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在毛主席遗像前守灵站岗

2016-09-21 00:00  来源:  作者:口述:侯海青 整理:陈敬刚  共有评论

    口述:侯海青 整理:陈敬刚
    (一)
    
    1976年9月5日,我工作单位所在的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巴彦高勒镇巴拉亥农场接到伊克昭盟农垦局下发的文件通知:要在农场举行伊克昭盟农垦系统的乒乓球和篮球两项球类比赛,时间分别定在9月9日和10日的下午,比赛地点设在农场场部的大礼堂。
    这是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归属地方管理后,全伊克昭盟农垦系统举行的第一次大型文体活动,故此农场党委非常重视,要求农场机关的全体工作人员都要参与准备工作。
    大礼堂属于政治部管理,当时我们宣传队的宿舍就建在大礼堂旁边,所以政治部就把赛场的准备和服务工作交给了我们,并要求我们在开幕式上献上一场文艺演出。
    我以前在建设兵团3师23团服役时是连队里的文艺骨干,来到农场后担任了宣传队的演员班长,故此任务自然落到了我的肩上。经过连续几天的紧张排练,大家磨合得比较出彩了,8号晚上的最后一次排练中,我的拿手好戏——山东快书《大老王剃头》逗得在场的同志们哈哈大笑。
    9日上午,我们忙着清扫卫生,摆设乒乓球台,布置比赛场地,经过一个上午的紧张忙碌,一切就绪,只等下午举行开幕式和比赛了。
    午饭时,我们突然接到场部的通知:下午3点集体到大礼堂门前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播音,有重要新闻发布。
    由于通知上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在场的领导也没有在意,于是很自然地下达命令:将开幕式和比赛安排在当天下午收听完电台广播后进行。
    这时大家开始议论纷纷,由于过去我国“两弹一星”等重大军事或科研工程实验、发射成功等重大新闻都是通过电台向全国发布的,因此有人猜测今天可能会有更加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
    而我却没有这样乐观,因为在这一年的1月和7月,敬爱的周恩来总理和朱德委员长与世长辞的消息都是从电台中传来的。在先后听闻过两次不幸的消息之后,我感到有些心有余悸,一种不祥的阴影无形中笼罩在我的心头。我不愿多想,只是在心里默默地祈祷:但愿我的担心是多余的,结果会像大多数人所期盼的那样……
    (二)
    下午2点50分左右,大家齐聚在大礼堂门前的空地上,准备收听电台广播。
    时针指向了3点整,礼堂屋顶的高音喇叭里突然传出阵阵凄楚的哀乐声,随之而来的是播音员那低沉而缓慢的声音:“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播音员夏青同志用极其悲痛的语调向全国人民宣告:“我党我军我国各族人民敬爱的伟大领袖、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名誉主席毛泽东同志因病情恶化,医治无效,于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零时十分在北京逝世……”
    空气仿佛在一瞬间凝固了,整个会场鸦雀无声,大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这突如其来的噩耗无异于晴天霹雳一般。虽然我已经有了一定的思想准备,但对于毛主席逝世这一消息却是始料未及的,无论如何我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对于我们这些出生于1950年代的知青们来说,对毛主席的崇敬和热爱之情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经过短暂的沉寂,会场上顿时哭声震天,一时之间谁也无法接受这一残酷的事实,人人沉浸在无限的哀痛之中,原本已经安排妥当的体育比赛和文艺活动自然也就取消了。
    9月10日清晨,农场党委决定将毛主席灵堂设在大礼堂内的舞台上,我们宣传队的工作人员负责布置灵堂。
    我们把舞台的红色幕布撤下,换成黑色幕布,中间摆放着毛主席的遗像,两边堆放着农场下属各单位送来的花圈,遗像的上方悬挂着巨大的横幅,一行醒目的大字映入眼帘:“沉痛悼念伟大领袖毛泽东”。
    (三)
    我们宣传队全体男战士负责在灵堂内为毛主席的遗像守灵。
    在那些日子里,我们统一着装:身穿黄军服,腰扎武装带,手持全自动步枪,4人为一班岗,笔直地站立在毛主席遗像两侧。白天我们两小时轮换一班岗,晚上四小时轮换一次,农场的各分场都组织全体人员集体前来参加悼念活动,缅怀毛主席。
    连日来,我在遗像前亲眼目睹:不仅是农场的员工,就连周边生产队的老乡们也来到灵堂参加悼念,悼念的人群中有人哭晕在地,有人哭得趴在地上扶都扶不起来,还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年人哭得死去活来,我和战友们深受感动。小时候我最喜欢阅读《三国演义》 ,记得故事中描写曹操故去后,魏国大将许褚曾经哭晕甚至吐血,过去我一直认为那是作者过度夸张的描写,时至今日目睹眼前的情景,我才真正理解了“艺术源于生活”的哲理……
    悼念活动一直持续到9月17日夜晚,为了配合第二天在北京天安门前举行的毛主席追悼会,我们连夜将摆放在灵堂内的所有物品搬运到农场办公楼前,并开始布置农场追悼会的会场。
    9月18日黎明,天刚蒙蒙亮,我们就上岗了,为了庄重气氛,增添了上岗人数。包括我在内的8名战士分列在毛主席遗像的两旁,每小时轮换一班岗。上午10时,随着哀乐声的响起,在场的参加追悼会的全体人员集体面向首都北京的方向默哀、三鞠躬……
    1976,那个多灾多难的龙年注定要被全国人民铭刻于心:周总理、朱委员长、毛主席在这一年先后离世,而且中国又经历了举世震惊的唐山大地震。然而这一切似乎又预示着另一个时代的即将到来:在毛主席离开我们的一个月后,笼罩在中国上空长达十年之久的阴霾被彻底扫清,历史揭开了新的篇章!
    在滚滚奔流的人类历史长河中,四十年宛如白驹过隙,转瞬间毛主席已经离开了我们四十个春秋。然而沧桑岁月却无法使国人对于这位新中国缔造者无尽的思念之情褪去半点光泽;同样无法冲刷掉四十年前令我永生难以忘怀的为毛主席守灵站岗的那些日日夜夜!□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