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荣的“腐败中间人”网络

2016-08-21 00:00  来源:《看天下》  作者:  共有评论

    7月13日,最高检察院网站发布消息称,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原副主席苏荣涉嫌受贿、滥用职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由最高检察院指定山东省检察院侦查终结后,移送山东省济南市检察院审查起诉。随着苏荣案终于进入司法程序,隐藏在其后的贪腐家族、掮客群体也最终揭示在世人面前。
    贪腐家族
    2015年5月,由中央组织部主办、共产党员网承办的“三严三实”专题教育官方网站,在“警示教育”栏目中刊登的 《卖官鬻爵巧取豪夺误党毁业——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案件警示录》(以下简称《警示录》)中,苏荣的“忏悔录”被多处引用。
    而据公开报道,截至去年11月17日,苏荣女婿,湖南省张家界市委常委、副市长程丹峰被查,湖南省纪委通报称,程丹峰利用其岳父江西省委原书记苏荣的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数额巨大。
    至此,苏荣家族中已有14名成员涉案,《警示录》称其可谓夫妻联手、父子上阵、兄弟串通、七大姑八大姨共同敛财。今年3月,《中国纪检监察报》刊登的文章《家风败坏,祸起萧墙》也点名批评了苏荣家族,称苏荣是典型的家族式腐败。而在这十数人中,其妻于丽芳卷入最深。
    1993年,时任吉林省委常委、秘书长的苏荣刚刚跻身副部级干部一年,他的第一任妻子任某罹患癌症去世。当时苏荣的两个女儿、一个儿子都还非常年轻,儿子苏铁志仅20岁左右。
    据《第一财经周刊》报道,此时,经亲戚和朋友介绍,比苏荣小6岁,祖籍长春的于丽芳走进了苏荣的生活。当时未满40岁的于丽芳在一家银行工作,在外也有一些生意,两人大约一年后正式结婚。
    2007年11月,苏荣从中央党校副校长转任江西省委书记,退休的于丽芳随苏荣一起前往江西。于丽芳到江西后,不久便声名鹊起,在江西官场被称为“于大姐”,成为了苏荣的第一位“腐败中介人”。
    于丽芳将自己包装为“艺术家”,自称少时喜爱文学艺术,一直习写梅兰竹菊,以景德镇传统青花装饰的画风为特色。她很快成为景德镇陶瓷艺术文化研究所艺术顾问、江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但据媒体报道,在一次画作交流会上,景德镇市一位副市长要求一名陶艺家教于丽芳绘画,此陶艺家当场拒绝,理由是“她(于丽芳)根本不会画画”。
    而在 《警示录》中提到,于丽芳频繁插手土地出让、工程建设、招标投标,索取收受巨额财物。她成天往来江西各地,结交各色人等,许多干部、商人竞相逢迎“于大姐”。根据公开资料,江西省内官员向苏荣行贿,很多是通过于丽芳。于丽芳收钱收物毫不避讳,苏荣对此知情但不加阻止。甚至于丽芳还经常以“要不要老苏帮忙”,暗示官员送钱送物。
    2011年,于丽芳手术后在深圳疗养,许多厅级干部打“飞的”去探望,并送上红包,以至于谁送了记不清了,谁没送却清清楚楚。
    一些官员还盯紧“于大姐”的艺术爱好,向她赠送瓷器、书画等“雅贿”。景德镇瓷器也成了送礼用的“土特产”,送收双方都拿“土特产”的幌子当遮羞布,心照不宣、各得其所。办案人员曾说:“如果名贵瓷器都成了‘土特产’,在南非钻石就成了土特产。”专案组从苏荣及其亲友处共扣瓷板画200块,瓷瓶和其他瓷器319件。连苏荣也在“忏悔录”中承认,“自己简直成了瓷器经销商”。据媒体称有知情者说:“从于丽芳手上出去的景德镇陶瓷,至少过吨计。”
