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修思,“折翼”的空军上将

2016-08-11 00:00  来源:《环球人物》  作者:凌云  共有评论

    2016年7月初,空军原政委、上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田修思,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军委纪委立案审查。对其具体被查时间,军网称是“近日”。有消息说,7月5日一早,军委纪委工作人员进入空军大院田修思家,将他和妻子一起带走。他的秘书正在外地学习,也被“拿下”。
    从战将到西北大员
    田修思是河南省孟州市人。当地人说,他老家在缑村镇东水运村,还是干部子弟。1968年3月,正读中学的田修思应征入伍,到新疆军区直属炮兵54团当战士。因为有文化,表现好,很快成为预备党员,两年后提干当了排长。1971年,21岁的田修思成为炮兵第13师56团政治处宣传干事,从此走上了政工道路。
    1985年,当了10多年政工干部的田修思得到了一次真枪实弹上战场的机会。当时,越军在中越边境展开特种战,中央军委决定抽调野战部队组成侦察大队对付越军。当年9月,兰州军区奉命组建3个侦察大队,南下作战,其中第八大队编制近800人,由新疆军区各部队选精锐组成。时任13师56团政委的田修思,出任第八侦察大队副政委,级别上虽低了半级,却得到一个难得的锻炼机会。部队作战区域是云南省文山州的麻栗坡县八布区,从临战准备到收复老山地区近百个山头据点,田修思率领的侦察大队打得非常惨烈。他要求侦察兵人人写下“血书”和遗书。
    一年多战斗中,部队先后进行了200多次侦察,击毙、击伤敌军200多人,战果累累,但也牺牲了数十名官兵。战后,田修思调往炮兵第二旅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重回新疆驻扎。1988年,他参与创作的电视片《他们战斗在老山》,获全疆第二届优秀电视节目特等奖。
    在新疆,田修思很注重宣传。1991年9月,他参与写作的短文《热情帮助,严格要求,新疆军区某旅热忱培养青年干部》在报上发表,文中讲了一个青年干部由排长直接提为指导员,工作中出现几次小失误。“上级领导耐心帮助他查找失误的原因,传授工作方法、经验,使他逐步胜任了本职工作。”这个“某旅”,被认为就是他所在的炮兵二旅。1991年11月,他参与写作的短文《兰州军区某部党委成员廉洁自律》发表在报纸上,讲述了“兰州军区某部‘一班人’廉洁自律”的故事,说党委成员与战士同桌就餐,按规定交纳伙食费,没有—人用公车办私事,等等。
    由于田修思长期在西北工作,外界对他与“西北虎”郭伯雄的交集颇感兴趣。田修思开赴云南前线时,郭伯雄是兰州军区副参谋长,负责统筹制定整个作战计划,两人是上下级关系。1990年,郭伯雄出任陆军第四十七集团军军长,同年田修思升任炮兵二旅政委。1997年至1999年,郭伯雄任兰州军区司令员、军区党委副书记,1999年至2002年又任中央军委委员、常务副总参谋长、总参党委副书记,同一时期,田修思由南疆军区政治部主任升为新疆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再升兰州军区政治部副主任。从2002年至2013年,郭伯雄身居中央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高位,田修思升迁速度也加快了,2002年升陆军第二十一集团军政委,2004年升新疆军区政委,2009年升成都军区政委,跨入大军区正职行列。
    跨兵种进空军
    近几年,成都军区在反腐风暴中相继有贪官落马,如成都军区原副司令员杨金山、西藏军区原副政委卫晋、四川省军区原政委叶万勇、重庆警备区原司令员朱和平等。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些人和时任成都军区政委的田修思都有交集。
    据田修思曾经的下属回忆,他“脾气大,嗓门高,一不顺心就张口开骂”。在一次机关会议上,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训斥了一位重要部门的军官。还有一个听起来难以置信的说法是,曾经有位军官“因为他一句话被劳教两年”,但此说详情有待查证。也有说他好的,他的一位校友称,他很随和,这位校友希望得到某方面的帮助,他“答应去问一问”。
    在成都军区工作了近3年后,田修思离开呆了几十年的陆军,转任空军政委。这一变动让空军中不少人感到意外,有人说他“不懂空军”,还有人表示“难以接受这样的首长”。一位空军系统人士告诉记者,人们有这样的情绪并不意外,毕竟田修思的履历中没有任何与空军相关的经历。
    转至空军后,田修思还是像往常一样“善用宣传”,在党报党刊发文的频率颇高。如《“走在前列”领导干部是关键》《把作风建设作为一项长期性基础性工作抓紧抓实》《高高擎起理想信念的火炬》等。
    田修思提出的空军系统治军“十五个没有”广为流传。2014年11月,他在军报上撰文称,要崇尚正义、抵制歪风,勇于同贪腐行为、不正之风作坚决斗争,锤炼“打铁还需自身硬”的底气,努力做到“十五个没有”:没有跑官要官、买官卖官,找关系、架天线;没有训风演风考风不正,弄虚作假、搞“花架子”;没有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没有团团伙伙,没有吃吃喝喝,没有喜庆事宜的“随份子”,没有逢年过节“送节礼”,没有插手基层物资经费,侵占士兵利益,没有插手基层敏感事务;没有赌博、酗酒、打架斗殴;没有违规上网,没有官离兵,打骂体罚士兵;没有嫌贫爱富,欺上媚下;没有与民争利、侵占百姓利益;没有拉拉扯扯、乱搞男女关系。田修思被查,这也成为对他最大的讽刺。
    2015年7月,田修思到龄退出现役,转至人大任职,变得低调了很多,也很少会客,有老朋友从外地来看他,多被拒绝。
    被查“显示反腐趋严”
    田修思退居二线一年后被查,引发外界强烈关注。有媒体归纳,田修思案创下几个“纪录”:他是第一位违纪被查的空军上将,中共十八大以来第一位落马的正大军区级将领,本次军队改革、组建新的军委纪委后查办的最有分量大案,今年5月中央军委开展首次巡视“回头看”之后被查的第一“虎”。
    中国军网文章称,此举是军委纪委“对涉嫌严重违纪党员干部采取的党内纪律审查措施”。十八大以来,军方贯彻全面从严治党、依法从严治军要求,有案必查、有腐必惩。中国军网还提及此前遭查处的郭伯雄、徐才厚、谷俊山、杨金山等“严重违纪违法人员”,称军队对腐败问题寸步不让、一抓到底,越往后执纪越严,始终保持查案惩腐高压态势。
    田修思的具体违纪内容,军方目前尚未披露。此前,空军也有高级将领被查处,如2015年9月,军事检察机关对广州军区空军原政委王玉发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立案侦查。王玉发也曾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并在2003年至2006年任成都军区空军政委。一位熟悉军方反腐情况的人士告诉记者,田修思虽然已经转至地方任职,但依旧被查,说明军方反腐趋严。
    (摘自《环球人物》凌云)□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