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英东之子的“豪门骗局”

2016-08-01 00:00  来源:《环球人物》  作者:尹洁  共有评论

    说到虚假理财产品的受害者,人们想到的往往是工薪阶层的“大爷大妈”,但在六宝基金面前,投资者的本钱如果不够7位数,还没有上当的“资格”。近日,知名演员金巧巧公开承认,自己因购买六宝基金的理财产品,被套几百万元,至今没有说法。另有媒体报道,前跳水冠军田亮被套金额高达5000万元,这自然引发了外界的普遍关注。不久前,部分投资者集体前往相关部门申诉,并打出了“霍文芳还钱”的口号,把这个出身于香港霍氏家族的“豪门之子”曝光在舆论之下。
    消失的“豪门基金”
    注册信息显示,六宝基金公司的全称是六宝(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6月23日,记者来到其总部所在地——位于北京中央商务区(CBD)的泰康金融大厦32层,发现整层楼早已搬空,目前仍没有新租户入驻。
    大厦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六宝基金公司之前曾长期在这座高档写字楼里办公,但随着兑付危机的爆发,上门讨债的投资者络绎不绝。今年年初,这家公司整体搬离了大厦,所有人员均不知去向。“我一听你问32层,就知道是来找六宝基金的。”一位大堂经理说:“很多投资者来找他们要钱,但都没有结果。”
    尽管办公室已被清理,但六宝基金之前的规模仍依稀可见:整层办公楼由两部分组成,各有楼道相连,楼道两旁分布着若干开放式办公区,记者目测至少能容纳100人。楼层的一面是落地玻璃窗,可俯瞰整个中央商务区。
    据记者了解,六宝基金公司成立于2009年,其早前在资料中宣称 “是香港霍氏集团成员企业”,法定代表人霍文芳“是已故香港实业家霍英东之子”“公司投资及管理的资产近100亿元”。正是这些信息,将大量高净值客户吸入囊中。
    金巧巧的经历是所有受害者的一个缩影。据媒体披露,2013年,金巧巧在朋友的推荐下购买了400万元的六宝基金理财产品,年化收益率在12%左右。“当时,我看到这个基金的法定代表人是霍英东的儿子。我想,这么大的香港富豪应该不会做违法的事情吧。”她对记者回忆说:“而且一年后,400万连本带利都回来了。”金巧巧觉得不错,于是在2014年又购买了700万元的理财产品。
    这次却陷入了危机。一年后产品即将到期时,金巧巧被告知兑付有困难,还款时间被一拖再拖。“我找人天天在公司盯着,他们就挤了挤,一次打100万,一次打50万,这样挤了400万回来。后来挤不出来了,人也没影了。”金巧巧随即报案,这才知道有400多人跟她有同样的遭遇。据受害者内部统计,此次被骗总金额约20亿元。
    其实,早在2014年底就有媒体质疑六宝基金的项目有假。而兑付危机是从2015年4月初露端倪,随着合同日期的临近,投资者出现恐慌情绪,六宝基金开始还能挤出一些钱,后来讨债者越来越多,资金漏洞越来越大,直到6月份,大规模兑付危机爆发。
    曾被断绝父子关系
    最让投资者气愤的是,他们是冲着“霍英东之子”这个金字招牌购买的基金,但当事情闹到不可收拾后,他却不肯承认自己是六宝基金的法定代表人。
    出事前,在六宝基金举办的活动上,霍文芳曾多次与投资者见面。2014年底,六宝基金组织80位高净值投资客户到韩国旅游,并在首尔举行了一场答谢宴,霍文芳也出席了。据投资者回忆,当时他西装笔挺,人长得清瘦、精明,讲一口生硬的香港普通话,在台上说了10分钟左右,大意是要实现“共赢”。发言后,霍文芳还端着酒杯挨桌子敬酒,与投资者合影。在媒体报道中,霍文芳也多次以六宝基金董事长的身份参加会议。然而到了2016年4月,在公司股东田绍龙、赵蕾及多名高管被公安机关刑拘后,霍文芳却委托律师发表声明,称其六宝基金“法定代表人”的身份是田绍龙等人“盗用”的。
