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去灾区你还可以做什么?

2013-05-11 00:00  来源:《齐鲁晚报》  作者:任鹏  共有评论

    每一次灾难,都会让我们这个社会度过一个成长期。尽管这种代价过于残忍不安:逝者用生命,让生者在下一次面对灾难时,明白并学会,自己能做的可以更多。一切就像是,想要抵达黎明,必须勇敢地穿越暗夜。请看本刊综合《齐鲁晚报》记者任鹏的文章所作的报道。
    爱心为何阻碍救援
    4月21日5时,来自重庆某单位的“渝A”牌照的司机从越野车中探出头,向在雅安市康藏路上的四川省贸易学校附近的几个店主打探路况,当地居民给了一个令他感到失望的答案。他随即扭头向车内的其他人说:“走,找地方吃饭。”这个时候并不是饭点,通宵开夜车赶至雅安的这几位热心人,很快又掉头折返。芦山地震发生后,国内各官方及民间组织,甚至一些个人立即自发凑集抗震救灾物资,星夜运往灾区,谁知运抵雅安后却因为道路原因一堵几十公里,“爱心大堵车”遇到了欲速则不达的尴尬。
    五年前的汶川大地震,很多人听到那个悲伤消息的第一反应是:我要去灾区。民间车流和人流向汶川、北川的汇聚,犹如动脉里血液的流动。这一次雅安地震,当很多人准备启程之时,公共舆论里,一种理性的声音在传播:非专业救援人士和志愿人士请缓行,为通往灾区的生命通道让路。
    尽管这种声音有些苛刻,这不是否定民间力量的参与,更不是拒绝同情的善意和诚意。但冷静下来去想,黄金72小时,生命通道应该留给军队、专业救援队伍、救援物资。这并不难理解:如果连基本的自救常识也不具备,没去过山区,甚至不拥有一件冲锋衣、帐篷,那倒不如不要去,把你的爱心和热情,暂时收入耐心之中,等待合适的机会。虽然事实的发展让这种声音显得极其微弱:灾区道路拥堵已影响到救援。前往宝兴县方向的道路拥堵,让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也被堵在路上,只能下车步行。甚至还有一群自称是志愿者的人,在芦山清仁乡抗震救灾指挥部要手套,要铲子,要求派人送,还有一个女孩子一个劲地手机自拍。
    理性这个东西,看不见又摸不着。但理性和成熟的心态,让人们在地震发生时不是头脑发热地涌向灾区,而是能够冷静地先想一想:即使不去灾区,我能够为灾区和灾民们做些什么?
    记者自4月20日下午起,一直被堵在雅安至芦山县县城的道路上,直至21日上午,仍离芦山县城16公里左右。雅安市内的居民称,20日中午之后,来自周边省市的抗震救灾车辆就已经陆续抵达雅安,这些车辆中有救援队、消防队、医疗队,以及周边省市机关及企事业单位救灾车辆。记者20日深夜从重庆出发,经渝遂成高速公路,至成都绕城高速后转至雅安市。沿途车辆中,不断可见各种救灾车辆或运输救灾物资的车辆连夜赶往灾区,这些车辆多挂有“抗震救灾”字样的红色横幅或其他醒目标志。不过车流到了雅安,就停止了流动。
    21日上午,多位司机及运送救灾物资的工作人员对记者称,他们火速组织的抗震救灾物资事宜,之前并未与雅安市及芦山县官方部门或接收救灾物资的机构联络或沟通。21日20时,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一份《关于有序做好支援四川芦山地震灾区抗震救灾工作的通知》,指出由于此次地震灾区处于河谷地带,空间十分有限,道路狭窄,交通不便,加之余震不断,如大量人员前往灾区,将给救灾和安置工作带来新的困难。要求未经批准近期原则上暂不自行安排工作组和工作人员前往灾区。
    此外,四川方面还提出,对社会各界有捐赠意愿的,建议以捐赠资金为主。重点满足灾区重建和受灾群众长期安置需要。对于捐赠的物资和装备,由民政部门协调,有组织地运往灾区。
