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外交官举家叛逃之后

2016-09-21 00:00  来源:《看天下》  作者:张臖  共有评论

    和每一个英国留学生一样,在伦敦西部一家公立中学读书的太金每天正常地上学放学,经常和同学们一起打篮球,使用社交网络Facebook和WhatsApp与朋友沟通。但今年夏天,在太金完成了数学和计算机高级水平考试之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消失了。
    8月17日,谜团揭开,太金的父亲、朝鲜驻英国公使太永浩,已经举家从位于西伦敦伊灵区的房子中离开,抵达韩国。
    叛逃者?捍卫者?
    太金的父亲喜欢在伊灵区一家俱乐部练习网球,也曾痴迷高尔夫,还沉迷西伦敦一家餐厅印度咖喱的味道。而作为朝鲜驻英公使,他曾陪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隐居的二哥金正哲,参加英国音乐家埃里克·克莱普顿的音乐会。
    “太永浩的行为举止已经非常英国化,他在这儿就像在家里一样舒适自在。”与其有过交往的BBC英国记者史蒂夫·埃文斯称:“他看起来那么中产阶级,那么英式保守范儿,那么‘衣冠楚楚’。”
    太永浩,这位已经在伦敦居住了10年、现年55岁的外交官是朝鲜驻英国大使馆的二号人物,地位仅次于大使玄鹤奉。他似乎很适应远在朝鲜数千公里之外的资本主义生活,但他从未暗示对祖国不忠。
    太永浩的英语极其“完美”,在各种公共活动中,他有趣、迷人、聪明,但同时,他也是一位朝鲜统治阶级的坚定捍卫者。
    一次采访中,比对朝鲜的全免费教育制度,太永浩称英国的教育,尤其历史教学,是“统治阶级洗脑的工具”,其帝国主义侵略历史多被忽略,太永浩称,正因为此,“资本主义不可能是我们的未来”。
    所以当8月17日,韩国统一部发言人宣布太永浩成为近20年来朝鲜叛逃的最高级官员,称其叛逃的原因是对金正恩统治不满以及为子女前途命运着想时,包括史蒂夫在内的很多人都觉得十分惊诧。
    朝鲜外交官的任期一般为3年,据称,太永浩之所以在朝鲜驻英大使馆工作了10年,是因为他的家庭背景显赫。韩联社称,太永浩的父亲是太炳烈,曾任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最高人民会议代议员、金日成国家葬仪委员会委员等职;他的哥哥太炯哲则是现任朝鲜金日成综合大学校长。
    韩国 《中央日报》称,太永浩的妻子吴慧善曾在朝鲜对外经济省当英语翻译。她是朝鲜副总参谋长吴金哲的家人,而吴金哲的父亲吴白龙曾任朝鲜劳动党军事部长,和金日成一起打过游击。太永浩高中时曾赴中国留学,回到朝鲜后就读平壤国际关系大学,毕业后在朝鲜外务省工作。太永浩还曾在丹麦留学,1993年开始在丹麦大使馆担任外交官,后曾在瑞典任外交官,被视为朝鲜最优秀的对欧外交官之一。
    据《卫报》称,不清楚太永浩通过什么途径到达韩国,但英国军情六处很可能为他安排了离开的“通道”。而英国《星期日快报》则报道,7月的一个早晨,英国皇家空军的一架小型飞机从牛津郡一个基地起飞,太永浩和他的妻子以及两个儿子,以及英国和美国的外交官、情报机构的特工等7人都在机上。这架有30个座位的飞机起飞后,由皇家空军两架“台风”战机护航,直飞美军在德国的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抵达德国后,这一家人和特工换乘另一架飞机,直飞韩国首都。据该报道称,太永浩两个月前在位于伦敦西北的沃特福德一家高尔夫俱乐部与英国特工首次接触。在那时,他透露了对即将回到平壤的担忧,并称与妻子开始认真考虑自己和家人的命运。
    英国外交部等了两周时间,在确定太永浩真的打算叛逃后,通知了美国。之后,美国多个情报机构派出一个小组飞抵伦敦,为太永浩的叛逃进行周密策划。
    尽管太永浩被告知可以“全权选择”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定居,但是他最后还是根据家人的意见,选择了韩国。而在登上飞机时,他还带上了自己的高尔夫球杆。
    为钱叛逃?
