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公益“黑马”组织挑战官办格局

2013-05-11 00:00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黄英男  共有评论

    4月20日8点02分,雅安地震发生。公益组织与公众几乎在第一时间开始了救援行动,而这次公众的选择与五年前有了明显的不同,民间爱心洪流开始更自觉、自发地选择更让自己信任的民间公益组织,过去“官办公益机构”在灾后救援中“一统天下”的局面正在被民意所改变。请看《京华时报》记者黄英男的报道。
    壹基金异军突起
    4月20日8点02分,芦山地震发生,7.0级的震级再次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一场声势浩大的救援行动在民间集结。
    在壹基金新浪微博平台,每一条关于芦山地震的微博,评论中出现最多的两个字是“支持!”“壹基金壹家人”的口号在这一天传递出了家的温暖。对于壹基金此次在筹款和获得公众支持上的表现,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杨鹏表示并不意外,“公众选择将款项捐给谁,都基于他们自己的判断,而这种信任是公众长期关注壹基金的工作及对其基本制度的信任,我们能做的就是坚持实事求是、公开透明。”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传播部副总监姚瑶表示,壹基金此前的救灾频次就比较高,去年一年间就有约70余次的行动,每次行动过后,都会及时地通过微博等渠道汇报工作情况及资金的使用情况,“可能对于公众来说,这样的行动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姚瑶表示,此次微博是与公众互动最多、获取信任最多的渠道,发力最大,同时壹基金比较重视开发各种各样的筹款渠道,腾讯乐捐、支付宝、淘宝、微公益等平台,将一些很散的捐款汇集起来,形成了一笔比较大数额的捐款。
    但获得公众支持的民间公益组织是否能不负众人所望,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创新与社会责任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说:“壹基金这次获得捐款的比例可能会比以前更高一些,但这也是一种挑战,据说在汶川地震中,壹基金的善款使用也不是特别理想,也被诟病也被骂过,所以,这次被赋予很大的期望,也希望壹基金能承担得起这份信任。”对此姚瑶表示,壹基金此前早有项目规划,比如紧急救援阶段花费多少,灾后重建花费多少都已经有了一定比例的预设,因此并不担心捐款过盛给壹基金带来的挑战。
    数千骂声挑战红会
    与壹基金受到公众的热情支持不同,中国红十字总会(以下简称红会)则陷入了另一番情境。地震发生42分钟后,红会在微博上发出了第一条消息,内容只是转发一条为四川祈祷的微博,但与当天共发出的39条微博内容一样,收获最多的评论内容只有一个字:“滚”。对于红会的不信任,已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
    李连杰发出一条微博称:中国的公益慈善正走向越来越透明、公正、专业、可持续的发展道路。在这条路上,中国仅仅探索了十几年。没有当年中国红十字会的支持就没有壹基金今天的独立和成长。要允许任何一个公益组织在成长过程中出现技术选择的偏颇。毕竟,红十字会在人类历史上做出过很多贡献。请大家对红十字会的工作给予支持。这条微博迅速遭遇了言语激烈的批驳。网名为“小雨菜菜的米饭”评论称:一个郭美美,你还觉得不够可笑吗?如今你还袒护,那就说明你人格有问题!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韩俊魁曾做民间公益组织参与汶川地震紧急救援研究,对于公众的不信任,他表示:“公众的反应是对郭美美事件的延续,是一种情绪宣泄。但同时,我们也应该认识到,中国很多公益组织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我们需要给他们,包括红会一个机会,去看他们的行动效果,包括公益行动中的透明度,给机会看行动,再去评判。”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则表示:红十字会受到郭美美事件的影响非常大,但同时跟以前捐款透明度不够有很大的关系,大家要理性地对待。对红十字会,如果就捐款的使用提出一些明确的方向,而且承诺将使用的结果向捐款人报告,还是应该给予一定的信任。
    “红十字会的确有官方色彩,但有红十字法和行政管理的约束,还是一个有法可依的机构。形象的改变只能一步步来,红会当前要做的,唯有把事情做好。我希望红十字会借这次机会把活儿干得漂亮,重拾社会信心。”徐永光说。
    李连杰在另一条微博中说:改变需要时间。只要不触及原则与底线,就要给予各个公益组织成长的空间。
    政府为民间公益拓宽空间
    与民众自主选择、民间公益组织快速行动相呼应的,是政府在芦山地震后的开放态度。芦山地震发生后,政府除同以往一样,迅速及时地开展救援外,对民间公益力量给予了充分的施展空间。
    当年汶川及玉树地震发生后,政府通过指定基金会的方式,号召公众捐款,民政系统、红十字会、慈善总会成为震后接受捐款最重要的平台。而来自民间基金会及公益组织没有得到政府号召式的传播推广,但伴随其后的,则是公众对 “官办公益组织”赈灾行动不力及资金使用不透明的质疑。
    清华大学创新与社会责任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汶川地震后的民间捐款80%左右流入了政府的财政专户。而此次芦山地震后至今,政府尚未指定捐款平台。“官方到目前为止表现很开明,没有指定接受捐款机构,新闻联播只是公布了红十字总会的账号等信息,慈善总会没有出现。”邓国胜说。
    由于红会是唯一纳入国家应急救援响应机制和国务院抗震救灾指挥机构工作组的非政府组织,又有国际联盟,不可否认,红会在救灾救援中有其他民间组织不可替代的优势。因此,这次政府只公示了红会的账号,而并未把其他官办机构放入“指定系列”,一方面符合红会的身份,另一方面,也显示了对所有公益组织一视同仁的支持态度。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金会工作人员透露,芦山地震发生当天,民政部开了一次内部会议,对一些透明、高效的基金会点名表示,希望能承担更多的责任。“中国政府能力很强,民间亦不缺乏爱心和支持力量,所缺的是对爱心的呵护。愿雅安救灾和灾后重建能成为重拾公众对公益慈善组织信心的重要机会。”徐永光说。
    “我觉得这次地震过后,对公众来说,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就是是否能形成一个评价标准,我用什么去衡量一个公益组织的好坏,通过这个评价标准选择支持谁。目前从捐款参与度上看,已经出现了‘用脚投票’的效果,但如果地震过后,公众能形成一个统一的、科学有效的评价标准,将是对现代公益、对公民社会的形成有着巨大意义的事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金会工作人员说。□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