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美俄间谍如何“斗法”

2013-06-11 00:00  来源:  作者:  共有评论

    一名被怀疑是中情局特工的外交官福格尔在莫斯科被捕。这一令人尴尬的事件再次提醒人们,即便在冷战结束后,美国和俄罗斯仍在打一场谍报战,谍报人员使用的秘密战术和谍报设备以及所受训练仍不足以确保他们不被擒获。
    俄罗斯人很有一套
    羞辱和骗过对方是有着几十年传统的老法子。1977年,克格勃在莫斯科逮捕了一名漂亮的金发女子玛莎·彼得森。当时,彼得森正试图给一名代号“特里贡”的重要间谍留下密信。与抓获福格尔时的做法一样,俄罗斯人在抓彼得森前已带着相机在一旁等候多时。8年后,克格勃拍下了逮捕中情局高级间谍托尔卡切夫的镜头,后来将之提供给俄罗斯电视台。
    联邦调查局2010年披露了一批该机构追踪多年、潜伏在美国的特工。这一事件成了世界各地媒体的头条新闻。俄罗斯人可不觉得好笑。最终,美俄互换间谍,包括安娜·查普曼在内的潜伏特工被送回俄罗斯。查普曼后来曾身穿内衣登上杂志封面。
    想的都是不要被抓住。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众所周知,俄罗斯人在辨认和抓获间谍方面很有一套。一些前中情局官员说,这些年来俄罗斯人至少抓获了12名进行秘密活动的中情局特工。
    美国特工“农场”受训
    为减少暴露,中情局费尽心思训练手下特工避免福格尔的遭遇——如果他真的是在做俄罗斯人说他在做的事情的话。
    中情局特工要在位于弗吉尼亚州的中情局谍报人员训练基地“农场”接受被称为“野战谍报技术课程”的高强度训练。这是一种基本谍战训练课程,中情局特工们要学会确认自己是否被跟踪。他们要学会反监视技术。经验法则是:如果一名中情局特工在不同时间和地点两次看到某物,他或她就有可能被监视了。
    那些被派往国外工作的人要接受更多训练,包括敌对环境下谍报技术课程。驻华盛顿和纽约的联邦调查局特工,他们也是中情局训练出来的,在跟踪间谍方面经验最丰富。他们手段老辣,让中情局的“新手”尝到了福格尔可能尝到过的滋味。这一课程此前被称为“内部行动”,是给要在铁幕后活动的中情局特工开设的。
    驻莫斯科的中情局特工的配偶也要接受课程训练。上头希望每个人都做好准备。虽然事先进行了预防,但莫斯科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在莫斯科,猫鼠游戏情况复杂,曾驻莫斯科的中情局特工称之为“莫斯科规则”。很难在这个地方开展活动,也许莫斯科是世界上最难招募间谍的地方之一。
    “千篇一律”摆脱跟踪
    1980年代末,冷战仍在进行之中,中情局驻莫斯科情报站事实上已陷入瘫痪状态,据信,特工们始终都处于被监视状态,他们无法离开特工站并在不被跟踪的情况下招募间谍,行动几乎陷于停滞。但在90年代初,在柏林墙倒塌和苏联解体后,中情局终于发现,可以再度在莫斯科开展活动了。
    驻莫斯科的中情局特工确定了一系列古怪标识,帮助他们确定自己是否被跟踪。一名不愿透露身份的前中情局特工描述说,俄罗斯人往往试图不露痕迹地使用汽车,结果反而露出马脚。
    汽车中往往有两个俄罗斯人,因为一人可能需要下车步行。在遇到红灯时,他们表现得好像是要停车,而不是因为遇到红灯而停下来。中情局断定,某些前栅有一个倒置椎体的车是克格勃专用的。
    一名前中情局特工说,他在莫斯科从未抄过近路。他会走那些可能需要数小时才能走完的反监视路线。最后一步是下车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只有在那种情况下,在步行的时候,他才会与线人接头。另一名中情局特工在留下密信时会让自己妻子作为假目标,分散克格勃的注意力。
    有时候,千篇一律会起作用。
    有时候,要说服俄罗斯人停止跟踪中情局特工,就意味着让他们感到厌倦。如果俄罗斯人认为又将是例行公事的一天,遛狗、上杂货店采购和带孩子去公园,他们也许会放弃监视。
    技术防范不敌内鬼
    要击败俄罗斯人,他们还要依靠技术。美国政府破译了很多苏联用来进行监视的加密频率。一名使用耳机的特工有时能判定一场关于 “左转”还是“右转”的闲谈涉及他,从而安全地中止执行任务。
    彼得森说,即便采取了预防措施,还是有些事情是一名谍报人员所不知道的。她不知道俄罗斯人已经识破特里贡的身份。他们知道,她准备在一座桥上的某一指定位置给他留下某物。在那个夏夜,他们带着相机和闪光灯等待着她。克格勃的人搜了她的身,发现了她隐藏起来的一个小收报机。她被审问了数小时,随后被驱逐出俄罗斯。
    后来,她发现,连中情局本身都受到了牵连。1984年,联邦调查局在发现曾在中情局担任翻译的卡尔·克歇尔是一名克格勃间谍后对他实施了逮捕。克歇尔在特里贡事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并最终导致彼得森被捕。
    去年出书讲述自己经历的彼得森说:“我曾感觉自己犯了个错误。在我被捕这一事件中,显然他们采取的是伏击战术。”
    1978年,即在她被捕后将近一年,克格勃公开披露彼得森的中情局身份,以此报复公布3名苏联间谍在美国被捕一事的联邦调查局。
    媒体报道了苏联的说法,即她是一名“中情局特工”,参与了一项毒害一名苏联公民的阴谋。她的确为中情局效力,但其余的说法都是瞎编。
    福格尔事件仍成谜
    福格尔也是被半路伏击的,这使得人们对到底发生了什么产生了疑问。一些前中情局官员说,关于他的说法几乎都讲不通。特工在离开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悄悄溜过附近的俄罗斯人监视点时,通常会进行伪装。但一旦一名特工已进入反监视路线的最后一段路途,就不需要假发了,更不要说两顶假发。
    官员们说,福格尔也不可能在那种场合招募间谍。通常,早就在其他某个场合做好这些事了。他们说,不会在莫斯科大街上招募间谍。而且,在面对面会面前,早已对线人进行过评估。
    曾在国外工作的前中情局高官约瑟夫·威普尔说:“我敢说,这是极不寻常的,除非对这段关系有150%的信任。”
    福格尔也许是被挑衅所激怒,或受到了诱饵的诱惑这种情况始终令中情局担心,尤其是在莫斯科。
    不清楚俄罗斯人为何公开福格尔被捕一事,尽管他们此前也曾这样做过。他们是否在向美国传递讯息、表达外交方面的不悦?
    威普尔说:“我不知道如何理解这件事。这说不通。”
    中情局拒绝对福格尔被捕一事置评。
    不是所有类似事件都能登上晚间新闻节目。1988年,克格勃处决了为美国政府充当间谍的苏联将军德米特里·费奥多罗维奇·波利亚科夫。美国政府曾给波利亚科夫起各种代号,包括“高顶黑色大礼帽”、“波旁”和“漫游”。
    两名前中情局官员说,后来,克格勃给中情局寄去了一段他被处决的视频。
    (本刊综合整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