    据苏荣自己 “计算”“副厅级以上干部给我送钱款和贵重物品的人数达40多人。”已落马的江西省原副省长姚木根、江西省原政协副主席许爱民、江西省发改委原主任李安泽,都曾经向于丽芳赠送了瓷板画、书画等物,其中李安泽赠送给于丽芳一幅傅抱石山水画,价值或达千万之巨。
    于丽芳收受钱款后,一方面让苏荣安排请托的干部,一方面依仗苏荣的影响,直接给省市领导打招呼提拔使用干部,对于办的不得力的,还向苏荣施加压力。据称,于丽芳收受某领导干部钱款后,让苏荣提拔其职务,苏荣答应帮助解决,但未能如愿,于丽芳就和苏荣大吵大闹,苏荣只好辩解说“我已经尽力了,别再闹了”。
    而正是由于苏荣其妻什么人的钱都收、什么东西都要;办成的收,办不成的也收,不少行贿人讥笑他没有一点省委书记的尊严,只是批发 “官帽”的商人。苏荣案发后,江西省纪委根据有关线索,立案调查6名厅级干部、与多名干部谈话,以至于当地坊间流传这样的笑谈,“苏荣在外面的时候想提拔谁就提拔谁,在里面的时候想让谁下去就让谁下去”。而苏荣其子也“毫不逊色”,多次插手江西干部任免。苏荣的其他有关亲属也曾应江西干部之托,向苏荣提出提拔重用的要求。
    “地下组织部长”
    而在苏家“权钱交易所”周围,还有着一个隐秘的权力掮客群体。苏荣及其亲属开始培养“中间人”,四处寻找有买官欲望的干部,通过掮客卖官。不过,这些掮客有真有假。
    《警示录》称,社会人员郭某和于丽芳熟稔后,就经常插手人事安排,被称为“地下组织部长”。
    而据澎湃新闻报道,郭某即是苏荣的“御用记者”——《中国经济时报》江西记者站原站长郭海。“郭海经营关系的能力很强,在苏荣主政江西时,只要郭海打一个电话,随便可以叫一桌厅级干部坐在一起吃饭。”
    搜索《中国经济时报》网站,还能看到郭海当时对苏荣的相关报道:《“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齐飞——一位欠发达地区省委书记的生态观》。郭海因力捧苏荣“生态书记”而受到苏的青睐,也因此成为替苏包装政绩和形象的“御用大记”。同时,郭也借助苏的权力影响在地方官场呼风唤雨,谋取私利。据澎湃新闻,一位知情江西媒体人士说,郭海与苏荣的关系已经超过了省级党报“跟书记”的记者,“苏荣到哪儿都会带上他”。而这一层关系在江西省官场早已被洞悉,郭海下市县采访都是地级市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陪同。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郭海还撰写了一篇《破除官场“潜规则”》的文章,粉饰苏荣推行的所谓“机制创新选人”的干部人事制度改革。
    不过,在苏荣被带走的同一年,郭海亦因涉嫌行贿被有关办案部门带走调查。后因郭海为有关部门查办其他重要案件发挥了重要作用,经上级部门批准,郭海被取保候审。
    《警示录》中还提到另外一名掮客——苏荣任职吉林时的下属、私企老板王某。他第一次到江西时,苏荣就安排多名厅级干部宴请接风,之后多次将其介绍给有关干部,并要大家关照“这位老弟”。据称,苏荣应王某的要求提拔了多名干部,以致王某每次到江西,都有干部抢着去接送、宴请、送钱送物。
    同时,在苏荣其子周围,也有权力掮客的存在。
    《法制日报》旗下法制网的报道披露,江西省新干县原副县长刘建军本是一名商人,他通过一个自称是中国五矿集团高级顾问的人,认识了号称是苏荣外甥的曹正光。其实刘建军也知道曹正光只是苏荣儿子苏铁志的酒肉朋友,但为了搭上苏铁志的关系,刘建军还是花了巨资为曹正光、苏铁志买豪车。结果,曹正光真的成功帮他当上了新干县副县长。
    这让刘建军更加相信曹正光与苏铁志有着很好的关系。只不过,现如今,有着“很好关系”的三个人——刘建军、曹正光、苏铁志已经被相继调查。而除了买卖官职、打通政坛关系,“中间人”也为苏荣及其家人的“商人朋友”提供帮助。
    (摘自《看天下》)□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