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审主力军:退休人员的“新事业”

2016-09-01 00:00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刘苏雅  共有评论

    早上不到八点,年过六旬的杨永才已经早早来到北京市丰台法院。但他并不是来法院打官司的当事人,退休后,杨永才的身份从国家干部转变成为丰台法院的一名人民陪审员。在丰台法院,退休身份的人民陪审员虽只占到30%左右,但他们参与陪审的案件却占到了全部陪审员审理案件的七成以上。退休人员为何成了法院陪审主力军?
    既专业又积极,退休人员成为陪审主力军
    在丰台法院人民陪审员队伍中,退休老同志平均每人每年陪审的案件都在百件以上,最多的甚至能够达到300余件。这意味着他们每年会有近三分之一的时间出现在法庭上,参与案件的审理。
    李煜昌是在退休后走进法院,自愿成为一名人民陪审员的。退休前,他做过医生,也做过管理工作,还曾在纪委任职。丰富的工作经历让他不仅拥有医学专业知识,对于党纪条例也有着透彻的理解。
    “陪审员来自社会各个阶层,从事的职业也各不相同,而法官更多的是通过法律视角来看待案件,陪审员这个身份,是让法律和社情民意找到一个契合的接触点。”对于自己的这份“新”工作,李煜昌延续了一贯严谨负责的工作态度。由于具有医学专业背景,又能积极参与庭审,很多法官都乐于与李煜昌合作开庭。
    法院在安排陪审员出庭时,自然会考虑到陪审员本身的专业方向。特别是对于工作了一辈子的老同志来说,对自己行业内部的知识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丰台法院刑一庭董晓宇法官表示:“很多有资历、有专业知识的陪审员老师,对庭审确实很有帮助。”医学、财会、金融等行业,专业性相对较强,而法官多为法律专业出身,如果有“专家型”陪审员参与庭审,就能当庭对相关问题进行分析。否则法官需要休庭后再进行核实,这就增加了当事人再次开庭的成本。
    董晓宇就常常与李煜昌合作开庭,由于基层法院法官人数有限,刑一庭的案件陪审率能够达到九成以上,刑事案件又常常会涉及人身伤害等医疗问题,李煜昌的专业背景就派上了用场。
    捅一刀两伤口,专业解释让被告人信服
    李煜昌曾陪审过一起故意伤害案件,被告人是个少数民族的小伙子。因为被告人的普通话并不熟练,法庭为他配备了民族语言翻译,但即使有翻译帮助沟通,庭审进行得依然不算顺利。因为沟通不畅,小伙子逐渐有了情绪。
    在检察机关出示证据的环节,小伙子对公安机关拍摄的一张照片提出了质疑。因为小伙子持刀伤人时,使用的是一把刃口较窄的水果刀,一刀捅在被害人的腹部,对此他表示认可。但警方拍摄的被害人伤口照片,腹部的刀口却远远大于刃口的宽度,并且腹部有两处缝合的刀口。
    “这不是我干的,我只扎了一刀,怎么会有两处伤口?”小伙子很不服气。
    表面上看,这只是被告人不认可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但李煜昌敏锐地感受到了小伙子的想法。如果这份证据不能让他认可,就可能影响到他对于后续庭审的态度,认罪态度则会直接影响法庭对他的量刑。
    “小伙子,我来说两句。”观察了照片上的伤口后,李煜昌打破了僵局。
    因为被告人身材高大,因此在持刀伤害被害人时,两人身高的差距会导致在抽刀时刀刃上提,扩大伤口面积。李煜昌表示,其中一道伤口确实是被告人造成的,而另一道伤口则是在救治被害人时,医生进行腹腔清创的通道。
    “那为什么还要再开一刀?”小伙子依然不服气地质疑。
    原来这涉及医疗操作的规范问题。因为被刀捅伤的伤口是携带有病菌的,如果医生通过这处创口进行手术,就会将更多细菌带进腹腔。因此,医生会另外打开一处通道,通过无菌的新创口进行腹腔治疗。利用多年的工作经验和细致的讲解沟通,李煜昌让小伙子服气了,后续的庭审进行得十分顺利。小伙子良好的认罪态度也成为他量刑的理由之一。
    “有专业背景的陪审员,说话措辞很专业,当事人会很信服。”董晓宇说。此外,经常参审的老陪审员,对庭审流程都很熟悉,能够更好地维护法庭秩序,并且由于年龄、阅历等因素影响,对案件的把握也更准确。
    老同志们把陪审工作当作第二份事业
    人民陪审员每五年重新选任一次,而不少老同志都连任了两届甚至三届,很多老同志已经将陪审工作作为了他们的第二份事业。不少陪审员为了更好地参与庭审,在业余时间也会自学相关法律知识。
    今年是杨永才任人民陪审员的第12个年头了。在他的桌上常年摆着一本工作笔记,这是数十年的工作延续下来的习惯。每次开庭后,他都会将庭审的相关情况记录下来。
    12年来,杨永才参与陪审各类案件4100余件,笔记已经记了四大本。除了日常参与陪审外,杨永才还与李之仁、李利芳一起担负起近三百名陪审员的管理工作。
    每周工作五天,八点前准时出现在办公室,下午则要等到开完庭才能结束一天的工作,这就是三位“管理员”的退休生活。“不比没退休的时候干得少。”杨永才这样总结道。
    记者采访时,恰逢周五下班时分。准备下班的杨永才用报纸将电脑显示屏和键盘小心地遮盖好,并且细心地关掉了饮水机的电源。这一幕,在年轻人的办公室很少会看到。
    对于出庭的着装,老同志们也毫不马虎。每次开庭,李煜昌都会穿着正装,“一辈子都这样,习惯了。”
    “老同志们”的作用不仅仅体现在庭审过程中,他们严格的时间观念和严谨的工作态度,也在无形中教育和督促着其他人。虽然由于年纪相对较大,老同志们都或多或少有些疾病,但他们大多都不会因为小病痛耽误原定的陪审日程。
    李煜昌就曾经因为受凉导致半边脸麻痹,当时吃饭、生活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但他上午做完针灸治疗,下午就坐到了陪审席上。而很多老同志都有腰部疾病,有时一次庭审就要开上一天之久,保持长时间的坐姿对他们来说着实不轻松。
    “我们年轻人坐上一天都会觉得累,更别说老同志了。”董晓宇法官说。而老同志们则大多秉承着“要干就要干好”的理念,甚至曾有心脏搭桥手术刚刚康复就申请安排陪审的老同志。
    “当时我们陪审员数量少,退休人员又是主力军。”李煜昌说,面对这种情况,自然会以陪审的需要为准。
    考虑到老同志的身体、精力等原因,人民陪审员的选任年龄通常限制在65岁以下。这届陪审结束后,杨永才和李煜昌就将离开陪审员队伍。他们表示,陪审工作让他们接触到了一个新的领域。“既充实了自己的退休生活,也做了些有利于社会的事。”杨永才说。
    (摘自《北京晚报》刘苏雅)□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更多新闻