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珉,败落东北

2016-09-21 00:00  来源:《环球人物》  作者:郑心仪  共有评论

    时隔5个月,王珉再次被媒体聚焦。今年3月,他因是中央巡视组“回头看”省份中及全国两会期间首个落马“老虎”,登上风口浪尖。8月10日,中央纪委网站发布王珉的“双开”通报。通报不仅内容丰富,还有不少诸如“公开妄议并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少见表述,而其中“对辽宁省有关选举发生拉票贿选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和直接责任”,更引起公众关注。
    “写个便笺,就把他弄上去”
    在近期中央纪委的通报中,辽宁省涉及贿选问题的省部级官员并非只有王珉:6月,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王阳被立案审查,通报称其“搞拉票贿选等非组织活动”;7月,辽宁省委原常委、原政法委书记苏宏章的通报也提及“在民主推荐、选举中搞拉票贿选等非组织活动”。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王阳与苏宏章的贿选都与王珉有直接关系。2009年,王珉履新辽宁省委书记,而苏宏章、王阳仕途中的关键一步都发生在其任内。2011年10月,担任沈阳市委副书记9年的苏宏章,终于进入辽宁省委常委序列,成为当年辽宁唯一新晋的省委常委。而这种从市委副书记跳过市长,直接晋升为省委常委的职务变动,并不多见。接近政府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苏宏章通过几个沈阳商人向王珉行贿才被提升的,其中一些商人现在也被抓进去了,比如沈阳中兴董事长刘芝旭。”
    王阳贿选的传闻早在落马前就有。2013年,他被提拔为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2014年12月,有网友称王阳涉贿选。据媒体报道,王阳本不在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候选人之列。知情人对此表示认可:“本来是开常委会定人选,但王珉没走正常程序,写个便笺,就把他(王阳)弄上去了。”王珉赴辽宁时曾表示,辽宁在东北三省中发展基础最雄厚,“深感责任重大,担子很重”。但他主政的6年,却被当地政府工作人员评价为“少有作为”,难脱懒政之嫌。“王珉刚来辽宁时,觉得还能往上再走,所以和当地官员、媒体都刻意保持距离,后期觉得没戏了,就开始胡干,收钱提拔干部,搞小圈子。”知情人士向记者提起那6年,有些感慨:“他在辽宁没提什么发展思路,辽宁现在政治生态恶化、经济下滑的情况,都与他有直接关系。”2015年7月,65岁的王珉调任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退居二线,而同年辽宁的GDP增速跌至全国最后。
    “大家都要跟着他的喜好转”
    事实上,在调至辽宁前,王珉是全国有名的能吏。“他学者气很浓,政治上不太敏锐,但胆子大,敢干事。”一位与王珉相熟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1994年,在高校任职13年后,毫无从政经历的王珉突然出仕,担任江苏省省长助理。当地政府人士告诉记者,王珉之所以能学而优则仕,得益于当时省领导想要从高校提拔人才。两年后,王珉升任江苏省副省长,一干6年。2002年,王珉出任苏州市委书记,开始走入人们视野。
    当时国企改革进入深水区,许多国企步履维艰,苏州也不例外。之后,上任4个月的王珉启动苏州市属国有企业改革。他所面临的是苏州市属企业2001年高达57%的亏损面,近400家停产、半停产企业,以及由此造成的国有(集体)资产严重缩水等局面。此外,大量职工下岗,企业拖欠职工医药费和工资1.86亿元。一年半后,苏州完成全部1034家市属企业的改制,涉及评估总资产267亿元,净资产46亿元,11.3万国企职工身份全部置换。“企业整体改制到位、国有集体资本退出到位、职工身份置换到位、债权债务处理到位,基本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四到位一基本”政策被总结为王珉的“苏州经验”。尽管“苏州经验”走红全国,但也有人认为王珉没有缔造经济奇迹,只是善于总结经验,懂得包装造势。一位接近苏州政府的知情人士感慨,比起“苏州经验”,反而是王珉的嗜酒如命和霸道作风更让他印象深刻。“他爱喝酒,也能喝酒,喝完二斤后还能继续开会。他在苏州时,大家都要跟着他的喜好转。他只喝茅台,其实苏州人更喜欢喝五粮液,不爱喝茅台。”
    “增加一倍,增速也比苏州慢”
    2004年,王珉调任吉林省委副书记、代省长,隔年1月任省长。恰逢中央启动“振兴东北”战略,王珉作为“懂经济”的“学者型官员”,被外界解读为肩负重要使命。他也没让外界失望,初到吉林就大谈施政规划。他反复提到:“2004年吉林省GDP总量为2958.21亿元,而苏州市的GDP为3450亿元,一个省却敌不过一座城。”
    但王珉似乎没有意识到,从苏州到吉林,面临的是完全不同的执政环境和目标。据媒体报道,在制定200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时,吉林省发改委原想在2004年基础上增长20%,王珉觉得应该增加一倍,因为“即便增加一倍,增速也比苏州慢多了”。可惜,现实并未如他所愿。2005年上半年,吉林GDP增长8.5%,增长速度跌落到全国倒数第一。
    尽管起步受挫,但王珉的眼睛依然看向江苏,积极南下招商引资。2005年起,江苏众多企业进入吉林投资。王珉从不避讳与江苏的联系,坦承“很多人是来看看老书记,看能不能投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王珉会热情招待江苏来的人,“但找他办事,他就要掂量很久了”。
    除了南下招商,王珉主推的另一项政策是国企改革,而“四到位一基本”政策成为基本思路。王珉在改革上颇为激进,称不能完全靠市场推动,要采取“超常规的办法”,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包括1400多名处级干部,“按我的说法就是要‘连锅底抄’,把最难的解决好,不留下任何问题”。媒体惊呼他是“王大胆”。
    激进的后果是一条人命以及王珉的改革折戟。2009年7月24日,通化钢铁部分职工因企业重组问题聚集上访,参与通钢改制的民营企业方代表、北京建龙重工集团总经理陈国君被殴致死。事件发生后,吉林省两大主官先后去职。2009年11月,王珉调任辽宁省委书记。
    通钢事件让王珉有些灰心丧气。他在辽宁再无可言说的政绩,只有喝酒依然凶猛,在官场留下了“东北虎西北狼,喝不过江苏小绵羊”的顺口溜。这只“小绵羊”最终也败落在这片“虎狼之地”。
    (摘自《环球人物》郑心仪)□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