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华人站在风口浪尖

2013-06-01 00:00  来源:  作者:  共有评论

    “华人还想要什么?”马来西亚选举后,《马来西亚前锋报》使用这个标题指责和担忧华人在政治上的“背叛”。大选结果揭晓后,马总理纳吉布召开记者会,称这是一场“华人海啸”,把马来西亚族裔之间的复杂关系,特别是华人在马来西亚的状况推上“风口浪尖”。
    近半个多世纪以来,华人地位在东南亚一直是个敏感而且复杂的问题。尽管95%以上的华裔已经加入所在国国籍,但华人不能享受平等待遇在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仍是普遍现象。不少东南亚学者认为,无论在东南亚,还是在世界其他国家,华人过去埋头经商、不问政治的状况已经过去,华人更积极参政、从政,这种转变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华人深度融入当地社会的标志。
    “华人海啸”还是“政治海啸”
    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5月10日在 “推特”上公开表示,会不分人民的宗教、种族和政治理念,当一位全民的总理。他称:“对大马至今所取得的成就感到光荣和庆幸,相信只要我们以一个民族的密切合作,我国的成就会更上一层楼。”不少当地媒体认为,这是纳吉布试图以此来为此前有关“华人海啸”言论引发争论“灭火”。纳吉布日前会见胜选的133名国阵候任国会议员时,提醒议员不要挑起种族话题。
    这次选举是自马来西亚1957年脱离英国殖民统治获得独立以来最激烈的一次选举。选举中,约占1/4的华人选票从国阵大量流向反对党人民联盟(民联),这成为执政党“赢的难看”的最大原因。大选成绩揭晓后,马总理纳吉布召开记者会,称这是一场“华人海啸”。这一言论立即引起马各界争论。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蒂尔称,国阵在大选中的表现令他震惊,他认为这要归咎于“忘恩负义”的华裔选民和一些“贪婪”的马来选民。不过,对于大选中支持国阵的华人政党“马来西亚华人公会(简称马华公会)”不入阁的决定,他表态称,这意味着政府中将没有华人代表,“……如果没有华人代表,对政府和国家来说情况都不妙。”
    也有许多分析认为,马反对党三党联盟中也是以马来裔穆斯林为主,而且华人占马来西亚人口比例仅24.6%,马来人所占比例则高达68%,倘非许多马来族、尤其马来族中产阶级对执政联盟不满,后者的得票率怎么可能不过半?马《星洲日报》称,马反对党伊斯兰党对华人选民在本届大选大力支持民联马来族候选人表示感谢。伊斯兰党宣传主任端依布拉欣称,上述行动证明有关华裔排斥马来人候选人的指控不攻自破。
    马华校校友会联合总会会长陈鹏仕发表文告称,这次马大选成绩是一次“政治海啸”,但不是“华人海啸”。他说,如果要将此次的投票情况加以区别,那么“城市选民海啸”更加恰当。
    华人抱怨不公平待遇
    自马来西亚1957年独立以来,由马来西亚统一机构(简称巫统)、马华公会和印度人国大党为核心的国阵一直执政。三个政党分别代表马三个最主要的民族,即在马人口中占六成的马来人、占将近四分之一的华人以及7%的印度裔,但实权一直掌握在巫统手中。东南亚各国独立后,华人未能享有平等的待遇是普遍现象。马来西亚华人虽比东南亚其他一些国家华人政治地位要略高,但仍远不如马来人,比如在马来西亚法律和政治中规定,国家元首、副元首等领导人,华人不能担任;中央政府中,总理是马来人;各部部长及国会议员中,马来人要占三分之二左右;马来人公务员占总数的四分之三等。此外,在经济、教育等方面对华人也有不同的限制。
    “低声下气”、“弯腰进门”——一位不愿具名的马来西亚华人学者用这两个词来形容华人当年在马所处的地位。一名马来西亚华商对记者说:“马中两国刚建交时,到访马来西亚的中国代表团都被安排在酒店的同一层楼,马政府就派出工作人员守在电梯门口,只要有华人来到这一层楼,都必须接受盘问,并登记身份证。直到1990年,马当局才开始放弃监视。”他感慨道:“我每年两次去广州参加广交会,也绝不能离开广州,如果被发现,下次想到广州参加广交会就得不到马公安部的批准。”
    记者不久前在首都吉隆坡采访时,一位马来西亚籍华人司机也告诉记者:“华人的孩子想要进入公立学校读书十分困难,上大学的考试录取标准也比马来人更为严格。”这位司机向记者透露:“马来西亚政坛只信任马来族人。华人族群在马来西亚主要从事商业活动,想要进入政坛十分艰难,而且一旦进入政坛,万一被马来族抓住把柄,生意也将做不下去。为了安全起见,华人都夹起尾巴低调做人,普遍不太关心马来西亚的政局演变。”
    路透社称,这次大选应该令执政的国民阵线反思自己的族裔政策,摆脱以往一味袒护马来人特权的政策。评论称,执政联盟倘继续执著于族裔话题操作,今后的路将越走越艰难,何况华裔、印度裔善于经商、投资,在马来西亚经济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延续族裔不平等政策的代价会越来越大。评论称,纳吉布或许已意识到自己的食言,开始谈论“族际和解”,但他必须有所实际表现,比如,如今人们正等着看新内阁名单,看会不会出现华人阁员的名字。
    多国华人能否成为“关键少数”
    实际上,在世界许多国家,绝大部分华裔已经加入当地国籍,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融入当地。在东南亚,95%以上的华裔都已经加入所在国国籍。但历史上,华人在世界各国都是埋头经商、不理政治,现实生活让华人越来越明白,政治上的投入和参与能为华人和当地主体民族共同接受和认可,也是华人在深度融入当地社会的标志。
    华人在一些国家甚至可以成为 “关键的少数”。去年的美国大选中,华人成为两党争夺的重要群体。数据显示,美国华人超过400万人,占美国人口的1.3%。但大选诞生了3名华裔女众议员,华裔议员赵美心评价称,这是亚裔参政的里程碑。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曾蕙逸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华人海啸”体现了马来西亚这样的多种族国家的第二代移民确认自己民族认同的过程。马独立以来,由马来人主导政治,建立了“马来人优先”的各项政策设计。马第一代华人了解当时种族之间存在的问题,也接受了这种安排。但是,第二代华人认为“这是父辈的事情”,自己并不是这场交易中的一部分,对“马来人优先”的政策安排以及社会对华人的歧视越来越无法接受。“同样是马来西亚公民,为什么没有平等的权利?”
    曾蕙逸称,因为东南亚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华人社区地理位置距离较近,文化交流较频繁,东南亚华人比北美和欧洲的华人更容易集结成一股势力,可能影响东南亚未来局势的走向。在马来西亚和印尼等国,由于华人更能干,导致历史上一部分当地土著居民对华人有着深切的恐惧。
    她认为,在东南亚,有过被殖民历史的多种族国家要真正发展起来都要经历这两个阶段:第一,国家建设,即从殖民母国脱离成为一个独立国家,这是硬件。第二,各个民族寻求对一个国家的认同感。像泰国系统地邀请华人融入泰国社会,共同建设国家,社会的族群关系也更和谐。
    (本刊综合整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