    这一声明让投资者错愕不已。因为在兑付危机初现时,霍文芳还曾出面安抚大家,称一定会保证投资者利益,但一个月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他了。搜狐财经记者婷婷说,虽然六宝基金的直接联系人并非霍文芳本人,但其官方文件显示,基金的几个项目都是霍文芳亲自参与并签署协议的。“几次采访下来,我觉得从大方向的规划和整个公司运营上,他最起码是宏观把控者。”然而,身为法定代表人的霍文芳至今未被采取强制措施,而且已经失去了联系。有投资者多次前往香港打探消息,得到的反馈却是:霍文芳在香港名声很臭。
    据香港媒体报道,霍文芳是霍英东的二房妻子冯坚妮所生,从小就很叛逆。1978年,霍英东立下遗嘱,除长房三个儿子外,其余各房子女不得经商。作为二房长子的霍文芳却多次违背父亲的规定。1991年,霍文芳在美国因贩卖枪支被捕,霍英东闻讯大怒,发表声明与其脱离父子关系,并称霍文芳与霍家生意无关。在坐牢半年后,霍文芳还是被霍家以50万美元保释出来,但此后他与霍家的关系逐渐疏远。正因如此,六宝基金事件发生后,霍家无人出来回应。事发后,有投资人前往霍家沟通,但连霍家人的影子都没看到。“他们家是那种深宅大院,院门口离真正的住房还有很远,只有保镖出来看了—下,我们与他们沟通不上的。”一位投资者说。
    事实上,六宝基金的风控一直是田绍龙在把关,霍文芳除了出席大型活动外,一直隐在幕后,但获取了不菲的“薪酬”“根据我们获取的对账单复印件,六宝基金从2012年至2015年,打入霍文芳账户的工资及往来款就超过1260万元。这或许仅仅是冰山一角。”张婷婷说。在这场披着“豪门”外衣的理财骗局中,一些国有银行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据不少投资者反映,他们是通过银行员工的推荐才购买了六宝基金,当时工作人员还表示,银行可以监管该基金的流向,保证资金安全。但出事后,这些银行都拒绝正面回应。
    “谁来为我们做主”
    对投资者而言,除巨额损失外,还面临着“谁来为我们做主”的问题。兑付危机爆发后,他们曾多次去主管部门、信访部门申诉,但目前仍没有明显进展。据记者了解,六宝基金的受害者少则投入200万-500万元,多则投入2000万-5000万元。其中不少人都有多年的投资理财经验,甚至包括金融和证券工作者。
    作为具备基本投资常识的高净值人群,为何会深陷六宝的理财陷阱?一位理财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些投资者太相信霍家这个大背景了。如果他们想查霍文芳的底细,肯定是查得到的。但‘霍英东儿子’这个身份,加上银行的一些关系,让他们丧失了辨别能力。”
    另一个原因是,六宝基金的一些项目确实难辨真伪。比如其2015年1月发行的 “霍氏天然气”产品,募集资金4亿元。其官网显示,这款产品属于霍氏液化天然气公司,但这家公司在香港和内地都查询不到注册信息,投资者无法判断真假。“我认为在这件事情上监管部门应该负一定责任。他们在很多环节上存在监管漏洞,尤其是银行方面不该出问题。”一位知情人士说。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臧小丽多年从事金融证券业务,接手过不少此类案件。她对记者表示:“当前,民众普遍感觉合法合规且回报满意的投资渠道有限,而市面上各种理财、投资的产品和方式却让人眼花缭乱。其中不少产品设计复杂,用私募、信托、基金、互联网金融、众筹、股权投资等新名词进行包装,普通投资者难以识别。” (摘自《环球人物》尹洁)□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