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毛泽东诗词创作高峰期

2016-09-21 00:00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曹应旺  共有评论

    在毛泽东的诸多诗词中,“而今迈步从头越”“红军不怕远征难”“太平世界,寰球同此凉热”“不到长城非好汉”“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等诗句最为人们所熟知,尤其是“不到长城非好汉”,可谓家喻户晓。这些诗词名句都出自长征期间1935年2月至1936年2月毛泽东所写的诗词。
    一生中写诗词最多的一个月
    1935年10月,中央红军即红一方面军行程二万五千里、纵横十一个省,胜利到达陕北。这个月,毛泽东兴奋不已,灵感迸发,诗思泉涌,接连写了四首脍炙人口的诗词:《七律·长征》《念奴娇·昆仑》《清平乐·六盘山》《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
    从已掌握的文献看,毛泽东的诗词创作也不是年年都有,甚至有三四年无诗作问世。周恩来曾说:“我们的领导人中,陈毅同志喜欢写诗,写得很快,是多产作家,是捷才。毛主席则不同,他要孕育得很成熟才写出来,写得较少,而气魄雄伟、诗意盎然。”1935年10月是毛泽东一生中写诗最多的一个月。
    这个月,毛泽东看到长征是一次万里征程的磨砺,党和红军因在长征苦难中不懈奋斗而走向辉煌,他用诗笔讴歌了“红军不怕远征难”和“大军纵横驰奔”的奋斗精神。
    这个月,毛泽东看到长征是一次柳暗花明的转折,党和红军因撤销教条主义者的指挥权走上正确道路而坚强起来,他用诗笔讴歌了“三军过后尽开颜”和“红旗漫卷西风”的胜利场景。
    这个月,毛泽东看到长征是一首血战到底的誓词,起到了宣言书、宣传队、播种机的作用,他用诗笔讴歌了“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决心和“太平世界,寰球同此凉热”的美好未来。
    闻所未闻的磨砺
    长征是红军为了打破蒋介石的反革命 “围剿”、实现北上抗日而进行的一次战略大转移。这个战略大转移的过程,是一次经受着前无古人的艰苦卓绝的磨砺的过程。
    中央红军1934年10月从江西出发,于1935年10月到达陕北。毛泽东在《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中描述了这个磨砺的过程:“十二个月光阴中间,天上每日几十架飞机侦察轰炸,地下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路上遇着了说不尽的艰难险阻,我们却开动了每人的两只脚,长驱二万余里,纵横十一个省。”毛泽东说:“请问历史上曾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么?没有,从来没有的。”
    毛泽东的诗词作品着重从自然天险方面描述了这个磨砺的过程:五岭逶迤、乌蒙磅礴是磨砺;金沙水拍、大渡桥横是磨砺;岷山千里冰雪是磨砺;山高路远坑深是磨砺。
    长征是对红军的磨砺,更是对红军领袖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的磨砺。《随军西行见闻录》中曾有一处描写毛泽东:“当我上桐梓西门外之高山时,见赤军领袖毛泽东正手提竹杖步行上山,两脚污泥及膝,且满身沾泥,恐系路滑跌于污泥中所致。”周恩来在长征到毛儿盖后得了严重的肝脓疡病,是被杨立三、陈赓抬出草地的。朱德一生中最艰难的日子,是在长征中,在张国焘那里既要坚持中央北上抗日的路线,又不能轻率地采取任何决裂的做法。反对张国焘的人不是被征服,就是被赶走,或者被杀掉。朱德在张国焘那里,可以说是在刀尖上过日子。
    柳暗花明的转折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毛泽东终身喜欢这种转变和转折,终身都在做转变工作,以求实现历史大转折。毛泽东诗词和他的思想发展的历程,用他的诗句概括,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自中国共产党成立至长征中遵义会议,是“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阶段。这个阶段民族危机步步加深。中国共产党还是个幼年的党,先后受到右倾机会主义和三次“左”倾机会主义的危害,特别是王明“左”倾教条主义控制中共中央达四年之久,造成土地革命战争受到极端严重的损失,红军力量损失百分之九十的严重后果。
    第二个阶段从长征中遵义会议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是“而今迈步从头越”的阶段。这个阶段毛泽东成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红军的主要领导人,批判“左”倾教条主义,从全局上走中国自己的革命道路,运用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三大法宝,夺得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
    第三个阶段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毛泽东去世,是“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阶段。这个阶段“只争朝夕”地建设“独立、统一、民主、和平、富强”的新国家,取得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和一系列重大成就;但也因“只争朝夕”,急速地朝前走,在生产力、生产关系、上层建筑上犯了一些急躁冒进的错误。
    1935年10月毛泽东的诗词,顺着“而今迈步从头越”的转折,抒发了“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的豪情,描写了“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的场景,歌颂了“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的新局面。正如毛泽东在《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中所指出:“长征一完结,新局面就开始。”这个新局面不仅仅是粉碎蒋介石“围剿”的新局面,更重要的是不断开辟停止内战、组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一致抗日的新局面,使中华民族在最危险的时候站起来、走向复兴的新局面。
    1935年10月15日,陈云在莫斯科向共产国际报告红军长征和遵义会议情况时,也谈到了这个转折。他说:“我们撤换了 ‘靠铅笔指挥的战略家’,推选毛泽东同志担任领导。”“新的领导班子指挥有方。”长征取得胜利的原因之一,“是我们党真正成熟起来了,尤其是党的领导人成熟了。”“像毛泽东、朱德等军事领导人已经成熟起来。”
    血战到底的誓词
    1935年10月毛泽东的这四首诗,是解读长征、表达反帝反封建的信心和决心的言志诗,是表达与这两大敌人血战到底的誓词。
    1935年12月,毛泽东所写的《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也在论述长征伟大意义时表达了反帝反封建的信心和决心。他说:“长征又是宣言书。它向全世界宣告,红军是英雄好汉,帝国主义者和他们的走狗蒋介石等辈则是完全无用的。长征宣告了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围追堵截的破产。长征又是宣传队,它向十一个省内大约两万万人民宣布,只有红军的道路,才是解放他们的道路。不因此一举,那么广大的民众怎会如此迅速地知道世界上还有红军这样一篇大道理呢?长征又是播种机。它散布了许多种子在十一个省内,发芽、长叶、开花、结果,将来是会有收获的。总而言之,长征是以我们胜利、敌人失败的结果而告结束。”
    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这个全民族的敌人,毛泽东表达了这样的信心和决心:“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正是基于这样的信心和决心,基于对现实力量和民族大义的正确认识,毛泽东从1936年2月就开始考虑推动反蒋抗日向逼蒋抗日、联蒋抗日转变,经过西安事变,终于出现了全国性抗日局面。这是中国共产党成为抗日战争中流砥柱的原因之一。
    (摘自《北京日报》,作者曹应旺为中央文献研究室研究员)□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