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化剂:潜伏在我们身边的暗器

2011-06-21 00:00  来源:法治周末  作者:戴蕾蕾/陈磊  共有评论

    塑化剂,“邻苯二甲酸酯”,占全球塑料增塑剂消费量的86%,而这只是庞大环境激素家族中的一种。它们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侵蚀我们健康的机体,扰乱正常的生命活动,乃至在剥夺我们传宗接代的生殖能力。《法治周末》记者戴蕾蕾、陈磊的文章详细揭示了此次台湾塑化剂事件背后所隐藏的环境激素危害。

    随着食品的全球流动,台湾“塑化剂风波”带来的影响也不限于台湾地区,台湾的卫生专家认为这是人类史上最大的塑化剂污染事件。

    影响婴儿生殖器发育
    作为一种有机类化合物的总称,邻苯二甲酸酯(酞酸酯类)是一类广泛利用的塑料增塑剂,占全球塑料增塑剂消费量的86%,用于增大塑料的可塑性以及提高塑料的强度,在塑料中含量可以达到50%。
    在儿童塑料玩具、医疗器械、化妆品、人造革和食品包装材料中,都有邻苯二甲酸酯的影子。
    2011年5月18日,香港一家环保组织公布的一项调查报告称,该组织从京、沪、穗、港四地多家大型母婴超市购买了聚氯乙烯(PVC)材质的玩具样品30份,包括幼儿玩具、幼儿戏水用具、幼儿泳圈等,并送至香港独立第三方实验室进行检测。检测结果显示,30份样品中有21份含有邻苯二甲酸酯。由此引发人们对我国儿童用品安全的担忧。
    这并非邻苯二甲酸酯第一次引发人们的心理危机。
    2010年10月,一则有关香水有毒的报道引起了轩然大波。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关于化妆品中检出邻苯二甲酸酯情况报告》中提及,在针对各类化妆品邻苯二甲酸酯的检测过程中,共有12种香水样品被检出含有该成分,检出率达92.3%,而护肤类与洗涤护发类化妆品的检出率则分别为47.1%和30%。
    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学院副教授史江红介绍说,随着塑料工业的发展和塑料制品的大量使用,使得酞酸酯类物质普遍存在于大气、水体、土壤环境中,并进入人体和生物中。
    记者获得的一份研究报告里显示,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在中国大气、水源、土壤及食品中都有检出。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环境内分泌干扰物引致儿童性发育异常的机理及其中药治疗研究中,乔丽丽和蔡德培等人的研究证实,环境内分泌干扰物的污染水平与生殖器官、骨骼病变程度呈显著正相关,是性早熟重要的致病因素之一。
    他们检测了110位性早熟女童与100位正常儿童的血清。在性早熟女童中,有27.3%和22.7%分别检出邻苯二甲酸二丁酯和邻苯二甲酸乙基己酯,而正常儿童中上述物质的比例分别为4%和3%。
    2006年,一项北欧的研究证实男婴的生殖激素水平下降与其尿液中邻苯二甲酸酯的水平有关,激素水平下降说明睾丸机能障碍。
    生殖系统癌病患者显著增加
    除了作为增塑剂,邻苯二甲酸酯还有另外一张面孔——是一种具有类雌激素作用的环境激素。
    环境激素,又称作环境荷尔蒙,指环境中存在的能干扰人类或动物内分泌系统诸环节并导致异常效应的物质,既有脂溶性的又有水溶性的。由于目前所发现的干扰动物及人体内分泌系统的有机化合物绝大多数都具有雌激素特征,因此通常又称作内分泌干扰化合物。
    长期研究环境激素问题的史江红告诉记者,有8种酞酸酯类物质被认为是内分泌干扰物,其中就包括此次台湾塑化剂风暴中的邻苯二甲酸(2─乙基己基)酯。
    内分泌干扰物涉及人工合成的化学物质和天然存在的激素类物质。邻苯二甲酸酯只是其中的一类。
