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惋惜”的芦山被免副乡长杨成毅

2013-05-21 00:00  来源:  作者:  共有评论

    47岁的雅安灾区副乡长杨成毅成为了新闻人物。他在救灾现场辛苦数日,却因未及时处理一起救灾物资引起的纠纷而被免职,因此被舆论同情。
    帐篷引起的争吵
    事后来看,间接导致芦山县清仁乡前副乡长杨成毅被免职的,是几个老人。而祸根在于前期分发救灾物资时,把基本的原则忘记了。
    村民张志伟说,当时共星组安置点上约有100人,一些老年人反映年轻人住进了帐篷而老人没有,所以老人们要求年轻人搬出来。“有几十个人在那儿争吵。”事情发生在4月23日下午4点钟左右,持续了约半小时。清仁乡总共4700多户人,第一批发放的1400多顶帐篷远远不能满足受灾群众的安置。发放救灾物资优先照顾老人妇孺,是通行的原则,但杨成毅负责的共星组安置点显然没考虑到这一点。
    前期救灾物资的不足,是共星组救灾物资分发现场出现混乱、导致杨成毅被免职的另一原因。
    清仁乡横溪村永林组组长罗定勇说,地震的第一天,每家每户都只能分到一瓶水,有小孩需要冲奶粉的人家,才能勉强领到两瓶水。在此后的两天,物资陆续到达,但远不能满足需要。等到4月23日这天,大批物资将来而未来之时,已等待了两天的灾民情绪也到了临界点。“这个时候是最需要干部在现场安抚群众情绪的时候。”乡党委书记彭清翔说,群众最担心的就是分配不均,乡里要求干部都在点上,就是要处理好这层关系。当时,清仁乡党委政府将所属的6个村分给了6名乡领导,副乡长杨成毅被分到横溪村,主要负责横溪村的救灾、分发物资的驻村任务,驻点为共星组,要求24小时值班。
    “村民中是会有那种脾气性格比较泼辣的人。”横溪村党支部成员卫存康说,曾有70多岁的老人一定要为不在家的女儿争一顶帐篷,众人劝说下才同意“如果女儿回来再取帐篷”,类似的纷争,都是在干部的劝说下得到化解。
    有村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4月23日下午,纠纷发生之前,有人向杨成毅反映物资发放不公平,而杨却径直前往了另一村组。老人们要求年轻人腾出帐篷时,杨成毅并不在场,也没有人代替他的工作。
    据杨成毅对媒体的自述,他当时去了横溪村人口第二多,最为偏远的永林组。此前他已在共星组工作了3天,得知永林组物资缺乏,于是带着工作人员送去食品、帐篷等物资。“当时不是在下雨嘛,担心群众没帐篷。”按照杨成毅所说,他在上午11时左右去了永林组,分发物资并帮村民搭好帐篷,下午5时回到了共星组,此时督察组已经来过了。督察组是在下午的巡视过程中发现这一情况的,当得知本应24小时驻点的杨成毅不在现场,作出了将其就地免职的决定。
    “不是被冤枉的”
    杨成毅现在蹲点的同盟村,是清仁乡最边远的村子,人口较少,只有三个村组。彭清翔说,杨成毅在横溪村犯了错误,再在那里不太好开展工作,于是把他调到了同盟村。25日晚上,杨成毅是在同盟村睡的,凌晨两三点才合眼,这已是他在灾区作息的常态。白天,他的主要任务是贯彻头一天布置的落实物资发放、卫生防疫和查看地质灾害三项重点任务。落实物资发放并不复杂,主要是让各个村组造册登记,做到每户都能反映到表上。但同盟村至今未通电,也没有打印设备,各种文牍工作杨成毅都要返回到5公里外的乡政府办理。
    26日下午,记者一直跟随杨成毅,了解他在被免职后的工作状态。这一天的工作重点之一是做好卫生防疫工作。杨成毅哑着嗓子,带着同样哑着嗓子的几名村干部,到每一个村组给村民代表开会,由卫生防疫部门的工作人员讲解防疫知识。一天之中,唯有此时,杨成毅可以少说上两句,坐在一旁,晒得黝黑的脸膛露出深深疲意。当天排查完地质灾害点后,是下午的3点,杨成毅在山脚接到通知:此后的每晚,驻村干部都必须住在村上。杨成毅点头称好,然后转身回乡上开会。自从地震后,他还没有回过一次家。
