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毁掉欧洲城市?

2016-09-11 00:00  来源:《青年参考》  作者:高珮莙  共有评论

    短途旅行已成为许多欧洲国家的全国性娱乐活动,但在柏林、布拉格、巴塞罗那等最受欢迎的旅游城市,蜂拥而至的游客让当地居民不堪重负,抗议的声音越来越大。
   “这是一场噩梦”
    马丁第二天早上要动身去布拉格,但在那之前,他打算先在柏林的酒吧找点乐子。他穿着闪闪发光的鞋子,快速喝光了4杯啤酒、两杯龙舌兰酒,让自己“进入状态”。自从到欧洲旅行以来,这个24岁的美国加州小伙儿已在巴塞罗那街头、伊比沙岛的度假公寓和游船上,参加了许多场派对。
    在这场疯狂的串酒吧大冒险中,马丁和他的同伴们从晚上10点开始狂欢,来到3个酒吧和一家夜总会喝啤酒、鸡尾酒,甚至拿着整瓶薄荷杜松子酒往嘴里灌。他们参加的这次“酒吧大冒险”规模较小,参与者约80人,到周末有时能达到200多人。组织者是个居住在柏林的爱尔兰商人,他在12个欧洲城市提供类似的“旅游服务”。
    英国未成年人喝着廉价的伏特加,美国人站在大街上喝酒,并在一位女士经过时大声喊着脏话。他们挤进了地铁同一节车厢,又唱又跳,搞得车身开始摇晃……在德国《明镜》周刊看来,似乎全世界的人都来到柏林酗酒,严重损害城市形象,疯狂的球迷与他们相比都像天使。
    “这是我们根本不想看到的娱乐活动。”柏林旅游局局长布克哈德·基克抱怨道:“这是一场噩梦。”
    游客是伪装成朋友的征服者,这往往很难对付。自从旅游成为欧洲国家的全国性活动以来,本地居民开始抱怨旅游城市的日益冷漠,他们觉得不知所措。
    从亚洲到南美洲,城市旅游蓬勃发展,廉价航空的出现加速了这一趋势。从2005年到2014年,去欧洲城市旅游的游客数量增长了近40%。在德国慕尼黑,连锁咖啡店奇堡和食品折扣超市阿尔迪开始涉足旅游市场。在巴黎,Airbnb提供的民宿数量已达到度假酒店房间的一半。
    游客蜂拥而入让旅游行业受益颇多,但当地居民不堪重负,特别是在人口稠密的欧洲。在布拉格、巴塞罗那、萨尔茨堡等城市,景点往往集中在几平方公里范围内,居民不得不逃离这些传统的居住地。面包店和杂货店正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纪念品商店和货币兑换点,市中心的社区变得一片荒凉。
    最早的旅游城市之一威尼斯,似乎失去了它的魔力。自1980年以来,该市人口从12万减少到6万,每天有8万名游客在其中游荡。在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笔下,这座城市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木乃伊化”,成了“适宜步行的明信片风景”。
    为当地民众“夺回这座城市”
    6月中旬的一个早晨,艾达·科劳来到自己在市政厅办公室的时间比以往晚一些。她花了1个小时在10岁儿子的学校里讨论巴塞罗那的未来。孩子们对这座城市的旅游业很感兴趣,因为他们每天都要面对它。
    学校附近的圣家族大教堂是这里最热门的旅游景点之一,科劳也住在附近的街区。她的公寓大楼里频繁出现短租的游客,巨大的行李箱经常堵住楼门,还有人误按她的门铃。
    “在老城里,游客数量达到了居民的3倍,这意味着自我身份的丧失。”科劳告诉《明镜》周刊:“我在公寓附近很难找到一家符合社区氛围的舒适酒吧,商店也都是大型连锁店,没有个性。”
    自从游客频繁出没,绿树成荫的兰布拉大道已成为当地人心中的隐痛。科劳过去喜欢和家人去那里散步,但每年数百万游客的造访,使当地人不得不避开那里。
    一年多以前,42岁的科劳当选巴塞罗那市长,大众旅游是她最关心的问题。她向公民承诺会“夺回这座城市”。上任后不久,她暂停了30个新建酒店计划,并暂停向新的旅游公寓发放许可证。
    旅游公司也开始认识到城市旅游需要更有效的控制。欧洲旅游市场领导者TUI公司正在宣传新的旅游目的地,防止受欢迎的经典变得过于拥挤。
    柏林最近推出一项法规,要求出租度假公寓必须经过当局批准;巴塞罗那向游客收税,参观西班牙格拉纳达城的阿尔罕布拉宫需要提前几个月在网上注册,栖息在海岸悬崖上的意大利五渔村通过门票限制游客数量,慕尼黑则建立博物馆区、宝马世界等新景点,开发周边农村地区吸引新游客,缓解传统旅游热点的压力。
    在维也纳旅游专家弗拉基米尔·普利威登看来,布拉格的情况相当糟糕,但不是毫无希望。他建议欧洲城市提高旅游产品价格,吸引新的客户群体。这意味着收入保持不变,但当地居民不需要面对太大压力。
    布拉格的部分政客同意这种做法,但他们目前还没法占上风。有人甚至希望在旅游淡季举办一些文化活动,吸引更多游客。
    如今,成千上万的游客每天拥挤在查理大桥上,肩并肩走向壮丽的城堡和廉价的啤酒店。“白天几乎看不到当地居民了。”酒吧老板哈娜·巴拉施说。
    “好客是大城市DNA的一部分”
    42岁的恩里克·阿尔坎塔拉拒绝接受任何限制旅游业发展的计划。这位旅游公寓提供商协会主席在市中心办公室的会议桌上,放了测量环境噪音水平的小白盒。
    自今年4月以来,类似的噪声测量设备被装在巴塞罗那成千上万的度假公寓里,以向当局证明临时租户有多么安静。一位多年来向游客出租公寓的房主甚至称“我们是受害者”,因为旅游收入占巴塞罗那收入的13%。
    “好客是大城市DNA的一部分。”基克说:“但你必须给游客和当地居民同等的关注。”他希望参议院批准柏林修建更多的厕所和准备更好的导航系统。为了帮助游客和柏林人和平共处,他的团队联系了旅游指南的作者,要求他们停止推荐某些露天聚会地点,以免影响当地居民夜间休息。
    每年一次,基克邀请柏林12个区的行政长官进行对话。克罗伊茨贝格区和米特区早已不堪重负,但另外10个区希望吸引更多游客。他们在一年半前开发了一个App,帮助引导游客到不太知名的景点。但迄今为止,这个应用程序只被下载了6万次,而且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的游客都希望看到勃兰登堡门和哈克施庭院。
    基克不希望游客减少,希望用柏林的城市文化吸引他们。他和柏林爱乐乐团一同前往悉尼表演,到巴黎和米兰拜访时尚设计师,到波斯湾国家体验医疗旅游。
    这是个艰巨的任务。在基克提议下,一些面临巨大旅游压力的城市加入了他的队伍。巴塞罗那、布拉格、巴黎、阿姆斯特丹、维也纳、汉堡、柏林等城市的旅游局长已经碰面两次,互相学习经验。但至少迄今为止,还没有人找到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摘自《青年参考》高珮莙)□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