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母亲”张明杰

2016-09-11 00:00  来源:《齐鲁周刊》  作者:王银超  共有评论

    7月20日,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原哈尔滨市发改委副主任张明杰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等三项指控。由于张明杰系加拿大籍华裔歌手曲婉婷之母,曲婉婷又系现任温哥华市长罗品信女友,这一事件引发了热议。
    曲婉婷眼中的张明杰
    现年59岁的张明杰有两个人生角色:母亲和官员。她在这两个角色中展露出相同的性格:强势。
    在歌手曲婉婷眼中,母亲张明杰的形象是这样的:朴素、坚忍、能干,头发很短,不烫不染,走路特别快,做决定特别果毅。作为母亲,张明杰像大部分中国家长一样,送孩子去学钢琴,出国念商科,希望孩子顺利毕业,结婚生子,按部就班地过完一生。
    面对媒体时,曲婉婷不讳言自己16岁出国后,希望中断学业专心做音乐,因此与母亲关系闹僵。“我不管你怎么说,我也不要再保持沉默,妈妈,我就是我,请不要想改变我,别人的孩子不是我。”她在一首献给母亲的歌曲里唱道。
    作为母亲,张明杰缺席了陪伴女儿长大成人的时光,这曾经一度招致女儿的愤恨。但她把多出来的时间和精力,倾注在自己的职业上并取得了成功。在涉嫌违法违纪被带走调查以前,她官至正处级,对于在基层打拼的公务员而言,这个成绩殊为不易。“你外婆在我19岁时去世,我靠自己走到今天。”在送16岁的曲婉婷上飞机前往加拿大留学时,张明杰对女儿这么说。
    1956年出生于辽宁铁岭的张明杰,16岁开始工作,从哈尔滨市轻工干部学校科员一步步走到顶峰。2000年,送女儿出国的同一年,张明杰第一次当上了正职——市建设局信访处处长。两年后,2002年12月,张明杰开始任哈市道里区政府副区长。经过三次分工调整,2007年,张明杰分管全区农林、水务、交通、农业综合开发和各乡镇农业农村建设等工作。
    从道里区副区长一职开始,张明杰的工作便和征地、拆迁、开发、建设等联系在了一起。直至日后她达到自己仕途的巅峰,担任哈尔滨市发改委副主任、市城镇化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2014年9月29日,张明杰被哈尔滨市检察院以滥用职权罪逮捕。记者多方调查获知,张明杰的涉嫌“滥用职权”之举发生在其担任道里区副区长期间,与一宗国企改制的资产处置密切相关。负责这家国企改制工作的张明杰,以铁腕的手段主导了该国企的改制与资产处置过程。此次并不透明的改制,致使巨额国有资产疑以贱价流入民企开发商之手,而这家民企则与张本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庭审的前前后后
    尽管对张明杰所涉案情传闻纷纷,且不止一次有人宣称“可能被判处死刑”,但直到7月20日庭审正式开始,人们才对张明杰案有了一个较清晰的全景式了解。
    从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检察院的公诉报告中可知,张明杰被控涉嫌贪污、受贿、滥用职权,涉案金额近3.5亿元人民币,而涉案事件则是2009年以前,即她担任道里区副区长,并主管农村征地工作之际。
    检方指控称,张明杰利用职务之便虚构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土地使用权业已转移的事实,骗取征地款3.4985亿元人民币,并与王绍玉、魏某合谋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利益均分;检方指控张明杰在并购完成后未按规定由转让方发放职工安置款,而是违规同意将总数高达6160万元人民币的该款项转入受让方东江公司实际控制、以原种场名义开设的银行账户中,并由后者负责发放,致使其中11467218.50元人民币至今未能返还;检方还指控张明杰在此期间收受好处费10万元人民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八章第383条,个人贪污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可并处没收财产,情节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根据第八章第385和第387条,国家工作人员犯受贿罪,直接责任人员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根据第九章第397条,国家工作人员因滥用职权或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处3年以下徒刑或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由此可知,倘检方指控成立,张明杰的确如此前传闻所言“可能被判死刑”。据报道,检方的确以张“犯罪金额特别巨大”“拒不认罪”为由,建议判处其死刑。
    对于检方的指控,律师作了无罪辩护,认为土地使用权转让是“手续补办问题”“国有土地使用权界定模糊”,因此“不涉及犯罪”,并以“涉嫌采取非法手段取证”为由,要求法庭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案8)所规定的“非法证据排除原则”,裁定被告无罪。
    庭审进行了约10小时,双方陈述和当庭辩论后休庭,并将择期宣判。
    曲家人的淡定与不淡定
    根据法律原则,此时张明杰并未被定罪,她的身份仍然只是犯罪嫌疑人而非罪犯,不论检方的公诉指控或她本人及其委托律师的辩护,都只能算作一面之词。此时此刻除当事人及其委托人外,任何人就此案或张的命运发表评论,似乎都为时尚早。
    2015年4月,曲婉婷在社交网络上发消息,称自己“想念母亲”“天天哭泣”,引发不少议论;2016年7月18日也即张明杰庭审前两天,她推出两首原创新歌,庭审开始后有人指摘歌词中嵌入母亲名字,并暗指母亲受到“无奈不公”的对待。对此曲婉婷随后用“665天艰难等待,希望等来的是一个《最好的安排》”的微博事实上予以证实,导致加拿大乃至中国大陆华人网络的纷纷“不淡定”。较曲婉婷态度、言论更“惹火”的,是曲婉婷男友、现任温哥华市长罗品信的姿态。
    如果说2015年4月,罗品信在被问及张明杰案时 “这是一个对曲婉婷而言的个人问题”的公开表态,尚未引发特别关注和广泛争议的话,他在庭审之际公开通过加拿大报刊,表示对张明杰的命运关注,声称希望其“得到公正的审讯”,则引发了加拿大华人圈的不小争论,这一消息通过网络和香港传媒传回中国大陆后,更在大洋彼岸引发普遍不满。
    而在哈尔滨,曲父是市园林局某公园一名非常资深的美工师。据同事们表示,曲恒在这个单位上班已经超过30年,但最近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曲恒平时为人低调,比较沉默,很少参与集体活动。
    在曲婉婷位于哈尔滨通江街的家中,同一单元楼的邻居对曲婉婷早已没有印象。直到记者提醒,一名邻居才惊讶地表示,“天天在电视里瞅见曲婉婷,不知道就是老曲的女儿啊,只知道他女儿差不多初中的时候就出国了。难怪之前还听他说曲婉婷去了黑龙江大学开音乐会。”
    这是一栋已经使用10年的单元楼,住的大部分是市政府的公务员,“我们一起搬来的。”上述人士表示,“早几年能看到张明杰,人很和气,见面都会打招呼。但是这几年都没有见到她了,一直是曲父一个人住着”。另一名邻居也表示,这几年一直是曲父独居于此,“他们家应该在其他地方买了房子”。
    另一名较为年轻的邻居表示,每年都能看到曲婉婷回来,有时候是冬天,但今年还没见到回来。
    曲婉婷在音乐领域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后,终于与母亲实现和解。在2014年母亲节,她还在社交网络上表达对母亲的祝福,“这辈子最想看到的美景就是你脸上因为我露出的笑容”。但至少在短期内,她无法再见到母亲张明杰的笑容了。
    (摘自《齐鲁周刊》王银超)□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