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国内亲友当“福利”,在美华人“吃不消”

2013-07-01 00:00  来源:《侨报》  作者:周佳  共有评论

    在国外有个亲友,这对国内很多“精明人”来说可是个理所当然的“福利”:去旅游的话省了住宿费和饭钱,如果亲友正好是在美国这种地方的话,还能让他当个常年免费代购……可是,大家可曾想过,这些我们眼中的“福利”,在那些定居海外的移民和留学生看来,却是一场没有休止的“灾难”。
    亲戚赴美蹭吃蹭住 当地陪还得陪笑脸
    这些年,旅游成了人们假日休闲的首选方式,出境游更是火爆。除了传统跟团旅游,越来越多中国观光客偏爱弹性较高的自助游,尤其是那些在海外有亲戚的人。美国就是最热门的目的地之一。对此,一些在美华人却颇有怨言:亲友来美观光,自己情面难却,结果成了贴钱贴时间的“地陪”。
    “吃住在我家,机场接送、附近旅游、逛街都是我开车,在外面吃饭我埋单,附近地方旅游门票都是我掏钱。”洛杉矶华人杨先生近期荷包大出血,国内的兄嫂在去密执安州参加完儿子大学毕业典礼后,一家三口开始在全美自助观光,临时通知杨先生要来洛杉矶,美其名曰来看看弟弟一家,但又提出要杨先生陪同游南加,原因是“找旅行社会被宰”,还指名要去迪士尼、影城、圣地亚哥海洋公园、赌城等著名景点和outlets购物。为此,杨先生特意请了一个多礼拜假,陪兄嫂一家玩转各地。粗略算一笔账:单是公园、看秀门票一项就花费逾千美元,还不算日益涨价的汽油钱和在外吃饭、住宿开销。
    “除了在outlets购物,其他时候都只有我掏钱包的份,直到把兄嫂一家送上飞机,对方一句也没提钱,我也没好意思提。”兄嫂是双薪公务员,家庭条件不差,杨先生回国时虽然他们也请吃饭,“但绝不会包吃、包住,陪我们全家去玩,不明白他们来美国,怎么就那么理所当然吃定我。”
    家住圣盖博谷西区的华人主妇王太太也跟记者抱怨,近年中国大陆来美产子风气日盛,去年底有喜的小姑子也提出要来南加产子,通过国内中介取得旅游观光签证后,就要先来看这里月子中心环境,兼带旅游购物,要王太太给安排。今年春节期间小姑来美,吃住全在王太太家。王太太每天除了接送两个孩子,其他时间就花在开车带小姑子把圣谷地区十几家月子中心都看了个遍,或者带到各处outlets、商场购物。“到稍远点的outlets去购物,下午总是来不及赶回家接孩子放学,只能找朋友帮忙接。”虽然诸多不便,但碍于小姑子难得来一趟,也不好意思多抱怨。
    王太太说,小姑子“来的时候什么也没带,婆婆让她帮我们带的土特产、茶叶都没给我们带来,走的时候却带了两大箱名牌衣服鞋包”,在王太太家中还留了两箱趁打折时囤积的婴儿用品,称“下回来生孩子就可以用了,我一想到还有下回,头都开始大了”。
    洛杉矶加大在读博士生方同学日前突然接到表姐来电话,告知人正在洛杉矶开会,其后有多余几天活动时间,要方同学带着到处玩玩。方同学说,原本临近期末,学业就格外紧张,但与表姐多年未见,一向感情不错,就拨冗陪同游玩,结果“充当了三天司机、翻译和跟班,累得跟狗一样,吃饭、加油、买票全部我刷卡,表姐看到就跟没事人一样,觉得这才算尽地主之谊吧”。表姐临走时,还兴致勃勃提到近期打算来南加州购置房产,要方同学帮忙“安排安排”,方同学赶紧推说自己对买房一窍不通,“得找房地产中介”,对方紧接一句“到时你得帮我找”,让方同学顿感“麻烦才刚开始”。
    暑假帮亲友代购 华人直呼“能躲就躲”
    除了定居在美的华人,留学生们也是亲戚们重点瞄准的对象。距美国学校暑假开始还有一个多月,打算回中国的留学生、新移民,还有计划赴美探亲的留学生父母,纷纷收到国内亲友开出的一长串“订单”,希望代购。
