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美日韩头疼的朝鲜侦察总局

2016-09-01 00:00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作者:苗鹤青  共有评论

    韩国《朝鲜日报》称,朝鲜侦察总局与总政治局、总参谋部并称朝鲜军方三大实权机构,侦察总局在秘密战线为朝鲜政权立下汗马功劳,是韩美日等国情报部门的“劲敌”。
    在韩国开辟“第二战线”
    据前驻韩美军司令博尼斯蒂尔透露,早在1960年代,坚持“主体思想”的朝鲜就意识到,无论苏联还是中国都不希望爆发第二次朝鲜战争,光靠一己之力,难以迅速建成可遂行对韩大纵深进攻并压制韩美联军反攻的“现代化常规军队”。因此必须因地制宜,建设能够震慑美韩敌对势力的“先锋军”,而强调“人的素质”的情报及特战部队引起平壤的注意。
    1962年12月10日,金日成在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四届五中全会上宣布“四大新军事路线”,即“全国人民武装化”“全国土地要塞化”“全军干部化”和“军事现化化”。
    在美韩看来,朝鲜“新军事路线”的核心是要在韩国开辟“第二战线”,目的是通过绵密的侦察谍报活动,策反鼓动韩国境内左翼力量,以及“必要时”渗透特种兵制造恐慌、混乱,造成对手国家机器的瘫痪。这就要求朝鲜必须有一支过硬的秘密战力量。
    据韩国“北韩信息中心”网站称,金日成时期,朝鲜情报机构非常庞杂,主要有国家安全保卫部,劳动党系统的统一战线部、对外联络部、对外情报调查部、作战部,人民武力部系统的护卫司令部、侦察局等,在秘密工作方面存在“叠床架屋”的现象。
    2009年2月,身为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长的金正恩痛下决心,将最具对韩工作经验的人民武力部侦察局扩编为侦察总局,原来的劳动党作战部、劳动党35号室(负责对韩活动)和国防委员会政策室(军事会谈)等对韩机构全被侦察总局收编,从而统一管理对韩信息搜集和秘密活动等事宜。
    侦察总局在形式上隶属朝军总参谋部,实际却直接对最高领袖负责,因此必须由最可靠的负责人领导。韩国《中央日报》提到,首任侦察总局局长金英哲是金正日钦点的对韩情报工作专家,他曾是金正恩在金日成军事综合大学就读时的辅导老师,负责教授军事知识,对金正恩的影响力很大。
    侦察实力不输美日韩
    在许多人眼中,朝鲜受数十年西方制裁,其情报机关的装备可能非常落后。但事实上,朝鲜侦察总局多年来不惜重金,通过新加坡多家出售和代理西方间谍器材的公司购买世界上最先进的间谍器材,包括具有全球窃听功能的手机、各种广角微型摄像机和照相机等。利用这些先进的技术设备,朝鲜情报人员可以迅速将搜集到的情报传送回总部。
    据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报道,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朝鲜所使用的这些大量民用微型无线电收发设备、微型摄像器材等在功能上已可与专业间谍设备相提并论,并能躲过探测器材的搜索。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一位官员对此非常忧虑,认为由于这些先进的民用侦察、通信、成像器材和设备在全球各处都可以买到,西方的禁运根本挡不住朝鲜情报机关更新其技术设备。另据报道,朝鲜情报部门早已淘汰苏联和东欧生产的间谍装备,大量应用与美、日、韩同行水平相当的先进间谍装备。
    香港《亚太防务》杂志认为,与别国情报部门不同,朝鲜对情报搜集方式的限制较少,只要能获取情报,容易引发危机的手段也会采用。另外,朝鲜情报部门不像美日韩同行那样在情报对象国收买和发展人员时“看人下菜碟”,而是舍得花钱,因此成效很高。
    更重要的是,随着互联网飞速发展,朝鲜又多了一条获取情报的重要渠道。据《中央日报》报道,尽管朝鲜远没有像西方国家那样普及计算机和互联网,但朝鲜通过网络实施情报搜集工作及开展虚拟战争的能力却是世界一流。据韩国国防科学研究所(ADD)博士边载贞介绍,侦察总局拥有专业“黑客”组织-110号实验室,其任务是侵入韩、美、日等国军事机关的计算机网络,窃取秘密资料等,控制情报流通体系,同时在必要时散播计算机病毒,导致计算机网络的瘫痪。边载贞认为:“朝鲜黑客的能力已经达到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水平,而且能实现利用高性能计算机的高速数据传输。”
    对韩工作为重中之重
    韩国军方声称,朝鲜情报机构视对韩工作为重中之重,一些活动甚至引起韩国政坛“地震”。2008年7月15日,韩国京畿道地方警察厅和韩国国军机务司令部宣称拘捕韩国版“玛塔·哈莉”——朝鲜女特工袁正华,震惊整个韩国。日本也多次指责朝鲜特工渗透到日本绑架日本人,以充当朝鲜特工训练中的日语老师。
    韩国和日本对朝鲜特工异常敏感,长年不惜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加以防范。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韩国在毗邻朝鲜的江原道、京畿道、忠清南道一带部署数万准军事部队,配备专门的反渗透装备,还邀请美国情报机构的专家担任反特工顾问。日本防卫省也在本州、九州沿岸多处部署自卫队,防止朝鲜特工和武装人员可能发动的渗透活动,这些部队都装备有先进的雷达光电设备,以侦测靠近日本海岸的特工船。另外,作为日韩的盟国,美国对防备朝鲜特工也不敢大意。
    尽管美日韩绞尽脑汁,时时爆出的“朝鲜情报先知”事件却令三国格外尴尬。据韩国《时事周刊》报道,2013年一段时间,朝鲜前方军团的动向一直成谜,倒是美韩绝密级的军事行动屡屡被朝鲜提前侦知,像赴韩参加演习的美国航母“尼米兹”号还没靠上釜山码头,就被朝鲜官方提前曝光,要知道这项行动纯属“高层机密”。不仅如此,美韩一些高规格武器试验及部队换防信息也被朝鲜“晒出来”。
    韩国《现代周刊》指出,在朝韩情报战中,既有遂行搜集各类情报活动的特工,也有对搜集情报进行甄别的情报分析官。同韩国相比,朝鲜更注重发挥情报分析官的作用。1996年,韩国曾以“间谍罪”逮捕一个名叫“穆罕默德·甘苏”(音)的伪装间谍,他的公开身份是韩国檀国大学客座教授,但真实身份是朝鲜情报分析官。据透露,甘苏原名郑秀日,出身于朝鲜外交官家庭,曾在埃及开罗爱资哈尔宗教大学深造,后作为朝鲜外交官在中东工作,1984年奉命改换身份,进入菲律宾工作并最终取得该国国籍,后经化名进入韩国大学任教。
    韩国安企部透露,郑秀日经常对韩国学生运动和劳资纠纷等情况进行整理分析,撰写报告并经过第三国转发给朝鲜,这成为朝鲜官方准确掌握韩国国内动向并采取相关举措的重要依据。郑秀日还经常从韩国媒体上搜集韩美军事动向并写成分析报告,这些报告得到朝鲜情报部门的高度评价。 (摘自《国家人文历史》苗鹤青)□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