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守卫南海的六虎将

2016-09-01 00:00  来源:《环球人物》  作者:姜琨  共有评论

    今年2月1日,在北京八一大楼,中国人民解放军宣告成立五大战区。其中,南部战区包括原广州军区和原成都军区的云、贵两省,司令部驻广州,领导和指挥湖南、广东、广西、海南、云南、贵州所属武装力量,下辖第14、第41、第42集团军等部队。从地理位置上看,南部战区的防务方向是南海、珠三角、港澳以及台海地区,而南海,更是首要国防任务。
    南部战区所辖的南海舰队是中国海军三大舰队中防御海域最大、实力最强的舰队,云集了目前中国海军最先进的战舰,包括4艘052D型驱逐舰、3艘071型船坞登陆舰、4艘094型战略导弹核潜艇等,是三大舰队中拥有驱逐舰最多的舰队,也是唯一拥有两个海军陆战旅的舰队。
    自军改后,军种主建、战区主战。维护南海权益是南部战区的重要使命之一。能否有效完成这一使命,战区将领是关键。在南部战区,现有司令员王教成上将、副司令员陈照海中将、副司令员常丁求少将、陆军司令员刘小午少将、南海舰队司令员沈金龙中将和空军司令员徐安祥中将。六员大将联手,为守护南海建起坚固壁垒。
    “我们需要多久?”
    南部战区司令员王教成,1952年生于浙江杭州。他17岁入伍,长期在南京军区服役,经历过野战部队、军区机关等多个岗位的历练,并参加过边境反击战,是位精通作训和实战的将领。
    2005年7月,王教成始任陆军第十二集团军军长。2007年12月,王教成升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其间,他主管战区民兵预备役、人防等工作,主张在信息化条件下,必须按体系作战的要求将预备役部队和民兵防空力量“统起来抓、混起来编、合起来训、联起来用”,实现后备防空力量之间的优势互补,加速后备防空力量整体作战能力的形成。2012年,王教成出任沈阳军区司令员,2014年7月晋升上将军衔。
    王教成认为,南部战区扼守中国“南大门”,担负应对安全威胁、维护和平、遏制战争、打赢战争的使命,维护主权及海洋权益、确保边海空防安全的艰巨任务。
    战区副司令员陈照海,曾任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1996年9月,时任总部机关副局长陈照海成为中央军委向俄罗斯派遣的42位军事留学生之一,进行为期一年的学习,是首批赴俄总参军事学院留学的中高级指挥官,同期学员还有65军军长许林平、国防大学战役教研部主任马平。
    此后,陈照海历任原总参军训和兵种部副部长、部长等职。在任期间,为实现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更加体系化、科学化,陈照海积极推动深化部队训练内容改革,参与《军事训练与考核大纲》的编修工作。2004年7月,陈照海晋升少将。2011年12月,中央军委改组总参军训和兵种部为总参军训部,并赋予其主管全军联合训练职能,加大对军兵种训练的指导力度,陈照海任首任部长。
    2013年1月,在例行高级将领调整中,陈照海由总参“空降”济南军区任副司令员,跻身副大军区职。次年7月,陈照海跨大军区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并晋升中将。
    战区副司令员常丁求,是全军最年轻的现役大军区职军官。他1967年出生在衡阳县金兰镇泉溪村,17岁通过招飞入伍,进入飞行基础学校学习。
    常丁求的名号,在空军飞行员队伍里如雷贯耳。一个“敢”字,贯穿了他30余年军旅生涯。在常丁求曾任师长的空军航空兵某师营院内,至今还立着“敢”字碑,它的正面刻着一个红色的“敢”字;背面则有3行字——敢为人先,敢于担当,敢打必胜。
    常丁求作战威猛,亦充满智慧,绝不做“莽夫”。他是小有名气的飞行心理专家,为了提高飞行员的心理素质,他推动成立专门研究飞行员心理素质的小组,每次飞行前,都要亲自带领小组成员对飞行员进行心理测评,测评成绩不合格的,坚决不让飞。
    在去年“9·3”阅兵中,常丁求是参阅将领中最年轻的一位。“军人是要打仗的,受阅也是一场特殊的战斗!”阅兵训练时,48岁的常丁求像个小伙子,带领梯队成员对照“秒米不差”标准,逐个推演飞行细节,赢得众多参训人员叫好。
    战区陆军司令员刘小午,是一位“信息战”高手。在美国曼哈顿大学读书时,刘小午就思考:世界军事信息化建设突飞猛进,未来的仗怎么打?他在毕业论文《面向信息化战争的思考——论我军指挥手段快速发展》中深入探讨了部队现行指挥手段中信息化运用存在的短板。
    2003年,刘小午被提拔为师长。他不懂就问,下属装甲团20多名营连主官都成了刘师长的“教官”。
    刘小午始终铭记一组数字:美军从获取信息到实施打击,海湾战争时需要3天,科索沃战争时需要2个小时,而阿富汗战争时仅需19分钟……
    刘小午自问:“我们需要多久?”
