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汪辜会谈”搭台的两岸密使

2013-07-01 00:00  来源:《名人传记》  作者:裴高才  共有评论

    蒋经国去世后,有两位密使为两岸高层牵线搭桥,他们就是“九二共识”的搭台人贾亦斌、南怀瑾。
    邓小平问杨尚昆:蒋经国去世后,有没有人做相应的工作?
    1988年1月台湾地区领导人蒋经国病逝后,在中共中央的一次高层会议上,中共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问军委副主席兼秘书长杨尚昆:蒋经国逝世后,有没有人做相应的工作?杨尚昆回答说:有,民革中央的贾亦斌同志在做。
    同年1月22日,76岁高龄的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副主席贾亦斌,以探亲名义,再度访问香港。在为期半个月的时间内,他接触了台、港相关人士约500人次,多次与台湾老同事通电话。国学大师南怀瑾就是重点人士之一。
    2月5日凌晨3点,刚刚从美国返回香港仅6天的南怀瑾,正在调整时差,突然接到老友的一通电话,相约一晤。这位老友就是阔别近半个世纪的贾亦斌。贾亦斌与南怀瑾早在1940年曾在成都中央军官学校 (黄埔军校搬到成都后的更名)是同事。南是政治教官,贾是战术教官兼区队长。
    当天晚上,贾亦斌来到位于香港中环半山区的南怀瑾住宅。老友重逢,异常激动,彻夜长谈,话题当然不离海峡两岸关系。南怀瑾知道,贾亦斌曾经与蒋经国情同兄弟,贾亦斌一度执掌着蒋经国亲手创建的“太子军”。自1949年春,贾亦斌与蒋经国在溪口最后一次见面,贾亦斌在嘉兴率部起义后,二人“反目成仇”。从此,天各一方。大陆改革开放后,贾亦斌与蒋经国捐弃前嫌,自20世纪80年代初,已经通过秘密渠道进行联系。只是蒋经国猝然去世,联系中断。贾亦斌此次会晤南怀瑾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希望南怀瑾为两岸和谈开辟新的通道。
    刚一见面,贾亦斌也不遮遮掩掩,说:“我们知道李登辉是很尊重你的,而且你的弟子就是他的亲信。目睹两岸骨肉同胞长期分离,难道老兄能置身事外吗?”
    贾亦斌之所以说李登辉很尊重南怀瑾,是因为南怀瑾几句话(1983年,“总统府秘书长”马纪壮按照蒋经国的意思就“副总统”人选征询南怀瑾的意见)把李登辉推到了台湾地区领导人的大位上。
    南怀瑾向双方建言:“我编一个剧本,你们审查……”
    1990年 12月31日,贾亦斌陪同国家主席杨尚昆的代表杨斯德,终于与代表李登辉的苏志诚,在香港南怀瑾寓所会面。
    会谈一开始,苏志诚就向杨斯德透露,李登辉正在做准备,终止“动员戡乱令”。杨斯德当即说:“中共中央对李登辉先生是很肯定的,是寄予很大希望的,希望能在他任内解决国家统一问题。这次中共中央对台工作会议已确定,以李先生为谈判对手……”
    第二天的密谈中,南怀瑾向双方建言献策:“我编一个剧本,你们审查。我建议成立一个中国政经重整振兴委员会,包括两岸两党或多党派人士参加,修改历来宪章,融合东西新旧百家思想,中华文化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宪法、国号、年号问题,都可以在这个委员会内商量,使之成为全中国人的国统会。这是上策。中策是大陆从浙江温州到福建泉州、漳州和厦门划出一块地方,台湾划出金门马祖,两岸合起来搞一个经济特区,吸收台港等地百年来的经济工商经验。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做一个新中国的样板。最重要的是为国家建立南洋海军强有力的基地,控制南沙及东沙群岛,对东南亚至太平洋海域建立管制权力。下策是只就两岸经济、贸易、投资,通与不通的枝节问题商讨解决办法。大家谈生意,交换煤炭石油。”当他谈到两岸合作成立一个经济特区时,双方一致叫好。
