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夫妇,分手也是勇气

2013-07-01 00:00  来源:《环球人物》  作者:张晓东/王寅佳  共有评论

    俄罗斯人不喜欢数字6,就如中国人不喜欢4一样,他们认为6象征着魔鬼撒旦。6月6日,就在这个让俄罗斯人心里多少“咯噔”一下的日子,俄电视24台播发了一条爆炸性的消息:俄总统普京和夫人柳德米拉宣布离婚。
   “随口说出”的爆炸新闻
    这条“爆炸新闻”是6月6日晚上普京亲口说出的。当晚,他和柳德米拉在克里姆林宫大剧院观看芭蕾舞剧《巴黎圣母院》,第一幕演出结束后,二人走出大厅,被电视24台记者 “抓个正着”。
    记者小心翼翼地提起了他们的私人生活。没想到,普京爽快地说:“我的所有活动,都是曝光于公众之前的。有的人喜欢,有的人不喜欢,也有人完全不能相容。比如柳德米拉·亚历山德罗夫娜已经9年不与我生活在一起了,我们的婚姻生活结束了。总体上讲,这是我们共同的决定。”
    一旁的柳德米拉接过话头说:“是的,这确实是我们共同的决定。我们的婚姻结束是因为我们实际上已经不见面。他完全投入工作。我们的孩子长大了,她们过着自己的生活,总体上,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并且我确实不喜欢抛头露面。当‘空中飞人’,我感觉太痛苦了。”
    两人也强调,即便离婚,他们也会“保持着亲近友好的关系”。至于他们为何在看完芭蕾舞剧之后宣布离婚,普京的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这是当时记者问到了,所以总统夫妇就回答了。言下之意,并非刻意的安排。
    6月7日,普京在出席政府会议时,手上所戴的结婚戒指已经摘掉了。佩斯科夫说,普京目前只是口头上宣布他与配偶的婚姻结束,什么时候正式以法律形式解除婚姻关系,还要由当事人决定。他也强调,虽然两人尚未正式办理离婚手续,但这并不那么重要,因为他们“已做出了决定”。
    坐着飞机去约会
    命运似乎是在故意捉弄柳德米拉。年轻时,她也许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她会因为不愿再跟着普京到处跑、不想再当“空中飞人”而离开普京,因为他们的爱情本来就是从“空中约会”开始的。
    柳德米拉1958年1月6日生于苏联的工业城市加里宁格勒,父亲是一位军人。小时候的柳德米拉能歌善舞,梦想成为一名女演员。后来,她就读加里宁格勒理工大学。大二时,柳德米拉考上了加里宁格勒联合航空公司,放弃学业成了一名空姐。1978年的夏天,航空公司安排柳德米拉到列宁格勒的疗养院休假。在剧院的台阶上,柳德米拉认识了一个叫沃洛佳的小伙子,沃洛佳是普京的昵称。当时,普京在克格勃工作,但他隐瞒了此事,告诉柳德米拉自己是个警察。柳德米拉后来回忆:“这个年轻的警察给我的印象是清瘦矮小而且不爱讲话。如果在街上,我绝对不会注意他。”
    音乐会结束后,两人走出剧院,普京送了柳德米拉一段路。他们最后在地铁站道别,普京给柳德米拉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虽然是短暂的相处,普京的严谨、冷傲和不时显露的幽默,还有那种掩饰不住的男子汉气概,已经深深吸引了柳德米拉。“那时候,我家还没有电话,不能像今天的年轻人那样 ‘煲电话粥’。为了解除思念的煎熬,有时候我就坐飞机去和普京约会。”
    不过,熟悉柳德米拉的人一开始大都不太看好她和普京的爱情,有人甚至觉得他俩根本长不了。普京自己也没什么把握:“由于我工作的特殊性,当时我真的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能够发展到什么程度……”认识三四个月后,两人的关系有了突破。柳德米拉飞去列宁格勒与普京见面时,普京建议她去读列宁格勒大学的预科班,然后报考列宁格勒大学。为了和心上人在一起,柳德米拉接受了普京的建议。
