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PS艳照敲诈”成为致富捷径

2013-05-01 00:00  来源:《读天下》  作者:易江男  共有评论

    平日里耀武扬威的贪污分子,怕什么?湖南双峰县的百姓最清楚——怕被艳照敲诈。正是摸清了这种心理,“PS艳照敲诈”成为当地家喻户晓的致富捷径。如今,双峰县政府决定严打该“产业”。然而,想从根本上消除“合成艳照”这样的诈骗活动,还是要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请看《读天下》记者易江男的报道。
    湖南的“PS艳照之乡”
    双峰县,隶属于湖南省娄底市,县域并不大。如果不是PS淫照“诈官”事件,人们也许不会注意这个地处湘中腹地的农业县。
    在双峰,利用PS淫照进行敲诈活动,并非什么秘密,可以说“大家都知道”。据湖南媒体同行介绍,当地不少乡镇都是“PS淫照之乡”,不少人靠“诈官”“诈富”创业谋生、发家致富,比外出打工来钱快。
    历年这类诈骗活动到底有多少,没有确数,但数量惊人。当地官方公布的 “严打”成果称,仅2012年以来,双峰县便破获此类案件127起,抓获犯罪嫌疑人37人,未破获的可想而知了。
    公安部信息表明,这几年,中国官场绝大多数利用PS淫照敲诈案,都是娄底、双峰人所为,或有牵连。
    从双峰县政法委官员的公开发言中可知,双峰人利用PS淫照进行敲诈活动,是从2010年下半年后开始的。而据湖南媒体同行的介绍,实际开始时间远早于此,目前利用PS淫照搞敲诈,在双峰已颇具规模,是名副其实的“地下产业”。
    从娄底新闻网上可以查到的,最早一起“PS淫照”案件,曝光于2010年4月。
    当月12日,双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会同浙江警方,在县辖三塘铺镇抓获戴健存、张浩、邓顺初三名犯罪嫌疑人,他们涉嫌合成裸照敲诈浙江党政领导人。报道标题是《双峰又成功破获一起涉嫌敲诈领导干部案》,从标题中的“又”字可知,这绝不是第一起。
    当地人怎么想起从事这个“产业”?其实并无“仙人指路”,但他们“眼光独到”是事实。
    据一名被抓获的犯罪分子称,“天下没有不偷腥的猫”,他们看准了当前一些官员生活作风不检点,喜欢“包二奶”、找“小姐”、爱“洗澡”,却又怕“出事”的心理特点,开始了这项敲诈活动。“天下没有不偷腥的猫”——这正是利用PS淫照敲诈者们的“理论基础”。
    相关研究报道也证明,犯罪分子确实“看得很准”。2013年1月8日,中国人民大学危机管理研究中心发布的《官员形象危机2012报告》中显示,被查处的贪官中,95%有情妇,腐败的领导干部中60%以上,与“包二奶”有关。官员这种涉性腐败,给实施PS淫照敲诈,提供了必要的前提条件和犯罪土壤。
    但犯罪分子所选择的敲诈对象,还是有相当讲究的。一般选择市、县、局级官员,尤其是县委书记、县长这类“县领导”,是敲诈的重点对象。
    发展到目前,PS淫照敲诈对象已由最初的以官员为主,发展到官员、企业老板并举,并侵入非公务人员群体。
    “近亲繁殖”式搭伙与分工
    相对于暴力抢劫、偷盗,从事PS淫照敲诈活动,不只犯罪成本低,而且风险较小,并不需要多少投入,有一台能上网、能处理照片的电脑就行。
    从已破获和查处的案件来看,实施PS淫照敲诈的犯罪团伙规模都不很大,最多不过十来人,一般每伙成员仅2-5人。即使2013年3月15日被批捕、由叶某等犯罪嫌疑人组成较大团伙,也仅有8人,在实际活动中,这8人又分成4个小组,以每组两人作案。