    首次密谈结束后,双方约定把会谈录音带回去,各自向两岸高层报告,到农历新年时再谈一次。
    杨斯德告诉对方:“邓小平只管大方向,不管具体事务”
    第二次密谈是1991年2月17日,那天正是春节。贾亦斌会同杨斯德等三人,在南怀瑾寓所与苏志诚、郑淑敏和尹衍梁再次会谈。苏志诚急切地想了解大陆方面如何回应李登辉宣布终止“动员戡乱令”。南怀瑾知道,这是苏志诚眼下最关心的事。虽然“动员戡乱”时期的终止是蒋经国生前就决策好了的,但这是李登辉继任后做的一件大事。如果大陆能给予积极回应,在当时台湾人心普遍希望和平的情况下,李登辉就为自己积累了一大笔政治资本。
    眼看杨斯德对此不以为然,苏志诚可能空手而归。南怀瑾起身对杨说:“一旦台湾宣布了,北京没有及时回应,对李登辉来说问题很严重,内部会有反对意见。”
    这时,贾亦斌立刻插话:“最近,台湾‘行政院长’郝柏村说,废除动员戡乱时期后,两岸还是交战状态。他这样说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这就使我们很难表态。”苏志诚急忙解释说:“郝柏村的话只是回答记者提问,他是一个军人,对大陆政策并不了解,我们的决策是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包括李‘总统’和李元簇‘副总统’在内只有6个人。如果你们想了解我方大陆政策的依据,我可以念一份本月5日这6个决策核心人物的会议记录。”
    苏志诚念完文件,杨斯德说:“我们希望台湾当局把中共定位为友党,将来停止军事对峙、停止一切敌对行动、停止一切危害两岸关系和统一的言论和行动,达成秘密或公开协议。”并明确提议双方可先达成秘密协议,得到最高层认可。协议内容就是刚才说的“三停止”。有了这个秘密协议,在台湾宣布终止“动员戡乱”时期后,可以有两个办法回应:一个办法是台湾与北京各自再同时发表声明,声明内容事先交换;另一个办法是双方发表公开联合声明,向全世界昭告,不允许外来势力干预中国人自己的事。
    杨斯德话音刚落,苏志诚立刻问:“你的这些意见是否向最高层报备了,邓小平是否同意?”杨答:“报备了,但邓小平只管大方向,不管具体事务的。”苏志诚表示:“我回去报告后会认真研究的。”
    搭台人谢幕,“汪辜会谈”登场
    1991年3月29日,两岸密使按事先约定来到香港。在南怀瑾的新宅,苏志诚与杨斯德举行第三次密谈。
    双方会谈气氛一开始就很紧张。南怀瑾见双方的想法几乎是南辕北辙,拖下去只会越拖越僵,就提出一个“和平共存,协商统一”的八字方针,双方都同声称好。南怀瑾趁热打铁说:“你们对这个方针都叫好,那就签字呀!你们签了,回去双方领导人认可就管用,就是条约;有一方不认可也没关系,这是一句文学语言,妙就妙在这里。”
    同年5月1日,台湾宣布终止“动员戡乱”时期,邓小平决定由汪道涵、许鸣真、杨斯德和王兆国等四人组成项目小组,由汪领衔,以李登辉为对象,通过在香港的南怀瑾谈判。
    6月16日,大陆派汪道涵、杨斯德、许鸣真赴港,与台湾代表苏志诚、郑淑敏会面,双方接受南怀瑾建议,敲定首次“汪辜会谈”日期。南怀瑾亲笔起草 《和平共济协商统一建议书》,一式两份,交密使分别送达两岸最高当局。后来因苏志诚在密谈中采取蒙骗手段,与南怀瑾失和,加上李登辉玩两面手法等因素,从而中断了贾亦斌与南怀瑾开辟的这一两岸密谈渠道。随后启用了“汪辜会谈”的新渠道。
    1992年10月28日至30日,台湾海基会与大陆海协会在香港举行商谈,集中讨论两岸事务性商谈中如何表述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问题,此后,两会通过书面往来的方式,确定了“以口头声明方式表述一个中国原则”的共识,简称为“九二共识”。
    “九二共识”确立后,从原则上排除了两岸事务商谈中的主要障碍,并为1993年4月下旬在新加坡举行首次“汪辜会谈”铺平了道路。
    (摘自《名人传记》裴高才)□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