    2004年,刘小午带头研究出一套作战指挥系统,收集的资料装满3个书柜,堆起的手稿2米多高。在一次演练中,该系统“牛刀初试”,让战场变得透明化。2006年9月,该系统获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刘小午想起那组数字,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南海舰队司令员沈金龙为中将军衔,在南海军演期间频繁亮相。沈金龙出生于1956年10月,上海南汇人,历任驱逐舰第十支队支队长,旅顺保障基地司令员,大连舰艇学院院长等职。2011年出任海军指挥学院院长。
    2014年8月,沈金龙担任中国海军舰艇编队编队指挥员、副司令员,赴夏威夷参加2014年环太平洋军演,这是历史上中方首次参加该演习。这次海外之行,让他备受关注。
    战区空军司令员徐安祥刚刚晋升为南部战区副司令员,他曾任南京军区空军航空兵14师师长,南京军区空军副参谋长、参谋长等职。2007年,徐安祥晋升空军少将军衔。2011年7月,徐安祥前往空军总部任职,出任空军副参谋长。2012年12月,徐安祥升任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跻身副大军区级将领之列。2014年,徐安祥晋升空军中将。
    在实战背景下严格训练
    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李杰告诉记者,南部战区面临的最大任务就是维护南海海域海洋权益、领土主权以及海洋利益发展问题。具体到军事层面,则是相关力量体系的配置和岛礁的建设发展问题,是各兵种间协调配合、有效指挥的问题。在信息化作战条件下,远距大陆时如何调动各种军事力量,尤其是各兵种间协调作战,是接下来的重中之重。
    而相关力量体系的配置,则不只是单一兵种力量体系的协调配合,还要与其他各军种协调配合,在探测搜寻体系、打击力量建设体系、防御体系、抗干扰体系等方面,加强岛礁和海上力量、空中力量与水下兵器的整体协调配合。
    在李杰看来,南部战区的兵力部署更加突出各军兵种联合协调,比过去单一军兵种各自为战、自成体系要强得多。瞄准未来战争,必须加强在实战背景下的严格训练,“背靠背”地演习。演练的层级或者规模要尽可能符合实战特点,这样一旦将来发生小规模战争或擦枪走火事件,我们的队伍才能及时有效地应对,使损失减到最小。
    谈到今年7月的南海军演,李杰认为,这次演习重点突出了各兵种与海军单一兵种的协调配合,对提高海军的诸兵种、诸机种、诸舰种在南海海域上联合搜寻、打击等整体水平的提高,起到很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应对一些域外大国介入南海地区挑起争端或可能对我领土进行威慑的情况下,是一种有力的回应;同时也是为搞好下一步联合军演打好基础。
    (摘自《环球人物》姜琨)□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