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反腐:探索“治本”之道

2013-06-21 00:00  来源:  作者:  共有评论

    5月27日,中纪委召开全国纪检系统开展会员卡专项清退活动电视电话会议。要求纪检监察系统在职干部、职工,在6月20日前自行清退所收受的各种名目的会员卡。中纪委此次开展的活动,关注到当前在社会中造成恶劣影响的 “会所腐败”,意味着反腐败的打击力度,将从公开场合向私密领域延伸。
    中纪委剑指“会员卡腐败”
    “现在的腐败案例中越来越多地出现了‘会员卡行贿’的新趋向,以小礼物、小纪念品的名义将隐藏巨大经济利益的会员卡赠送给领导干部,这其实就是变相权钱交换。”中共中央党校教授林吉吉指出,中纪委此次开查会员卡找准了当前官员贪腐的新动向,打击到群众反映强烈、社会影响恶劣的腐败现象。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说,会员卡虽然不是现金,但持卡者能享受到各种各样的服务。无论机构还是个人,送卡都会有其动机和目的。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指出,“会员卡虽小,折射出的却是作风建设的大问题,反映的是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
    近年来,随着国家打击腐败犯罪力度的加大,官员在办公室、公众场所直接收受钱财或银行转账等“传统”贪污受贿形式逐渐被规避,门槛高、安保严甚至不对外开放的会所成为部分官员在进行权力寻租、享受奢靡时青睐的场所。
    当年厦门远华走私案曝光后,“红楼”也进入了公众的视野。“赖昌星将‘红楼’打造成了一个隐蔽的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场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李纪周案侦办检察官、最高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厅原厅长李保唐曾表示,公安部原副部长李纪周、厦门海关原关长杨前线等很多高官都去过“红楼”,当时他就隐约感觉到,会所在以后很可能会成为推助官员腐败的新温床。
    事实正是如此,现在北京、上海、广州、南京等地,以“会员卡”为门槛的会所遍地开花。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豪华会所在发展会员时门槛都很高,逐渐成为身份和地位的象征,由于地点私密、空间封闭,也成为各种关系“勾兑”的最佳场所,“里面水很深。”
    在5月27日的会议上,王岐山再次强调了纪检监察干部要“正人必先正己”。对于此次从纪检监察部门内部开启会员卡清退活动,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说这是在起“示范作用”。专家分析:“下一步整个公务员系统都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打铁还需自身硬。“从纪检监察部门开始清退,在公务人员中全面推进就比较方便。”林吉吉表示,会员卡贿赂腐败是个普遍现象,纪检监察系统首先开始专项整顿,如果能够切实有效地落实下去,遇到的问题和积累的经验都能在今后的推广中参考。
    分析称,以会员卡清退来切入反腐,是高层精准打击腐败新动向、新趋势的一个信号,也被舆论视为中央循序渐进打击腐败的步骤之一。
    “先‘治标’,先把那些发生在群众身边,群众深恶痛绝的腐败现象重点打击,让老百姓看到实实在在的反腐成果,赢得群众的信任,然后再去循序渐进探索‘治本’之道,‘治本’需要的是时间。”林吉吉称。
    中纪委“火力侦察”官员个人事项报告
    1997年开始执行领导干部重大事项申报制以来,中纪委的首次抽查已经开始。
    记者获悉,中纪委已经着手抽查核实包括房产信息在内的官员申报信息的真实性和准确性。按照规定,抽查核实的范围不仅限于官员本人,也包括其申报的配偶、子女名下的财产信息。
    “摸清30年腐败呆账第一步”
    “现在中纪委参加中央巡视组的人员正在接受培训,近期内培训完就会出发。”一位中纪委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这位中纪委工作人员介绍,与以往不同,中央巡视组增加一项新的工作——抽查领导干部报告的个人重大事项。抽查的方式是一定比例随机抽查。
    目前,中纪委尚未公布此次领导干部个人事项报告抽查的抽查比例。一位接近中纪委的反腐专家估计,作为试点地区的广州市抽查核实比例为15%,而中纪委抽查的比例可能在20%左右,北京大学教授姜明安则建议,可以针对不同地区、级别设置不同比例。
    比如,中央官员密集的地区,可按30%抽查,而地方可按15%—20%抽查。
    对于抽查的作用,制度反腐专家李永忠说:“抽查是摸清30年的腐败呆账的第一步,可理解为‘火力侦察’,首先发挥调研的作用,其次是震慑,再次顺便查处解决一些问题。”
    从今年上半年开始,中央巡视组即对内蒙古、江西、湖北、重庆、贵州、水利部、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出版集团、中国人民大学就上述内容开展巡视。
    房屋财产核查是“重点”
    接近中纪委的专家分析称,由于不动产金额较大,且相对易于核实,房屋不动产将成为本次抽查工作的重点。而此次中纪委抽查领导干部报告的个人重大事项,将会同组织部门以及其他掌握领导个人财产信息的政府机关共同进行。
    按照中纪委拟定的工作流程和方案,在到达巡查地方时,巡查组将首先通过地方党委组织部确定领导干部个人重大事项申报的抽查对象,而后根据抽查对象的有关情况,协调当地银行、证券监督管理、住房和城乡建设等有关职能部门,对领导干部申报的个人财产事项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进行核查。
