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鲜为人知的最后十年

2013-06-11 00:00  来源:《科技信息快报》  作者:  共有评论

    1981年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以反革命集团首犯判处江青死刑,缓期两年执行。1983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作出裁定,对其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原判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不变。1991年5月14日江青自杀身亡。从秦城监狱到自杀身亡,从1981年到1991年这十年期间,江青究竟是怎样度过的?她在狱中的生活如何?
    (一)
    1991年3月15日,江青高烧不退,因而被送进公安医院。与其他病人一样,江青要填写住院单。这次,她写的名字是:“李润青”。 3月18日江青高烧退了,体重减了几斤。医生再次建议给她的咽喉施行手术,但她拒绝了,同时轻蔑地说:“我就不信你们敢不小心翼翼地对待一位无产阶级革命战士。”
    江青觉得,应该抓紧时间撰写她的回忆录。每天早上,读过书后,她就坐在摆有纸和笔的小桌旁。情绪高兴时,为了修正历史的记录,她还会就自己正在写作的手稿题目征求护士的意见。“《毛主席的忠诚战士》怎么样?”她问护士,或者:“《献给毛泽东思想的一生》!”她还会想到更富有挑战的题目:“《打倒修正主义,建立新世界》。”
    5月10日,江青当着众人的面撕碎了她的回忆录手稿,并要求回去。这一举动使周围的人大吃一惊,但是没有允许她这样做。5月12日,因为听了江青的情况,李讷和她的丈夫来到医院看望江青,但江青拒绝见她们。5月13日,她在一张《人民日报》的头版一个位置上潦草地写着:“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一天。”25年前的这一天,“文化大革命”中的1966年5月13日,政治局召开会议。这次会议制定了新的斗争路线,同时江青被任命为权力很大的“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的负责人。
    5月14日凌晨1点30分,护士离开江青的卧室。将近3点的时候,虚弱的绝望的江青从卧室爬到卫生间。她用几个手帕结成了一个绳套,套在浴盆上方的铁架上。她用被和枕头垫在身下,以便自己能够得到打结的手帕。她将头伸进绳套,接着又踢开身下的被子等物……
    3点30分,一名护士进来,发现她已吊在浴盆的上方。其他的护士和医生匆忙赶来,但已经太晚了。当天,李讷得到了消息,来到医院签署了死亡通知书。不知是出于李讷的意思,还是因为中央办公厅官员的支持,李讷同意不举行任何形式的葬礼。三天以后的5月18日,江青的遗体被火化了。李讷没有在场。江青或毛泽东的其他任何亲属都没有到场。李讷要求把骨灰盒送给她。这时,全中国和全世界对江青的去世是一无所知的。
    1991年6月初《时代》周刊向全世界报道了这一消息。《时代》周刊报道说,据6月1日没有透露姓名的“北京方面的消息”说,江青“上吊自杀”了。消息还说,咽喉癌是她自杀的原因。几天以后,6月4日晚11时,新华社的报道证实了《时代》周刊报道的主要内容,公告全文如下:
    新华社北京6月4日电:本社记者获悉,“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江青,在保外就医期间于1991年5月14日凌晨,在北京她的居住地自杀身亡。江青在1981年1月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83年1月改判无期徒刑,1984年5月4日保外就医。
    公告没有概括江青的一生,没有提及她曾官居高位,也没有提到她曾是毛泽东的妻子。
    (二)