    就读美国社区学院的贾同学说,她近期在微博上“吐槽”暑假机票贵,就陆续有亲友通过QQ、微信关心她何时归国,寒暄后就“切入正题”。从巧克力、营养品到电子产品、名牌手包钱包、免税护肤品,列出了各种清单让她去买,理由是“听说比国外直接寄回去,随身带回去的东西丢失、被海关开箱检查的风险都低很多”。贾同学表示,她买美联航经济舱票,只能免费托运一件50磅重行李,但按已经接到的“订单”来看会超重,照这个趋势,可能付70美元再托运一件行李,比超重罚款更划算,且这70美元还得自掏腰包。
    国内亲友纷纷“盯上”美国亲友,让他们帮忙代购,这令很多身在美国的留学生、新移民“能躲则躲”。在蒙特利公园市工作的江小姐说,以前找她代购的仅限亲戚和闺密,但现在“敢于开口”的人越来越多。初中毕业后十多年没联系的老同学,出国后再也没见过面的老邻居,甚至连好友同事的前妻都好意思麻烦她买这买那。她说,去年春节回国前她很低调,不敢告诉太多朋友,以防大家“搭顺风车”,让她带东西回去,把她当免费快递公司。她回忆,两年前回国度假,本想带一个箱子,轻装上阵。但帮朋友带的两双UGG靴子就占满整个箱子,甚至还有人让她带四罐奶粉。最终她带了两个箱子回国,还因行李超重缴交50美元超重费。为避免亲友的代购请求,从此她再也不上QQ。
    另一位洛杉矶加大的龚同学,回忆起自己去年帮亲戚抢购iPad的经历仍历历在目。
    去年苹果发布新版iPad前夕,龚同学收到不少大陆亲友“亲切慰问”,几乎无一例外打起新iPad主意。她表示,那会儿只是定了发布iPad的日期,但具体发售日期、样子、名称及与过去两代iPad相比有何区别都不得而知,但大陆朋友都像着魔一样,一见她上QQ就打听起iPad的价钱,希望可以帮忙代购,甚至愿意多出10%的代购费。“这些朋友都是国内从初中就认识一起玩到大的,不好意思拒绝他们,但是一下子要买进十个,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费时又费力。”龚同学说,她一周上五天课,几乎天天都是朝九晚五,还有大量作业要做,抢购iPad不仅要熬夜在网上抢购,说不定还要排上几小时队去专卖店购买,之后还要邮寄回国,当中要是出了差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代购吃力不讨好 赔钱是常事
    帮亲友代购不仅吃力,很多时候还不讨好。总结一下就是:操着卖白粉的心,还赔着卖白菜的钱。
    亲友的“订单”往往是一长串,涉及款项不是小数目,“先付款后交货”还是“先交货后付款”也让替亲友代购的留学生们为难。
    暑期将回国的留学生黄同学近期收到 “订单”,要求代购一款价格超过2000美元的LV手袋。黄同学委婉表示无力支付这笔钱,希望对方先汇款。对方却表示,汇款还需支付手续费,可先用信用卡支付,还能赚积分,何乐不为?令黄同学彻底无语。
    Laura曾在沙漠山outlest帮老同事代购一个Gucci皮包。还没等东西寄回去,同事就告诉她,已在香港买到同款,价格更低,这个包她不要了。但许多outlest都有“清仓处理,不退不换”的规定,她拿着这个700多美元的包欲哭无泪。
    因孙杨在奥运会上夺金牌,连他戴的魔声耳机也跟着走红起来。Tiffany被同学缠着,一定要帮她买个一模一样的耳机。但她网购填写地址时,忘记在二街前填写N(北边),邮局将其投递到S(南边)二街。
    商家说自己没责任,邮局说需时间调查,Tiffany只有费尽周折找到错投的那户人家,央求他们物归原主。她表示,如果耳机找不回来,她得自掏腰包赔上200多美元。她说,朋友代购的风险与利益永远不成正比。不好意思赚朋友的钱,但碰上粗心造成的邮寄疏失、买错东西、信用卡被乱扣账,还只能哑巴吃黄连。