    另一方面,本次“爱心大拥堵”背后,除了热心民众和组织对当地情况不够了解外,芦山县及宝兴县的“一条主干道”的问题,也不容忽视。事实上,本次地震导致国道108线、318线及省道211线、210线道路受损严重,多处路基损毁。县、乡、村道路损毁也很严重。若不是抢通工作十分给力,生命线将在更长时间内处于被切断状态。所幸在21日17时,省道210线宝兴县灵关镇至宝兴县城段抢通。至此,芦山震区救灾生命通道——省道210线全线抢通,形成都江堰市—小金县—宝兴县—芦山县—雅安市的生命环形通道。
    那个叫“五星村小孩”的小孩
    这一次,没有太多的逝者出现在各种镜头里,出现在公众面前。人们更关心的是那些逝者的名字。和以往的争议与催促不同,在第一时间,地震遇难者名单被陆续公布了出来。有些逝者,名字拼写并不准确。而有的孩子,只有小名和昵称,甚至只是“五星村小孩”这样一个代称。但至少人们能够知道他们是谁。77岁的何秀国是在买菜路上倒下去的,一块砖头击中了他的左后脑。芦山县清仁乡的王美,被人们从废墟中挖出时,紧紧抓着女儿李媛媛的手。媛媛生前的愿望是长大了做一名老师。
    地震发生后不久,公共舆论空间里,在默默地集中这些逝者名单。静静地读一遍这些名字,知道他们是怎么离去的,这就足够了,这是最好的纪念。我们看到了充满温情的关注。不展示太多沾满鲜血的身体,不展现极度绝望的眼神。不需要充满压迫感的刺激,不必要突出残酷、残忍的镜头和图片。这一切,在这一次更少地出现。
    还有更多的。有的微博平台早早就打出微博寻人的专题,有的网站,在图片报道里特意注明:以下图片会引起不适,请谨慎观看。更多出现在公众面前的图片和镜头里,刺眼的鲜血和残缺的伤处,被打上了马赛克。
    日本媒体在日本大地震中的报道里,看不到过度的泪水和哭天抢地,看不到太多的哭泣和死者。冷静可以让人收敛焦躁,学会思考和判断。五年前的汶川,部分媒体记者收获了“为抢新闻不顾灾民感受”的评价,浮躁与煽情,为人诟病。消费苦难和伤痛,绝不是一种关怀的姿态。其实,在所有的灾难里,最应该尊重的是人和人性。这一次,我们明白,不展示伤口和伤痛,也是我们面对灾难、展示关怀的一种态度。
    公民精神:学会独立思考与自我判断
    很多网民津津乐道于壹基金和红十字会收到的捐款数字的比较,以及红十字会在微博上收获的拇指向下的表情。我们并不想关注两者之间的比较,但能够清楚的一点是:和五年前的那次全国范围内的大捐款相比,这一次,社会民众对壹基金的信任,在于公众有了更多主动的选择,你可以考虑捐还是不捐,或者是捐给谁。公民成熟的地方在于,在这一场爱心选择面前,每个人都可以学会最基本的独立思考、理性判断,并拒绝盲从。
    从2008年汶川地震的 “公民社会元年”,到温州动车追尾,再到北京大雨,大灾大难最容易激发公民精神。如今的雅安,我们看到,同样的公民精神,在更纵深的层面延续。灾难更能看出人性的闪烁,以及对公共事务的热心参与。尽管我们不愿意、更不忍心用灾难来考验公民意识与世道人心。但那些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主动救援的个体,又一次展现出公民社会的力量。
    对于成雅高速收费的吐槽,也是发自微博上的个体。瞬间累积起来的询问与质疑,在短时间内引发了极大的声援。质疑精神,同样是公民社会一种难得的品质。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后来成雅、成温邛、雅西高速公路沿线收费站全部取消收费与这次网络声音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但公民精神,有时候不只是行动,关注与围观,也能够产生力量。从两家通讯公司宣布灾区区域通话、短信、漫游免费,到芦山县体育馆提供免费稀饭,从商店降价出售商品甚至免费,每一个人,都不应该成为旁观者。其实我们还需要公民精神持续在每个人的每一刻,不要把这种公民精神,仅仅种植于灾难之中。□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