    1981年1月25日,10名罪犯并排站在特别法庭上,聆听对他们的公开判决,张春桥和江青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对其他人的判刑则相对较轻。
    一周以后,彭真来到秦城监狱看望江青。她提出两个请求:一是要写回忆录;二是要面见邓小平和华国锋。彭真回答说:国务院会考虑的。他并告诉江青,必须干一些体力劳动。而江青则希望逃避通常意义上的体力劳动,说自己很喜欢做布娃娃。彭真回答说:国务院不反对。据监狱方面的人说:“她三天就能做一个布娃娃,样子很好看。她一边缝布娃娃,一边哼曲子。她喜欢听收音机里的新闻广播,吃饭时还很有兴致地与女看守聊天。”
    1981年底到1982年初,江青变得不太驯服。她拒绝写每月一次必须完成的检查(王洪文在另一座监狱,他的检查总写的比要求的多),她开始在监狱的墙壁上写抗议的标语。有一天,她写的是:“不怕杀头。”看守们洗去标语,并警告她再不要这样做。第二天,她开始在自己制作的布娃娃上绣上她的名字。这样,她制作的布娃娃也就不能再出售,而是被一个一个堆在仓库里。
    1983年1月,江青的两年缓刑期已满,减为无期徒刑。事实上,江青一直是拒不服从,她对一名看守说:“我没有什么遗憾的,我认为我已经完成了要做的事。”如果说江青没有什么遗憾的话,她同样也没多少可以期待的东西。她时常对看守发出抗议性批评,或者写信给她以前的同僚。
    1984年春,45岁的、离婚很长时间的李讷,来到秦城监狱看望她的母亲,并和她谈了自己准备再次结婚的打算。江青问:“这个人知道你是谁吗?”李讷回答说,她的男友王景清在军队工作,很清楚她的家庭背景。江青讪讪地:“你现在是双重身份,既是伟大的革命导师毛泽东的女儿,同时又是最大的反革命江青的女儿。”
    1984年,江青讲了一些关于邓小平及其他领导人的好话。自她被捕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谈到她的对手和这些80年代中期的继承者,江青说:“邓小平、胡耀邦是讲道理的人,我每次给他们写信,他们都有答复。”江青通过女儿李讷对这些“讲道理的人”又提出新要求,而这个要求就不易答复了,她说:“我老了,什么都不能做了。我想,最好能让我出去服刑。毛主席也不会把任何人关很长时间的。”这是一个让人吃惊的请求。同时,她还说:“要是能出狱,我想住在中南海的那一座老房子里。那里空气新鲜。”结果这一请示遭到拒绝。
    (三)
    江青和女儿经常争吵。当两个女人因互不满意而吵个不休时,李讷的丈夫王景清总是尴尬站在一旁。有一次江青要李讷给领导人写个便条,要求改善自己的生活条件。当李讷说她不能这样做时,江青异常愤怒,咆哮着把李讷夫妇带给她的西瓜摔了一地:“连你都不管我了,没有良心。”江青似乎更喜欢李讷的丈夫王景清,特别让江青高兴的是,女婿与她一样,也是书法爱好者。她常常兴致勃勃地与王景清谈论书法,而李讷则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言不发。
    1988年12月,毛泽东诞辰95周年之际,江青提出请求,希望能够得到允许,组织全家聚会来纪念这个日子。但是,这一要求遭到了拒绝。听到要求被拒的消息,江青一口吞下50多片安眠药。在毛泽东95周年诞辰这一天,他仍在世的亲属作了一次为数极少的公开露面。李讷、李敏和毛岸青(三人同父异母)分别携带自己的配偶和孩子,一起出现在天安门广场上的毛主席纪念堂里——唯独没有江青。
    1989年3月底,因患喉癌,医生建议她切除部分咽喉,遭到江青的断然拒绝。她害怕自己因此再也不能说话。1989年11月,江青提出:要么回到中南海毛泽东的故居,要么回到她70年代的住处钓鱼台17号楼。当两项要求均遭拒绝时,江青绝望地用手在脖子上抹了一下,说明她有自杀的想法。中共中央办公厅为她在酒仙桥附近找了一栋两层小楼,并有陪同护士一起居住。这一安排,是为了江青每周一次到公安医院接受治疗。
    江青在根本的问题上一直无悔改迹象。1990年7月,一份限于《人民日报》记者内部传达的秘密文件说,江青依然密切地注视着政治的动向和人物的更替,文件说:“她野心不死。”
    (摘自《科技信息快报》)□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