苗’计划,可否从全国名牌大学挑选部分优秀青年教师和即将毕业的优秀学生,到我校经过专门训练,留下当教员。还希望能从北京理工科院校选调些有志于国防事业的专家教授和讲师,充实一线教学队伍。”罗瑞卿当即表示,回京就向周总理汇报,协同高教部实现这个计划。
    不久,罗瑞卿从北京来电话,讲总理完全同意“拔青苗”,要求高教部挑选最好的人才,你们看上哪个大学的,就到哪个大学要。手持周总理的“尚方宝剑”,向守志派人从北京航空学院、北京工业学院、武汉大学、兰州大学等著名高校选拔16位资深讲师和200多名全国名牌大学毕业生,并特批上海同济大学毕业、曾在国民党兵工厂当过多年工程师、精通流体力学的北航教授王列前来任教。得知王列尚未成家,向守志过春节必请他和几位教学突出的资深讲师同吃年夜饭,用自己的工资买来茅台酒,让大家尽兴畅饮。深受感动的王列给向守志敬酒说:“您对我如此信任厚爱,此心足矣!”向守志还特意交代训练部副部长黄迪菲一个任务,要想方设法帮助王列找个伴侣,被全院传为佳话。
    “学院的人,当以教员为大!”
    向守志十分重视营造尊师重教的良好氛围,多次在全院教职员工大会上郑重强调并身体力行一条院规铁律:学院重大集会活动,让教员坐前面,院领导和机关干部靠后坐;打饭、购物、理发、洗澡,教员优先,无需排队。刚宣布这些规定,机关一片哗然。少数同志感到教员与自己的角色发生“错位”,优越感和自尊都没了,难免有些牢骚怪话。
    向守志曾在一次会议上语重心长地向大家袒露心迹:“在座的大多数同志都是从战火硝烟中走出来的幸运儿,亲身经历过落后挨打的惨烈。我们为什么落后?就是因为没有先进的武器装备,没有掌握高科技知识的一流人才。当今世界军事发展日新月异,我们再不能用人海战术、血肉之躯与武装到牙齿的敌人血刃相拼,只能走科技兴军之路。一所学院拥有好的教官,才能培育出一流学生。自古以来,学堂就是教师爷坐第一把交椅。我们这座培养导弹尖端技术人才的院校,更要倡导和营造尊师重教的好风气。我认为,学院的事,应以教学为重;学院的人,当以教员为大!”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一时想不通的同志茅塞顿开,“甘当绿叶扶红花”在全院机关蔚成风气。时至今日,当年拔来的“青苗”,多已成为学养丰厚的资深专家教授,有的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有的跻身于火箭军高层领导岗位。许多健在老同志由衷称道:什么叫尊师重教,向守志老院长作出了彪炳青史的楷模,永远值得怀念和敬仰!
    卧薪尝胆的5年,开拓创业的5年,快速发力的5年,硕果累累的5年。到1965年9月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签发命令,任命向守志为军委炮兵主管导弹部队的副司令员时,西安炮兵技术学院已建成教学科研队伍初具规模、各类教材教案齐全完备、图书馆资料室实验室成龙配套、专业训练场正规有序、105个教学单位自成体系各具特色的现代化导弹工程技术学院,成为西北地区屈指可数的名牌理工科大学。教学区、学员区、部队营区和机关办公楼四周,花圃环布、绿树成荫,学院绿化覆盖率达60%以上,多次被兰州军区和陕西省评为绿化卫生先进单位。叶剑英、罗瑞卿、谭政、张爱萍等领导同志来学院视察,对该院教学科研和全面建设给予充分肯定。叶剑英对向守志满意地说:“你们已经建成我军新型的高等工程技术学院!”并勉励全院要很好地学习运用毛泽东思想,敢于破除常规,大胆革新,善于创造,争取教学改革新成果。
    1966年7月,经毛泽东主席批准,向守志出任第二炮兵(现更名为火箭军)首任司令员。
    1975年4月,经叶剑英邓小平举荐,“文革”中遭受残酷迫害的向守志得以复出,再次出任第二炮兵司令员。
    2009年阳春三月,为深入了解战略导弹部队早期创业的艰辛历程,第二炮兵军史馆筹建办公室同志专程赴南京采访向守志。谈到半个世纪前不当军区参谋长却到导弹学校当校长的经历,老首长讲了如下发人深思的话:“今天看,我这样做可能有点傻。但我们那个年代的同志,从来都把当官看作一副担子、一种责任。战争中牺牲战友的音容笑貌,让我永远难以忘怀!我办导弹学校,就是要告慰先烈,我们一定要真正强大起来,也一定能够越来越强大!”
    这就是老一辈中国军人的选择,无怨无悔的选择。 (摘自《人民政协报》史铭)□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