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年轻人不思创业想当官

2013-06-01 00:00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胡晓光  共有评论

    3年前,俄罗斯小伙儿瓦洛佳从远东联邦大学毕业,经济学专业出身。还在读大三的时候,父母就总在身边念叨:孩子,毕业后去当公务员吧,你看邻居家的伊万大叔,在单位是个小头头,尽管官不大,但每天专车接送,在单位发号施令,多威风啊。读大四的时候,父母又说:孩子,毕业后去当公务员吧,你看伊万大叔休假,把全家都带去了,机票打折,疗养免费,多实惠啊。
    毕业后,瓦洛佳在跨国公司找了份工作,薪水虽然不算高,养活自己还够,但他没有忘记父母的嘱托,一边工作,一边注意政府部门信息。像他这样想法的俄罗斯年轻人并不在少数。
    4月22日,瓦洛佳读到当天《俄罗斯报》的一篇报道,题目就叫《我想当官,不想创业》。报道说,只有7%的俄罗斯人愿意创业,其余的人不认为自己有这样的可能性。在创业人数世界排名上,俄罗斯位居末位(在69个国家中排名67)。
    官员成了先富起来的人
    瓦洛佳来自外省(指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以外地区)的普通家庭,父亲是医生,母亲在幼儿园当老师。目前,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以外一些地区,医生月工资仅为1万到1.1万卢布 (5卢布约合1元人民币),老师月工资仅为8000到1.2万卢布。经济低迷,物价上涨,住宅公用事业费用成倍上涨,生活成本大幅增加。瓦洛佳认识的一些受过良好教育的青年为了生存不得不同时打两份工。
    与之相比,瓦洛佳认为,俄高级官员已经积累了相当可观的财富,在俄罗斯社会中属于先富裕起来的少数阶层,与普通百姓的收入相差太悬殊。而这高额收入正是目前众多俄罗斯年轻人选择公务员的重要原因。
    瓦洛佳还记得今年3月《福布斯》杂志俄文版报道,去年总统办公厅和政府直属机构实施加薪后,政府直属机构的部门主管月薪从12.5万卢布增至当前的大约30万卢布,这还不包括远超过基本工资的奖金。较低级别的官员薪水也相应增加。但薪水增加后,政府直属机构和总统办公厅职员将失去入住宾馆、疗养院以及接受医疗服务的优惠措施。
    《福布斯》报道,加薪措施不涉及联邦政府部门主管,却能让下属职员的薪金水平比肩私营企业。
    再细看4月份俄罗斯官员 (总统办公厅、政府官员,上下两院议员)财产申报情况的网上公示,官员们的高收入真的不是传说。
    瓦洛佳做了一番统计。他发现去年收入总额分别为579万卢布、581万卢布的普京、梅德韦杰夫与他们的下属相比并不高。他排出了总统府和政府方面家庭总收入最高的三名官员。
    第一名是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个人收入2.2639亿卢布,家庭总收入4.48亿卢布;其次是总统助理特鲁特涅夫,个人收入2.1亿卢布,家庭总收入2.11亿卢布;第三名是工贸部长曼图罗夫,个人收入1.03亿卢布,家庭总收入1.066亿卢布。
    瓦洛佳移动鼠标翻页,边看边咋舌。总统办公厅副主任中,“最穷的”是原达吉斯坦共和国总统穆罕默多夫,收入261万卢布。
    瓦洛佳从数字中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一些高级官员如舒瓦洛夫、德沃尔科维奇、利瓦诺夫的妻子都是挣钱高手,有的年入甚至不少于自己的夫君。此外,没上榜的官员如副总理科扎克收入为431万,其妻收入比他多得多,达到1549万。副总理苏尔科夫收入798万卢布,其妻收入也不少,达到241万卢布;副总理罗戈津收入418万卢布,其妻收入251万卢布。
    瓦洛佳属于那种见贤思齐的青年,他告诉记者,将来如果自己当了官,也要找一个这样能干的媳妇:我当官,她挣钱。
    旱涝保收心态带动公务员热
    莫斯科大学社会心理学教授巴扎罗夫曾对俄罗斯《劳动报》解释这种现象说,公务员之所以受到青睐,首先是稳定,过去社会的动荡让人特别向往稳定,他们认为,国家所有的钱不管怎样都要经过国家机关,自己肯定多多少少能捞到一些好处。
    特别是,由于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以前年轻人青睐的收入比较高的银行和外企等就业单位这几年要么裁员,要么减薪,其从业人员失去了安全感。于是,大家更加把注意力转向旱涝保收、稳定体面的公务员职位。
    除此之外,其实大部分年轻人把进入国家机关当作个人事业发端的契机。他们不在乎工资低,他们要的是“跳板”。巴扎罗夫就相信,年轻人选择大机关是为几年后跳槽更好的单位。这也是年轻人不太相信在国家机关能有好的前途的原因。现在俄罗斯出现了一种“青年成长的有效模式”:在政府机关里干个四五年,积累构建一些必要的关系和人脉,然后辞职“开创自己的事业”。
    而莫斯科高校的一些年轻人给出的说法更直接,当官是种时髦。莫斯科工程建筑学院五年级学生马辛说:“在俄罗斯当官是很风光的,有保障,几乎什么都免费。而商人在俄罗斯,有时即便很有钱,也难免官僚之害”。
    “当还是不当,是个问题”
    在翻看官员公示财产时,一种自卑感和疑惑不由自主地涌上瓦洛佳心头。
    其实,瓦洛佳的疑惑并不难解释。2011年时任总统的梅德韦杰夫就一语点破俄罗斯 “公务员热”背后的动因。他曾经愤怒地表示:“俄罗斯年轻人对当官趋之若鹜。我对此非常不安。这个工作很体面吗?未见得……那是为什么?那是因为他们认为这是快速致富的捷径——腐败!”
    “这些青年人在现实生活中看到了活生生的例子——那些人无需付出过多劳动,便可很轻松地在生活中取得成功。为了成功,企业家需要10年、20年、30年的艰苦努力,要一分钱、一分钱地攒,才能把生意做好。但如果一个人选择另外一种人生坐标,如当上一名职级很低的公务员,收几次别人给的贿赂,然后可能是平安无事,再开始自己的仕途。虽然,按着一般规律,收受贿赂一事是不会自己主动停止的——只要没有被人抓到他的手,只要此人还在体制内,收受贿赂的习惯可能就会伴随其一生。”
    梅德韦杰夫道出了官员成为最热门职业的玄机,也从另一个角度真切地解读了俄罗斯腐败水平居高不下的隐忧。在莫斯科市东南区“无产阶级”地铁站附近再次遇到瓦洛佳时,他很迷茫,也很纠结。
    官员工资不低,当官养家更易。他知道普京“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般的俄罗斯”的承诺。梅德韦杰夫总理在4月17日发表的年度政府工作报告中说,俄罗斯未来应该成为“强大、自由、舒适”的国家,这一目标让他感到振奋,他想报效国家、为俄罗斯崛起出力。他同时知道在俄罗斯官员名声不佳,80%以上的官员有腐败行为。俄罗斯去年贿赂总额高达3000亿美元,平均每笔贿赂为1万美元。在俄罗斯,有一个怪现象:许多父母一方面讨厌政府官员,一方面却特别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公务员。因为公务员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解决一些家庭实际困难。
    瓦洛佳知道,进政府当公务员已经成为许多年轻人的追求。但就他本人而言,当还是不当,还是个问题。
    (摘自《国际先驱导报》胡晓光)□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