    被免职的杨成毅并非一个没有责任心的官员。4月20日地震发生时,他正在家中,慌忙逃生后骑了25分钟自行车赶到乡里,成为最早一批投入到抗震救灾的乡干部。杨志毅前期的工作,主要是组织力量抢救生命,组织村民排险。救援物资陆续送到横溪村后,他的任务又增加一项,管理该村救灾物资的发放工作。
    不论是在共星组,还是后来的永林组,村民都承认杨成毅一直都在一线工作。“他是驻村干部,要管2000人,非常辛苦。”永林组的罗定勇说,杨成毅跟普通工作人员一样,每晚巡夜,每天只睡一两个小时。57岁的村民罗开利说,对杨成毅的处理感觉有点不公平,因为“他又不是跑回自己家去了”。
    同事中间,“工作踏实”是对杨成毅的普遍评价。杨成毅2005年调到清仁乡工作,最初是办公室主任,一年前被选为副乡长,主要负责计生和劳保。“这两项在基层都是很难开展的工作。”同事郭丽聪说,杨成毅接手后挨家挨户地跑超生户,几乎没产生过问题。当杨成毅被免职的消息传来,同事们第一反应都是惊讶。“杨乡长很平易近人,我们都觉得很惋惜。”同事王媚说。
    “网上说他是被冤枉的,实际不存在这个问题,相反是杨乡长本人很坦然。”彭清翔说,说到辛苦,乡上所有的干部都一样,但说到底工作要看结果,其他事做得好,并不能和共星组做得不好相抵消。
    绷紧的弦
    “把袁部长、任俊辉都照上没?”已被免职的杨成毅站在同盟村半山腰的竹林,叮嘱着照相的人。
    这是4月26日下午在芦山县清仁乡同盟村的一幕。照相的人是同盟村的村干部,并非在为他们合影留念,而是拍照存档证明:当日下午,在规定时间,指挥部规定的人员,曾来这片竹林巡视排查过险情。杨成毅招呼着一定要拍进去的任俊辉、袁部长(芦山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袁学文),都是芦山县派驻同盟村领导抗震救灾工作的干部。
    袁学文本不打算进到镜头里,但杨成毅坚持一个都不能少:“这不是作秀,是工作证明。”杨成毅的弦绷这么紧是有理由的。他被免职,再次证明“大灾成为了官员们的大考”这一事实。杨成毅应该不会是雅安地震未来唯一被处分的官员。多名震区官员跟记者提及他们在“非常时期”的压力。回顾汶川地震和玉树地震,都成为了地方官员的一次考验。汶川地震中,四川全省处置了“不作为”干部28人,其中15人被免职。甚至远在山西运城的8名官员,因在地震期间安排出国考察旅游,同样受到了处分。而玉树地震中,青海省发出通知科级以上干部要全力救灾,不作为官员就地免职。据青海官方后来的不完全统计,玉树地震有15名干部累死在工作岗位上。
    杨成毅被免职一天后,四川雅安市正式出台了 《抗震救灾期间领导干部从严管理 “六条规定”》,干部若出现擅离职守、指挥不力、作风不实、工作不力、弄虚作假和不能令行禁止等行为,将一律免职。在芦山,声音嘶哑、面黑憔悴,是基层官员的共同特点。地震发生后,“亲临一线”不仅是基层官员最基本的要求,也几乎是他们面临的唯一选项。彭清翔说,宣布免职决定后,杨成毅并没有背思想包袱,24日就到同盟村继续工作了。“如果他因此有情绪,我反而会看不起他。”彭清翔说,杨成毅的表现证明乡党委没有选错干部,这样的干部能够正确对待职务任免。26日,杨成毅拒绝了一切媒体采访。他只是说:“地震是天大的事,我的事,没有天大。” (本刊综合整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