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9年牺牲在中国的苏联空军少校

2013-06-11 00:00  来源:  作者:赖晨  共有评论

    赖晨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今年3月份访问俄罗斯的时候,在莫斯科演讲中提到一名牺牲在中国的苏联空军军官——库里申科。那么,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在中国有过怎样的故事呢?
    背景
    抗战爆发前,中国的空军一直很薄弱,能投入战斗的飞机不到250架,其中战斗机不到100架,全部能参战的飞行员约300人。而且中国工业落后,没有国产飞机,汽油和空军军用物资,全部依赖进口。抗战爆发后,弱小的中国空军顽强地投入战斗,在南京、杭州、上海一带给日军以沉重的打击,但因寡不敌众,淞沪会战后,中国空军只剩下十来架飞机了,日寇夺取了制空权,肆意轰炸残杀中国军民。
    1936年,日本与德国订立反苏条约,导致苏联远东受到直接威胁。1937年8月《中苏互不侵犯条约》签订。11月,苏联快速歼击机、轰炸机抵达甘肃的肃州、兰州,一直到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前夕,苏联共派了2000多名空军人员到中国,其中有211名血洒中国长空。据不完全统计,从1937年8月到1941年,中国方面先后击落和炸毁了日本飞机1049架。苏联空军志愿队参加了南京保卫战、武汉保卫战,袭击了台湾,远征了日本,保卫了兰州、重庆、成都、西安和其他大城市。
    苏联空军志愿队不仅直接参加空战,而且还担负着训练中国空军人员的任务。据不完全统计,到1939年夏,经苏联教练员训练的中国飞行员已有1045人,领航员81人,射手兼无线电员198人,航空技术人员8354人。在共同的训练和战斗中,中苏两国飞行员结下了真诚、牢固的友谊。
    来华
    格里戈里·库里申科,优秀的苏联共产党员,空军少校。他在1903年生于基辅州科尔苏恩斯基区的切列平村,1929年应征入伍。
    1939年6月,库里申科和战友们驾驶24架“达莎”重型远程轰炸机来到中国,驻扎在四川成都市双流县太平寺机场,支援中国的抗战。
    库里申科来华后,花了大量的精力训练中国空军人员,其敬业精神和无私的友谊,赢得中国空军人员的尊敬。
    每天清晨,英武的“达莎”重型远程轰炸机挺立在双流县南郊的太平寺机场上,加油车四处奔跑,飞机的发动机开始吼叫,划破了寂静的晴空。库里申科大队长一天的教练日程就正式开始了。他对中国飞行员的要求十分严格,一丝不苟;讲解“达莎”的性能、特点、操作方法,深入浅出,通俗易懂;每次起飞前,他总是要认真检查完毕后,才最后一个进入机舱;落地后立即进行讲评,肯定成绩,指出缺点,提出纠正方法。有时候,为了纠正学员的落速或进入机舱角度的偏差,他往往连续带飞三到四次,直到学员掌握了要领才肯罢休。
    库里申科的奉献是无私的。他在连续一个月的夜间飞行教练后,别人看他面容憔悴、眼窝下陷,而劝他休息时,他说:“说实话,我像体验着我的祖国的灾难一样,体验着中国劳动人民正在遭受的灾难。我每当看到遭日本飞机炸毁的建筑物和逃难的人群就难过。日本人为什么要来轰炸在大路两旁的田里安详恬静地劳作着的中国农民呢?……眼看过两点了,敌机还在上空盘旋。女人们、孩子们躲在野地里,不得回到家里安眠,劳动者和一切公务人员晚间不得休息,白天不能正常生产,由这种卑鄙地扰乱性质的夜袭所造成的生产上、精神上的损失是很大的,我们要敌人付出多倍的代价,要敌人在我们的打击下仓皇逃命。”
    在成都太平寺军用机场,库里申科和他的大队,用两个月的时间对中国飞行员进行强化训练。训练结束后,他们立即担负起远程轰炸日寇在华占领区的任务。
    9月29日,库里申科带领大队飞行员,驾驶“达莎”从成都出发,袭击入侵广州的日军,初战告捷。10月3日,库里申科大队轰炸武汉日军,大获全胜。中国通讯社向全世界播送捷报:“10月3日,我空军袭击武汉,日寇损失惨重,计炸毁日机60余架,炸死炸伤敌飞行员400余人。”
    10月14日,库里申科大队又一次轰炸武汉日军,再传捷报:“计炸毁敌人轰炸机66架,战斗机37架,汽油库1座,内存汽油5万加仑,弹药库4所,共计弹药3万余箱,救火车3辆,汽车40多辆。并毙敌空军少佐2名,机械师60余名,及陆海官兵300余名,至少击落敌驱逐机6架。”这次袭击的胜利,迫使日军的飞机场从原来离战线不超过50公里的地方,一下子逃到离战场500—600公里的所谓“安全地带”。
    英雄身后事
    10月14日武汉日军遭轰炸后,日军紧急调出3个飞行大队,驾驶26架战斗机,对库里申科大队的11架“达莎”飞机进行狙击。
    在空战中,当库里申科大队飞行员击落第6架日军战斗机后,3架日机就扑向库里申科的领航机,苏联射手瞄准其中的一架猛烈扫射,黑烟翻滚,敌机被击落。但库里申科的领航机遭到另一架敌机的袭击,他的胸部和左肩中弹负伤,稍后,他驾驶的“达莎”左翼发动机又被敌机击中。库里申科临危不惧,凭着高超的驾驶技术,带着胜利捷报,用单发动机驾驶“达莎”,沿着长江向川西成都返航。飞机飞过三峡,飞临四川万县上空,机身完全失去平衡,开始下坠。为了不损坏飞机,飞机迫降在万县近郊的江水中。在落入长江向下漂流的千钧一发之际,库里申科鼓起最后一点力气,命令领航员和无线电员爬出机舱泅水逃生。而他自己因空战中过度疲劳,加上胸部和左肩负伤,虽然爬出了机舱,但无力泅水到岸边,而沉溺江底。随后,万县政府和有关部门立即组织力量,从江底打捞库里申科烈士的遗体和失事的飞机,当烈士遗体和完整的领航机从长江里被打捞上来的时候,人们无不潸然泪下。
    1939年11月9日,万县各界数千人士,按照中国的习俗,为库里申科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和葬礼,并将遗体安葬在城郊太白岩下。
    新中国成立后,年年岁岁,每逢清明节和10月14日,库里申科祭日,万县人民按照中国习俗,敲锣打鼓,吹奏唢呐,燃放鞭炮,抬着花圈,成群结队来到他的墓前,祭奠这位为中华民族自由解放而牺牲的国际主义英雄。
    1958年7月7日,万县人民为了纪念抗战爆发21周年,特地在风光如画的西山公园内,专门为库里申科修建了一座烈士陵园,迁葬了他的遗体,长方形的墓地前树立起一块高大的墓碑。碑文用中俄两国文字书写:格里戈里·库里申科之墓。
    1958年国庆节前夕,中国政府邀请库里申科的妻子塔玛拉和女儿英娜从苏联来中国祭扫亲人陵墓。她们先到北京,参加了国庆观礼,受到了毛泽东和周恩来同志的接见。同年10月8日,塔玛拉母女来到万县,祭奠了19年前牺牲在异国他乡的亲人。
    30年后的1989年4月10日,英娜又带着女儿别列谢多娃,不远万里,再次来到万县,参加了万县政府为库里申科烈士牺牲50周年组织的扫墓活动。
    (作者系福州大学阳光学院人文系历史学副教授)□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