    “这样的叛逃事件对于英国及其盟国来说,很可能具有很高的情报价值。”有媒体称。
    英国向来是朝鲜的外交重镇,比较整个欧洲,朝鲜在此投入了相当多的人员和资源,今年5月上任的朝鲜外务相李永昊即是前任朝鲜驻英国大使。在英国,朝鲜外交官的工作职责之一就是在伦敦南部的“韩国城”里跟踪朝鲜“脱北者”;他们也要保护最高领袖和国家的“名声”,两年前,伊灵一家发廊用“金正恩头”当理发招贴,下面写着“头发特别糟糕的一天”,引来两位朝鲜外交官登门“造访”。
    过去几十年里,朝鲜官员叛逃国外的情况时有发生。据韩联社称,目前叛逃韩国的朝鲜外交官,约有20人。这些叛逃官员为韩国获取朝鲜情报提供了很大便利。
    而朝鲜高级外交人员叛逃韩国,令他们的生活条件再度进入公众视野。据称,这些在国内属于特权阶层的朝鲜外交官,在驻在国的生活并不宽裕。有驻欧洲的朝鲜使领馆人员,要在驻在国申请低保,从而能够参加医保接受免费医疗服务;驻东南亚和非洲的外交官,即使感染疟疾、登革热等,也无法接受像样的治疗;还有人因健康恶化回国。其中,朝鲜驻意大利大使金春国,今年2月死于肝癌,就与平时未能接受体检,贻误了治疗时机有关,他在确诊肝癌时已是晚期。
    有分析认为,这是由于平壤当局陷入财政困境,减少了对驻外外交官的补贴。尤其是年初进行的核试验及远程导弹的发射,招致国际社会史无前例的强力制裁,更加导致朝鲜外交官的生活每况愈下。
    2013年,英国的一场聚会中,太永浩也承认了他对钱的担忧。这位公使说,故乡的朋友们不明白昂贵的伦敦和1200英镑 (约合l万元人民币)的月薪能带给他什么,“他们以为我住在带泳池和桑拿房的宫殿式豪宅里,殊不知我住在伦敦西区一间两间卧室的公寓中,唯一附带的只有那个狭小的厨房。”
    媒体称,也许正是因为钱的问题,让太永浩使用各种方法——甚至包括非法的手段——以筹集现金,例如向亲朝团体伸手要钱或侵吞公款以维持生计。“当我开车从大使馆出门时,我不得不去思考,拥堵通行费从哪里来呢?”他确实曾经这样自我挖苦。
    被斥“人间渣滓”
    “近期,朴槿惠党羽上演了又一出卑鄙的把戏,把曾在朝鲜驻英国使馆工作、后因犯法畏罪叛逃的罪犯带去南朝鲜。”
    8月20日,针对太永浩出逃韩国事件,朝鲜官方终于作出回应。
    朝中社称,太永浩本因私吞大笔国家资金、出卖国家机密、强奸未成年人,已于今年6月被下令召回。而中央检察院了解了他的犯罪资料后,7月12日正式决定对他所犯的故意泄密罪、国家财产贪污罪、未成年性交罪展开侦查。“他本应就有关自己的犯罪老实受到法律处分,但为保住自己的狗命不惜抛弃祖国和父母兄弟叛逃,从而显露出其没有做人起码的道义、毫无良心和道德可言的败类嘴脸。”
    朝鲜方面也拒不承认这名“罪犯”曾在使馆从事党务工作、是原高官的儿子等。而且,朝方甚至未提及这名外交官的姓名和具体职位,只称其为“不值一提的人间渣滓”。
    (摘自《看天下》张臖)□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