    “比如,核实申报房产的信息,需要建委等部门协同配合,核实购房资金来源的信息在银行,这需要很多部门配合中纪委。”这位专家说。
    与此同时,记者获悉,巡查组对抽查的领导干部房产信息,不仅限于本人,亦包括配偶、子女名下的房产。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任建明认为,中纪委对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进行抽查核实,虽然可以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但是要从根本上解决腐败问题,就需完善顶层制度设计,健全相关法规。“一个中央巡视组也就十来个人,如果按比例抽查一个省的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明显人手不足。”
    此外,任建明表示,现在很多腐败官员反侦查能力很强,比如其购置的房产、接受的贿赂都挂在别人名下。“即使抽查到他,也很难查出那些隐蔽起来的资产,因为那些资产不在官员名下。”
    任建明注意到,根据有关规定,我国从1997年开始的历年的领导干部个人重大 (有关)事项报告,并没有授权任何机构去监督或者审查,只有等到这个官员被查之后,才由纪委去了解这个官员当时是怎么申报的。
    中纪委加强内部办案力量
    对巡视组长“一次一授权”、抽查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日前启动的中共最高一级巡视工作透露出一系列新动作。
    此次,王岐山特别指出,巡视工作要关口前移,“下沉一级”。分析人士认为,尤其是密切联系群众这一环节,巡视组有可能将与一些被巡视地区和单位的退休干部、企业领导以及普通民众个别谈话。
    中央纪委要求巡视工作要创新方式方法,自己也是这么做的。
    约谈就是中央纪委工作方式方法的一项创新。《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4月22日至26日的5天时间里,包括王岐山在内的中央纪委监察部领导班子成员,就落实八项规定分别约谈了53位派驻到中央和国家机关的纪检组组长、纪委书记。对于不少派驻纪检组长(纪委书记)来说,这样“被请到办公室,面对面、一对一交流式的汇报还是10年来的第一次”。
    在与53位派驻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纪检组组长、纪委书记约谈之后,中央纪委领导已开始约谈中央纪委委员和省(区、市)纪委书记。
    另据记者了解,除了打出一套“查办、约谈、巡视、抽查”等环环相扣的“组合拳”,中央纪委近期也在进行内部工作机构的调整。
    一位接近中央纪委的廉政问题专家告诉记者,为了因应今年年初王岐山书记提出的“当前要以治标为主”的新思路,中央纪委近期正在进行一系列的内部工作机构改革,加强案件具体查办机构的力量。
    该名专家说,具体措施包括在原来具体负责案件查办的8个纪检监察室基础上,再增加一些新的办案力量;同时也对某些内设机构进行了优化重组。这一内部机构改革的目标是,服务于“目前以治标为主,为治本赢得时间”这一新的思路,力量该加强的加强,该合并的合并。
    根据监察部网站3月13日公布的内设机构框图,中央纪委监察部目前共有27个内设机构,除了8个纪检监察室,还有办公厅、监察综合室、预防腐败室、研究室、宣传教育室、案件审理室、案件监督管理室、执法监察室、信访室等19个内部机构。
    纪委“去神秘化”
    近年来,在查办案件的披露上,长久以来以“神秘”著称的中央纪委乃至地方纪委也逐渐揭开面纱,越来越多地走向了台前,尽管步履还略带谨慎。
    这些“去神秘化”、公开化的具体举措包括:举办新闻发布会、通过媒体及时披露查办案件及其进展,公开内设机构、公开信访举报、查办案件、办理政纪申诉案件工作程序等。这些举措中,有的行之有年,有的才刚刚起步。
    一个“去神秘化”的典型例证是,今年 3月13日,监察部网站首次公布了中央纪委监察部内设机构框图和纪检监察机关处理信访举报、查办案件、办理政纪申诉案件等工作程序框图。略显遗憾的是,内设机构框图并未对八大纪检监察室分管的具体中央部门、省份作出具体说明。
    在长期从事时政报道的资深媒体人马昌博看来,2013年5月对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被调查”一事的公开确认,亦是对中纪委近年来试图日益透明的再次延续。
    在地方纪委通报案情方面,广东省是做得比较好的省份。2012年以来,广东省纪委越来越愿意通过自己的官方网站广东纪检监察网主动发布该省副厅级以上官员遭查处的信息。其最近一次发布官员遭查处信息是在5月10日。当天,广东省纪委证实,肇庆市委常委刘龙平,因涉嫌严重违纪,于近日接受组织调查。
    去年年底曾实名举报刘铁男涉嫌贪腐的资深法治记者罗昌平也清晰感受到了近10年来媒体对高官落马新闻的报道变迁。
    罗昌平曾与一位从事过多年法治报道的媒体领导交流并得出了一个一致的看法:现在关于高官落马报道的时间越来越提前了,就在2005年以前,绝大多数高官落马的新闻,媒体要到法院宣判后才进行报道,现在很多都是在接受调查期间就进行大篇幅报道了。
    中央纪委披露案件的时间点也不再一律等到移送司法机关时。罗昌平注意到,最近5年来,遇到高官“接受组织调查”时,新华网会在第一时间发布一句话新闻,等到“双开”时,也会发布一则新闻,文字会比确认“接受组织调查”时稍多一些。
    (本刊综合整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