    敲诈团伙的搭伙方式靠“近亲繁殖”,成员间多系老乡或亲戚、同学、朋友关系。以发财捷径和致富秘笈,在亲戚、朋友间传播,通过“传、帮、带”路径,扩大规模,这也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虽然人手不多,内部分工却相当明确,主要分为内勤、外联两帮人。内勤多为“懂技术的”,外勤属于“跑腿的”。2011年9月26日被江西警方抓获的5名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5人各有“任务”,没一个闲人:有人专门进行照片下载和PS处理,有人专门负责购买信封、邮票,有人专门进行投递敲诈信,还有人负责化装到银行取钱,以及用非法渠道获取领导个人信息。
    有时也会把一些业务“外包”。如开设银行卡,往往会向专门的“开卡队”购买。因为一封敲诈信对应一张银行卡,有多少敲诈对象,就有多少张银行卡,所以需要量大。
    敲诈进程中的“学艺”行为
    在诈骗团伙内,一般都有一名PS高手,善于“移花接木”,弄假成真。
    2011年9月26日被南昌警方抓获的5名犯罪嫌疑人中,有一位曾某,PS技术便很高,学历为大学本科,所学专业为电子信息工程。更多的PS高手并非如曾某这样系科班出身,大多是“自学成才”,人称是“学艺”。虽然“学艺”不需要太精,但太差也不行。2011年12月下旬,浙江武义县人大换届选举前夕,40多名乡镇和各部门的一把手,人人都收到了有自己淫照的敲诈信,要求支付1万元“信息费和保密费”,但因为PS水平太差很快被识破。犯罪分子贾某被抓获后交代,他从网上下载了PS教程后,突击“自学”了两个星期。本想弄成彩照,但水平不够,最后只好做成黑白淫照,结果还是被看出来了。
    想“学艺”还算是比较专业的,属“敬业”一类。有不少犯罪分子发财心切,根本不想学,干脆直接购买成套淫秽照片底版和敲诈信模板,使用photoshop一类制图软件,换上敲诈对象的照片和姓名就行了。
    在双峰,由于当地利用PS淫照进行敲诈的“产业”已相当成熟,形成了一条“产业链”。专门有人制作淫照底版和敲诈信模板这样的 “傻瓜工具”,出售给下家。开银行卡和实施犯罪过程中所需的假身份证,在当地也都有专门人制作出售。
    一般来说,购置成套工具软件所需费用在三五千块钱,熟人间没钱可以先借用,搞到钱后还上。
    黑龙江专案组破获的以双峰人朱某等人为首PS淫照敲诈团伙便是这样。朱某交代,他眼红身边人来钱容易,于是跟一名精于此道的老乡 “学艺”,又从老乡手里以4000元的价格购买了色情照片底版和勒索信底稿各一份。
    需要注意的,写敲诈信也是有技巧的,要求“与时俱进”,保持时效性。如2009年陈冠希“艳照门”后,“陈冠希第二”便成了威胁语言中的关键词;而在2012年重庆官员雷政富性乱事件发生后,开始使用“雷政富第二”字样。至于敲诈者的身份,一般都以“私人侦探”出现,行文语气则模仿知情者或流氓。
    找“黄源”与物色“人头”
    学会PS淫照,只是敲诈的基本功,但这却是整个敲诈环节中最有“技术含量”的活儿。
    下一步,就是“搞业务”。这里所谓的“业务”,包含两个方面,一是寻找“黄源”,即所谓原始淫秽照片;一是找“人头”,即物色、确定敲诈目标,搜集个人信息资料。
    “黄源”比较好找,除了从一些注册成人网上下载外,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购买黄色碟片,也不贵,几块钱一张,男女性交易时被偷拍的那类最好,合成效果真实。也有的为了追求“逼真效果”,有的甚至根据需要,花钱找来“小姐”,亲自上阵“演戏”,拍出原创淫照备用,敲诈浙江武义官员的贾某,就是这样做的。