    恋爱中的普京依旧非常严肃,总是沉默寡言,很少有笑容。有一次,两人去参加一个晚会,兴致勃勃的柳德米拉一边跳舞一边大笑,还不断开玩笑。内向的普京却不喜欢她这样,生硬地对柳德米拉说,他俩的关系不太可能再继续了。柳德米拉也生气了,跑回了老家加里宁格勒。两个星期后,普京到柳德米拉家道歉,两人才重归于好。
    两人交往3年半后,有一天,普京神色严肃地对柳德米拉说:“现在你应该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了。我不爱说话,脾气也不好,有时会让别人感到委屈。做我的伴侣是有一定危险的。现在,你该决定与我的关系了。”柳德米拉的心一下子凉了,以为普京要跟她分手。她痛苦地说:“我已经决定了。”想不到,普京接着说:“我爱你。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想选择一个日子和你结婚。”
    1983年7月28日,普京和柳德米拉在涅瓦河畔的一艘游轮上举行了简朴的婚礼。柳德米拉的姐姐参加完婚礼后说,普京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给人一种踏踏实实过日子的感觉。
    最美好的时光
    婚礼结束后,普京和柳德米拉来到波罗的海海边度蜜月。那几天,柳德米拉感到无比的甜蜜和幸福。但生活不仅仅是浪漫的海滨漫步。当时,他俩还没有自己的房子,就和普京的父母一起挤在一套面积只有27平方米的两居室中。当时,柳德米拉还在读书,靠普京一人微薄的薪水生活,他们的日子过得很紧。柳德米拉说:“那时,最让我们头疼的就是没有钱。”她获得了法语和西班牙语的翻译资格,边读书边做翻译赚外快。没过多久,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时,普京正在莫斯科安德罗波夫学院学习,孤独的她只好跟肚子里的孩子说话。不久,她生下长女玛丽亚。
    很长一段时间里,普京和柳德米拉感情甚笃。当时,普京没什么衣服,也买不起高级服装,但又想穿得体面点,柳德米拉就自己给丈夫做衣服。沉默寡言的普京也把妻子记挂在心头。“有一年,我在生日那天早晨醒来时,发现床头放着一串金项链和一个十字架。我好高兴,为自己有这样一个有心的男人而感到高兴。”柳德米拉回忆说。
    在柳德米拉的记忆里,她和普京的最美好时光是在德国度过的。当时,普京被派往柏林工作,柳德米拉带着孩子一同前往。普京上班时,柳德米拉在家照顾孩子。后来他们有了小女儿叶卡捷琳娜。那时的普京,心思都在孩子身上。一回家,他一会儿抱抱这个女儿,一会儿抱抱那个女儿。周末时,普京常开车带家人去郊外玩。这样的天伦之乐,柳德米拉一回忆起来就满心欢喜。
    “他真是非常难伺候”
    但是,柳德米拉的幸福溜走得很快。普京有很强的大男子主义。他有两条格言,一条是“你不能随便赞扬一个女人,否则就会宠坏她”,另一条是“一个女人必须把家中收拾得干干净净”。柳德米拉怀小女儿7个月时,还不得不抱着大女儿和一袋子杂货上楼。随着时间推移,普京的大男子主义越来越厉害。
    1989年,普京夫妇回到列宁格勒。柳德米拉在列宁格勒大学的外语补习班上教德语,普京则担任校长助理。那时,每次做饭柳德米拉都小心翼翼。“他真是非常难伺候,只要汤里有一样他不喜欢吃的东西,整个碗里的菜他都不会吃了。而且他从来没有夸奖过我,总是让我去厨房不停地为他忙这忙那。”
