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行甲:一个县委书记的“网红修炼手册”

2016-09-01 00:00  来源:《文史博览·人物》  作者:李姝  共有评论

    你能想象县委书记唱歌录MV吗?你能想象县委书记玩跳伞还要直播让群众检阅吗?总而言之,你能想明白明明是县委书记,却非要做网红的逻辑吗?但不管怎样,能有这么一个县委书记应该算得上是一件酷炫的事儿。
    抢头条小能手
    6月20日,陈行甲完成了“人生第一跳”。从3000米高空降落时,他还不忘掏出宣传巴东旅游的小旗。为了这次跳伞,陈行甲甚至拜托好友帮自己买好了50万元的保险。当天,微博话题#县委书记直播跳伞#获得67.6万阅读量。网友们纷纷点赞:“中国好书记”“我们书记是网红”“甲哥真会玩”。担任巴东县县委书记这几年,陈行甲很忙。唱歌、录制MV、发表演讲,陈行甲的“网红”之路简直顺风顺水。作为一个县委书记,他可是发布过两个MV的人。
    陈行甲第一次发布自己的MV,纯粹是因为政府没钱。请专业歌手演唱巴东民歌 《美丽的神农溪》,光代言费就要20万元。没钱,书记只好自己上。2015年10月,陈行甲首支单曲MV《美丽的神农溪》上线。在巴东的山水人情中,戴着耳机的陈行甲还挺有歌手范儿。不管网友们是吐槽MV的70年代画风还是“甲叔”过于原生态的歌声,好歹点击率高达73.5万次。陈行甲再接再厉,2016年4月再推MV《巴东之恋》。这次发布MV的原因倒不是缺钱,而是女歌手版本的《巴东之恋》上线才8000多点击量,远远不如“甲叔”出马。果然,陈行甲版《巴东之恋》上线一天就被点击播放10.4万次。
    又是录制MV又是玩极限运动,陈行甲的强势代言迅速引来“吃瓜群众”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不管挑剔的网友们是赞是喷,陈行甲毫不在意:“我不需要大家点赞,就是希望大家到巴东玩,我不想我们美丽的巴东这么孤独地美着。我知道有人看不惯我这么特立独行,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他看不惯是他的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一点都不在乎。”他很明白做个“抢头条小能手”能给巴东带来什么。
    玩转注意力经济
    巴东县位于湖北山区,属于国家级贫困县。2011年,陈行甲刚上任时,巴东的50万人口中有17万处于贫困线下。要说钱,巴东县确实没有,巴东有的是神龙溪、格子河石林、铁厂荒森林公园。只可惜,这些美景都是藏在深山人不识,按现在的话讲就是:没有变现。但近几年,巴东开始频繁进入大众视野。这一切都是因为县委书记陈行甲“特别能折腾”。
    作为三峡库区的重点移民县、后三峡时代的限制开发区,巴东早就被切断了发展工业这条致富之路。“巴东县唯一的出路,就是发展旅游。”作为县委书记,陈行甲比谁都明白巴东的现实,但“旅游就是注意力经济,但是巴东穷啊,哪有钱做广告。”所以,就有了亲自做网红的县委书记。
    表面上看起来,陈行甲是靠化身网红为巴东县赢得了眼球,但机会只会降临到有准备的人身上。早在2011年陈行甲上任不久,他便开始着手改善巴东县的交通。巴东的每一年被他以任务命名:“交通建设年”“城镇建设年”“作风建设年”,到了2015年,巴东县开始了“旅游推进年”。2015年,巴东县全年接待游客560万人次,同比增长15.7%,实现旅游收入36.5亿元,同比增长16.4%。抽象的数据都是虚的。五一期间,巴东巴人河边一家农户,一天接待了300人的餐饮,一天营业额过万,这种实实在在的收益,真正让陈行甲觉得,网红当得值。
    文艺愤青一枚