    6年前嫁到美国的戴小姐在感恩节期间,好心给国内的姐妹、弟媳、嫂子代购近2000美元的Coach皮包,打包在行李箱中,圣诞节回国时一并带回家。
    但当戴小姐回到海南家中,打开行李箱,所有崭新未拆封的名牌皮包竟然全都不翼而飞。
    由于戴小姐中途经过两次转机,无法肯定这些物品是在转机过程中、或机场途中、或从机场回家时遗失。她表示,见不到期待已久的皮包,亲戚们失望透顶,她也不可能让她们什么都没拿到手,还要掏钱。近2000美元的损失,只有自己承担。
    常被国内亲友要求代购的Julie感叹,为亲友代购的麻烦远不止这些。代购的物品若不幸被海关检查,要打国际电话回去和海关斗智斗勇,商量补税或退运;亲友购买这些洋货时,因英文水平有限,常需要她帮忙翻译长长的产品说明,甚至打电话给客服询问细节;汇率随时在变动,算得太清楚要被责怪“斤斤计较”,算得太粗略,自己难免贴钱。
    小留学生赴美投亲 处理不当影响亲情
    随着来自中国大陆的小留学生人数的增多,华裔寄宿家庭的数量也在增加。不少小留学生的家庭采用了“投亲靠友”的方式,于是,在美华人的烦恼也不仅仅停留在当几天地陪和常年做代购上了。替亲友照看孩子,想想就是件苦差事,为此不少留学中介提醒华裔家庭,一定要“丑话说在前头”。
    出生在中国大陆,有美国绿卡的小留学生数量正在增多。因为他们可以享受公立学校免学费的优惠,不少家长经常会选择寄宿家庭的方式,以减少孩子上中学期间的费用。
    从事留学中介4年的李亦明告诉记者,选择送去华裔家庭寄宿的多是女孩子的家长。因为这样的家庭更加担心女孩子的安全及生活习惯问题等。他们先对选择的寄宿家庭进行了解和把关,再提供给家长。通常来说,寄宿家庭必须是当地合法居民、全家无犯罪记录、受过良好教育、有良好的居住环境。同时,他们会与每个寄宿家庭都签合约,监护人要严格执行 《未成年人保护法》。如果在寄宿家庭监护期间孩子出了意外,按《未成年人保护法》,对违规的寄宿家庭的处罚是很重的。
    但是,不少中国家庭选择了“投亲靠友”的方式,结果往往造成了亲朋反目、孩子出走的情况。
    14岁的陈娜(化名)随父母获得了加拿大公民身份之后,父母选择了回中国发展,而将她送到了居住在洛杉矶的姑姑家。姑姑家有一个13岁的妹妹,原本以为两个孩子可以“和平共处”,一起上学、放学,有个伴。没有想到,姐妹俩由于好胜心过强,经常暗地里起冲突,影响了学习。随后陈娜向父母告状,妹妹向姑姑告状。不久,由于孩子考试成绩的问题,家庭纠纷便产生了。原本全A的妹妹有了两个C,让姑姑家庭起了逐客之心。敏感的陈娜发现之后,便自己离家出走了,还带走了家里5000美元现金。姑姑通过电话,召来了陈娜的父母,惊动了年迈的高堂。全家人乱成了一锅粥,家里的老人还引发了脑溢血,抢救后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
    这家人一周之后才发现,陈娜在洛杉矶附近游荡了一圈之后,自己回到了加拿大,一个人住在了移民中心里。父母赶去见她,她提出要同意她搬出姑姑家并转学的条件,还告诫父母及家人,“任何人如果重新提起这件事,我会再次消失。”
    姑姑一直十分后悔让陈娜住到自己家里来,她告诉记者,陈娜是一个任性的孩子,而妹妹也从来没有学会谦让。这件事情之后,他们兄妹已经反目成仇,父母的身体也造成了永久性的伤害。现在,她只好将父母送进了养老院,每周前往探视两次。
    民事律师孙小姐告诉记者,“投亲”式寄宿家庭最容易出问题。一方面是没有 “丑话说在前头”,没有签订任何责任条款;同时,也对于“替人养仔”的问题想得太简单了,一旦出现问题,便会搭上家庭的和谐气氛,造成亲朋翻脸甚至夫妻离婚。 (摘自《侨报》周佳)□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