    1999年12月31日晚上,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在电视台宣布辞职,并提名普京为代总统。柳德米拉的一个朋友打来电话:“叶利钦辞职了,你丈夫成了代总统,祝贺你!”柳德米拉却哭了一整天。“我意识到,我们的私人生活完了。”柳德米拉对政治“从来没兴趣”,但命运给她安排了一个无法拒绝的角色。从小想成为演员的她,不得不扮演一个完美的第一夫人。在公众面前,柳德米拉低调、朴素,温文尔雅,总是默默地站在丈夫身边,尽量避开摄影机镜头,也不让自己说话的声音被电视观众听见。她曾说,并不是她相信“沉默是金”,而是因为她的低调能帮助普京成为俄罗斯最有权力的人。
    然而,柳德米拉终究不是普京影子里的一个符号。她是一个聪明、能干的女人,有着自己的追求和情感。她热爱戏剧艺术,对音乐也有浓厚兴趣,还喜欢网球与高山滑雪。她曾倡议创建俄语发展中心,也获得过不少文化交流方面的奖项,2005年还被授予哈萨克斯坦古米廖夫欧亚大学名誉教授称号。但因为她是第一夫人,她无法追求自己的事业,只能陪伴普京。柳德米拉也承受过很多打击。1994年,她遭遇车祸,颅骨和脊柱严重受伤,做了两次复杂手术才捡回一条命。1996年夏天,一场大火又将他们的房子、家具和钱通通烧光。然而,这些关键时刻,普京都忙得不在她身边。
    普京仕途青云直上,柳德米拉生活无忧无虑了,但她又要面对另外一种压力。由于多次收到车臣极端分子发出的恐怖袭击威胁,普京两个女儿自小过着“隐居”生活,由“家教”单独授课,走到哪里都有保镖跟着。柳德米拉的生活也同样孤独。有一段时间,外界称她在靠近爱沙尼亚边境的一个古老修道院附近的宾馆内,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2013年6月6日,她期待又小心地看着普京宣布离婚消息,从她最后释然的表情里,人们读懂了她的心情:这样的分开对他们两人都是解脱,普京可以继续他的政治生活,她也可以在今后的日子里拥有自由和宁静。
    “勇敢的行为”
    至于普京的两个女儿,普京宣布离婚时曾特意说明,她们在俄罗斯接受高等教育,并常住俄罗斯,澄清了他的一个女儿定居荷兰的传言。但其他情况俄官方仍不对外发布。媒体推测,她们年龄应该是28岁和26岁。2005年,有报道称两个姑娘进入圣彼得堡大学读书,专业分别是生物学和东方研究。不少记者赶去采访,但开学后校园里没看见两个姑娘。去年,《纽约时报》报道称,普京两个女儿用化名读大学,即便她们的同学也不知道她们的真实身份。
    媒体很自然地开始关注普京未来的感情生活。佩斯科夫在被问及普京是否会再婚、有没有新欢时,干脆利落地回答:“总统的生活中没有这样的女人。”他说,只要看看普京的工作日程,就可以轻易戳穿那些谎言。普京的生活完全与家庭没有一点关系,都是在履行国家元首的职责。俄罗斯媒体也关心普京有没有新的意中人。多年以来,媒体一直在猜测这个人是谁,“主角”之一是前奥运会艺术体操冠军、现国家杜马议员卡巴耶娃。从2008年开始,媒体就传她和普京有关系,甚至说她为普京生了个儿子。普京坚决否认,将这一流言作为新闻事实报道的俄罗斯报纸也很快关门了。今年1月,美国小报《纽约邮报》又说她为普京生了个女儿。而英国《每日电讯》则猜测,普京未来配偶可能是当过特工的电视主持人安娜·查普曼。查普曼2010年被美国抓获,当年7月在俄美间谍互换行动中重返俄罗斯,成了国家英雄。但用佩斯科夫的话说,“这些除了流言和猜测之外什么也不是”。
    美国《华盛顿邮报》分析说,普京此举在政治上也需要勇气。他是俄罗斯东正教会的坚定支持者,而东正教是不主张离婚的。普京的政府也主张重视家庭的价值,几天前还提出一个议案,主张用税收来“劝阻”离婚。如今,他自己却离婚了。但俄罗斯民众似乎不分政治立场,都很理解普京的做法。普京的支持者、一家公关公司负责人卡德拉奇说:“感谢上帝他说出了真相。”网友叶莲琳呼吁人们多一点爱心,因为总统的妻子是活生生的人,不是政治仪式的装饰品。她说,普京夫妇离婚“是好样的、诚实的,这是勇敢的行为”,因为公众人物营造家庭关系牢不可破的形象要比宣布离婚容易得多。
    (摘自《环球人物》张晓东、王寅佳)□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