    为官低调,是很多官员的共识,尤其是在众声喧哗的网络时代,民意的汹涌不见得每个领导都吃得消。但陈行甲屡屡在舆论的洪流中抛头露面,收获更多的还是好评。这不仅是因为在这个讲究注意力的时代,陈行甲“作”出了风格,也是因为他敢于直言问题的坦率态度。正因如此,网友们才能在信息的海洋中打捞出这位县委书记的难能可贵。
    “工程建设岂能成为官员的唐僧肉?”2015年12月,陈行甲在全县工程建设整治大会上发表讲话,坦白提及多个官员在项目上的贪污腐败,这一记重锤连网友也惊得目瞪口呆。有网友称“以为书记只是点到即止”,万万没想到,书记才不是闹着玩:“工程建设领域仍是我县腐败的重灾区,对干部杀伤力最大。”随后直接点名县委副书记、原副县长等重要干部。
    面对腐败,陈行甲人到中年,依然愤青。但在不少场合,清华大学研究生毕业的“甲叔”还是流露出文艺小清新的一面。你以为“甲叔”为何在不惑之年还能玩转MV,人家会弹吉他,诗兴大发还能提笔写诗。在巴东高三学生的最后冲剌阶段,他还曾到学校为同学们朗诵雪莱的《西风颂》和食指的《相信未来》,简直元气满满。
    2015年6月,在被评为全国优秀县委书记、受到习近平总书记接见后不久,他被邀请在母校清华大学的毕业典礼发表演讲。他自称“土掉渣的老校友”来帮助学术研究生们“接接地气”“记住自己的信仰,记住干净两个字的分量”,是这个县委书记送给年轻校友们的两句话。而这篇演讲稿在微信公众号上也轻松“10万+”。
    互联网时代的官员“网感”
    不知从何时起,向来以严肃、认真、不苟言笑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的官员们开始慢慢转变形象。从通过社交媒体与网友互动,到亲自上阵做“网红”、如鱼得水地与众网友“嗨起来”,俨然一部随着互联网发展而催生的官员与公众互动“进化史”。
    在微博大行其道时,前浙江省副省长蔡奇率先做起了“微博达人”。给自己贴上“苹果控”“布尔什维克”“老童鞋”标签的蔡奇,2011年微博听众突破500万,成为听众数最高的官员微博。这位 “老童鞋”还推动浙江成为电子政务公开的“微博大省”。同样也是“官员大V”,中央政法委、政法综治信息中心主任陈里则是以在网上公布个人手机号,发起公益活动,请农民工吃饭而得到网友好评。随着视屏弹幕网站bilibili在年轻人中的火爆,已退休的军事评论家张召忠成了“中老年网红”一枚,网友制作的张召忠表情包不时更新上线。网络上有句话叫 “说人话”,互联网时代,官员们也要说“网民话”。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调查报告,截至2015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6.88亿,互联网普及率为50.3%,“90后”成主流人群。当越来越多的企业、个人把互联网当作营销“主战场”,官员们自然也要为自己在这个新的生态圈争取到话语权。话语权来自网友,而要和网友“打成一片”,就要用他们的说话方式和他们交流。他们厌倦规则,官员们亦要放下架子;他们喜欢特立独行,官员们亦要展现个性。从网友们对蔡奇、陈里,包括前段时间用跳伞来宣传巴东旅游的县委书记陈行甲的反映来看,对于这些敢于流露出“真性情”、敢于和网友玩在一起的官员,网友也总是积极响应。一个“逗哏”,一群“捧哏”,官员和民众的沟通就畅快了。
    最近山西卫视推出《人说山西好风光》,参与真人秀的是来自山西11地市的市委书记、市长或副市长。网友评论,官员们“好拼”。阳泉市市长任衍钢还因为飙英语,一不小心就成了“最萌市长”。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当官员们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释放出亲民、坦诚、宽容的信号,网友们自然会回应一个热情的击掌。
    (摘自《文史博览·人物》李姝)□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