    “搞业务”最主要的精力,还是花在物色敲诈目标上。从媒体公开的报道细节来看,犯罪分子对“人头”的底细似乎都很了解,神通广大。其实这里面并无秘密可言,其搜集信息的渠道相当的简单和容易。
    目前,地方政府网站上对主要领导的简历、工作分工都有较详细的介绍,个人照片、办公电话、地址、邮编、电子信箱一应俱全,有的地方甚至连领导人的手机也公开。在方便群众办事,接受社会监督的同时,也为犯罪分子搜集敲诈对象资料提供了方便。据《长沙晚报》报道,2011年3月,家住双峰县的尹新民、肖亚娜等4人,结伴到湘潭打工。由于没有找到正当职业,遂动起了合成淫秽照片,敲诈钱财的歪念头。由尹新民负责在网上收集了全国各地部分党政领导的个人与工作信息;再由肖亚娜将这些领导的相片PS成淫秽照片,并制作出电子敲诈信。
    为了确保敲定重点对象,犯罪分子也会 “批发”来一些领导的个人信息资料,这样的信息与黄碟一样,很容易购买到。
    PS艳照诈骗的“行规”
    从已破获的大量的PS淫照敲诈案看,双峰籍犯罪分子几乎从不敲诈本地官员和老板。即便是湖南他地官员,也较少敲诈,媒体报道中仅2012年11月湖南张家界数名官员收到过PS淫照勒索信。
    圈内管这叫“兔子不吃窝边草”,不同团伙之间心照不宣,各有相应作案地盘,“井水不犯河水”,否则容易撞车穿帮。
    2012年11月22日报道的北京某副局长被PS淫照敲诈新闻中,该副局长一月内收到了两份敲诈信,一个勒索20万元,一个勒索30万,一下子露出了马脚。
    所选择的地区,起初一般都是 “先富起来”、“比较开放”、或是“问题较多”的地方,如江苏、浙江、福建、广东一带,以及湖南周边地区江西、安徽、湖北等相对熟悉的地区。
    2010年4月被抓获的戴健存、张浩、邓顺初三人犯罪分子,最先选择的地方是浙江;2010年12月底抓获的邓某犯罪团伙,瞄准安徽省。
    后来敲诈是已四处开花,几乎涉及大陆所有省份,北到黑龙江,南到云南,都有被敲诈报道。2012年黑龙江成立专案组破获的以双峰人朱某为首的利用PS淫照敲诈团伙,从2011年初到2012年8月被破获,朱某等人便向全国多个省份寄出敲诈勒索信1000多封,其中黑龙江有104人被勒索。
    这些犯罪分子分成两类,一种是“行骗”,即以外出打工的形式,流动作案,在被敲诈对象所在地“工作”。现在不少团伙都购置了现代交通工具,开着车载着同伙四处“踩点”作案。
    另一种是“坐骗”,淫照就在湖南家里,或在当地宾馆租的房间内PS。2010年12月,安徽合肥市多名人大代表、企业精英和政府部门官员收到PS淫照敲诈信函,经查,这些信全部来自湖南娄底市。黑龙江警方破获的PS淫照敲诈案中,朱某与其同伙王某、欧某等骨干分子,也都是 “在家开店”,远程敲诈,坐收赃款。
    现在又有变化,犯罪分子不再四处投寄,而搞“精确打击”,选择小范围内特定人群作案,放弃成功率不高的“广种薄收”式粗放敲诈。
    公安部监控PS艳照犯罪
    说实在的,利用PS淫照进行敲诈的手法相当低级,极容易被识破。然而令人摇头的是,“中招”的官员却越来越多。好多受害官员根本不报案,2012年黑龙江省警方破获的PS淫照敲诈案中,所涉及的104名受害者被敲诈百万元,报案的不足一成,警方最终查实的被害者仅26人,这26人中大多数人拒绝作证。
    有官员明知是诈,还是接受。这些,才是真正令人深思和忧虑的地方。
    双峰的PS淫照敲诈犯罪活动,已引起中央高层的注意。公安部已将之列为重点督办案件;而双峰县,则是公安部重点监控地区。
    到2013年3月9日公安部刑侦总局专项行动督察组再次来到双峰时,当地已进行过多番类似“严打”。但是,打击并没有遏制PS淫照敲诈活动在当地和全国的蔓延。□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