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真正史”中的历史秘辛

2013-06-21 00:00  来源:  作者:  共有评论

    彭真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中非常重要的人物。有学者认为彭真在1949年之后一直是毛泽东心目中接班人梯队的一员,地位仅次于第一梯队的刘少奇、邓小平和后来的林彪。因此其重要性毋庸置疑。《彭真年谱》和《彭真传》的编写组早在1996年便已成立,历经16年,终于完工,于2012年全部编写完毕出版。
    主持北方局工作
    1937年,彭真到达延安,和杨尚昆一起主持中共北方局工作。彭真主持北方局时一件值得记述的事是中共中央关于“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的十二月会议,当时该方针由王明提出,刘少奇、彭德怀负责向彭真传达该会议精神。彭真找到刘少奇、任弼时问:“怎么领导权也不要了,大革命失败了不就是因为不要领导权吗?”刘少奇说:“谁说不要了。叫你不要说嘛!”从这一对话至少可以得出两个信息,第一,当时毛泽东和王明路线之争的矛盾已经公开化;第二,毛泽东和刘少奇开始“结盟”,王明即将被扳倒。
    而彭真立即心领神会,在华北扩大会议上强调:“党要避免犯错误,就要集体领导。”而彭真和邓小平向下传达该精神时下面也有议论,彭真和邓小平商量后决定召开小范围党员领导干部会议,专门讲了争取领导权的问题,彭真的讲话稿事先经过邓小平过目,会议之后彭真立即将其焚烧。
    抢占东北
    中共七大闭幕之后,放在眼前的就是抗战即将胜利以及抗战胜利后如何和国民党夺天下的问题。毛泽东离开延安去重庆谈判之前,和刘少奇谈了一夜,话题不外乎内战之后占领东北的问题。毛泽东离开延安之后,彭真在中央党校主持首批出发去东北工作的干部送行会。刘少奇在会上提出:“我们决定还是派军队去(东北)……日本人垮了,满洲皇帝溥仪捉到了,苏联红军走了,国民党还没有去,你们要赶快去抢。”《彭真年谱》则如此记述:“为了抢占东北,中共中央在刘少奇的主持下,大刀阔斧地开始了对于东北工作的部署,接连发出令各地速派干部和军队赴东北的指示。”
    但是彭真前往东北主持工作之时,国共两党还未正式撕破脸,依旧打打谈谈、谈谈打打。1945年11月,刘少奇致电彭真,命令彭真放弃占领东北大城市的策略,指示彭真先建立可靠的根据地,站稳脚跟,依据情况逐渐争取在东北的优势。林彪随后致电彭真,建议东北根据地的中心应该在沈阳、哈尔滨一线以东,以延吉、临江、通化为巩固后方。该年年底,东北军政大学成立,林彪任校长,彭真任政治委员。
    紧跟毛泽东的步伐
    东北大局底定之后,彭真回到中央工作,但是很快被派往北平主持工作。此时的彭真紧跟毛泽东的步伐,1948年11月,毛泽东致信刘少奇、朱德、彭真等人,提议在军委全衔中加上革命二字,青年团文件中“毛泽东思想”改为“马列主义”,彭真次日提出建议,认为马列主义要写上,毛泽东思想也要写上。彭真列举了一大堆理由,最后总结认为,把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关系写明有好处。
    一直到建国后,彭真一直都紧跟毛的步伐,“大跃进”同样如此。毛在1957年有意退居二线,辞去国家主席的职务,“大跃进”开始时的1959年刘少奇继任国家主席,毛深感大权旁落,曾经在“文革”中说:“1959年之后,邓小平没找我商量过一件事情。”这样的抱怨,彭真在1959年便有所察觉,他在主持中央书记处第157次会议时指出,书记处的工作就是给政治局做秘书,现在毛主席感到情况摸不清,有苦闷,要解决封锁的问题。今年主席66岁,要逼他看那么多东西,要书记处干什么?彭真同时认为,书记处和毛主席“通风”还不够,必须当作一个政治问题来考虑,分工主管的人有问题要随时找毛主席谈。11月9日、10日彭真在主持书记处第160次会议时强调:毛主席嗅觉灵敏,一回到北京就感到不舒服,所以北京市委要把(整风反右倾)运动搞透,把“司令部参谋部搞好”。