    史江红告诉记者,目前环境中存在多少种内分泌干扰物,至今尚无确切统计结果,不同机构筛选公布的内分泌干扰物的数量和种类略有不同。
    人工合成的内分泌干扰物多作为除草剂、杀虫剂、塑料增塑剂、工业化学品、激素类药品等用于生产生活中,有些是非意图副产物。随着科学探究,内分泌干扰物家族中会逐渐增加新成员。史江红说。
    目前,被世界各国列为内分泌干扰物的化学物质有六十多种。
    根据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1997年列出 67种(类)环境激素物质基本上都是有机化合物。其中包括近40种农药、12种持续性有机污染物以及二恶英等。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将铅、镉、汞3种重金属列为环境激素疑似物质。
    一位药用化学研究人员告诉记者,这些化合物通常具有很强的脂溶性,能通过食物链放大富集,特别在食物链高端级的动物和人类的体脂中,能放大几十倍甚至上万倍;毒性很大,难降解,能在环境中长期存留。
    以有机氯农药为例,该类农药20年前在中国已停止使用,但在土壤中不容易分解掉,极容易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
    史江红告诉记者,人类和动物通过呼吸空气、摄取食物、皮肤接触等过程,吸收内分泌干扰物进入体内,即使是极低的浓度,亦可能导致内分泌干扰现象,主要表现在鱼类、贝类、鸟类、哺乳动物等方面,有雌性化、雄性化、个体数减少、雌雄同体、孵化率低和精巢异常等生殖异常现象。
    记者获得的报告中提及,有资料显示中国近年来乳腺癌等生殖系统癌病患者显著增加,乳腺癌发病率较高的地区依次为上海、北京、天津等工业化程度较高的城市。这些现象的发生和变化趋势与环境激素污染有相当的关系。
    每年数万吨抗生素进入土壤和水体
    “在雌激素排放背后,自然界隐藏着生物生殖异常现象的潜在危害。”史江红表示。
    史江红介绍说,雌激素等内分泌干扰物,以及医药品等与日常生活密切联系,排放范围广泛,虽然在环境中通常浓度较低,但其对水源水质,进而对城镇供水、公共卫生以及生态系统质量形成的潜在威胁不容忽视。
    近日,在我国珠江流域的部分河段检出了氧氟沙星、诺氟沙星及环丙沙星等。在广州和香港4家污水处理厂的进出水中同时检出了氧氟沙星、诺氟沙星、红霉素、罗红霉素等5种抗生素,含量范围分别介于16~1987ng.L-1和16~2054ng.L-1之间,检出率和含量水平均高于美国及欧洲等国家,上述调查也表明现有的污水处理工艺不能有效去除这些污染物。
    由于缺乏统计数据,关于我国雌激素以及解热镇痛药的使用量尚不明确,但是以畜禽养殖业抗生素为例,据初步调查统计,我国每年畜禽养殖仅抗生素使用量就达到5万至10万吨,且大中型养殖场普遍存在超量使用药物的现象,这些药物在体内的吸收率较低,30%至90%会随畜禽粪尿排出体外,即每年有数万吨的抗生素随人畜粪便进入了土壤和水体。
    “因此,城镇供水水源乃至于末端用户饮用水中含有残留污染物质的风险不能忽视。”史江红说。
    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长时间饮用含低剂量药物的饮用水,会对人体胚胎的肾脏细胞、血液细胞和乳腺癌细胞有影响。在长期低剂量药物的刺激下,乳腺癌细胞增长加速,而人体胚胎的肾脏细胞则生长缓慢。
    另外,雌激素、抗生素以及解热镇痛药等物质对生态系统的危害也不容忽视。例如内分泌干扰物质能够严重影响鱼类的胚胎发育和性别分化,乃至于鱼卵全部孵化为雌鱼(雌性化),从而实际上造成鱼群的灭绝。
    史江红强调,目前,我国仅对雌激素、一些抗生素在某些污水处理厂、少数河流中的含量等开展了有限的工作,但是关于河流、湖泊尤其是水源水中存在的现状、分布特征以及对水质安全影响评价方面未见研究,而且对于这类物质的源头控制和去除机理以及治理技术等方面尚缺乏系统性研究,亟待加强。□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