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国船只撞上澳洲大堡礁

2016-10-01 00:00  来源:《法治周末》  作者:田雪银  共有评论

    9月6日,澳大利亚联邦法院在布里斯班进行庭审,以决定在中国运煤船“深能1号”触礁搁浅大堡礁的事故中谁承担赔偿责任。“深能1号”属于中国上市公司深圳能源子公司深圳能源运输有限公司。2010年,这艘船在昆士兰州附近海域偏离航道,触礁搁浅。
    中国船只搁浅大堡礁
    据报道,2010年4月3日上午10点50分,“深能1号”运煤船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经过一夜的装货后,满载着6.5万吨的煤从格拉斯顿港口启程,前往中国营口。当天下午5点10分左右,全速航行的“深能1号”突然停了下来,船也有些抖动。大副王学刚赶紧减速,船继续摇摇晃晃地前进了上千米,终于停了下来。
    这时,一个不幸的消息向所有人传来:“深能1号”在昆士兰中部大堡礁触礁搁浅。次日清晨,船体开始破裂,船体漏油约3吨,使大堡礁遭受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破坏。此后,这艘属于深圳能源有限公司的普通运货船成为了世人关注的焦点。
    两天后,时任澳大利亚总理的陆克文乘飞机前往离搁浅地点不远的昆士兰州中部城市洛克汉普市,了解了有关抢修工作进展情况,还乘坐小型飞机在空中视察事故现场漏油的情况。他对“深能1号”给大堡礁水域带来的破坏表示愤怒,并建议,对“深能1号”开出最高550万澳元的罚单,并对船长处以最长3年的监禁。
    2010年4月11日,澳大利亚交通部长阿尔巴尼斯在空中视察了事故现场。之后他在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对媒体表示,“深能1号”明显触犯了法律,将被依法追究法律责任。阿尔巴尼斯又说:“很明显,‘深能1号’行驶的航线是非法的。”同一天,昆士兰州州长布莱女士在接受英国“天空新闻”采访时说,“深能1号”行驶在任何授权的航线之外。她同时表示,肇事者应该受到最严厉的处罚。
    直到4月12日晚,在道格拉斯浅滩搁浅了9天的“深能1号”在澳救援机构的协助下,利用涨潮的机会,成功地从浅滩处退了出来,然后被驳船拖到了距离海岸更近的一片浅海区。
    据澳大利亚海事安全局牵头组成的调查小组的初步估计,中国运煤船给珊瑚礁造成的损害面积为3000米长、250米宽的区域,估计要20年的时间才能恢复。此外,船底部含有重金属的油漆涂料在搁浅时脱落,也给该海域的动植物造成伤害。
    调查结果显示,“深能1号”的大副应为搁浅承担主要责任,他是船管公司的雇员。澳大利亚海事安全局对此表示,该货轮在装载货物时,大副太过忙碌,在过去的37个小时内只睡了两个半小时。
    2012年10月,澳媒报道,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法院判处事故主要责任人“深能1号”大副王学刚18个月监禁。判处船长王吉昌个人罚金25000澳元。对深能公司的索赔追诉官司则一直持续到现在。
    卫星图像已经证实,大堡礁确有一条捷径,而且不少船只为了节省时间和燃料都在走这条捷径,在“深能1号”出事后,另一艘散货船MIMOSA号非法闯入大堡礁海洋公园,就是明证。
    “深能1号”是否有意走捷径从而触礁至今尚无定论。目前此案给予中国远洋航运企业的教训之一是,在海洋污染问题日益严重的今天,在国际航运这样牵涉到多方利益的事件中,应该尤其重视海洋环境的保护。
    澳政府的天价索赔
    事发地点大堡礁是世界最大最长的珊瑚礁群,它纵贯于澳洲的东北沿海,北从托雷斯海峡,南到南回归线以南,绵延伸展共有2011公里,有2900个大小珊瑚礁岛,自然景观非常特殊,面积与整个意大利或日本国土面积相当。
    1975年,澳大利亚政府颁布的大堡礁海洋公园法,提出了建立、控制、保护和发展海洋公园,其中涵盖了大堡礁98.5%的区域范围。海洋公园的建立不仅对保护当地文化起到重要作用,而且与当地土著居民的生活息息相关。1981年,整个区域被划定在世界遗产名录中。
    201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大堡礁列入“危险”名单并宣布,在过去的30年里,大堡礁失去了近50%的珊瑚。而澳大利亚政府计划在未来10年投入20亿澳元用于珊瑚礁的保护管理与研究。然而,由于水质的污染、气候暖化以及厄尔尼诺现象的出现等原因,澳大利亚的这一“国宝级”景观大堡礁正在大规模白化与加速衰亡。
    “深能1号”的撞击,无疑又给美丽又脆弱的大堡礁造成一次重击。据澳政府代表在法院听证会上说,搁浅后船身剥落的有毒重金属油漆涂料重0.75至1.5吨,污染面积达112公顷,将对海洋生物造成致命威胁;而 “深能1号”泄露的燃料,在海面形成了4公里的重油污染带。
    2015年5月,澳大利亚对中国籍散货船“深能1号”的船东提起诉讼,要求赔偿由于该船2010年在大堡礁搁浅造成的损害。尽管澳大利亚政府一直以来都在要求该船东和保险公司支付赔偿金,但是他们却未能获得在清理和恢复事故现场所需要的担保基金。
    澳大利亚政府将寻求获得修复道格拉斯浅滩生态系统的赔偿,或者直接要求该船东负责生态的修复。大堡礁海洋管理局称,当该船在道格拉斯搁浅时,对0.4平方公里的区域造成破坏,115000平方米的沙洲遭到严重损毁。
    9月6日,澳大利亚联邦法院在布里斯班进行庭审。澳政府在法庭上向中国深圳能源运输有限公司索赔至少1.2亿澳元 (约合人民币6.1亿元)。澳政府代表称,2010年发生的船身有毒化学涂料剥落和燃油泄漏对环境造成影响。但深能公司称,最多只能承担2500万澳元(约合人民币1.28亿元),并反诉澳政府未及时采取措施,导致环保损失扩大。
    截至目前,船只还在等待各方面的进一步调查和评估,包括对环境造成的破坏和船只本身的损坏等。
    自1770年英国船“努力”号在礁石和大陆之间搁浅以来,经过大堡礁的这段路线就一直是国际远洋航运的一大危险。它是世界上最完整珊瑚礁系统,地势十分险恶。同时因其生态平衡脆弱,如在某一方面受到威胁,对整个系统也将是一种灾难。
    近年来,大堡礁的原始水域,理论上由大堡礁海洋公园法的保护,也被称为 “煤炭公路”,外资散货船开往亚洲。成千上万满载煤炭从澳大利亚出发的船只,继续威胁最大的海洋保护区。当地渔民称,船经常走“老鼠跑”来节省他们的时间和金钱。
    类似“深能1号”触礁的事故已经多次在该区域发生。世界自然基金会澳大利亚分会总监卢埃林希望改进大堡礁的监控系统,使当局在任何时候知道大的船只在礁石上的位置。当地渔民担心,交通的增加将使澳大利亚最宝贵的环境遭受进一步的风险。
    (摘自《法治周末》田雪银)□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