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央巡视组

2013-06-21 00:00  来源:《新京报》  作者:王姝  共有评论

    “有人说,巡视好比‘千里眼’‘顺风耳’,我看这个比喻非常恰当”,对于中央巡视组的作用,中纪委原副书记干以胜作出如上评价。中央巡视组怎样担任党中央的 “千里眼”和“顺风耳”?如何才能既“找到老虎”,又“抓到苍蝇”?请看《新京报》记者王姝的报道。
    作为本届政府的首次中央巡视工作,本轮巡视规模与往年相仿,但正式启动前,运行10年的中央巡视制度迎来变革。巡视组组长打破终身制,一次一授权;巡视关口前移,“下沉一级”了解领导干部贪腐违纪等情况。
    现在10个巡视组的工作已全面展开。按照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王岐山圈定的四个 “重点”,在为期2个月的巡视期内,10个巡视组要了解被巡视地区(单位)是否存在权钱交易、以权谋私、贪污贿赂、腐化堕落等违纪违法问题;贯彻落实八项规定方面,是否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是否存在违反党的政治纪律问题;是否存在选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此前,中央巡视组巡视地方时曾公布驻地地址。但本轮巡视,10个巡视组公开的都是固定电话、手机号码、信箱和邮箱,未公开具体办公地点。
    中央第一巡视组公开内容有 “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1号100086信箱36分箱”。中关村南大街1号是友谊宾馆。两名老者在友谊宾馆门前徘徊,询问保安、宾馆大堂经理:“中央巡视组在不在这儿?”但没人清楚。“我猜‘中关村南大街1号100086信箱’应该是邮箱地址,不是办公地址,但还是想试试,想有个跟中央对话的机会”,其中一名王姓老人说。
    “火眼金睛”加抗压能力
    中央巡视制度可追溯到1996年十四届中纪委六次全会的 “选派部级干部到地方和部门巡视”。2003年,中央巡视制度正式启动,共设立了5个巡视组,属中纪委、中组部联合办公副部级巡视工作办公室。2009年更为现名。
    2009年出台的 《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试行)》(以下简称《巡视条例》),进一步明确了中央巡视组的巡视范围: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同级政府党组领导班子及其成员,人大常委会、政协委员会党组领导班子及成员。
    因为监督的是党政“一把手”等地方高官,所以对巡视员特别是巡视组组长,提出了高要求,必须具备“火眼金睛”和抗压能力。十年来,巡视组组长多由具有丰富党务工作经验、组织工作经验的干部出任,而且是级别很高,一般是正部级领导。
    5月,中纪委改革了巡视组组长的任命模式。从原来的终身制,改为“一次一授权”,也就是根据每次巡视的特点,选任负责人。
    对此,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王岐山表示,摘掉“铁帽子”旨在“打造一支作风过硬的巡视队伍”。
    先见领导再公布联系方式
    中央巡视组到地方后,第一件事是 “打招呼”,与当地副省级以上干部、组织部和纪委领导,召开见面会;第二件事就是“接地气”,通过当地主要新闻媒体,公布巡视监督范围、时间安排、联系方式。
    
    之后,中央巡视组的具体工作进展鲜见于报端。“不张扬、不违纪、不违法、不引起社会轰动、不影响地方工作”,此系巡视组的原则。但得知中央巡视组抵达消息后,一些地区曾出现排队等待接访的场景。
    2011年4月初,中央第四巡视组抵达上海后,尽管驻地门口明显位置立有信箱,供群众投递反映问题的资料,但大量群众仍选择跟中央巡视员直接对话。巡视组采取了“号牌预约”方式,先排队领取登记表、递交材料,再敲定会面时间。最初几天,驻地门前聚集了大量群众,有人从上午9点排队到晚上8点,才领到登记表,还有群众拖着棉被、床垫排队。
    听街谈巷议找个别人谈话
    《巡视条例》赋予了巡视组9大权限,除了大范围接访,还包括民主测评;到下属单位走访调研;与领导和群众个别谈话。
    上述权限中,“个别谈话”使用率最高。原中央第二巡视组组长祁培文说,“个别谈话”是巡视组最重要、最基本的工作方式。该巡视组曾在《巡视工作要点》一文中说,之所以以“个别谈话”为主,源于“大家在一起,顾虑较多,很难讲出心里话,更不愿意涉及对某位领导同志的具体评价”。
    巡视期内,“个别谈话”对象少则一二百人,多则三四百人。“个别谈话”遵循“层次”,第一层是副省级以上领导,除分管工作,个人家庭情况如子女、爱人的职业、收入,都要涉及;第二层是局级干部,谈话重点侧重于“对省委和省委领导的意见”。此外,还会根据需求,找退休干部、企业领导、人大政协干部以及群众,逐个面谈。
    此外,街谈巷议也是中央巡视组的重点。《巡视工作要点》中说,群众议论的焦点,折射出“领导干部八小时以外的活动真相”,“这些议论提供了较有价值的信息,并在后来巡视中得到证实。”
    一句话牵出死缓贪官
    在祁培文看来,“个别谈话”有技巧,“要说硬话,不说软话,不说错话,不说过头的话、没有根据的话、模棱两可的话。”而且还要有听话外音的本事。他就从话外音中,发现了天津市原检察院检察长李宝金的贪腐线索。
    祁培文回忆,李宝金跟巡视组说“来天津你们想办什么事就找我,市长办不了的事,我都可以办”。这句“承诺”,在巡视员的脑子里画下了问号:市长办不了的事,检察长凭什么能办?一位与李相熟的企业老板向巡视组解读:“你不给他办,他就办你。即利用查案的职权,抓你的小辫子。”调查随即展开,李宝金为数家企业牟取利益、挪用巨额公款等案情浮出水面。
    干以胜说,近年来查处的上海市原市委书记陈良宇案、太原市原市委书记侯伍杰案等,都是中央巡视组通过个别谈话等渠道,发现了线索。据中纪委通报的数据,自2003年至今,中央巡视组每年都会发现大量线索。如2009年,中央巡视组先后巡视了浙江等12个地区、中国保监会等4个中央金融单位、中国海运等4个国企,查获了黄瑶、宋勇等高官贪腐线索。
    巡视组工作程序
    巡视前,巡视组了解被巡视地区、单位有关情况,制定巡视工作方案。
    巡视组进驻后,通报巡视工作的计划,说明巡视目的和任务。
    通过当地新闻媒体公布巡视的时间安排及巡视组联系方式等。开展巡视工作,主要工作方式:听取工作汇报;个别谈话;民主测评、问卷调查;受理来信、来电、来访;走访调研下属单位等。
    巡视期间,及时汇报:严重违纪违法的问题;违反民主集中制原则,严重影响工作问题;干部群众反映强烈的重大事项等。
    巡视结束,巡视组写巡视报告,并向被巡视地区、单位反馈,提出改进意见。
    被巡视地区、单位制定整改方案并在报送后12个月内报送整改情况报告。巡视组回访了解整改情况。□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