    被毛泽东认为不堪重用
    但是很快大饥荒来临,“大跃进”再也无法收场,彭真和林彪一样,再次为毛保驾护航。彭真虽然也谈到过“大跃进”的工作失误,但是更多的是讲天灾。七千人大会前彭真致信毛泽东,信中附上光绪二年至四年山西南部地区发生灾荒情况的材料《光绪三年景录》,信中说:“在这三年灾荒中,晋南有的县死人在三分之二以上”,认为困难主要是由天灾造成的,并且说明大灾之年饿死人难以避免,但是彭真在发言时认为“我们的错误,这首先是中央书记处负责,包括不包括毛主席、少奇和中央常委其他同志,该包括就包括,有多少错误就是多少错误”。邓小平立刻拉着彭真去毛主席那,毛泽东当场检讨。刘少奇随后“步步紧逼”,认为许多“省市认为错误在中央,但是不敢讲,现在有人敢讲,就是提高”,刘少奇继而认定三年灾荒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
    就在毛泽东遭遇党内危机时,林彪挺身而出,为毛辩护,认为错误的造成“恰恰是由于没有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办”。林彪的讲话得到了毛泽东的高度赞许,带头鼓掌,同时希望林彪把讲话整理出来。毛泽东同时转向刘少奇,认为刘少奇报告也应该整理,否则“口说无凭”,毛刘之间的分歧已经公开化。也就是此时,毛泽东认为彭真不堪重用,决定将其和刘少奇一起打倒。彭真见毛泽东的次数从七千人大会之后,急剧下滑。
    大难临头
    七千人大会之后,毛对彭真始终有保留,但是表面上保持对彭真的客气和友好,而毛对于彭真,也不时敲打,以示威严。“文革”尚未开始时的《海瑞罢官》案,彭真便已经感觉到了危机的来临,当时《光明日报》将《海瑞罢官》案的情况简报刊登了吴晗对于姚文元批判的回应,当时毛泽东尚在外地,在简报中批示:“我都已看过,一夜无眠。”当时毛泽东在上海目睹全国各地报纸都没有转载姚文元的文章,便要上海人民出版社将姚文元的文章印成单行本,向全国发行。此时彭真即便再愚钝,也知道酿成大错。
    也就是在《海瑞罢官》案尚未结束的1965年年底,彭真应邀到毛泽东处单独谈话。毛泽东告知彭真:吴晗的问题两个月后作政治结论,还进一步提到调查罗瑞卿的事情,要彭真回北京后找公安部和中央军委谈,注意地下活动,并且说:在党内军内永远不允许搞地下活动。毛泽东此举,显然是在迷惑彭真,让彭真误认为毛依旧把彭真当“自己人”。次年毛泽东将彭真和罗瑞卿一起打倒,充分显示出毛泽东过人的政治手腕。果不其然,1966年5月,毛放出豪言:“彭真是一个渺小人物,我动一个小指头就可以打倒他。”
    而饶有兴味的是,彭真一直到1966年1月,还不知道自己即将大难临头。他在这年1月9日的公安部党组会议上,还在讲话中要求贯彻毛主席不准搞“地下活动”的指示,明确指出:“在党内不准搞侦查,我们是一个也没有搞的,党内永远不搞窃听器之类的东西,一万年不搞,就是不开这个例子。”彭真讲这些话,很明显是在呼应毛泽东。
    思考如何健全社会法治
    “文革”之后的彭真,痛定思痛,大力推动国家立法,建设法治社会,曾经连续在三个月出台了七部法律。1981年彭真托人转告叶剑英,自己拟辞去中央政法委书记职务,理由是首先立法和司法最好分开,二是政法口各部由国务院直接管理比较方便。同时彭真在审判江青案和林彪案之时,也郑重提出要按司法程序审理,首先由公安部预审,然后检察院起诉,最后法院审判。彭真有此认识,充分体现了中共领导人从革命者到建设者的成功转变。 (本刊综合整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